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盛宠:闪婚老〕〔毒萌双宝:父王,〕〔护花神豪〕〔医武透视至尊〕〔兽妃当道:冷王盛〕〔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奶爸小文人〕〔迷上初夏的月光〕〔灵鼎山人传〕〔我要吃遍诸天万界〕〔神级修复高手〕〔绝武仁医〕〔穿越星际皇帝旅团〕〔头号男秘〕〔跟世界首富隐婚之〕〔星临诸天〕〔旺夫小哑妻〕〔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王隐花都秦风〕〔农田喜事:胖丫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七六 暗月小队的重启与冒险家昂莱的危机
    尤莎摇头说:“不,大姐头,你至少改变了塔斯米的命运。”

    说话的时候,又握住了塔斯米的手,旁边本就沉默寡言,只是一直看着塔斯米的安卡蕾转开目光,屋子里气氛顿时变得低沉。

    旁边还有一对年轻男女,都是高大健美的阳光型,正是加入了赤联情报局的博拉德和利奥娜。他们对视了下,正要说什么,尤莎却又握住安卡蕾的手,高兴的说:“还帮他找到了这么好的姑娘!对安卡蕾来说,不也是改变了命运吗?”

    塔斯米跟安卡蕾同声说:“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纳杰伊塔跟博拉德、利奥娜交换着既啼笑皆非又无奈的眼色,她叹道:“要说改变命运,其实是塔斯米改变了我们的命运啊。”

    “我的妹妹艾丝迪丝、安卡蕾的妹妹库洛米都活了下来,从我已经不敢回首的旧时代里活到了现在。”

    “等世界完全变了样,新的时代到来了,她们的想法……甚至是信仰,应该会改变吧,那时候她们的命运也被改变了,想到这个,我觉得这辈子已经没有遗憾了。”

    从走出北方,到加入暗月之光,再到去白鸟王国,而后回来拯救波迪娜公主,短短个把月时间,塔斯米感觉自己像是活了几辈子,太多的事情还如云雾般看不清楚。

    纳杰伊塔的话让他的好奇心熊熊燃起:“大姐头,你跟那个艾丝迪丝,还有安卡蕾和库洛米,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卡蕾的事情你自己问她”,纳杰伊塔说:“至于我跟艾丝迪丝,一言难尽……”

    “她是我父亲跟贫寒女子生的私生女,在她几岁的时候母亲病死了,父亲也早就忘记了还有个私生女,没有理会她。”

    “我是成为圣骑士的时候,在神殿管理档案时查到了接生记录。我花了些时间找到她,那是八年前吧,她才十一岁,就已经是盗贼公会的成员了。”

    “她对我和我父亲,甚至对她自己都充满了仇恨,还跟着盗贼公会做了不少案子,我们之间不仅没有化解仇怨,反而成了不共戴天的敌人。”

    纳杰伊塔用释然的语气说着往事,说着说着,还是深深叹息:“那时候我是忠诚神廷的圣骑士,我父亲是安卡蕾父亲的上司,我们觉得迩香虽然腐朽了,忠诚与护卫的神意还是纯粹的。”

    “然后,特蕾希娅陛下掀起了曙光战争,忠诚神廷被推翻了。”

    “北方联军在狮王城外大败的时候,消息传回来,各座城市的盗贼公会、刺客和杀手那些黑暗力量纷纷行动起来,在国王、贵族和地方军队的支持下,在忠诚神廷基层神职者的引领下,血洗了各座神殿。”

    “我父亲,其实是死在艾丝迪丝手里的。”

    “忠诚神廷该为过去犯下的罪行赎罪,我父亲认出艾丝迪丝后,也没有还手。我愤怒过,也找过艾丝迪丝想报仇,最终我觉得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总得向前看。”

    “之后博杜安开始秘密重建凯姆教会,艾丝迪丝被他看中,她皈依了凯姆……唔,那时候其实是凯拉特蕾希娅。”

    “接着凯姆教会公开露面,博杜安大肆吸收忠诚神廷的残余,我也洗脱了罪名,加入凯姆教会,跟艾丝迪丝成了同僚。”

    “再之后是秩序之手组建,到秩序教廷成立后,我察觉到了忠诚神廷的复辟。”

    “不只是我,教廷内部其实就存在着忠诚神廷的旧人,以及靠摧毁神廷起家的新人这两派,平时矛盾就很深。”

