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我结婚我超甜〕〔最强透视〕〔张牧〕〔西花点斋〕〔无尽升级〕〔王爷你的师父掉啦〕〔噬天丹皇〕〔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大周王侯〕〔萌宝来袭:总裁爹〕〔轮回乐园〕〔万界仙帝〕〔山村小医农〕〔我在万界写小说〕〔超品兵王〕〔求魔问道〕〔木叶之我是宇智波〕〔魔宠的黑科技巢穴〕〔一剑齐天〕〔凰谋天下:魔帝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六七 超神之人菲妮与突破空海
    苏恩娜跟着老头莱茵弗特一起,将最后一块长宽各有二三十米的半透明板材安装在魔钢梁架上。梁架边缘的粗壮扣臂翻转,将板材紧紧锁住,银月之心月弯平原的最后一层屏障终于安装完毕。

    从梁架纵横交叉点的维护井中飘落,两人气喘吁吁,汗如雨下,身上还逸散着浓稠的银白光尘。即便是传奇,这么高强度的劳作,也如一场恶战,令他们疲累不已。

    接过耶琳送上来的冰冻果汁,给莱茵弗特递了一杯,两个曾经的白鸟骑士喝着果汁,仰天打量,心中充盈着劳动的满足和喜悦。

    “终于赶在升上空海前完成了……”

    莱茵弗特庆幸的说:“之前拍胸脯说下的大话,没能兑现就太丢脸了。”

    苏恩娜苦笑道:“是啊,我们还真是高估自己了。结果别说白鸟侍从,就连我们白鸟骑士,两个一组都比不上一台工程车。还好大家都很努力,总算把进度抢了回来。”

    半透明的强化史莱姆光质板铺满魔钢骨架,将月弯平原这个银月之心上的缺口罩住。这只是银月之心最内一层的防护,在苏恩娜跟莱茵弗特等白鸟骑士人肉施工的同时,银月之心表面已经被纵横交错的粗壮骨架和泛着浅灰本色的魔钢板包裹。上百部长着十条机械臂,臂腿不分的巨大魔导机械,还在距离表面一公里深的地下挖坑,铺设第二道防护层。

    “真是伟大的工程……”

    银月之心下方上千公里处,已经与银月之心脱离接触的泰格杰尔要塞指挥所里,看着屏幕上似乎下一刻就能破开空海的银月之心,新任要塞指挥官兰德尔抱着胳膊唏嘘道:“六年前塔伦斯跟我说人定胜神的时候,我指着月亮问,难道凡人能把那玩意摘下来。”

    “老头说那是假的,真的想要,凡人可以造一个,我笑得鼻涕喷了他一脸。”

    “没想到啊,现在我们真的做到了。虽然小了点,还只是在主位面,不过只看生产力,凡人真的可以造月亮了。”

    旁边阿图尔叹气:“你的眼界还真是高啊,泰格杰尔要塞就算是月亮了。”

    兰德尔挠头哈哈笑,的确是到了传奇眼里就只有神祇了。

    已经完成二期扩建的泰格杰尔要塞也是直径三公里的庞然大物,用的节点炉阵列用总枢机跟凯瑟琳殿下突破空海取得的数据进行了改造。虽然升不上空海,但空海之下任何高度都不再是限制。等银月之心突破空海后,泰格杰尔要塞就是一颗不折不扣的人造月亮。

    阿图尔又摇着头说:“太仓促了啊,欠缺太多细节了,就是一个壳子加上保护壳子的防护和武器系统,别说虚空堡垒,只是按泰格杰尔要塞的标准看,都还差得太多。”

    兰德尔撇撇嘴,心说刚才还在训我眼界高呢,你这才是真正的高。

    “晶格炉阵列的可靠性还没达到五个九级别,还得靠节点炉阵列做轮换,效率始终提不上去。”

    “护盾也只能靠节点炉阵列,回复速率太低,在虚空里连半神的连续全力攻击都扛不住。”

    “力场发生器功率不够,完全没有隐匿能力……”

    “一千二百毫米雷神之锤、虚空级破坏之锤,还有各种神导增幅器也一样,半小时一发。”

