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盛宠:闪婚老〕〔毒萌双宝:父王,〕〔护花神豪〕〔医武透视至尊〕〔兽妃当道:冷王盛〕〔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奶爸小文人〕〔迷上初夏的月光〕〔灵鼎山人传〕〔我要吃遍诸天万界〕〔神级修复高手〕〔绝武仁医〕〔穿越星际皇帝旅团〕〔头号男秘〕〔跟世界首富隐婚之〕〔星临诸天〕〔旺夫小哑妻〕〔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王隐花都秦风〕〔农田喜事:胖丫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七三 生命女神的愤怒与生命二人组的堕落
    没到十分钟,滚滚而来的“肉团”怪物就全灭了,这还是魔女们刻意收着劲的结果。

    真要火力全开,只是萌新魔女奥雷莎,就将这些连虚空僵尸都不如的杂兵a掉。更不用说卡琳,她用来压制自己的力量,比落在目标身上的力量多得多。

    缇娜抓了只活的,卡琳拎了堆死的残的,用晶格囚笼关着。

    这时候第一批支援部队也到了,随行的生命研究所专家马上投入到工作中。

    支援部队由情报局分队和探索先遣队组成,先遣队以科研和工程人员为主体,还包括了探索家公社的成员。

    这样的先遣队是赤联进入未知地域的标准队伍,他们会使用源魔力场扫描仪确认位面大致情况,放飞监视设备组建临时天眼系统,依照探索家基于直觉的判断制定探索计划。

    对应不同的任务需求,在先遣队的基础框架上,还会搭配各类任务模块,由此增加不同领域的人手。总之赤联进入新的位面后几个小时内,即便本地存在着智慧生灵,赤联先遣队对这个地方的了解也会超过对方。

    廷尼威的探索是赤联官方以及民间重点关注的工作之一,赤联官方与自然和生命有关联的部门、公社公会与此相关的民间人士,加上高联酋的民众,大批志愿者都在排队申请。能进入先遣队名单的,都是各个行当的精英。

    比如说负责生命技术的两位专家,牧师纳弗-埃海恩和德鲁伊拜格-阿斯克,就是生命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在先遣队里地位显赫。这两人曾经在贝塔城疗养院主持过秘密项目,跟当时自号“传光者”,疑似曙光帝国魔法部长梅迪相处甚密。

    埃海恩很快在活的那只“肉团”上有了发现:“真是神奇,这玩意的灵魂完全失去了人类的构造,已经接近狂乱元素虚灵的状态。因为身体血脉还是以人类为主,所以虽然有很大变化,还能看得出是由人类变来的。”

    “棱面扫描显示,灵魂内部含有极为微弱的,不属于费恩世界内的异常力量,应该是艾弗比埃那帮奥术师拥有的星海之力的变种。”

    “我猜测他们把某个层级的星海之力做成包裹了设定程序的自律手术刀,附着在某种可以通过生化途径传染的东西上,成了类似腐化之力或者虚空气息的毒剂,感染这里的所有人。”

    “感染的目的是……改变灵魂的属性,挣脱死亡之力,同时还有生命之力的束缚。如果成功的话,那还真是走向永生了。”

    “可他们没有解决魂体分离的问题,也可能是故意不去解决。灵魂的变异影响到了身体,身体中那些远古血脉的力量,所有促进生长和反抗死亡的力量揉杂在了一起,破坏掉了魂体融合的状态。”

    “原本的结构被粉碎了,新的结构在灵魂与身体的狂乱躁动中重新建立,所以它们会长得千奇百怪。”

    “在这个过程里,它们的灵魂被破坏得面目全非,心智自然也全都消失了,成了这样的怪物。”

    “最有意思的是,它们的确在接近永生了,这种肉团的寿命长得可怕……”

    “用那个世界的概念来看,这样的肉团就像是……全部由癌细胞构成的生命体,通过吞噬其他健康的血肉获得能量。”

    再分析了几具“肉团”的尸体后,埃海恩得出了结论:“奥术师的确是在这里搞生命试验,手段是从灵魂入手,扭曲血肉,试图实现永生。”

    “我宣布,在这里发现的特异状况,将被命名为……埃海恩魂癌!”