    “进了秩序之手后,我因为对安卡蕾的救援,终于激发了矛盾,不仅被赶出了秩序之手,还被艾丝迪丝负责的审判廷追杀。”

    “我跟艾丝迪丝,既有家庭和亲人的仇怨,也有组织的仇怨,后来终于演变成信仰的仇怨。”

    纳杰伊塔终于揭露了自己的过去,虽然安卡蕾和其他两个老部下早就知道,此时仍然异常唏嘘。

    塔斯米却挠着头说:“不对啊大姐头,这么算起来,艾丝迪丝她们是靠特蕾希娅陛下改变了命运,为什么她们不信仰特蕾希娅陛下,反而是大姐头你们在信仰?你跟安卡蕾的父亲,都是忠诚神廷的人,也是因为特蕾希娅才会……”

    纳杰伊塔跟安卡蕾同时苦涩一笑,安卡蕾说:“因为他们把推翻忠诚神廷的事情看作是神祇的意旨,这正是教廷高层灌输给他们的。而我们,是把这事看成凡人的胜利,是特蕾希娅带领凡人完成的伟业。”

    纳杰伊塔的语气变得昂扬:“我们的坚持没有错,特蕾希娅陛下还在!她回应了我们的祈祷!”

    旁边的博拉德皱眉说:“我说过的,大姐头,这应该是秩序女神玩的花招……”

    纳杰伊塔笑着摇头:“不要再劝说我了,博拉德,我不会加入赤联的。”

    “这然是特蕾希娅陛下的真实意志,就算是花招,只要响应的凡人足够多,未尝不能改变秩序女神的意志。这也是拯救世界的一条道路,不是吗?”

    “我现在不会敌视赤联了,毕竟我曾经失去的兄弟姐妹被他们救了,还加入了他们。”

    “我能感觉到,你们的本质并没有变,所以我相信赤联也是好的。”

    “但那不是我跟安卡蕾的道路,特蕾希娅陛下的光辉已经照耀着我们,我们必须继续走下去。”

    “所以我也不会劝你们回到我这里,而且现在说这种话也真是羞愧啊,是我对不起你们,没有保护好你们。你们找到了新的道路,我衷心的祝福你们。”

    博拉德叹气,利奥娜笑道:“我们早知道大姐头会是这个态度,也没什么啊,能获得特蕾希娅陛下回应的人,就是秩序教廷的敌人,也是反对秩序女神毁灭世界的,我们还能在一起并肩战斗。”

    纳杰伊塔有些踌躇:“我们……想去唐古斯神殿山,加入皇帝陛下和奥弗琳殿下建立的特蕾希娅骑士团。

    “我们相信,只要消灭了秩序教廷,匡扶了特蕾希娅陛下的神意,危机就会消除。而且曙光帝国是特蕾希娅陛下建立的,我们应该继续团结在这面旗帜之下,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她看了看头又转到一边的安卡蕾,再对塔斯米说:“你在赤联里的地位应该不低吧,好啦就算你自己不知道,但按博拉德和利奥娜的说法,你是被赤联高层关注的特殊人物,不可能跟着我们走。”

    “希伊丽那边……等她好了,让她自己决定吧。她就是个孤儿,是我从尸堆里捡出来的,跟着我从没享过福,也该好好休息下了。不过塔斯米,你得照顾好她。”

    说到这她有些哽咽了:“这时候我好想其他人啊,鲁波克、麦妮、琪琪……他们如果还在,那该多好啊。”

    说到逝去的伙伴,大家都低下了头,塔斯米和尤莎想起了勒亚斯,也悲伤起来。

    然后塔斯米振作的道:“我没有想过一定要留在哪里,而且既然我有力量了,哪怕不是我自己的,可我能做到一些事情了,我就该回村子去,先解决家乡的难题。”

    尤莎拍着塔斯米的头说:“说得好塔斯米!这才是我们离开家乡,在外面闯荡的真正目的,我们先得完成这个任务!”

    “我也获得了特蕾希娅陛下的眷顾,但我没想过一定要为曙光帝国效力。我问过陛下了,说做好人是不是就能继续获得她的眷顾,她说是的。”

    她又牵住安卡蕾:“不过你得把安卡蕾也带回去,让村长和大家看看,你终于也找到女孩子了!”

    塔斯米跟安卡蕾又窘得不行,纳杰伊塔终于忍不住问:“那你呢,尤莎?你真的要放弃塔斯米?”

