刚刚更新: 〔名门第一闪婚〕〔嫡女如此多娇〕〔一抹柔情倾江南程〕〔隐世佳人赵婉兮〕〔凌安商璟煜〕〔赘婿当道〕〔无敌修真女婿〕〔玄元立道〕〔神工〕〔你好,King先生〕〔拜见大魔王〕〔大佬的异世界愉快〕〔我不是天王〕〔法爷的英雄联盟〕〔洪荒之证道永生〕〔承包大明〕〔影视先锋〕〔长生王者〕〔邻家闺蜜爱上我〕〔我有无数物品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四八 塔斯米与尤莎,我跟女神说好的怎么能打折扣呢?
    “千万不要出意外啊……”

    秩序教廷狮王城教区高阶玛斯特哈斯鲁看着刚刚搭起来的台子,看着属于自己教区名下的候补圣女尤莎在台上跟其他几个教区的候补圣女“彩排”,感觉自己离主教的距离就只有台子那么远了。

    这不单纯是等级的问题,更不只是可以穿白袍的特权。

    枢机主教通过秩序神导网络发布的训令里提到了“最终审判”,凡人的终末即将到来,女神将要重启世界!

    女神是仁慈的,他们这些为女神奔忙的神仆们将会作为秩序光辉的一部分,避开“最终审判”。在新的世界新的纪元里,继续为女神耕种稻田,牧养信徒。

    其他人也有这样的机会,比如神导技术工匠、北方三国的首脑、友善神祇的高阶神职者,乃至愿意跟随女神在新世界里开创凡人新纪元,虔诚并且有价值的羔羊们。不过他们只是等待教廷施舍的“船票”,跟他这种“船工”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当然,这一切得建立在圣女祭圆满落幕的基础上。

    即便哈斯鲁从未接触过赤魔,也没跟潜藏在帝国里的内敌打过交道,他仍然清楚,敌人是无比强大的,邪恶正在笼罩整个世界,不然女神也不会选择重启世界。

    像圣女祭这种为女神送去甘美灵魂的仪式,敌人必然会来破坏。

    这个时候,只能祈祷女神保佑……

    好吧,在这些实际的事情上,只念叨女神陛下的神名并没有什么用处,还得靠实在的人。

    哈斯鲁向刚从庄园主楼里走出来的青年圣骑士挤出热诚笑脸:“玛尔洪,一切都好吧?”

    圣骑士的装束很朴实,护甲和头盔没有其他高阶神职者那些不必要的装饰,圣光枪和长剑都挂在方便拔取的地方。如果没有那裘胸口背后绣着金光拳头纹章的披风,都看不出跟圣教军普通士兵的差别。

    对方回应的时候视线都没在哈斯鲁脸上停留,而是警惕的扫视四周,语气更是冰冷如铁:“叫我贝奇,高阶玛斯特……”

    哈斯鲁悻悻的纠正:“好的,贝奇团长。”

    玛尔洪-贝奇,秩序之手“神圣之拳”战团的团长,在教廷里的地位比一般主教还高。他是这场祭祀仪式的安保负责人,除了可能会亲临现场的枢机主教博杜安之外,他就是位阶最高的人。

    哈斯鲁自然清楚自己的地位,也知道在这场仪式里,尤莎不过是个小小的配角。而仪式的主角么,当初他旁敲侧击的打听到时,也曾震惊得难以置信,难怪教廷会出动战团长来保卫这场仪式。

    所以他心中更加忐忑了,距离仪式正式举行,还有整整一天啊。

    贝奇倒没有完全漠视哈斯鲁:“嗯,一切还好。”

    一个阴恻恻的女声在贝奇身后响起:“真的吗?不觉得太安静了吗?”

    那是个穿着黑红相间的长裙,胸口却暴露出大片白皙和深邃沟壑的女子,眼眉生波的说:“玛尔洪,我觉得我们该做更细致的准备,不过这里不方便说话。”

    哈斯鲁低头不敢跟女子对视,这是位虐待女神的大祭司。他也不敢去打听此人为何在这,只是隐约猜测跟傍晚转移到这里,关在地下室的仪式主角有关。

    贝奇对女子可没好脸色:“叫我贝奇……”

    女子正要说话,神色忽然一凛,与此同时,贝奇也猛然皱起眉头,朝某个方向看去。

    就在这时,一个踩着斥力滑板的身影从墙上跃出,朝祭台冲去。守卫反应很快,几张绳网一套,就把这个闯入者拉在了地上。

    那个人倒在地上,用还是少年的嗓音大叫:“尤莎!是我啊尤莎——!”

    哈斯鲁心中一块巨石轰然砸落,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

    ………………

    少女一跳而下,扯起白裙的裙摆,顾不得扶头上的金冠,迈着大步冲向少年,矫健得像林间的小鹿,刚才在台上那股庄严神圣的气息完全没了。

    她还扯着嗓子高喊:“住手——!”