    “没有自己的半神或者神祇分身坐镇,在虚空遇上一队半神就要抓瞎。”

    阿图尔还在絮絮叨叨,兰德尔说:“上面也是有舰队的啊,那就是第一舰队的基地。现在舰队主力虽然还没就位,不过已经配了八个中队的锯齿鲨了。等完成虚空适应性改造,二百架锯齿鲨怎么也能干翻二十个半神。”

    阿图尔咂着嘴说:“那跟堡垒本身无关,我们奇观工程部原本的目标是浮空要塞。原本做好了几十年都要泡在这上面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同时搞起了浮空要塞跟虚空堡垒。”

    “现在浮空要塞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虚空堡垒如果不精益求精,完美实现,后面就很难让大家再提起精神了。”

    “毕竟都吃过了肉,让大家回头再啃草,那可太难了。到时候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哟。”

    兰德尔也深有同感:“当初弗莱腾绍斯要塞迈动步子的时候,我可真没想到,短短四年功夫,浮空要塞都不是什么事了。”

    “集中力量办大事……”

    阿图尔说:“不过这事也真够大的啊,只是泰格杰尔要塞还不算太吃力,加上银月之心……也就是蒙特希堡垒,咱们的魔钢生产都跟不上了。”

    指挥所里忽然响起欢呼的热潮,屏幕上,银月之心与空海的距离已经是零了。

    这不意味着突破了空海,只是接触到了空海表面,突破才刚刚开始。

    兰德尔跟阿图尔的神色都变得紧张起来,总枢机跟凯瑟琳殿下突破空海时,亲身体验过曙光空海炮台的滋味。银月之心现在的突破不仅仅是技术挑战,也是场字面意义上的战斗。

    兰德尔安慰阿图尔:“露丝娅在上面呢,不必太担心。”

    阿图尔嘀咕道:“光靠露丝雅不够啊,只能依靠菲妮殿下了,她现在还没苏醒吗?”

    人们又欢呼起来,银月之心在接触空海表面的时候,只是停了一下,就像做了个深呼吸一样,又继续上升。

    欢呼声戛然而止,屏幕上的影像变得模糊,那是银月之心已经实质上突破空海表面的证据,空海上下环境迥然不同,传讯会受到严重干扰。

    兰德尔也嘀咕着:“醒来吧,菲妮殿下……”

    阿图尔纠正:“该叫陛下了。”

    ………………

    月弯平原中心,通体像是秘银打造的高塔中,只有一株泛着银白光芒的大树。

    如白玉雕琢的枝叶在树下编织出一张床,美丽得令人窒息的少女仰卧床上,银发玉肤的身体似乎与大树融为了一体。

    李奇在床边抬起头,目光离开娇艳欲滴的红唇,将少女尽收眼底。

    “醒来吧,我的陛下……”

    李奇抚着少女的银发,笑着说:“从现在开始,每次这么叫你,都会让小红吃醋,还不赶紧醒来收割这样的成就感。”

    少女浓密的眼睫微微眨动,接着眼中溢出浓稠的银光,急速弥散到全身,游动跳跃着,将她变成一具人形银焰、

    红网中荡开猛烈的涟漪,冲击得每个关联到红网的赤红超凡者心底泛起股股悸动。而占相当大一部分的痛苦系超凡者更如醍醐灌顶,在震颤中感受到灵魂与现实的联系又紧密了许多。

    银光渗回体内,少女坐起,原本的碧绿眼瞳已变成淡金,即便身上不着一缕,却神圣得令人不敢直视。

    李奇当然不是人……呃,不是一般人,直视着少女,直到玉白脸颊变得桃红,身上肌肤也粉嫩生晕,才伸出手。

    “我醒了,李奇。”

    少女菲妮矜持的抬起手,让李奇握住:“不是为了什么成就感,更不是为了让小红姐吃醋。”

    李奇叹气:“好吧,是为了我,但我希望不只是为我。”

    少女哼着,床头床尾的枝叶应声伸展,编织出小可爱和热裤,将蒸腾着李奇灵魂的重点部位遮住。

    将一双迥异于以前萝莉小肥腿的修长双腿落到床边,脚趾调皮的扭动,她撒娇说:“想听到我诚实的回答,就得看你的诚意。”

    一双水晶高跟鞋浮现在床边,少女抬腿:“喏,满足我的愿望吧。”

    李奇单膝跪下,一手握住柔嫩滑腻的脚踝,一手拿起水晶鞋,嘴里嘀咕着:“等会别踩眉心,小红在那盖了章的,你的章就换个地方。”

    见他真的动手了,少女微微一愣,水晶鞋即将碰上脚的时候,她扭了扭避开了。

    “李奇,为什么?”