    尤莎又一巴掌拍下,塔斯米捧着头惨叫。

    少女红着脸说:“我、我跟他又不是……不,我的意思是,我为什么要放弃啊?我跟塔斯米约好了一辈子在一起的,跟安卡蕾没关系啊!”

    旁边博拉德跟利奥娜都低头捂脸,利奥娜好心的说:“不管是不是什么,你跟塔斯米既然不是兄弟姐妹的关系,又凭什么一辈子在一起呢?总得有个名分吧,难道你要跟安卡蕾一起,两个女的跟塔斯米一个男的?”

    少女脸上红晕散去,理直气壮的说:“那不是一回事,没我看着塔斯米,谁知道他还要出什么事。你看这次,就是塔斯米没听我的话,非要去什么冒险者村庄,然后惹出来的。”

    “再说了,男女非得要一对一吗?我们村子里谁厉害谁受人尊敬,谁就说了算。一男配两女,一女配两男都无所谓啊。只是从来都是男人少,所以全是一个男的配好几个女的。”

    安卡蕾脸颊红得快冒烟了,甩开尤莎的手说:“你们那是什么奇怪地方啊,我才不去!”

    纳杰伊塔低低笑了:“的确,其实没什么啊。你看赤联的李奇-普雷尔,不就有三个妻子吗?”

    博拉德和利奥娜继续咳嗽,这事他们可没脸说话。

    他俩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跟谁沟通,然后博拉德说:“大姐头,我们还是跟着你去唐古斯吧。”

    纳杰伊塔瞪大了眼睛:“你是说,要跟在我身边,以我的队员的身份,混进特蕾希娅骑士团里,替赤联探听情报?”

    博拉德坦率和真挚的看着她:“不行吗?”

    利奥娜接着说:“探听情报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们希望在必要的时候能做点什么,不让你和艾丝迪丝,安卡蕾和库洛米的悲剧,在我们之间重演。”

    博拉德再道:“波迪娜公主现在伤势也快好了,她也想去唐古斯,她应该希望大姐头重新加入到她的麾下吧。不要担心公主殿下的信仰,她现在也获得了特蕾希娅陛下的力量。”

    纳杰伊塔很高兴:“真的吗?这样就更好了!”

    她又沉吟了片刻,叹道:“如果是回到公主殿下身边,这就两全其美了。至于你们的作为,算了,谁让你们的总枢机跟我们信仰的特蕾希娅曾经是夫妻呢?”

    她板起脸,总算找回了一丝昔日大姐头的气势:“不过你们得自己遮掩好身份,我不会给你们打掩护。”

    利奥娜高兴的抱住纳杰伊塔,哈哈笑出了声。

    纳杰伊塔又对塔斯米说:“在那之前,我们先陪你回趟家乡吧。作为暗月之光的曾经一员,这是我们的责任。”

    博拉德附和说:“之后你跟尤莎再决定该做什么吧,不管怎么选择,我们都会支持你的。”

    说话的同时,他跟利奥娜还在频道上私语。

    博拉德:“塔斯米到底是被谁看中的呢,连白鼠老大都说只是按照既定的计划安排。”

    利奥娜:“不管是谁,目的是什么,总之不是害他。”

    她补充道:“或许白鼠老大那句话不是玩笑,就是那位邪神陛下……哦,夏安陛下,想做个跟踪普通人在大时代里如何改变命运的记录幻景呢。”

    博拉德:“塔斯米既然能被看中,又哪点普通了啊!”

    这对在暗语,塔斯米在激动,这也是他希望的。

    就在这时,一直沉寂着的“卡马克”忽然通过随身助手,播放了语音传讯:“情报局东区特别勤务科消息,塔斯米,俘虏艾丝迪丝希望见你……”

    纳杰伊塔跟安卡蕾同时看住塔斯米,后者是疑惑,前者还多了一丝怒意。

    “大姐头”咬着牙说:“塔斯米,你什么时候让艾丝迪丝也……记住了你?”

    浮陆另外一处,禁制森严的病房里,娇小的少女半坐在床上,解开了双马尾,长发披散开,显得异常娇弱。

    她捧着一本书,正贪婪的看着,嘴里还念念有词。

    “果然,我跟亿万卑贱的泥腿子一样,从小就被贵族老爷、祭司老爷,还有那些黑恶势力压迫和剥削着,他们就是诸神豢养的打手。”

    “我的残酷命运,我的一切痛苦,都是这么来的。”

    “我只品味到了痛苦,却不知道痛苦来自哪里,也不知道该向谁倾泻……”

    床边坐着个面目慈祥的老者,低沉的说:“阿丝迪丝,不要只看自己承受了什么,还要看自己做了什么。做的那些事情,又有多少是出于自己的纯粹本心,多少是因为这样的压迫,身不由己而做的。”

    少女一滞,目光变幻起来。

    老者继续道:“我相信,你知道自己还有个姐姐的时候,一定是很高兴的。”

    “抛开身份,信仰和利益,抛开一切跟纯粹的你没有关联的东西,你难道没有幻想过,跟姐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吗?”

