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隐花都秦风〕〔王者强势回归苏辰〕〔贴身兵王的总裁老〕〔仙武永恒〕〔邪王轻轻爱:王妃〕〔蜜婚娇妻:老公,〕〔教授密爱:萌妻万〕〔我的黑科技眼镜〕〔剑起风云〕〔极品狂医〕〔万千分身入诸天〕〔单挑帝国总裁〕〔超级魔兽工厂〕〔万古灵神〕〔万古第一龙〕〔你我缘定三生〕〔一梦潇湘冷清秋〕〔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我盗墓那些年〕〔种田之农家小丑女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五一 时刻准备着与现代化献祭
    “打起精神来!开boss了!”

    小队频道里阿特更加来劲:“这个boss刚才发过一招,不确定是大招还是普通攻击。只知道是秩序传奇,细节不明,阶段不明,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官方建议前期以苟为主!”

    蛮子们很不满,纷纷鼓噪。

    “这不是开荒!难道还能跑尸重来?”

    “就算给不出背板,也得有点像样的提示啊!”

    “官方建议?是官方欺诈吧!对上这种年轻气盛的敌人,苟就是作死!”

    “我感觉载体……呃,就是这个小家伙快撑不住了。”

    “官方”与“玩家”意见分歧,立马出了“运营事故”。

    贝奇一手持枪,一手持剑,边开火边接近。阿特因为也一时找不到最优应对,只好暂时把控制权还给卡马克,让卡马克按预先设定的防御策略操纵塔斯米行动。

    晶格盾上炸出一片片金芒,塔斯米也被震得一截截后退。

    换成其他人,只是反震之力就足够在体内开道场做法事了,还好卡马克刚被激活的时候,就第一时间给塔斯米放了缓冲术保护身体。

    不过缓冲术也是有极限的,下一刻塔斯米用“星纹晶钛剑”格挡贝奇的又一发圣光弹。亮金光团被劈飞到半空的同时,整个人也倒飞而起。

    贝奇拉出金光虚影,手中剑芒长宽都暴涨数倍,朝空中的塔斯米猛然劈下。

    小队频道里阿特跟蛮子们都啊的叫出了声,阿特更是下意识的投射出苹果被凌空切块的景象,那是他的预判。

    紫金光盾伸展,变作若干个面拼成的圆球,将塔斯米包裹在内。

    贝奇的亮金剑芒劈在圆球护盾上,凝出大片雪白结晶,又瞬间崩裂,炸得炫彩缤纷。

    眼见贝奇这一剑就要将护盾带着人整个切开,远处响起少女的悲呼:“塔斯米!”

    跟着喊声降下一圈亮金光盾,盘旋层叠,又给塔斯米加了道防护。

    半空炸开炽亮金光,塔斯米砸落在地上,接连滚了若干圈才停住。那层临时附加的亮金光盾炸裂,原本的晶格护盾却好完好,让少女以及阿特和蛮子们都松了口大气。

    “诶?”

    白裙少女这时醒悟过来,。举起手讶异的打量:“真的用出来了?我还可以用秩序神术?”

    之前那种神圣凛然的气息回到身上,她指着贝奇说:“看啊,女神也站在我这边!你还敢动手,就是异端教敌!”

    守卫们,还有远处一些秩序神职者都心神大震。这个站在赤魔一方的候补圣女,居然还能用秩序神术,她应该堕落了啊!

    贝奇却不理会,不屑的道:“又一个胆敢扭曲女神意志的邪逆,正好连你一起清除!”

    光剑上的金芒收缩,变得更加凝实,贝奇身上也溢出更浓稠的金光,让他变得如黄金雕像一般。自身体扩展出去的虚影涨大到上百米高,正是手持权杖,头戴高冠,半甲半袍的前护卫之神,现秩序女神海姆。

    “不好这是真正开大了!”

    “两个不可能都保住啊!”

    “只有先保少年了!”

    “不要那么悲观!不觉得现在就是少年的人生巅峰吗?他应该去救女孩!”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个!”

