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四九 见习战传奇,塔斯米的奇迹
    在赤联海军现有的编制里,角鲸已经退出了战斗序列,经过改装后承担各种辅助支援任务。

    这艘角鲸就是陆战队用来渗透和救援的特别型号,相当于空军救援队用的“天使豚”,只是更大,隐匿和通讯能力更好。

    可以装下六十名重装士兵的运载舱里只坐了十多个地狱蛮子,他们装备各异,姿态放松,看似沉默,通讯频道里却聊得火热。

    这是地狱蛮子里被称为“凯恩序列”的特殊小队,成员都是英雄巅峰级别的精锐。大多数人同时也是小队甚至中队的队长,需要执行特殊任务的时候,就又聚到了凯恩的身边。

    这趟任务对他们而言就是来放松的,唯一不太舒服的是刚才在一个小时内从一千多公里高空降到云层高度,却没有直接落地开打。

    凯恩还在审视现场,那个虚灵已经通过角鲸的赤红领域发生器,也就是“红网路由”,将少年的视觉和听觉分享给了凯恩。

    虚灵在少年那获得了完整的“教导权限”,除了事先设定好的各种自主程序外,还可以接受其他权限者的控制。

    这意味着凯恩不仅可以获得少年的各种感知,连浅层思维都能感应到。还可以根据需要控制少年的身体,乃至操纵少年施放高级别赤红神术。前提是少年身上有足够的赤红神力电池,同时承受得起相应级别神术的灵魂冲击。

    这是非常特殊的状况,就算是虚灵应用已经普及到小学生,而且虚灵的信息和力量传输链路都依赖红网,赤联也禁止虚灵具备控制使用者的权限。

    不过在军队以及某些特殊领域存在着例外,“救援权限”可以让队友在虚灵宿主失去意识时,获得临时的权限给虚灵下达各类救助指令。“军法权限”可以让军法官或者上级在虚灵宿主严重违纪的情况下,给虚灵下达封锁武器系统、切断力量通道等束缚性指令。

    更具侵略性的是“医疗权限”和“教导权限”,可以让他人通过虚灵完全控制虚灵宿主的身体,当然有资格获得这些权限的人都是经过严格认证的。

    单纯看这事,一个人随时可能成为他人的傀儡,让人下意识的联想到魔鬼。也难怪曙光帝国宣传部给赤联精心打造的“赤魔”称呼深入人心,确实是有真凭实据。

    虚灵技术迅猛发展,对高举灵魂自由大旗的赤联的确带来了信仰和伦理上的巨大挑战,从政府部门到公社公会层面,从技术、政策到法令层面都在警惕和限制。

    不过认真分析的话,事情其实也没那么可怕。

    特殊的虚灵权限必须是宿主完全自愿或者之前有过授权的,使用特殊权限不仅有严格的时间与场合限制,整个过程也是透明的。更重要的是,赤联的虚灵基于赤红之力运转,信息交互也通过红网完成,只要有一方的意志偏离了红网,权限就会作废。

    也就是说,用特殊权限控制他人做邪恶之事的情况,不是被虚灵阻止,就是因为红网连接中断而失效。如果对方用特别手段,或者依靠强大力量强行控制,至少虚灵不会成为助纣为虐的帮凶。

    这种基于力量法则和红网原理的安全机制,只在赤红超凡者之间生效,外人自然难以理解。

    凯恩现在面临的是更特殊的情况,这个id叫“卡马克”的“可迁移型虚灵”引导少年获得了赤红之力,拿到了完整的教导权限,就跟引诱凡人出卖灵魂的小魔鬼一样。

    问题是少年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见习级别的赤红超凡者,也不知道卡马克的本来面目,更不知道当凯恩通过红网路由器,跟卡马克连接之后,获得了卡马克的完全授权。

    现在的情况是,在少年并不清楚自己信仰的情况下,凯恩是可以为所欲为的,这就是赤红虚灵在特殊权限上的一个漏洞。

    凯恩自然不会拿这点权限搞什么事,事实上他连少年的思维都没有去读,只是获取了视觉和听觉,确保可以掌握现场情况。

    看到的听到的,跟出发前获得的资料对应,凯恩在心中嘀咕:“难怪总枢机要在他身上栓根暗线,这就是个典型啊。”

    阿特也在嘀咕:“没错,这个虚灵很特别,设计师很牛啊。虚灵的底层硬件居然是混沌基架模式,他是在模拟单线程智灵吗?”

    “不过交互界面做得太杂乱,人格模块都没封装好,七拱八翘的。也就是那个少年太嫩,换个老油子,处个三五天就能把这家伙搞成超级精分,然后发现漏洞。”

    “喔喔,看到指令的迭代日志了!”