    少女菲妮抿着嘴唇,神色严肃的问:“为什么我们会相遇?为什么你会收留我?为什么我会成为魔女?现在又成了月亮女神?”

    “这一切是因为小红姐,或者至高无上的意志安排好了的吗?”

    “如果这一切是注定的话,我有很不好的预感。”

    一连串问题问得李奇有些发蒙,手里下意识的揉着,目光内敛,陷入追思中。

    好一会后,他用不是那么确定的语气说:“如果你只是为我而苏醒的,那么这些问题的答案自然是注定的,你的不好的预感,也的确会变成现实。”

    “可我相信你并不是单纯因为我而苏醒的,菲妮,你不是注定会成为我的魔女,所以才跟我相遇。而是你先成为了菲妮,才成了魔女。然后跟塔伦斯相遇,跟我相遇,我们一起同行。”

    “就像你并不是白鸟刻意选择的传承者一样,苏伦遗留下的白鸟之力,其实已经浸染了所有白鸟人,就像基因一样潜藏在白鸟人体内。”

    “这跟生命进化一样,获得了白鸟之力的灵魂,并不是只有你才是最纯洁的。而是只有你活到了这个时候,只有你与塔伦斯这个……媒介相遇。”

    “简单的说,世界在选择幸运儿,只有你做好了准备。从这个角度上说,即便是注定,也是因为你自身的选择和努力。”

    想到最初与菲妮相遇的情景,李奇淡淡的笑了:“至于为什么会收留你,原因跟我在另一个世界的记忆会苏醒一样,都是因为凡人的天性啊。”

    “凡人心中总是有天使和魔鬼斗争着,某个时刻会做出最高尚的事情,某个时刻也会做出最邪恶的事情,就看那一刻是天使还是魔鬼在主导灵魂。”

    “当然我不太一样,在天使和魔鬼之上,我的灵魂还跟一个女神连接着。”

    “这不意味着我只能做高尚的事情,而且是被迫的了。既然能通过做高尚的事情获得满足,我为什么要去做邪恶的事情呢?”

    “总之收留你的原因很简单,不是什么命中注定那种深沉的原因,不是我们之间有多少世代的羁绊,而是我单纯的想做个好人。”

    “因为我这样的想法,你成了魔女,也不是你注定背负的宿命。而是你身上的力量给了你这样的禀赋,再在小红开辟的道路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最终走到了这一步。”

    “菲妮,我们走到现在这一步,不是谁的安排。是在世界还保留着的那点进步的可能性上,灵魂的必然相遇而已。”

    “从我们自己的尺度上说,相遇又是偶然。从世界的尺度上说,我们的相遇又是必然的,这个道理你该懂的。”

    少女菲妮注视着李奇,眼中的淡金光华渐渐褪去,恢复为原本的碧绿,这让她更加鲜活了。

    她撅着嘴说:“说了这么多,你还是在膜啊,不就是历史进程跟个人努力的关系吗?”

    甩着脚丫,她咯咯笑了:“你揉得人家好痒,真是个变态!”

