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医圣林奇〕〔魂归明初〕〔魔法学徒帕皮特〕〔赘婿归来〕〔重生之都市仙帝〕〔穿越到游戏商店〕〔铁血战士之最强系〕〔桃运小兽医〕〔诸天之狂暴猎手〕〔戏闹初唐〕〔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皇后,朕错了〕〔鬼医本色〕〔落入凡尘自伤情〕〔少帅大人,请高抬〕〔亲爱的少帅大人〕〔乱世佳人〕〔泰坦与龙之王〕〔偷爱〕〔鬼差直播升职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六八 空海的胜利与李奇述职
    银月之心探出空海表面小半个头,连绵的炽白光束从各处射来。这时候的银月之心处于穿透空海的状态,可以罩住整体的防护结界还无法展开,只靠表面那层薄薄的魔钢板,根本无法抵御。

    还好表面纵横交错,如网格般的轨道节点上,一座座没有炮管的炮塔投射出一面面八角金光护盾,如有灵之物般准确的挡住光束,爆开大片眩目碎芒。

    最初的光盾还道道碎裂,导致几发光束轰在银月之心的表面,喷出数百米长的碎石泥土。很快光盾就有了调整,若干光盾蝶群般汇聚,融为一体抵挡光束,让爆裂的礼花越来越小,最终只是凝出片片雪白结晶。

    作为征战虚空,挑战神国的核心基地,银月之心上已经汇聚了接近十万赤联人。在这个震颤人心的伟大时刻,他们顾不上领略空海的奇异风景,在警报声中各就各位,将个人渺小的努力,汇聚为强大的力量,确保突破的完全成功。

    十万人里有超出一万的狗头人陆战队员,他们的主要职责跟舰载陆战队员一样,就是负责损管。

    数千狗子身着软性狗头人作业服,从银月之心地下的各处休息所里涌出,由电梯运送到各条作业管道,再由这些管道前往各个作业区域,检修电路、魔力回路以及各项设施,并且封堵缺口。

    几乎同等数目的狗子则全副武装,紧握武器,进入各层战备所,准备与突入堡垒的敌人近距离战斗。与曙光的战斗应该没有这一环,不过有备无患,而且等到银月之心可以进入虚空时,难免会有这样的情况,现在正是很好的实战演习。

    另外还有数千狗子通过其他管道进入表层的机动炮塔,他们会跟其他种族的官兵一同,用多联导弹发射器、各类中小口径魔导炮以及特定增幅器,编织出近程防御火力网。

    银月之心上下左右分布着大大小小数十个弹射通道,尽头的宽阔机库里,停着大到角鲸、小到白豚的小型战舰和各类战机。

    虽然只有锯齿鲨停在等待弹射的区域内,而且还是开机状态,但包括锯齿鲨驾驶员在内的数千官兵们却着装齐整,聚集在机库里的待命区里。不分种族,不论男女,看着屏幕上的战况,等待着随时可能响起的出击警报。

    月弯平原下方是条长接近两公里,高上百米的弧形开口,此刻被厚重的魔钢大门和层层护盾保护着。这条开口深入内部,被称为月港,正是计划中第一舰队的驻泊地,。

    分作若干层,足以容纳数百艘虎鲸级别战舰的宏大空间到处还是施工痕迹,只有一小部分装设完毕,停在泊地里的三四十艘战舰显得稀稀落落。

    包括哈娜和拜林在内的近万官兵也跟飞行员一样,集结在月港的各处待命区里。

    他们的战舰还无法在空海上飞行,这时候飞出去只会“沉”进空海之下,所以人人脸上都浮动着焦灼而无奈的神色。而在这些情绪之下却是坚定的决心,如果形势败坏到银月之心下沉,就是他们挺身而出的时候了。

