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五三 龙尔德的等待与秩序女神的安排
    奥弗琳已经离开了好一会,脚步声依旧在娜玛心中回荡。

    “吾主啊,我只能等待吗?”

    娜玛锲而不舍的继续祈祷:“当初我迷失在神陨高原上时,您指引我来到帝国,为您伸张律法即正义的真意,结果却是这样……”

    “这跟世界是不是需要重启,凡人是不是要重来无关,而是这样的裁定,不该由陛下您做出吗?”

    “现在却是反过来的,是海姆陛下先有了神意,陛下您才做认定。”

    “难道奥弗琳说的是对的,律法的正义,仅仅只是让海姆陛下的神意有您的背书而已?”

    “律法不是该伸张纯粹的正义吗?不管这样的纯粹是对神祇而言,还是对凡人而言,或者有神人相接的理想境界,都该只是您的道路,您的神意才对。”

    “我绝不相信,您会屈服于海姆陛下,我也不接受自己只是让秩序教廷看起来像是众神信徒之廷的表面妆点!”

    不经意间,娜玛也向自己的神祇提出了严厉的置疑。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这样大胆,或许是诸神对奥弗琳的谴责毫无回应鼓舞了她,或许另一个听起来成熟了许多,但在她心中永远稚嫩的嗓音又开始萦绕心灵。

    “姐姐啊,我在这里干得很不开心!”

    “我整天得跟那头无耻的、邪恶的、节操丧尽、恶贯满盈的小银龙斗争,从她嘴里和手上争夺每个贡献点、每个金蒲耳和银艾尔!”

    “我还得跟那个早就潜伏在革命队伍中的尖耳朵邪魔斗争,从她满地挖的坑洞里挖出一枚枚金币银币,到现在我都想不通她凭什么既是财富魔女,又是传递诸灵平等信仰的告死魔女。”

    “所以啊姐姐,我太累了!我势单力薄!我在孤独的战斗!”

    “来帮我吧姐姐,这里太缺乏正义了!”

    “正义魔女?哈哈……哈哈哈……咳咳,差点被口水呛死了,这个话题我不能继续了否则我会死的!”

    “公正魔女?公正是伊斯玛特那条道路的延伸啊,不计较法文律条这些形式,只关心事情实质。”

    “我们赤联其实也需要律法即正义的!小红陛下亲口说过,赤联也要通过律法伸张最大多数人民的利益,这也是赤红正义的体现,当然只是其中之一哈。”

    “姐姐你来了的话,我们的正义魔女奇丽殿下就可以退休了,至少在大多数时候我不必再见到她了,想想就松了口长气呀!”

    “对了姐姐你还可以见到夏安呢,不过朕见到了应该会很尴尬吧,那家伙完全暴露了本性,想想我们那些年跟着他到底是中了什么邪啊,哎呀不行,一想就恨不得用脑袋砸键盘!”

    “老实说如果没有奇丽和夏安这对赤联之耻,还有那头小银龙和那个尖耳朵,我会给赤联打一百二十分的。现在只能打九十九分,少一分是怕小红姐太骄傲。”

    “她那个神啊,尾巴一翘就能翻天的,很不靠谱。”

    “总之……姐姐,你能过来,和我在一起吗?”

    妹妹妮可通过特殊的渠道,用传讯器发送给她,最后抽着鼻子说:“我知道刚才那些话都是白说,你还是会坚持你的道路,可我就是忍不住想说,或许有一点点可能性呢。”

    “姐姐,我好想你啊……”

    妮可,我们彼此都把生命和灵魂献给了不同的道路,不应该再有羁绊了。

    娜玛努力用这样的信念压住心底荡漾的波澜,一股酸热的气息还是涌上了脸面。

    妮可、拉尔夫、梅恩……还有当初夏安迪亚的那些圣武士们,秩序女神肯定不会给他们船票的,对吧,因为他们不容于海姆陛下的永恒秩序。

    所以,并没有什么纯粹的正义,龙尔德陛下的正义就是海姆陛下的永恒秩序,而不是律法本身。

    不断深入的渎神之念终于惊动了神祇,浩瀚的神音自冥冥中轰入娜玛心中,令她骤然醒悟。

    娜玛惶恐的跪在地上,准备领受神祇的责罚。

    “吾不怪罪你,此时此刻,的确是神祇与凡人共同面对的……艰难时刻。”

    龙尔德说:“至于你的疑惑,吾只有一言,哪怕世界毁灭……”

    娜玛下意识的抢答:“正义也要伸张?”

    龙尔德的神念荡动了一下,像是在苦笑:“都忘了你与那位赤红陛下的人接触过,听过这样的话。”

    神念变回肃然:“是的,哪怕世界毁灭,正义也要伸张,这说明的确存在着纯粹的正义,而吾的道路,正是以律法践行这样的正义。”

    娜玛问:“所以,海姆陛下为了创造永恒秩序,不惜灭世重启,符合您的正义?”