    少女下意识的说:“是的,塔伦斯爷爷,我曾经这么想过……”

    老者叹气:“那么,又是什么力量,让这样的幻想破灭了呢?是发自你自己灵魂深处的渴求吗?”

    少女摇头,眼圈开始发红。

    为了完成即便是核心高层也背着的基础工作指标,同时也是想证明自己宝刀不老,政工水平全赤联第二的称号名副其实,塔伦斯不远万里,从西费恩白鸟移民指挥部赶赴东费恩前线,说服秩序教廷高级成员改信,目前看来进展顺利。

    老头加了把劲:“再想想,是不是这股力量,在驱使着你,把你承受过的痛苦,施加到本质上跟你一样,其实都是被压迫者的那些可怜人身上呢?”

    少女闭上了眼睛,泪珠一颗颗滑下脸颊。

    老头适可而止的停下:“你可以听听另外一个人的感受,他这辈子一直生活在山里,不久前才离开家乡,来到这个充斥着纷乱变化的世界,听听他对过去的你是怎么看的。”

    少女乖巧的点头,脸上浮起一丝期待。

    ………………

    唐古斯神殿山,在曙光帝国还没建立,仅仅只是忠诚神盟的总部时,这里就已寸土寸金了。到了帝国时代更是高塔林立,已经找不到针尖大那么一点原本的地皮了。

    唐古斯公爵带着帝国官署跑回这里,仅仅只是十来天功夫,这里也有了向风暴群岛白银城那种“塔中塔”和“塔上塔”模式变化的迹象。

    皇帝琼恩跟秩序圣女奥弗琳紧跟着唐古斯公爵之后来到这里,按理说整座神殿山都该让给皇帝,而且即便如此,也显得有些寒酸。

    可这里的每座高塔,每所会馆,全都是有主产业,东主不是各家魔导工坊产业的首脑,就是各家跨国商行的行主,或者是各地商业神殿所有。

    按照生意规矩来的话,皇帝可出不起租金。

    少年皇帝现在才明白离开了神皇堡,不再有秩序女神撑腰的状况下,自己的腰包跟各家工坊主和商人的腰包比起来,是何等寒酸。

    按帝国律法来的话,皇帝倒是可以无偿征用,可正是要笼络各方共同反对秩序教廷,重整河山,拯救世界的危急关头,哪怕各家东主表态愿意无偿提供给皇帝使用,琼恩跟奥弗琳也不敢受下。

    总不成整个神殿山数百座高塔只住他们两个人,而帝国官署以及其他干实在事的部门,至少好几万人在山下搭帐篷吧。当年特蕾希娅在神殿山会盟各方的时候,也没摆过这种排场。

    于是,少年皇帝和他的圣女监护者,只好栖身在数百座高塔中的一座,与其他高塔摩肩擦踵的挨着,即便支起结界,也像是置身繁华闹市。

    不仅如此,他们还得忍受大部分消息都来自神殿山的媒体网络,而不是由首相和诸位臣下事无巨细的报告这种窘状。

    琼恩隐隐觉得事情不太妥当,甚至有些后悔离开神皇堡了。

    秩序教廷也撤离了瓦伦丁,那里已经是一座废城。相反,以帝国宣传部长莫德温为首的宣传部和一些次要部门,只是搬到了南面的圣阶城,那里的帝国皇室浮空船工坊还保持着完整。

    奥弗琳劝解他,说跟待遇上的落差相比,帝国的完整更加重要。

    琼恩这才安心下来,关键是特蕾希娅回应了信徒的祈祷,只要这一点不可动摇,帝国就不会动摇。

    “真是碍眼……”

    神殿山边缘的某座高塔里,某个黑发银瞳的大美女看着皇帝所在的高塔,这么嘀咕着。

    “我知道现在只是虚空龙神在蓄积力量,真正大招还没放出来……”

    她继续跟光幕里的瘦弱少女对话:“但既然你没掌握到独家消息,跟虚空龙神的谈判又失败了,就不要在冒险家昂莱上面动那么大手脚,这会影响巴哈姆特对我们的支持力度!祂现在最讨厌的就是谁不齐心协力,还在趁机浑水摸鱼。”

    “你说你搞的什么暗月摩德,已经拉了多少冒险家昂莱的成员?甚至都开始调整任务清单,要把人家从诺顿和遗忘森林挤出去,惹急了小红,她只是找巴哈姆特告状,就有得咱们好果子吃!”