    加上指挥、技术、工程、医疗、后勤保障,以及属于战略军编制的人员,银月之心集中了赤联海军和战略军的七万多官兵,分布在不同区域的三座传送门还在让这个数字不断增长。

    银月之心上不只有军人,现在还有上万基建公社的成员。他们跟海军工程人员一样,不仅没有退到分布在内层,有重甲和护盾保护的避难所里,反而加快了手头上的工作。

    他们不是在操纵工程机械铺设第二道防护层,就是在安装为防护层提供附着法术和能源的设备。每完成一片区域的建造,银月之心的安全就多了一分保障,这让他们充盈着战斗的激情,这一刻根本没有军民的分别。

    银月之心内层更深处,若干座宽敞的空间里,机械臂挥舞,传送带轰鸣。一发发炮弹,一枚枚导弹,一排排神力、魔力或者基础电池,如流水般下线。

    银月之心内部已经建起了足以为一整支舰队提供后勤保障的生产设施,等未来更大型的虚灵工厂建成,战机和战舰都能生产。再搞定原材料采集和加工体系,这就成了一座自给自足的战争堡垒。

    就在此时,为了打赢眼前这场立足之战,来自制造中心、机械公社、自动化生产公社等单位的数千赤联民众,也都守在岗位上,专注而紧张的工作。

    在面积有十多平方公里的月弯平原上,以白银树堡为顶点,好几座小镇样式的密集建筑群呈扇形铺开。

    建筑群还只有框架,人们都住在用史莱姆软质板材搭建的临时居所里。这些人来自食为天公社、居所公社、剥皮小刀公社等数十家公社以及数百家公会,大部分都是军属。他们在陪伴亲人的同时,也在建设未来的银月城。

    没错,月弯平原未来会是一座可以容纳至少二十万人的城市,为驻扎在此的军人提供各类生活服务。

    此刻这些军属兼银月城的建设者们聚集在一起,翘首看着看似透明,其实是屏幕的天空。他们对这一战充满信心,毕竟连这一战都赢不下来,什么银月城更无从提起了

    月弯平原另一侧,原本参差嶙峋的数百米山壁已经被挖空建造成宏伟建筑,外墙全是透明板材,每层都有人影来来回回,急促交错。

    最高层上,若干像是指挥或者参谋的人员立在墙边,对着月弯平原指指点点。

    他们的视野里其实是整个银月之心的透视轮廓,分割成密密麻麻的区域,标注着各类信息。

    “虚空炉阵列运行不稳定,节点炉阵列的备用节点已经全部激活……”

    “节点炉阵列受空海干扰,难以完全调衡,我正在计算中……”

    “电磁弹射口、机动炮塔口、维修勤务口和月港空堤的防护系统满载运行……”

    “浮动光盾系统超负载运行,十分钟后必须关闭三分之一光盾……”

    “散魔系统运行效率没有达到预期水平,需要人工介入……”

    “银月之心还被菲妮陛下的力量场抑制着,红网力场发生器无法激活,只能等待菲妮陛下行动了……”

    人群中一个褐发少女语速极快的说着,每说一段信息,语调就有微微变化,听起来总有一种机械感。

    旁边戴着眼镜的青年轻声咳嗽,拍拍少女的肩膀说:“露丝雅,先别急着整合交互界面吧,直接把各个分支的信息分发给大家。”

    赤联科工委特别委员,奇观工程部高级研究员,智灵露丝雅-伊文提控制那个作为交互界面的“智能人偶”做出回应,因为表情跟语气对不上,显得更加违和。

    “趁着临时充当银月之心主控虚灵的机会演练一下不行吗?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啊!”

    她兴奋的道:“现在我都有种在给菲妮陛下充当神祇之心的感觉,真是太奇妙了!”