    龙尔德回应:“吾的正义不为凡人所设,也不为神祇所设,而是为整个费恩所设。目前看来,你说的是对的。”

    娜玛敏锐的感受到神念中的一缕停顿:“目前?”

    龙尔德沉默,娜玛抓住这个缺口猛然深入:“也就是说,陛下您并没有将海……女神陛下的神意当作正义,只是因为女神陛下在天堂山,只是因为祂现在是费恩的善良与秩序之巅?”

    “如果这样的形势发生变化,正义是不是也要跟着发生改变呢?”

    龙尔德继续沉默,娜玛呼吸变得粗重,她得到了一个推论:“我不该再置身秩序教廷,帮助他们继续进行现在的事情。我该作为审裁者,站在形势之外旁观?”

    龙尔德的回应让娜玛心头巨震:“秩序诸神不得再干涉主位面的凡人事务,这是女神陛下的神谕。如果你想依照自己的想法做什么,吾也无法再庇护你,你要想好了。”

    娜玛激动得热泪奔涌,她彻底明白了。

    她深深低头,最后一次祷告:“陛下,我愿为将您的荣光散播于世界而牺牲一切!”

    龙尔德没有回应,当娜玛作此表示时,祂与娜玛之间的意志关联就切断了。

    ………………

    天堂山第二层,自第三层秩序神国洒下的金光,驱散了浩瀚虚空的混沌之力,也将如水晶世界树般的秩序天阶映照得炫彩迷离。

    如枝叶般伸展出的一丛天阶尽头,镌刻着无数青铜铭文的大门之后就是律法神国。律法之神“龙尔德”高踞在被无数铜柱环绕的神座上,银白光影下那高大伟岸的轮廓,只依稀看得出是个高冠长袍的男子,还逸散着叠影,令祂似真似幻,虚实难辨。

    时间仿佛静滞,待神国震动了一下,叠影消散,神座上的轮廓凝实。

    一本巨大而厚重,由银白光芒凝结出的书自轮廓中投出,同时又有一柄剑驻在神座下,“龙尔德”发出悠长的唏嘘:“祂已经下了最大的决心,现在就看凡人能走到哪一步了。”

    借龙尔德之名登上律法神座的神祇怀着异样的期待:“永恒秩序那种既定的东西,真是没什么意思,希望能看到不一样的未来。”

    ………………

    天堂山第三层,秩序神座中,诸神的投影纷纷散去,只剩下风暴之神塔奥斯和虚空龙神塔克希丝。

    “陛下,只是这样,并不足够。”

    灰黑的烟气中,巨龙轮廓发出飘渺但又浑厚的神音:“陛下是把希望寄托在曙光身上吗?他们运转了几万年,缺乏维护,早就变得迟钝了,很不可靠。”

    秩序女神淡然的道:“这是吾的问题,你只需要专注自己的职责,吾知道你引下了巴哈姆特……”

    塔克希丝变得惶恐:“陛下您听我解释……”

    金雷交织,雷音爆鸣,那团灰黑烟气顿时被刷薄了一层,虚空龙神发出比雷音还要高亢的哀鸣。

    “不必解释,这是你的本性,也早在吾的计算中,你不去引诱,巴哈姆特那缕残影也会回归。”

    秩序女神继续说:“但你既然主动揽下了此事,那么了结此事的责任也是你的。去解决祂,摧毁祂迁移到新大陆的巢穴,消灭祂的遗骨,让祂跟那些神魔的意志,永远沉在燃素井中,为费恩世界遮风挡雨。”

    塔克希丝迟疑:“就靠我的力量,恐怕难以做到啊。”

    秩序女神冷哼:“只要你投入本体,不加保留的攻击,你能做到的,到时候吾会花费一些力量为你扭曲主位面屏障。”

    塔克希丝愕然:“陛下您已经修好神座了?”

    秩序神座一旦修补好,稳稳与天堂山相连,就能触摸到整个费恩的超凡力量循环,由此干涉所有位面屏障,包括主位面屏障的底层法则。

    这意味着秩序女神已经切实掌握了费恩主神的权柄,至少是一部分,塔克希丝的姿态都变得更低了。

    秩序女神没有明确回复:“做到此事没有问题……”

    虚空龙神踌躇了片刻,再度要价:“在这之前,我希望能侵入主位面,积累更多力量。”

    秩序女神沉默,虚空龙神急切的道:“既然陛下已经决定清洗世界,让我帮陛下先做一些打扫,也没什么影响吧?”

    秩序女神默认,虚空龙神这才爽快的立下了神名誓约。

    等虚空龙神的投影消散,秩序女神的神念转到另一侧被风暴包裹着的巨人投影上:“塔奥斯,吾需要你做更多牺牲……”

    听完了秩序女神的交代,风暴之神投影扭曲荡动了好一阵。

    “我就知道,让塔克希丝入侵主位面这种事情陛下都能答应,要我做的事情更非同一般。”

    塔奥斯既震动又不满:“这对我来说是无比巨大的牺牲,陛下准备用什么来补偿我?”