    在这些守卫面前,圣女还是高高在上的,纷纷退开行礼。

    还有热心的守卫上前阻拦:“圣女殿下,危险……啊噢——!”

    圣女一脚踢在守卫的小腿上,让他抱腿倒地呻吟。

    “塔斯米!”

    尤莎冲过去抱住少年,惊喜得涕泪交加:“女神果然回应了我!你真的出现了!我还以为得到神国里,才能看到好好的你了!感谢女神的赐福!”

    熟悉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可声音的主人却不再是那个熟悉的少女了。

    身躯被纤薄顺滑的面料裹住,温热而柔软,面目涂抹着以前从未见过的装饰,令美丽直撞心扉,这反而让塔斯米无比恐惧。

    他都顾不得去感应卡马克的存在,以及卡马克答应过的“足以创造奇迹的力量”,急切的道:“这不是女神的赐福!尤莎你醒醒!勒亚斯死了,我不能让你也死掉!我们得离开这里,跟我回家吧尤莎!”

    尤莎愣住:“勒亚斯……死了……”

    到目前为止自己还没被守卫干掉,还能抱着尤莎,跟尤莎说话,这已经是奇迹了。

    塔斯米一跳而起,拉着尤莎的手转身就跑,刚刚起步,就被一个守卫用剑柄撞在小肚子上,顿时倒地抽搐,呕吐不止。

    哈斯鲁背着手,走到塔斯米身前,神色异常阴沉,刚才就是他示意守卫阻拦。

    “你就是尤莎说起的塔斯米?”

    哈斯鲁用上位者的严厉语气说:“听起来,你在置疑女神陛下?尤莎日日夜夜祈祷,希望女神陛下能保佑你,现在你好好的到了她身边,难道不是女神的赐福?”

    “尤莎现在是候补圣女,她正肩负着接引虔诚信徒进入神国的重任。她已经庇护了你,你就不该打扰她履行使命!”

    心中的怒火如烈焰翻腾,哈斯鲁还是强行压了下来,娴熟的展露慈祥笑脸:“既然你是尤莎的朋友,也该受到善待。尤莎还在忙,你先去休息吧。”

    说完朝守卫使眼色,对方自然明白“善待”是什么意思,嘿嘿笑着,招呼同伴朝塔斯米围过去。

    反正只有一天时间了,等明天圣女祭过后,尤莎也该圆满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这个叫塔斯米的少年,直接丢进地牢里,随便守卫怎么折腾吧。

    尤莎拦住守卫,尖声道:“我说了住手——!”

    哈斯鲁叹气摇头:“尤莎,不要贪婪。女神已经赐福给你,你就该专注在自己的使命上。你的伙伴我们会好好照顾的,不要分心。”

    尤莎伸展双臂,像老母鸡守护小鸡一样,拦在塔斯米身前。

    她两眼发直,迷茫的嘀咕:“勒亚斯……死了……”

    哈斯鲁略微不安,咳嗽着说:“是你的另一位伙伴吗?说不定被女神接入了神国呢?那是比活着还要幸福的荣耀啊。”

    尤莎使劲摇头:“不!这不对!说好的不是这样!”

    “我向女神祈祷的是塔斯米和勒亚斯都好好的,都活生生的,不是去其他什么地方!”

    “我要把他们好好的带回山里,至少不能缺胳膊少腿,我答应过村长的!”

    “老爷爷你说过女神一定会听到我的祈祷,祂肯定会赐福我的,怎么可以打折扣呢!?”

    “上次祭祀我也听到了女神的回应,女神好像在说对我的祈祷和奉献很满意,那我的请求呢?怎么可以打折扣呢?”

    守卫们面面相觑,完全不懂这个小圣女的逻辑,哈斯鲁倒是明白一点,落在心底的那缕不安急速扩大。

    他努力的说服尤莎:“不要对女神有一丝怀疑,不然就是堕落!女神既然答应过你,必定会兑现!所以勒亚斯肯定活着,你的同伴……这个塔斯米,是在说谎!”

    说的时候还在想,只要哄过今天就行了。

    尤莎说出了令他无比惊愕的话:“不,既然塔斯米说勒亚斯死了,那就一定是真的!”

    哈斯鲁两眼发直,哆嗦着嘴唇:“你、你怎么、怎么能把对凡人的信任,凌驾到对神祇的虔诚之上呢?”

    那丝不安化作巨蛇,在心中冲撞着。

    他其实很清楚,这个少女从一开始就并不虔诚,只是因为跟同伴失散,被自己哄骗说当圣女就能庇护同伴,才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不过他还是没料到,少女居然就因为同伴的一句话,就丢开了对女神的信任,这已经不是虔不虔诚的问题了,而是、是近乎于赤魔那种根本不把神祇当神祇的邪恶存在啊。

    这个从北方山林里走出来的淳朴少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灵魂?