    旁边的银月之心代理主任赫里扎尔笑道:“别把银月之心跟菲妮……陛下混为一谈啊,你要这么比喻,我都成了神国的看门人了。这只是她一部分神格寄托的物质而已,她的真正神国是在小红陛下的神国里。”

    “这我知道”,露丝雅说:“只是打个比方,刚才我隐约碰触到了菲妮陛下的神祇之心,她察觉到了,马上帮我隔离开了。她告诉我如果跟神祇之心关联上,说不定我会被同化掉,成为神祇之心的一部分,那可真是太糟糕了。”

    接着她有些失落:“神祇的世界果然非同寻常啊,我们的计划是完全靠凡人的力量,建造出浮空要塞,可这座虚空堡垒,靠的却是神祇的力量。”

    戴着眼镜的青年正是虚灵研究所的所长艾伦-玛希森,他摇着头说:“露丝雅,菲妮陛下仍然还是凡人,而且你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凡人。”

    露丝雅哼道:“艾伦,你的大脑又需要修整了吧?”

    她叹道:“道理是这样,可总觉得还有些遗憾呢。不过既然到时候银月之心要变成蒙特希堡垒,我们赤联肯定就不只这一座堡垒对吧?”

    露丝雅入驻了银月之心,此刻她的本体,也就是装载着魂晶的躯体,正在银月之心的深处严密保卫着。依靠她可以同时运行数万个拟人心智进程的能力,银月之心的建设进度才会这么快。

    就在此刻,银月之心上的十万凡人,无数魔导设备,都是由露丝雅的分支进程组织起来,协同工作的。

    不过银月之心现在还不是单纯的浮空堡垒,菲妮的本体还在,那颗白银树冠正是她的神祇之心,还控制着与银月之心融为一体的银月之力。

    不管是裹住银月之心的框架和钢板,还是各类工程设施,严格上说都还只是银月之心的附件。而露丝雅只是管理这些附件的虚灵,并不是银月之心的主控虚灵。

    就像她刚才说的那样,如果菲妮放出神祇之心来吞噬她,她很有可能就成了真正的主控虚灵。

    这当然不是露丝雅希望的,看她听到艾伦说“你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凡人”那话的反应,就很清楚了。

    艾伦说:“肯定不只,不过先得打败曙光的空海炮台,再传送到虚空,才称得上是虚空堡垒,我们还是专注在眼前的战斗上。”

    露丝雅的界面很不客气:“专注?说得我好像在走神一样,刚才我只是在用八万七千分之一的拟人心智进程跟你说话,咱们俩到底谁在走神啊?”

    艾伦无语,赫里扎尔嘀咕:“跟智灵……相处的难度,不见得比跟神祇相处低啊。”

    “薇姬殿下那边又提交了新的计算需求,节点炉阵列已经快扛不住了。”

    露丝雅的语气变得急促:“菲妮殿下还没适应自己的状态吗?”

    就在同时,屏幕上又爆开大片炽白碎芒,不是银月之心被轰中,而是干扰曙光空海炮台的女王鲨被几道白光同时命中。

    这一刻无数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为那道被白光吞噬的艳红光影担心。

    数百米的光翼伸展开,伸出臂腿,由战机变作机甲的红影击碎白光。钢铁手臂端着的巨大锤枪,严格说是锤炮,朝着空海远处射出一道笔直红光,也让大家都松了口气。

    这一炮仅仅只是示威,现在女王鲨和锯齿鲨仅仅只能在空海表面飞行和战斗,搭载的源魔力场探测器根本无法运作,捕捉不到空海跑台的具体位置。

    唯一的希望是银月之心上的力场探测器,不过因为能源问题,无法满负荷运转。

    “多一点!多一点点!”

    薇姬正在银月之心的指挥频道上像瘾君子一样叫嚷:“一点就好!菲妮你快上线啊,再不给我就要死了!”

    菲妮的头像弹了出来:“好啦好啦,我上线了,谁让李奇慢手慢脚的。”

    指挥频道里人不多,不是高层就是魔女,听到这话仍然纷纷抽凉气,心说接下来的话肯定是“前戏慢后戏也慢”、“穿衣服总是比脱衣服慢”这类荤话,菲妮就算成了女神,这黄段子本性还是不改啊。

    菲妮接着说:“拉个闸门,让我跟中央能源池连接上这点小事,都慢得像蜗牛爬。”

    大家愣了愣,释然之余,都生出“菲妮总算长大了”的感慨。

    “真不知道手为什么会抖成那个样子……”

    最后又来了这么一句,让人们纷纷咳嗽。

    这位陛下是真的长大了!