    “我就说嘛,这个级别的虚灵设计师怎么可能连人格模块都搞不好,居然是靠运气迁移到新宿主身上的!”

    “后面还有权限级别是负二五五的指令添加,这个是……哎哎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凯恩赶紧给我清除记忆!”

    凯恩没好气的说:“装虚灵很好玩吗?”

    这时已经连入红网的卡马克依照安全指令,抽取出了荆棘圣盾神术防御。金芒爆绽时,凯恩也确定了行动策略。

    “阿特,你保护好小家伙,我是说人跟虚灵,还有那个小姑娘。”

    “小队也由你调度,注意不要搞出太大动静。”

    “我去解决另一件事情,看起来我们撞了大运。不过处理不好的话,也会捅了马蜂窝。”

    阿特自然知道另一件事是什么,兴奋的道:“这个剧本我喜欢,交给我了!”

    凯恩的命令也传达给了小队成员,角鲸停止盘旋,舱门缓缓打开,气流冲刷着舱内,队员们恍若未觉,提着各自的武器同时起身。

    凯恩再度叮嘱:“记住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要暴露身份。”

    队员们在频道里轰然应喏,这是当然的,让下面那些家伙知道最精锐的地狱蛮子来袭,这趟任务连手指头都没得放松了。

    角鲸头部舱门开启,跳板放下,凯恩率先跳了,漆黑涂装的地狱武装泛起一片片八角光芒,整个身影很快隐没在空气中。

    ………………

    层层淡金光盾叠合在塔斯米身前,跟哈斯鲁劈出的圣光斩炸成大片金芒,周围一圈人的惊骇表情被映照得分外清晰。

    靠得近得看得真切,都吓呆了,还是后面那个女人叫出了声:“这是赤联的人!”

    另一个清朗男声纠正:“这是赤魔!”

    被这个声音激醒,守卫们哗啦啦拔剑举枪。

    “赤魔!?”

    塔斯米心中剧震,念头急转,想到了在白鸟王国银月之心下的遭遇,难道自己被赤魔的那个总枢机浸染了?

    “什么赤魔,这是我阿……卡马克的力量!”

    “卡马克”在心底传递着意念,跟之前总是有些阻滞不同,现在变得无比流畅,连意念附带的情绪都鲜活得多了,塔斯米觉得应该是卡马克获得了力量的原因。

    “凡人啊,总是把自己不理解的东西说成邪魔,然后他们就能代表正义了。”

    卡马克深沉的问:“你觉得自己的灵魂被我控制了吗?你觉得失去了理智,只是想污秽一切,毁灭一切吗?”

    塔斯米顿时坚定了,他哪里被控制了呢?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自灵魂中涌出的那股力量会随着他的意志变化。只要他愿意,那股力量就会消失。

    可他为什么不用那股力量呢?要救出尤莎,就需要这样的力量。

    “赤魔!?”

    尤莎也异常惊愕,跟塔斯米相握的手加了一倍的力,少年似乎都听到了喀喇的细微骨碎声。

    少女问:“你去信那个赤红女士了吗塔斯米?”

    塔斯米使劲摇头,就算要变成赤魔,他也只会信那个很有智慧很神秘连名字都记不住的赤红神祇,而不是在幻景里只会傻笑的赤红女士。

    得到了答案,尤莎扫视四周,很响亮的宣告:“塔斯米说了,他不是赤魔!”

    旁边老牧师哈斯鲁因为脱力,正摇摇欲坠,闻言两眼翻白,噗哧吐出大口血水,仰面就倒。

    “干掉他们!”

    那个清朗男声冷厉的喊着,正是秩序之手的战团长贝奇。他的注意力却没在两人身上,而是抬头扫视天空。作为一个传奇圣骑士,他感应到了更大的威胁。

    守卫们再不迟疑,手中的神导枪或者魔导枪指住少男少女,枪口亮起各色光芒。

    “塔斯米是吧……”

    获得了力量的“卡马克”果然完全不同了,意念如潮水般在塔斯米心底奔涌,雄浑而沧桑,让少年开始真的相信这是位隐世高人,甚至是什么失落的上古神祇。

    “我才是真正的卡马克,之前不过是我的投影,这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我知道你一直在怀疑我,今天你的所有怀疑都会烟消云散!”

    “既然你已经跟我签订了契约,就放心的把自己交给我吧,卡马克是无所不能的!”

    塔斯米的回应有些惶恐:“我该怎么办!?”

    卡马克的意念如神谕一样,在少年心底震荡:“守住你的本心少年!记住你为什么要索取如此强大的力量!”

    意念来往只是瞬间,紧接着塔斯米感觉清冷中带着微微刺痛的力量之潮自心灵中喷出,一股游走全身,让他转手拉过尤莎,抱在怀里。

    躯体相触的感觉让塔斯米有些恍惚,他惊慌的道:“不、不是这个!”

