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六六 小红不过是懦弱的屁维易玩家,吃鸡才是王道
    冉娜的目光转到殿堂最高处那几面光幕上,其中一面光幕的影像非常特别,视角是在半空,天地颠倒着,泛着炽亮白光的浩淼海面在上方,下方是无尽天际与皑皑白云。海天交接处居然是一轮圆润的弧线,令人下意识想到伊斯特塞斯的古老谚语:“天空是圆的,大地是方的。”

    然而光幕里的天地并不是颠倒的,费恩世界的凡人在第一纪元之后,再度超越了人神界限,到达了旧时代只有神祇能够探知的全新领域。

    影像来自银月之心顶端的监视器,上方那片荡起无尽涟漪的浩淼光海就是空海,距离大地超过了两万公里。而下面如井中天穹的云海之底,就是费恩这颗星球。

    赤联不仅拿出了冒险家昂莱动员费恩凡人抵抗虚空之灾,为了证明支持救世白金联盟的诚意,还将自己正在进行的空海突破行动信息分享给联盟成员。

    赤联并不隐瞒以银月之心为核心,向天堂山发动攻击的计划。在白鸟王国搞出那么大的阵仗,本来也隐瞒不了,索性通过各方的信息渠道,以及冒险家助手,向全费恩直播,让大家看得明明白白。

    影像下方还有不断变动的数字,那是距离空海表面还有多高,以及目前银月之心的上升速度。

    12公里,时速170公里……

    也就是说,只要保持现有速度,不到9个小时后,银月之心就会冲破空海。

    在第一纪元里,魔法帝国实现了无数奇迹,不过那些奇迹已经不可考证,而且基本都是魔法皇帝们的个人壮举,与普罗大众毫无关联,更没留下什么足以传世的文字和影像资料。

    现在,赤联正让每个人看到奇迹是怎么一点点实现的,哪怕是毫无超凡力量的平民,也能在幻景屏幕上看到现场直播。

    “我没有得到前身的所有记忆,并不清楚小红的前身是谁,不过大略的印象还是有的。”

    冉娜眯着眼睛说:“现在的小红,至少有一点跟前身没有太大变化,那就是……总是在仰望星空。”

    “她拉扯起来的赤联也是这样,总是看着前方,盯着远处,相信凡人有无尽的潜力,相信凡人为了一个远大的理想,可以抛开各种纷争,团结在一起,奋斗到永远。”

    “我一直都在说,她太天真,太幼稚,她可以给世界带来新的变化,但赢家永远不会是她,她的一切努力,都注定了只是给别人当铺路石。”

    “比如说这个冒险家昂莱……”

    她回头看海瑟薇,笑着说:“这个东西是不是让你很赞叹、敬佩甚至……震撼?”

    海瑟薇并不避讳自己的震动,点头说:“之前我们下地狱的时候,混进地狱位面军里,那时候我就很钦佩了。”

    “原本我以为这种玩意只是在旧时代冒险者公会上的进一步发展而已,在地狱里实际接触到后,才发现这套东西背后还隐藏着非常多非常深奥的东西。一旦运转起来,完全就是把凡人组织起来的神器。”

    “在上个版本地狱血战的时候,他们的任务系统就已经涵盖了战斗、生产和生活各个方面,冒险者几乎能靠着任务解决所有问题。”

    “最关键的是,冒险者靠着任务系统,能很快获得收获,看到成长,一步步的完全停不下来。”

    “说起来简单,实现起来却很难。”

    “任务要怎么设计,怎么确认参与者的作为,报酬要怎么设置,兑换要怎么确保公平,所有这一切,都建立在两个基础上。”

    “一个是一切事情都能用数字来分割,然后才能进行计算,再用计算结果衡量参与者的作为,好的坏的,数字一目了然。”

    “另一个是整套东西,必须有一个近似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祇在掌控,也就是所谓的‘系统’。”

    “这个系统必须要了解每个冒险者的一切行动,同时也了解整个世界的一切细节。为了确保不出问题,甚至还要能对世界做出相应的改变。”

    海瑟薇深深叹气:“在地狱位面军的时候,他们的‘系统’还没有这么强大。反应时间很长,对冒险者的情况掌握也很滞后,冒险者并没有感受到‘系统’无处不在。”

    “而且他们的兑换清单也不够丰富,没有覆盖到冒险者的一切需求,导致冒险者黑市非常兴盛。他们还跟这种现象妥协了,设置了专门的冒险者自主交易系统,把黑市变成了正规合法的生意。”