    玩笑刚开完,银月之心骤然震动,薇姬那跟高朝了没多大区别的尖叫声响彻频道。

    与此同时,露丝雅也在惊叫,在她展示的面板中,能源指针以火箭般的速度飙升。

    “薇姬你负责定位,那门一千二百毫米大根交给我控制!”

    “最大那个由我解决,刚才我被打得很不爽啊!”

    “让那些曙光狗知道,惹恼了本魔女的下场是什么!”

    “本魔女的起床炮,厉害得很哟——!”

    在菲妮的咋呼声中,银月之心搭载的巨型源魔力场探测器发出潮水般的嗡鸣,而月弯平原一侧,有上百米长,二三十米高的巨型机械沿着数十条魔钢轨道铺成的道路,缓缓向前挪动。

    天空屏幕上,似乎揭开了一层轻纱,景象变得更加清晰。艳红的女王鲨保持着机甲状态,双腿和肩上的推进器喷出金黄焰芒,拉出流星般的轨迹,带着其他锯齿鲨,如天女散花般射往各个方向。

    像是从虚无中溢出的白光一部分追逐女王鲨和锯齿鲨,另一部分还在射击银月之心。然而现在不必依靠游动的淡金光盾,罩住银月之心外层的透明屏障就挡住了白光,甚至连结晶都没有,只是荡开片片涟漪。

    几分钟后,月弯平原那尊巨炮就位,淡紫电弧在炮口凝结成稠密的弧光,在整个平原所有人都感觉到明显震动的炮声中,向空海远处射出一道炽亮焰光。

    不到十秒钟,“天海相交”的远方,一团细微得几乎难以看清的金芒绽放,影像放大了若干倍,人们只看到了无数碎片崩飞。

    紧接着又一团金芒在另一个方向闪烁,再一团,第三团……

    当轰向银月之心的白光尽数消失时,十万人没有发出一声欢呼。

    人们静静的等待着,一直到女王鲨率领机群返回时,欢呼之潮才在银月之心内外各个角落里荡开。

    就在同时,银月之心已经完全挣脱了空海之下的束缚,直径接近十公里的偌大球体,破开表面,悬停在空海之上。

    人们在欢呼,菲妮在抱怨,对小红和李奇抱怨:“好了,我的有期徒刑继续,要蹲多久,就看什么时候这一大坨能靠自己飞起来了。”

    她的声音变低:“但是得允许家属每天……探视一次。”

    小红嗤笑:“然后你就直接在这里生猴子?”

    李奇尴尬的道:“别扯淡,我们只是灵魂共鸣,不是那种事情。”

    小红呸道:“在灵魂共鸣的基础上,用灵体模拟那种事情,那是什么性质的问题!?是比用肉体还要……还要……”

    还要啥她说不下去了,因为在赤红神座上,小天使秋香帮她说了出来,她得去追打秋香。

    秋香说:“还要让陛下生气的事情!”

    菲妮也羞涩加畏惧的闭嘴了,毕竟是她主动的。

    沉寂了好一会(把秋香挂起来了),小红用严肃的语气说:“菲妮顺利成神,我们的革命事业也获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李奇你该上来述职了。”

    “不准只用灵体,从宇普西隆,整个人上来。”

    顿了顿,用私语说:“给我洗得干干净净的再上来!”

    李奇感觉脖子凉飕飕的,不过小红这么说也没错,而且关于菲妮的事情,他也的确有太多问题要问。

    所以,他也只有硬着脖子走这一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佛系反骨(快穿)〕〔余生和你都很甜〕〔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我有诸天万界图〕〔重回七零:军长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