    “当然不是这个笨蛋!”

    卡马克嘿嘿笑道:“我可没兴趣帮你泡妞,现在只是保护好你的青梅竹马。”

    后面说的什么“感觉这个幼训染有打败天降系的潜力”,塔斯米就听不懂了。

    又一圈光盾透出塔斯米身体,层层交叠,凝结成蛋壳般的护盾,将两人罩在其中。

    片片涟漪在护盾上荡漾,那是守卫射来的密集枪弹,最有威胁的也只是打出一小片雪白结晶。

    塔斯米一手抱着尤莎,一手高举,这仍然是卡马克在操纵身体,他也只好配合着对尤莎喊道:“交给我吧,看看我带来的奇迹!”

    几乎将身体和心灵冻结住的力量奔涌而出,散发为一圈淡金光芒的冲击波,瞬间冲刷了半径数十米的区域,将周围上百名守卫罩住。

    守卫们端着枪准备继续射击,被这道冲击波刷过,身体骤然一震,然后软在地上,翻滚抽搐,涕泪皆下,大呼小叫。

    远处的贝奇冷哼:“还说不是赤魔……”

    脸上已久毫无表情,这位战团长的内心却在剧烈翻滚。

    刚才感应得很清楚,这个少年不过是个见习超凡者,却能硬抗无数秩序神力枪弹,还放出了刷倒上百人的痛苦冲击,这是接近英雄巅峰的水平。

    如果少年穿着赤魔的魔导武装,装备齐全,那还说得过去,可现在他分明手无寸铁,这太不……忠诚!

    顾不得头上若隐若现的赤红之力波动,贝奇拔出圣光枪指出塔斯米,再怪异也就是六级水平,他的圣光枪是个人定制,就算是赤魔的突击武装也能打穿。

    先解决掉眼前的小麻烦,再面对后面的大问题。

    贝奇身上金光散溢,凝结出一圈虚影,伸展为数十米高的女神投影。

    这个时代的秩序之手跟初建时相比有了很大变化,连番败绩让他们不再像一般的秩序圣骑士和牧师那样封闭保守。他们不仅装备了类似魔导武装的圣像铠甲,使用定制神导武器,还改革了很多神术的使用。

    比如现在的贝奇,他就放弃了原有那种范围覆盖扭曲法则的传奇领域之力,将其与神恩术融合。这让他获得了长时间保持接近神降状态的力量,而且还通过圣像铠甲对神力进行收束,不会再巨大化,确保用神导武器发出威力巨大的攻击。

    “秩序女神降临了!”

    塔斯米当然不懂,看到女神的模糊投影就心神震荡,大呼小叫。

    “虽然我很厉害……”

    卡马克哼道:“但也没厉害到惊动女神降下投影或者分身的地步,那只是个传奇圣骑士而已。”

    塔斯米完全没有信心:“对我来说传奇跟神祇有区别吗?我只是个零级见习,肯定打不过啊!”

    卡马克操纵塔斯米的手再度高高举起,同时发去不屑的意念:“你当然打不过,但有我就完全不同了!”

    天空中一道金紫交织的无声雷光劈下,正中塔斯米的手,他觉得手中一沉,多了方方正正的东西。

    拳头大小的晶格魔方在塔斯米手中转动,线条急速扩展,瞬间编织出一面光盾。

    粗壮的亮金光柱从贝奇的枪口射出,轰在塔斯米刚刚放平的光盾上。

    整个庄园的地面都在剧烈震动,不远处的台子轰然垮塌,直径十多米的烟尘巨柱包裹着一道纤细了许多的金光直冲夜空。地面荡开的冲击将那些还在打滚的守卫,以及台子上的其他圣女一并吹飞。

    大半圈弧形沟壑在塔斯米身前赫然显现,宽深都有好几米。塔斯米跟尤莎相互搀扶着站起来,看着沟壑,震动得都忘了呼吸。

    尤莎先反应过来,指着塔斯米手里那面闪烁着金紫光芒的光盾说:“我听谁说过,赤魔的什么魔方武器,就是这个颜色的。”

    再摸着胸口说:“刚才你用的法术,让我心好痛,跟别人说的赤魔的痛苦冲击也一样。”

    她表情异常严肃:“塔斯米,不要欺骗我,你到底是不是赤魔!?”

    塔斯米下意识的使劲摇头:“不!我怎么可能是呢?如果我是赤魔,为什么还要来救你呢?”

    尤莎点头,再冲贝奇喊道:“听到了吗?塔斯米第二次说了,他不是赤魔!”

    贝奇怒极而笑:“你们就继续演戏吧,小丑!”