    “这次的虚空之灾又有了很大变化,冒险者已经不需要提交确凿的证据了,进行任务时获得的信息提示也更多更完善,通过保险方式给冒险者提供的保障也越来越可靠。当然兑换清单也更加丰富,这也有我们的功劳,不过我们的参与程度还远远不够啊。”

    海瑟薇苦笑着说:“看着屏幕上那些冒险者每天都有变化,我都有点忍不住想乔装打扮,去试试到从最低级的黑岩石级冒险者到最高的白金级,要花多少时间。”

    冉娜给她递了个白眼:“你其实更多是想扮猪吃老虎吧?”

    海瑟薇耸肩笑笑,还真是这么想的。

    冉娜用看穿一切的深沉语气说:“小红那边能做到这些,靠的是他们的天眼系统、通天塔、浮空舰、魔导战机还有虚灵技术。”

    “天眼系统加侦察舰和侦察机,他们就能追踪每个地方的虚空灾害,观察每个小队的行动,确认他们完成任务的状况。”

    “冒险家助手靠通天塔还有各地的通讯中继舰进行远距离传讯,服务站靠他们在浮空要塞上搞出的移动传送门,实现包括物资传递的各种服务。”

    “至于数据化,首先是要能对这个世界的各种事物,包括超凡力量进行更微观的观察,实现精细的量化,然后才能做各种计算。”

    “海瑟薇你发现魔法粒子,其实还抢在了他们前面。只是我们这边还没有搞出通用的计算机,他们却用虚灵点出了这项技术。用虚灵当服务器,无限堆叠,计算力足以跟神祇相提并论。”

    “用这样的能力,把他们获得的数据进行各种操作,自然就能即时获得各种信息,很快完成分任务设计,兑换清单调整这些工作。”

    “这么一来,无数冒险者加虚空灾害,还有赤联那边的生产,以及我们提供的物资,这些东西形成的整个体系,也就是冒险家昂莱这个虚拟世界,不仅随时都在更新,也都随时处于他们的掌控之下。”

    “简单的说,他们就是靠各种技术,把费恩世界的现实,照着地球世界的网络游戏进行编织。”

    “她也不是一步到位的,地狱血战那个版本都不是最初的。”

    “我看过神陨高原的资料,她在六七年前就开始搞测试了。就是靠最初的测试版本,清除了神陨高原上的有害魔兽和邪恶势力,将十万超凡者转化为赤联最初的家底。”

    接着冉娜的不屑溢于言表:“把现实游戏化这种事情,其实非常没有效率。”

    “就像你说的,他们在主位面已经能像无所不知的神祇一样,了解每个角落发生的事情。”

    “既然拥有这么强大的信息能力,那么只要武装起足够多的军团,很快就能在各个侧面遏制住虚空之灾。甚至还能配合主力军团和高端战力,投入到跟虚空龙神对决的主战场,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

    “小红为什么不这么做?因为她是有私心的,从冒险家公社到冒险家昂莱,都是在推行她的赤红信仰。”

    “跟消灭虚空灾害,拯救费恩世界相比,她更在乎的让自己的赤红光辉普照费恩这件事。”

    海瑟薇皱起眉头,发出升调的哦,她倒没有这种认识。

    冉娜继续:“冒险家昂莱这套东西,看起来没有在明面上宣传什么信仰,实际上冒险者的亲身经历就在告诉他们很多事情。”

    “首先是,只要努力就能有收获。”

    “其次是,只要团结,力量就大。”

    “然后,只要加入冒险家昂莱,就不能相互争斗,否则会被严惩。”

    “冒险者之间只能是战友,是队友,在冒险家昂莱里,大家永远只能当好人。”

    “所以,昂莱官方会通过各种设置,孤立冒险者之间相互帮助。”

    “高级冒险者帮助低级冒险者,高阶超凡者指导低阶超凡者,这种规则在昂莱里比比皆是。”

    “比如保险体系里的最低两级,提供救助的不是赤联队伍,而是其他冒险者,而且都是高级别小队。”

    “官方在评定冒险者等级和队伍等级的时候,是否参与过救助任务是个很重要的指标。也就是说,你必须做好事,做足够多的好事,而且是帮助弱者,你才能晋升到更高级别,接触到更好的兑换物,承接更高级别报酬更丰厚的任务。”

    冉娜撇嘴道:“把这些东西,跟赤红神典的信条对照一下,你会发现什么?”