    阿斯克在频道上提出反对意见:“别像个恶德的游客,就知道抢着刻到此一游,你那只是在肉团那种怪物身上的发现,村子里这些铁皮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我给那个叫纳斯巴的村长,还有一些村民做过体检,又在村子后面的垃圾场折腾了好一会,发现的病症跟你那边毫无关联。”

    “垃圾场就是他们的墓地,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废铜烂铁,就是他们同类的尸体。”

    “现在这些村民还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他们的身体一点点的金属化,骨骼、血肉和皮肤在变成质地不同的金属。他们的脑子虽然没有金属化,却在向类似史莱姆胶质,却不是血肉的东西转变。”

    “村民们说,外面那些肉团的攻击会加剧这样的进程,甚至让他们变成魔偶一样的金属傀儡。”

    “金属傀儡不会跟肉团战斗,而是跟肉团一样,攻击任何活着的人。所以一旦有谁快要傀儡化了,他们会先把这个人拆掉。”

    阿斯克用惊叹的语气说:“他们的年纪越大,灵魂变得越来越有序。像是被一点点雕刻上程序,最终变成只有一个程序的机械虚灵。那个程序让机械虚灵能感应到还处于自然状态的灵魂,然后驱使身体去杀死对方。”

    “他们的灵魂也被星海之力侵蚀了,不过我没有发现直接侵蚀的痕迹,看起来好像只是作用在身体上,再由身体影响灵魂,让灵魂一点点凝结起来。”

    “忽略最后状态的敌对性,只看身体和灵魂的情况,这似乎也是一种永生啊。”

    “这种变化是怎么来的我还不清楚,奥术师是怎么把这种……铁皮症散播开的呢?”

    卡琳还在跟村长聊天,缇娜闲着没事帮先遣队搞医学检测,在先遣队频道上听了两人的解说,开起了脑洞。

    “会不会是……先散播生化毒剂,然后向幸存者发放特制的魔导武器,武器就是污染源?”

    两个专家不约而同的回应:“有道理!”

    缇娜感慨的道:“这帮黑暗而邪恶的科学家,是在这里搞两条永生路线的对比试验吗?”

    “他们到底只是单纯的科学研究,还是在完成哪个雇主提出的委托呢?”

    “如果是后者我反而还好理解,至少是利益驱动的嘛。”

    “是前者的话,就更恶心了,在他们的眼里,这里的人类跟猫狗鸡鸭一样的畜生没什么区别。”

    “希望他们没留在这里,不然可没好果子吃。”

    埃海恩深有同感:“我已经找不到任何词语来谴责这种罪行了,总之他们的作为,甚至他们的存在,都是对生命最严重的亵渎。”

    阿斯克说:“先遣队带来的源魔力场扫描仪正在热机,等会就要开机了,我们很快就会知道,这个小世界里还有没有奥术师。”

    他又用略带期待的语气说:“如果这两条路线都是奥术师搞出来的话,我觉得我们还会有新的发现,我是说……”

    话刚说到这就停住了,过了一会,阿斯克不太确定的问:“那个……纳弗,你听到了吗?”

    那边埃海恩吞着唾沫,艰辛的道:“我不仅听到了,而且看到了,你还是到我这边来吧。”

    缇娜本来没在意,蕾塔娜通过魔女频道说:“殿下最好盯一下,那个瑟贝妮,就是附身在泰雅身上自称生命女神的家伙行动了。”

    缇娜那超出脸颊的长眉毛抖了起来:“魔女拉不到,就去拉其他人了?”

    蕾塔娜叹气:“那两位好像就是生命女神的信徒吧,他们只是兼信了我们赤红信仰而已,而且还是只跟卡琳有关的很外围的信仰吗。如果瑟贝妮真的是生命女神,根本犯不着拉拢,那本来就是祂的信徒啊。”

    缇娜揉起了眉心:“这就麻烦了,祂要指手划脚,甚至跟我们起冲突的话,先遣队里好多人都是祂的信徒啊。”

    说话的时候,身影已经化为一片涟漪,急速融入空气中。

    村子某个角落里,一个生命牧师,一个生命德鲁伊,看着立在自己身前的半精灵美女,瞠目结舌。

    埃海恩问:“你不是泰雅女士吗?”

    阿斯克扶着下巴,声音含糊的说:“我们虽然信仰生命女神,可从没有接触到清晰的神意,连女神的神名都不清楚。现在您忽然说您就是生命女神,我……呃,纳弗,我早上刷牙了吗?”

    “泰雅”昂首,两眼喷吐出炽亮绿光,身上也振荡出强大的力量波动,超越主位面屏障所能容纳极限的灵魂冲击震得两个生命系超凡者生出飞升般的震撼感觉。

    神力的涌动仅仅只在以“泰雅”为中心,恰好罩住两人的狭小范围内,一点也没散逸到外面,展现出的掌控力绝非凡人可及。

    两个灵魂在振荡之下,终于看到了藏在“泰雅”这具身体之后的强大意志,不由自主的两膝触地,跪了下去。

    两人激动得打着哆嗦,说话也没了之前的利索。

    “吾主在上!您的卑微仆人听候您的命令!”

    “我好想哭,真是太幸福了!我们居然直接沐浴在女神的神光之下!”

    “我应该是第一个见到女神的生命系超凡者……哦,信徒对吧?”

    “是我们!我们!”

    “泰雅”叹气:“在你们的灵魂中也看到了赤红之力的痕迹,难怪此刻面对吾,还能如此轻佻。”

    “看你们跟魔法师奥术师一样,似乎把生命信仰当作了追寻真理的戏台,吾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生命的真理。”

    “吾将……”

    话还没说完,两人就兴奋的问出了声。

    “陛下能解答我们的疑惑?”