    少女用令哈斯鲁吐血的逻辑回应:“如果我连塔斯米都不能信任,那我还有什么资格信仰女神呢?”

    感应到强大波动在身后振荡,哈斯鲁赶紧做最后努力:“凡人之间的信任渺小得不值一提啊,只有对神祇的信任,以及获得神祇的眷顾,才是凡人的根本。”

    尤莎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老玛斯特:“如果一个人连亲人都无法信任,也得不到亲人的信任,那样的人不该是坏人,不可能得到善神的眷顾吗?这是千万年来,天经地义的事情吧?”

    哈斯鲁真的想吐血了,他喘着气的转移话题:“信任只是肤浅的东西,最根本的不是力量吗?尤莎你是被女神眷顾才拥有了特别的力量,成了候补圣女。你在祭祀上也感应过女神的强大力量,难道不该明白只有从女神那里,才能获得力量吗?”

    尤莎终于显露出了她的本质,高声道:“我要力量干什么?我要的是塔斯米和勒亚斯平平安安!女神答应过的!只要女神能做到,让我牺牲一切都行,可女神没有做到!”

    现场一阵沉寂,就连哈斯鲁背后那个力量波动,都变得更加紊乱了。

    神职者和信徒们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信仰神祇当作一场交易,还义正词严的指责神祇兑现承诺打折扣,这样的灵魂是什么构造?

    直到一个女人阴冷的笑出了声,人们才回过神来。

    某个守卫不屑的道:“又一个被爱情女神引诱得堕落了的候补圣女,这事可不少见,已经入魔了。”

    少女愤怒的道:“这跟爱情无关!我跟塔斯米,跟勒亚斯,就像家人一样亲!”

    为了增强说服力,她一把将塔斯米从地上提起来,还是单手……

    少女使劲摇晃塔斯米,用恼羞成怒的语气咆哮:“你说是不是,塔斯米!?”

    塔斯米刚吐完,脑子还昏昏沉沉的,苦笑着说:“你说是就是啊,不过现在好像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少女愣了愣,放下塔斯米,点头说:“对啊,现在要紧的是离开这里,然后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包括……”

    声音低沉下来,还带了鼻音:“包括勒亚斯是怎么死的。”

    塔斯米气得想跳脚:“你怎么什么都直接说出嘴啊!?而且你刚才……嗨!你是圣女,你假装什么也没发生,然后再偷偷带着我离开不就行了?为什么要跟那个老头吵架?为什么要把心理话都说出来!?”

    刚才他听到尤莎的话也急得要吐血,可他真的在吐,根本没力气阻止。

    尤莎又呆住了,然后摸着脑袋傻笑道:“好、好像我又搞砸了呢?”

    她却一点也不沮丧,昂扬的道:“不过塔斯米你不是就这么冲过来了吗?你肯定是有办法带着我离开这里,才敢这么做的对吧?”

    “那么来吧,我等着你展示奇迹,我真的很好奇在这种情况下,你要怎么带着我离开。”

    “那一定是非常……奇异,难以想象的奇迹。”

    塔斯米无力的跪在地上,现在他跟哈斯鲁的状况一样,想哭想吐血。

    不过哈斯鲁抢先清醒过来,再不行动,他就到此为止了!

    他也顾不得招呼守卫,直接挥手劈出一道圣光斩,好几米长的亮金光弧朝着塔斯米的头直射而去。

    对年老体衰,也疏于训练,更有几十年都没战斗过的老牧师来说,这一击已经耗尽了力量,还能不能爬起来参加祭祀都是未知数。不过只有直接干掉这个少年,宣称是神祇的意旨,让尤莎相信只有去秩序神国才能再见到他,还有一丝可能保住尤莎的圣女身份,当然也就保住了自己的地位。

    塔斯米正摇着头说:“奇迹?不,我能活到现在就是奇迹了。”

    心底一个声音忽然道:“不,塔斯米,这只是开始,我还没有登台呢!”

    卡马克!

    塔斯米惊喜的在心底欢呼,同时感应到一股汹涌的热流从头顶落下,直透心灵,再喷出身体。

    层层淡金光盾从在塔斯米身前展开,与亮金光弧冲撞,炸开大片绚丽的火星。

    卡马克在塔斯米心底高呼:“让你看看我卡马克的厉害!我带来了强大无匹的力量!”

    佣兵庄园之上的云层中,一艘经过特别改装,强化了隐匿功能的角鲸静静潜伏着。

    宽敞的运载舱里,凯恩抱着胳膊,默默注视着增强视野里展开的光幕。

    “真是有趣的家伙……”

    他说的是塔斯米和尤莎这对少年男女,觉得有很强的既视感。

    “真是有趣的家伙……”

    凯恩阿特在心底嘀咕着,他说的是那个卡马克:“居然还懂狐假虎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末世理科男〕〔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