    瘦弱少女正是辛西娅化身状态的冉娜,撇嘴道:“冒险家昂莱本来就是小红的小动作,趁机把超凡者转化成赤红信徒,在神陨高原的时候她就这么干了,巴哈姆特也忍得很辛苦。咱们趴在她这个昂莱上吸点血,巴哈姆特应该乐见其成啊。”

    “而且她的昂莱本来就没办法覆盖虚空之灾的所有情况,提供的兑换物资也满足不了大家的需求,我们介入,也是在为凡人提供更多机会,让他们更积极的投身于消灭虚空灾害的行动中,这也是有益于大局的。”

    海瑟薇捶着腿道:“可你趁机在发展暗月教会!我们说好了的不做这种事情,你真的把我的信任当作用过就丢的卫生纸吗?”

    冉娜皱眉道:“海瑟薇,你在小红那边,真的没被动过手脚?”

    她歪着嘴角说:“比如跟某人有过深入浅出的接触,在潜意识里产生了某种依赖症状,所以事事从对方的角度考虑,哪怕自己这边的利益受损都无所谓。”

    海瑟薇咬牙:“咱们熟归熟,也不能这么诽谤我!”

    冉娜哈的摊手笑道:“所以你担心什么呢?小红的冒险家昂莱做得好,我们的暗月摩德就让昂莱更好。做得不好,我们帮她弥补缺陷,这不是双赢的理想局面吗?”

    海瑟薇叹气:“听起来你还有更多计划……”

    冉娜傲然点头:“是的,现在还只是拉用户的初期阶段,在这之后,我还有一大堆让她瞠目结舌的手段呢。”

    “那家伙在地球世界或许运营过游戏,所以有一些经验,不过嘛……哈哈,跟我这个曾经靠游戏挣到了大钱的专家比,她就差得远了。”

    “她不是努力在压制皮威皮吗?我就暗中组织决斗场,搞竞技排名。”

    “她强调公平,注重冒险者的单人体验,平衡各支队伍的力量差距。我就去帮助那些有潜力的队伍,让他们发展壮大,专门吞吃势单力薄的队伍,养出一些有力量跟昂莱官方讨价还价的巨头……”

    “她丰富兑换清单,推动冒险者获得更快的官方反应,就是想更深入的掌握每个人。我以自由之名,传播扭曲和屏蔽冒险者助手以及昂莱官方实时监视的知识,让强大的冒险者面对弱小,重新找回强者的自由。”

    “更多的事情我就不说了,那对小红来说太残忍……哈哈……”

    “她肯定想不到,过不了几天,什么打金工作室都会上线了。”

    海瑟薇愕然:“打金工作室?听起来跟商业神殿有关,商业女神难道……”

    冉娜缓缓点头:“还没到商业女神关注的程度,不过足够吸引祂手下人了。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难道不是在做更大的贡献吗?”

    海瑟薇眼中光芒闪烁了一会,最终期待的道:“真的能拉到商业女神的话,我答应你,可以出任暗月教会的教宗。”

    就在同时,神殿山的各座高塔里,唐古斯公爵、辛伯纳、佐尔德、罗文娜以及各个势力的首脑们,紧张关注着赤联在空海和冒险家昂莱上的作为的同时,也在进行着类似的布置。

    唐古斯西北,荒野之中,偌大的窝棚群中心,由两艘断裂浮空舰撞在一起,建造出来的悬空厅堂里,一个须发梳剪得极为整洁,精致到了像是艺术作品的中年男人,正向一个地精和一个半身人露出真挚的笑容。

    “奈斯盖先生,戈米斯先生……”

    中年人赞叹道:“你们在冒险家昂莱上的尝试,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不过你们并没有足够的力量抵御赤联必然会降下的惩罚,也没有足够的资本,将这样的尝试变成可以持续发展的事业。”

    他的笑容如冬日的暖风,吹拂着两个小矮子的灵魂:“而我,商业女神的代言者,虚空财团的决策人,在这两方面都能帮到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