    她直接飘了起来,不再理会水晶鞋,面对李奇,很严肃的说:“我不要穿水晶鞋踩你的头了,我预感到满足了这个愿望后,我的凡人之心得偿所愿,会变懒的。到时候神祇之心说不定会像小红姐曾经遭遇的那样,想翻身做主人。”

    “我要作为凡人,继续带领大家认清现实,品味痛苦,为了反抗压迫而不懈战斗。”

    “我不是新的月女士,我仍然是痛苦魔女,但我拥有月亮女神、冰雪女神还有苦难女神三个神格。我在用凡人之心驾驭着这样的神格,我是新时代的超神之人。”

    李奇无比欣慰,菲妮终于长大了。

    当然手中空空,唇上凉凉,都不复之前的温热软滑,也挺遗憾的。

    正这么想,菲妮忽然扑进他怀里,紧紧抱着他,低声说:“承认吧,大变态李奇!当初你不是想玩萝莉养成,就是觉得我是穿越故事里的标配福利,所以才毫不迟疑的收留我的,对吧?”

    这个就真的冤枉了啊!

    李奇正要叫冤,菲妮又说:“可我很……喜欢,很高兴,那是我真正的人生起点,是我作为菲妮的生命开端。”

    少女呼吸变得灼热:“我虽然是超神之人了,可我一下子拿到了三个神格,凡人之心的负担很重呢。你要好好帮我啊,就像刚才那样。”

    “那样的事情真是……美妙,黄段子什么的,现在想想真是肤浅。黄段子魔女这个称号,以后就由卡琳继承了。”

    所以你以后要变开口就是“真实肤浅”的黑深残魔女吗?

    李奇努力压住回味,咳嗽着说:“我们再不做正事,当心欧萝拉跟凯瑟琳带着大家冲进来……”

    少女脸颊更加晕红,推开李奇:“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刚才还说得那么缠绵呢……

    李奇哀叫中,心中淌过小姑娘终于长大了的苦水。

    正要离开,菲妮又说:“我决定了李奇,我的目标改了!”

    “以后等你成神了,再让你给我穿水晶鞋,然后踩你的头!”

    李奇出了“白银树塔”,外面已经站着包括莱茵弗特、苏恩娜等白鸟骑士,以及耶琳等白鸟侍从在内的一大堆人。

    以李奇的脸皮,自然不会因为之前在里面用特定的方式“唤醒”菲妮,帮助她人神合一而脸红。

    他默默的跟大家站在一起,感受着磅礴的力量从高塔中涌出,向月弯平原乃至整座银月之心扩展。

    脚下连绵震动,对世界的感应也隐隐扭曲。

    变动持续了片刻,全新的感受涌上身心,仿佛从灵魂到身体,都有一层薄薄的膜被揭开。

    有些刺痛,但更真实,也更有力。

    罩住月弯平原的半透明光质板一块块变得透明,柔白光芒洒下,那层翻滚着涟漪的炽白光海已经在脚下。

    “同志们……”

    小红的声音传入每个人耳中,现在这个时候,只有她的神念能穿透空海表层,传递给红网中每个节点。

    “我们已经突破了空海,记住这一天!”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第一位凡人之神,也在这一刻诞生了。”

    “月亮、冰雪与痛苦女神,菲妮-多洛米斯,让大家为她在今天成神,同时也是成人而欢呼吧!”

    李奇暗暗咳嗽,最后一句不要说得那么酸啊!

    脆亮的嗓音跟着响起,正是菲妮。

    她并没有废话:“这只是开始,大家跟我一起战斗吧!”

    人们正痴痴的听着,呆呆的看着变得透明,像是舷窗的天幕。几道粗壮的白光从不同方向射来,在银月之心表层炸开大片爆裂星芒,像是热烈的庆祝礼花。

    艳红光影掠过天幕,凯瑟琳驾驶女王鲨,已经急不可耐的冲了出去。而银月之心上,包括李奇在内,接近十万凡人,每个人的随身助手都响起刺耳的战斗警报声。

    银月之心的巨大身躯,还在不断从空海之下拔起,护盾上游走着片片八角金光,增强着防护。表面纵横交错的轨道上,一座座炮塔转动,准备发出怒吼。一架架战机飞出,跟随那架先行的艳红战机,将射向银月之心的白光分散。

    这一幕只是延迟了几分钟,所有场景毫无保留的通过通讯中继舰以及天眼系统,传递给新大陆白金龙殿的救世白金联盟指挥中心,以及每一个拥有冒险者助手的冒险家昂莱注册成员。

    费恩新生的神祇,加上凡人,第一次向封锁空海的曙光发起了挑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