    蛮子们吵吵起来,阿特一时也没了主意,烦躁的叫道:“没一个靠谱的!算了我只好超载一下……喂!这个卡马克是什么设定,怎么自己跑去救美了!”

    阿特没来得及发送指令,卡马克已经按照默认设定,操纵塔斯米大踏步冲向尤莎,将她紧紧抱进怀里。

    “完蛋!”

    在阿特的“预知”里,两人被传奇圣骑士一剑烧成了灰。

    阿特紧急求援:“凯恩——!我搞不定了!”

    凯恩这时候正好向阿特发去意念:“别玩了!行动提前!动手!”

    “我们果然是有默契的!”

    阿特几乎是喜极而泣,在频道里大喊:“动手——!”

    从半空到远处,庄园四周轰然震动,十多团焰光亮起。淡金、暗金、水银、艳红之色辉映,瞬间拉成光束,分别朝塔斯米和贝奇射去。

    射到塔斯米身边的是淡金光束,凝结出三个身影,黑沉沉的大盾高举,将道有如实质,更像是女神虚影挥下的金芒接住。

    地面震出一圈烟尘,三个长宽都超过两米,如同魁梧魔像的重甲战士纹丝不动。亮金光弧在大盾上游走,只是让大盾微微晃动。

    其他光色的光柱射到贝奇身上,传奇圣骑士早就等着这一刻,裹住身体的浓稠金光涌出若干丝线,在身体之外勾勒出一具与虚影相仿的轮廓,正是秩序之手的革新神术圣像投影。

    与此同时,贝奇投射出的女神虚影,有如神祇投影般的动了起来。权杖划出若干叠影,朝着每道光束落下。

    咚咚如战鼓声的震动连绵荡开,神力冲撞的滋剌脆响如雷电般轰鸣,若干道尘柱从贝奇周围的地面喷出,直冲天际。

    对撞仅仅只是一瞬间,女神的虚影轰然崩解,套在贝奇身上的金光轮廓,也就是圣像投影扭曲了几下后,也像没电了的光质线一样黯淡下去。

    烟尘弥散中,贝奇的身影还稳稳立着,仅仅持续了片刻,他晃了晃,碎响从身上发出。先是头盔崩裂,再是肩甲和胸甲的碎片,纷纷扬扬落地。

    手中的无刃剑柄也落在地上,贝奇想说什么,张口哇的喷出一大口血,人也直挺挺扑倒在地。

    一个个壮硕身影显现,在贝奇身边围成一个大圈。

    他们身着样式各异的战甲,手中的武器也各不相同。漆黑战甲镶嵌了一条边线,像呼吸般闪烁着暗金光芒,头盔伸展出狰狞的直角弯角,或者是猩红的血色羽翼,整体造型就如地狱中爬出的恶魔和魔鬼,令人不寒而栗。

    这样的形象,才符合帝国宣传部塑造的“赤魔”之名。

    某个“赤魔”用怜悯的语气说:“同样的招式,居然还对蛮子用第二次?”

    他们中的不少人都参加过之前的神皇堡之战,那时候就领教过秩序之手的圣像神术了。

    贝奇又喷出一口血,居然撑起了身体,令蛮子们在频道里赞叹不已。

    “这家伙的骨头还挺硬呢……”

    “秩序之手的战团长嘛,可惜了,这样的意志不能为凡人服务,而是给神祇当狗。”

    “说起来也是个传奇啊,咱们还是要尊重一下。”

    “传奇……陆军随便出动哪个旅的第一序列,都能把传奇当boss刷吧。”

    “boss?对果身传奇来说,咱们这些装备齐全的蛮子才是boss啊?”

    可惜很快就变了味,变成对传奇的蔑视。

    蛮子们也有资格蔑视传奇,他们就算不靠装备,也是个个都能硬刚旧时代传奇的牛人。一旦组队,力量更呈几何倍数增长。

    贝奇终于站了起来,他等来了强敌,可他发现对方每个人都无比强大,足以跟他单打独斗不落下风,而这样的敌人足足有十多个!