    “没错,这就是在将赤红信仰的信条,潜移默化的灌输给冒险者。”

    “我们之前在地狱位面军里混过,那些来自邪神教会的虔诚信徒,变成了什么样子,你没有忘记吧?”

    海瑟薇的眉头皱得更深,点头说:“面对共同的敌人,的确需要齐心协力。不过为此连信仰都在改变,开始相信一些无比天真的信条,人也变得傻傻蠢蠢的,还真是非常……别扭。”

    她又道:“不过就连巴哈姆特的意志都对冒险家昂莱赞不绝口,而且照你的说法,地球世界的……网络游戏,就是这样的设置,我们也只能跟在小红后面,无力改变现状啊。”

    冉娜哈的笑道:“这就是我说小红天真幼稚的原因,在地球世界,她必然是那种只知道下副本的屁维易玩家。不仅屁克无能,还有种低廉的优越感,觉得自己是在玩有素质有情怀的游戏,那些不喜欢跟恩屁希斗智斗勇,更喜欢跟人斗争的玩家,在她眼里,都是必须被改造的潜在罪犯。”

    “你说错了,小红折腾的这套东西,在地球世界只是小众。广大人民更喜欢的是与人斗其乐无穷,所以大家喜欢吃鸡。几十个人凑在一起严密分工死板协同,打倒恩屁希享受摸尸体和骂黑手那种低幼乐趣的东西,除了一两个还在苟延残喘外,其他的都被扫进垃圾堆里了。”

    冉娜摇着头:“人性是自私的,个体的自由是终极追究,弱肉强食是个体和组织的永恒法则,所以啊,她这个冒险家昂莱,其实是扭曲人性的。”

    在这点上海瑟薇深以为然:“是啊,没有人有资格要求我做什么人。并不是说我要做坏人,而是我做什么事情的自由,没有人有资格剥夺。”

    “想到这我就没心思去玩你说的什么扮猪吃老虎游戏了,我会是个好人,那是因为我自己想做好人,而不是被昂莱通过各种规则或者引诱或者强制着做好人。”

    冉娜接着说:“所以这个冒险家昂莱培养出来的人,都跟赤联的人很像。对世界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认为人性本善,太容易相信同类,对同类之间该怎么争斗,完全没有经验。”

    海瑟薇有点尴尬的咳嗽:“你还是收敛一下,这话就不好解释赤联为什么能强大到现在这个地步的事情了。”

    冉娜依旧鄙夷:“那只是因为他们抢先用地球世界的科学,在费恩这个魔幻世界发展出了强大的生产力。”

    “等我们这边追上了,或者科学路线在魔幻世界的发展遇到瓶颈了,到时候他们就会暴露出缺陷,对此我深信不疑。”

    “看赤联的现状就清楚,他们虽然发展出了可怕的魔导技术和虚灵技术,还触摸到了更深层次的超凡力量,在主位面都能战胜神祇了,但他们的核心成员却还不到百万,加上基层和外围的人口,总数不到千万。”

    “他们固然是在踏实发展,但也说明小红的什么大同主义理想,并不是凡人一听就明白,也跟自己的利益息息相关,可以马上拿起武器,跟随小红战斗的真理。”

    冉娜傲然的说:“能吸引绝大多数凡人的真理,只会在我们这边,海瑟薇。”

    只是谈冒险家昂莱,却一下子扯到了道路的竞争上,海瑟薇揉着眉心,感觉不是现在应该深入思考的方向。

    她幽幽叹道:“还是先好好想想,怎么让我们在冒险家昂莱里占到更多份额吧,不然到了之后的决战阶段,我们的话语权会被摊薄的。”

    冉娜神秘的一笑:“别担心,我刚才说了,关键是在商业女神那边。”

    “只要能拉到祂,哪怕只是偏向中立的态度,都足以做很多文章了。”

    “到了那个时候,我们随便整一个吃鸡昂莱,就能拉来大把的参与者。”

    夜女士的残余意志,前身自号自由女神,现在又改称暗月女士的冉娜,身上弥散出神祇广传神念的强大气息。

    “吃鸡只是比喻,更形象的比喻还有无限流啊主神之战啊什么的。”

    冉娜那夹杂着寒风的神念,通过米斯娅传给了海瑟薇:“我们没必要另起炉灶,小红既然搭起了冒险家昂莱这个台子,我们就在这上面弄出我们的东西,可以叫……暗月摩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