    秩序女神的回应明确清晰:“新世界的海洋神职都是你的,那时候也不会再有风暴洋、破碎洋和冰海的区分了。”

    塔奥斯思忖了很久,反复计较之后,还是不太放心:“海姆陛下以永恒秩序之名立誓的话,我自然相信陛下,不过怎么知道这一定解决问题呢?”

    秩序女神将神祇都无法解读的神念直接传给风暴之神,让对方的投影再度荡动。

    “真是没想到,陛下的决心这样坚定。”

    风暴之神感叹道:“这样的话,肯定没问题了,只是请客容易送客难……”

    秩序女神打断了他:“吾会以自己为筹码,最终了结此事。”

    风暴之神的神念变得肃然:“陛下要牺牲自己?”

    秩序女神的神念淡然无波:“到时候吾与永恒秩序同在,永恒秩序就是吾,天堂山就是吾。”

    ………………

    “你们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吾主已经安排好一切,不管做什么都是徒劳的!”

    “你们不继续折腾的话,我都懒得管你们了!”

    “趁着还有时间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然后安安静静、老老实实的等死不好吗?”

    瓦伦丁北堡,璀璨星空下,佣兵庄园的轮廓已经绰约可见,三个踩着斥力滑板的身影被绳网交织缠绕,当头拦下。

    剑光闪烁,纳杰伊塔、安卡蕾和希伊丽三人破网而出,周围已经围了一圈审判廷武士拦住,个头矮小的首领用脆嫩嗓音喊着,听起来还很愤怒。

    “艾丝迪丝……”

    纳杰伊塔举起魔导枪指住对方:“很好,我们就在这里做个了结吧。”

    安卡蕾则朝对方一个人喊着:“库洛米!到现在你还恨我,还想着杀死我是吗?”

    那个人跟首领一样,面目被头盔遮掩,没有任何回应。

    矮个子首领摘下头盔,露出红发双马尾,秀丽面容上浮动着与年龄不符的仇恨:“在这里杀死你真是太便宜你了!我要看到你跟着整个世界一起毁灭!你和你身边的所有人,就该跟着这个恶心的、肮脏的世界一起毁灭!”

    “大姐头”纳杰伊塔冷笑:“只是为了已经成为过去的仇恨,你就杀害了我的家人,你根本就是疯子!还在赐予你力量,让你进行这种疯狂复仇的神祇,根本就是个疯神!”

    大审判官艾丝迪丝尖叫:“错的是整个世界,世界不毁灭,仇恨就不会过去!”

    旁边的青年低声说:“先把人抓起来,之后怎么吵都行,庄园那边的情况有些不对劲。”

    艾丝迪丝压住怒气,也用枪指住大姐头,冷笑道:“你居然骂女神是疯神,是想用最惨烈的方法死掉吗?别忘了你还是个堕落圣骑士!”

    大姐头摇头:“我不承认那是我以前信仰的神祇,就像我已经不认你这个妹妹一样。”

    艾丝迪丝愣了愣,手中的圣光枪射出亮金光束,同时尖叫:“我不是你的妹妹!我已经获得了新生!是女神拯救了我,让我来惩罚你们这些罪人!”

    大姐头同时反击,金光蓝光命中双方,在护盾上炸开大片绚丽碎芒。

    这边安卡蕾和希伊丽,艾丝迪丝那边的部下紧跟着开火。

    空旷的乡野中,双方相距只有几十米,光束交织,护盾和防护法术很快就被击破,片刻间大姐头这边三人就被若干道光束射穿,倒地不起。

    “不……”

    大姐头用手臂撑地,努力让自己站起来,吐着血的呢喃:“我还不想……死,还有……”

    安卡蕾爬到希伊丽身边,两人扶持着坐起来,目光都投到庄园方向。

    “塔斯米,如果救了尤莎,就赶紧逃吧。”

    “对不起塔斯米,没有帮到你。”

    两个女孩各自低语,举起枪,顶住了自己的下颌。

    又是一阵枪响,大姐头仰面倒下,本就被眼罩遮去小半的脸血肉模糊。

    安卡蕾和希伊丽的手腕被打断,痛得在地上翻滚不止。

    “我说过的,女神已经安排还一切了,挣扎是徒劳的……”

    艾丝迪丝快意的笑道:“想自己了结,也是不行的!”

    她转头招呼:“库洛米,复仇吧,向你的姐姐复仇!”

    那个重甲少女上前,用脚踩住安卡蕾的胸口,拔出腰间的短剑,刃尖游离着,似乎在犹豫第一剑该落在哪里。

    “库洛米……”

    安卡蕾吐出口带血的唾沫,剧烈喘息,目光已经涣散:“好吧,杀死我吧。”

    “然后,好好的……活下去……”

    这话反而让对方更加愤怒了,刃尖重重落下,深深插入安卡蕾的胸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