    绝望罩住身心,再化作燃烧灵魂的熊熊焰火。

    他捡起剑柄,又一次喷出金芒,同时用嘶哑的嗓音喊道:“上啊!为吾主献出一切的时候到了!献祭……开始!”

    四周的守卫,以及留在后面的秩序之手们眼里同时闪过决绝之色,咬着牙,高喊着吾主在上之类的口号,冲向赤魔。

    “很好,进入rush阶段……”

    既然凯恩宣布行动提前,蛮子们也不再保留了。各自的武器喷射出炽热焰火,将围攻上来的敌人当杂兵一样刷。

    这边杀声震天,那边塔斯米又面临了严峻考验。

    “塔斯米,你不是赤魔,可你带来了赤魔!”

    尤莎严肃的质问他:“这就是你的奇迹吗?你没有投向赤红女士的话,赤魔怎么会来帮你?”

    塔斯米无语,他也在质问“卡马克”,那些恐怖的“魔像战士”就是赤魔里最精锐的什么“蛮子武士”,跟幻景里在城镇烧杀劫掠的赤魔一模一样!

    卡马克嘿嘿冷笑:“既然秩序女神的圣骑士能干坏事,赤红女士的地狱蛮子为什么不能干好事?”

    塔斯米愣住,回想刚才卡马克说的“你坚信的道理是对的,获得的力量就是对的”,心中那道对赤魔竖起的隔阂之墙,悄然崩塌。

    感应到他内心的变化,“卡马克”再道:“你能明白,你的女盆友很难明白,所以你必须做一个艰难的选择。是抱住她,用嘴封住她的嘴阻止她继续问下去,还是自己吐血昏倒,阻止她问下去。”

    塔斯米毫不迟疑:“第二个!我选第二个,自己昏倒!”

    “卡马克”不爽的冷哼:“还没做出决定呢,祝你好船!”

    身体不属于自己的感觉消失,剧烈的疼痛潮涌而上,塔斯米七窍溢血,两眼发黑,仰头倒下。

    依稀感觉到自己被尤莎抱住,她正惶急的呼喊着,按住自己胸口的手灼热而刺痛,正把什么力量努力送进体内。

    “的确是秩序神力,果然如此。”

    “卡马克”还在他心底嘀咕:“秩序女神已经懒得细致打理神火了,或者是没有余力打理。祂正忙着收割灵魂,糊祂的秩序之墙。”

    ………………

    时间稍稍倒退,地下室里,那个应该是秩序之手高阶头领的少女端平转管机枪,人和机枪都发出癫狂的吼叫声,枪口喷出密集的金黄光束,罩住凯恩,在晶格囚笼的壁面上炸开片片结晶。

    “哦……是你啊……”

    晶格囚笼不知什么时候有了变化,只是将传送来的秩序之手罩住,凯恩跟波迪娜都立在囚笼之外。

    听着少女的高声尖叫,凯恩恍然,是之前突入神皇堡时,从地上“捡”起来的那个秩序之手战团长。好像叫……埃米丽-博杜安,总枢机还用她交换了被俘的戴克-青藤。

    他也顾不上跟对方叙旧,频道里滴滴声不断,高阶指挥官们不断加入频道,第一方面军正因为行动提前而人仰马翻。

    “好吧我们一起担起责任来……”

    老胡克用犯了心绞痛的语气说:“不过凯恩你还是再确认一次,真的必须提前行动了吗?”

    身边波迪娜公主喘息着说:“这是个……陷阱,我身上还有……”

    话没说完,牵着头顶那根禁制钉的铁链之上,头顶壁面,涟漪再起。

    混沌而冰寒的气息自涟漪中喷涌而出,让整个地下室的空间都扭曲游离起来。这股气息凯恩异常熟悉,当初在神皇堡里,赤联第一序列就是被这样的力量冲散。

    这时候阿特回到自己熟悉的岗位上,变得如鱼得水:“又是虚空龙神,这次得好好收拾祂了!”

    感应到跟行动频道的关联开始变弱,凯恩笃定的回应:“我确认!”

    说完地下室剧烈震动,整个空间急速下沉,像是朝着深渊坠落。

    一个苍老声音穿透石墙,在凯恩耳边回荡:“教敌们,你们真是自寻死路!”