    他放下圣光枪,拔出一把无刃剑柄,神力催送,嗡的喷出亮金剑芒。

    金光照亮了传奇圣骑士的脸颊,那是一张只比塔斯米大了不到十岁的青年面目,眉目肃然,显得极为英武和正气。

    光刃晃动,传奇圣骑士叹道:“果然还是这样,才叫真正的战斗。”

    接着对旁边的女子努努下巴:“你回去守着,没料错的话,那里还会有敌人。”

    女子一直抱着胳膊,一副看热闹的模样,闻言耸肩:“贝奇团长,我可不是你的部下啊。”

    贝奇低沉的道:“如果让埃米丽团长出面的话,你就是失职,会有什么下场你很清楚,别指望麦戈尔会庇护你。”

    女子脸色一变,咬咬牙转身,扭着屁股走了。

    贝奇再回头看向塔斯米和尤莎,低喝道:“上!”

    道道亮金光刃在他左右显现,嗡嗡低响声汇聚成潮。那是贝奇的部下,秩序之手神圣之拳战团的士兵。

    穿着金白交织护甲,手持光刃的秩序之手们拉出道道虚影,射向塔斯米和尤莎。

    贝奇却没有上,一击未能得手,让他更加谨慎了。虽然依旧没有看到,他还是明白了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这时候塔斯米还在心底大喊,他有些动摇了:“我真的不是赤魔吗?卡马克,你真的没骗我吗?”

    卡马克的意念变得无比严肃:“塔斯米,你认真的问问自己……”

    “你是不是感觉到这个世界充满了苦难,这些苦难让凡人痛苦?”

    “你是不是已经明白,这些苦难是压迫带来的,凡人的痛苦,都是因为压迫?”

    “你是不是坚信,就算永远无法实现,但消灭一切压迫,仍然是值得凡人献出一切去追求的崇高理想?”

    “你是不是坚信,凡人彼此平等,团结起来,这样的力量足以改变世界,足以获得凡人希望的幸福?”

    此时灵魂就如一面镜子,卡马克每问出一个问题,塔斯米就在镜子里看到了真实而纯粹的自己,听到自己说出肯定的答案。

    是的,这个世界充满了苦难,凡人因此而痛苦不堪。

    是的,这些苦难都是压迫带来的,既有凡人对凡人的压迫,也有神祇对凡人的压迫,看看秩序女神对尤莎做了什么!

    消灭压迫……如果这样的理想真的可以成立,真的可以去追求,那当然是最崇高的啊!

    凡人当然该是平等的,在山村里哪怕是村长,也不能像外面的世界里那些贵族、官员、祭司和主教那样,用那种看蚂蚁和麻雀的眼神看其他人啊。

    等等这些问题怎么跟赤魔播放的宣传幻景有些像……

    塔斯米正在恍惚,卡马克的意念如大锤般击下,粉碎了他的杂念:“你能连接……不,能激活我的力量,就来自这些坚信!”

    “如果这些坚信是对的,那么得来的力量也就是对的,这有问题吗?”

    您说得很有道理!

    塔斯米心底燃起了火焰,没错,既然自己相信的这些道理没有问题,那么由这些相信得来的力量,又怎么可能是邪恶的呢?

    但是赤魔……

    “赤魔什么的只是细节问题,不要在意。”

    卡马克再度粉碎了杂念:“只有赤联,只有赤红女士,没有赤魔。”

    塔斯米不再多想了,他感觉灵魂中喷发出的力量与卡马克的力量融在了一起,令他膨胀得快要炸了,他迫切的想要战斗。

    不过还是有件事……

    “我没有武器啊!”

    塔斯米对卡马克叫道:“难道我就用这面盾牌吗?”

    卡马克嘀咕:“正好当盾牌勇者嘛……咳咳,你感觉一下自己手里还有什么?”

    这么一说,塔斯米才感应到,握着盾牌的手里还有一根细细的金属棍。

    “就算只是两公斤晶钛,也不是对面那些拿着破铜烂铁的家伙能比的啊!”

    卡马克的意念如狂澜般奔腾:“来吧!正好用上练习了很久,却始终找不到地方用的独孤九剑!”

    跟着的碎碎念仍然让塔斯米摸不着头脑:“可惜不是玄铁剑,你也有两只胳膊,身边不是大雕而是妹子。”

    塔斯米瞪圆了眼睛,被卡马克操纵着身体,一手举起那根细棍,另一手端着盾牌,冲入那道道亮金光刃编织的光林中。细棍喷出粗壮的淡金光刃,如镰刀割麦,劈得亮金光刃片片炸裂,团团缤纷。

    庄园主楼,由青石堆砌,结界屏蔽的地下室里,岩石崩塌,结界粉碎。一个高大身影从缺口中稳稳走出,看着墙面上挂着的人体,欣慰加怜悯的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