    “太好了!这里的事情都是技术细节,我们正为一些更基础更深奥的难题头痛呢。”

    “泰雅”停了停,悠悠的道:“也罢,吾允许你们各问一个问题,令你们触摸到生命的真理,吾还从未向凡人赐予如此的恩福,不过在这个时代,的确需要打破旧例。”

    两人更加喜悦,虽然还跪在地上,腰却挺得直直的,头也仰得高高的,就跟等着大人发糖的小孩一样。

    埃海恩用高亢的嗓音问:“女神陛下,灵子跟源魔力场的振荡衍波要怎么解释?还是说那样的波动其实并不存在,只是源魔力场在灵魂视野下的观察者效应?”

    “泰雅”双臂伸展,红唇微启,正准备展示自己的生命真理,听到这个问题,身体一僵,眼中绿光也滞住了。

    阿斯克的声音很低沉:“陛下,我想知道的是,灵子到底只是世界本源的一部分,或者是某个层面的展现,还是可以作为单独的一个支点来衡量?”

    “如果可以是单独的,那应该存在着一个常数,用它能够计算出一切灵力的运动状态,那个常数是什么呢?”

    “泰雅”眼中绿光跟硬盘灯一样闪烁了许久,闪得两人都下意识的朝她身后看去,以为跟虚灵服务器一样,因为魔力回路没接好而出了故障。

    片刻后,“泰雅”将飘渺神念传入两人心中:“你们为何要问这样的问题?这不是真理,真理是你知晓即能获得力量的奥秘。”

    埃海恩说:“知道这个,我们就能自己发现更多真理。”

    阿斯克说:“法则和定律才是真理啊,只要掌握了它们,那些知识要多少有多少。”

    “泰雅”无语,“硬盘灯”又闪烁起来。

    又一阵后,祂传入低沉的神念:“你们追索的并不是纯粹的真理,只是基于谋取凡人私利的立场,自己做的狭隘解读。”

    “真理是超然于一切的,是与神祇同在的,就如吾之神意。”

    “追索真理之人,应该抛开为什么谋利的立场,应该将灵魂奉献于真理,才能碰触到纯粹的真理,再为自己被真理所接纳而喜悦。”

    埃海恩和阿斯克愣住,感觉自己被一盆冰水兜头泼下。

    沉寂了片刻,埃海恩小心翼翼的说:“我们的确是很……世俗很卑微的凡人,没有崇高到可以被陛下眷顾的程度。”

    阿斯克跟着说:“我们的问题在陛下看来应该幼稚得可笑吧,不过对我们来说真的太深奥了,到现在我们连边都没沾到。不过陛下可怜可怜我们一下吧,把答案告诉我们行么?”

    两人抬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泰雅”。

    “泰雅”沉吟了片刻,神念很冰冷:“吾刚才说过,你们的问题都是基于凡人立场的狭隘解读,吾给什么答案毫无意义。”

    埃海恩脸上的热切渐渐消失……

    阿斯克还抱着一丝希望:“陛下,怎么会毫无意义呢?至少能证明您的神意的确与真理同在,让我们两个卑微的凡人因为沐浴在真理的光辉下而灵魂颤抖,信仰更加坚定啊!”

    “泰雅”沉默,这次持续了很久,直到阿斯克脸上的期盼也渐渐消失,祂依旧没有回应。

    两人缓缓起身,埃海恩说:“你不是女神……”

    “刚才你冲击我们的灵魂,让我们产生了错觉。”

    “你或许跟生命女神有关,但绝不是祂本身。”

    阿斯克说:“是的,你连我们的问题都回答不出来,怎么可能是生命女神呢?”

    “既然是生命女神,那么关于生命的一切奥秘,祂都应该有答案。”

    “泰雅”眼中的绿光更加明亮,身上溢出的力量波动吞吐不定,看来是神祇意志因为受到了冒犯而无比愤怒。

    祂克制着没有当场翻脸,依旧发送着神念:“难道你们认为神祇应该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

    两人连连点头,阿斯克还对埃海恩说:“看来小红陛下跟总枢机说得没错,只要是有形象有人格有意志的神祇,都不可能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

    埃海恩点头:“所以这位……生命女神,必然是打着吾主的名头,搞神祇诈骗的。”

    神力翻滚,冲刷得两人灵魂飘曳,同声高喊。

    “泰雅”飘上半空,神音轰鸣:“堕落的渎神者,你们马上会受到吾的制裁!到时你们自然会知道吾究竟是谁!”

    村子里响起高低混杂的尖叫……

    “救命啊卡琳、缇娜、蕾塔娜、奥雷莎殿下——!”

    “小红陛下快来救我们啊!我们知道蕾娅是谁的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