    阿特忍不住用地狱武装的扩音器回应:“你忘词了!不加个一万年什么的,根本没有逼格啊!”

    ………………

    瓦伦丁上空,从几千米高的云层,一直到两三千公里的天穹,一道指令通过红网向无数单位传递,冥冥中世界清晰的震动了一下。那是成千上万大小不一的节点炉同时启动,以至于以瓦伦丁为中心的源魔力场产生了规模巨大的波动。

    悬停于上千公里高空,隐藏于空礁边缘的蝠鲸母舰中,老胡克在指挥舰桥里叹气。

    “虽然有过这样的预案,计划还是变了,不知道后续会有多大的变化,心里实在没底啊。说不定后人追溯往事,会把我列为历史罪人。”

    参谋长茵丝耸肩道:“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们赤联的计划,一直都是为变化准备的,习惯了。”

    说完还老气横秋的抱起纤细的胳膊,点着尖尖的下巴,学老胡克那样深深叹气:“老胡克你是罪人的话,我也会分到一份啊,想起来就觉得很……棒!”

    指挥台上跳出白鼠的头像,神色比老胡克还忐忑:“各条线都收到了从教廷中枢发来的指令,要求各处祭台立即启动献祭仪式,还说什么……必要的情况下,使用技术手段。”

    “这方面的情报我们还没有收集到,只知道是某种更快速更便利的祭祀方式,总之情况非常不妙。”

    茵丝这边眨巴了一阵眼睛,挠头道:“更不妙的是,总枢机和各位殿下都在忙各自的事情,总枢机跟薇姬殿下遇到了技术难题,他们正在合体解算,特意交代过天亮之前不要打扰他。”

    老胡克愕然:“从三个小时变成一整夜了?”

    他眉头深深皱起:“那小红陛下呢?”

    茵丝摇头:“小红陛下在新大陆忙就是白费……哦,白金联盟的事情。她早就交代过,只要秩序女神没有带着天使大军直接杀下主位面,主位面的事情她一概不管。”

    老胡克拍桌子:“这对昏……”

    他及时闭嘴,茵丝替他说完:“昏君奸相是吧?我也同意!”

    兰德尔的头像跳出指挥台,笑着说:“到这时候别想其他的了,女神、总枢机还有魔女殿下们都在忙更高层面的事情。主位面的事情,预案早就有的,大家也都做好了准备,不必再让他们下决心了。”

    一个又一个头像跳出来,坐镇万神殿的威尔森,情报局的圆钩,陆战队的尤斯卡尔,以及第二方面军的芬恩。没有女神,没有总枢机,没有魔女(丝丝魔女不计)。

    最后跳出来的头像是负责协调风暴洋海灵行动的卡苏斯,他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还需要做准备?我们不是时刻准备着吗?”

    大家都笑了,不约而同的轻轻点头。

    ………………

    唐古斯西北的荒原中,断裂的帝国战舰交叉倾轧在废墟上,旁边的宽阔广场里,几十堆亮金焰火熊熊燃烧,将又一批“祭品”化作焦炭。

    广场一侧忽然骚动起来,衣衫褴褛的囚徒和信徒们互相厮打,如涟漪一般急速扩散。

    隔离广场的圣教军士兵们分出一支向动荡之处的中心挤去,即便用扩音器警告,乃至朝天鸣枪,也难以马上平息乱相。就在分兵的同时,防线还产生了动摇,一度异常混乱。

    献祭仪式并没有停息,只是因为人手减少,大约有三分之一的火堆停了下来。阴影在那些熄灭的火堆之间游动,甚至发出了一些杂乱响声,主教和玛斯特们因为忙着献祭,都没有留意到。

    直到尖叫声响起,他们才发现,有个地精潜入了广场中心,将他们用来献祭的东西看了个里外通透。

    “他们在用神火炉加圣水烧人!”

    那个地精用不知道从哪个士兵身上摸来的扩音器大叫:“被烧的人灵魂根本升不上神国!他们不是秩序女神的忠诚仆人!他们是邪恶的魔鬼!”

    广场上时间仿佛凝固住了,持续了好几秒后,主持仪式的主教才愤怒的咆哮:“抓住那个恶心的、卑贱的、无知的地精!”

    他还不忘辩解:“神火焚烧的灵魂会更快的进入神国,为女神陛下的永恒秩序添砖加瓦!”

    广场周围几万人听得清清楚楚,再度沉寂了一下,然后发出惊恐的叫声,跟几百万只老鼠仓皇奔逃的吱吱声一样,汇聚成令人头晕目眩的噪音之潮。

    信徒们当然希望能进入神国,不过千万年来,所有凡人都相信,只有女神开启神国天阶,迎接飞升的灵魂,才是正确的道路。

    眼下虽然用烧的,但是教廷的人亲手操办,刚才还显露过神迹,人们虽然有所怀疑,但还是勉强相信了。

    现在地精喊出了是神火炉加圣水在烧人,不是女神在迎接,对这些人的信任自然轰然垮塌。

    神火炉是什么?

    是这几年才发明的新鲜玩意,可以将神力转化为火焰,就跟魔火炉一样,很多富裕家庭或者高级一点的公共场所都在用。呆在这里的人虽然几个是富人,至少听过甚至用过。

    神火炉加圣水烧人,就能让凡人的完整灵魂飞升到神国?

    就算是枢机主教这么说,也没人信啊!

    广场另一个地方响起半身人的呼喊:“我们还能跑到哪里去?在荒野里饿死渴死冻死吗?”

    半身人用昂扬的语气高喊:“烧死他们!烧死邪恶的伪信者!我们就能取悦女神!”

    即将四散的人群晃了晃,向外的冲击之势骤然止住,开始向内席卷。

    三四百个圣教军士兵,二三十个玛斯特以上的神职者,顿时置身于数万人汇聚成的狂乱之潮中。

    半身人跟地精还在用扩音器蛊惑人群,更多的人也加入了鼓噪行列。

    “不要怕死!死在跟邪恶异端的战斗中,女神会来接引灵魂的!”

    “只要能撕下他们身上一根布条、一缕头发,就有了功绩!女神会眷顾我们的!”

    “用他们的办法,把他们烧给女神吧!”

    主教气得脸色发青嘴唇哆嗦,还在叫喊:“这就是在为女神献祭!只是效率低了点,这些愚民懂个屁!”

    卫士们也顾不得跟他解释,带着几个高阶玛斯特,拉着主教启动传送,消失在阵阵涟漪中。

    剩下来的玛斯特以及圣教军士兵们可没阔绰到拥有传送器具,用魔导枪或者神术打倒了若干“暴民”之后,还是被人潮席卷而过。再被绑上火堆,沐浴在亮金焰火中,惨嚎着化为焦炭。

    “奈斯盖,你太厉害了!”

    半身人戈米斯找到地精,拍着对方的肩膀,哈哈笑着说:“你是怎么想出这主意的?真是太棒了!”

    奈斯盖冲着半身人使劲摇头,嘴唇哆嗦着,想说什么却总说不出来。

    从地精眼里看到了深深的恐惧,半身人的笑容一点点消失,他艰辛的吞了口唾沫,虚弱的问:“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奈斯盖的眼瞳继续扩散,使劲点着头。

    他是魔导工匠出身,鼓捣了几下就搞清楚了那些献祭火堆的原理,刚才说的事情,千真万确!

    戈米斯喘了几口大气,眼瞳渐渐紧缩,声音压得很低:“也就是说,刚才那个主教说的也是真的,这么烧人,真的能给秩序女神带去灵魂?”

    奈斯盖没说话,只是抬头看向深邃夜空。

    戈米斯跟着抬头,嘀咕道:“这跟邪神有什么区别?”

    说完才意识到是在渎神,吓得缩起了脖子。

    没有降下天雷,没有出现神罚,只有星辰在熠熠生辉,仔细看比之前剧烈得多。

    大多数人都知道了,星辰的闪烁其实是天穹之上的战争,现在又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