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朝小白领〕〔重生八零:弃妇带〕〔不死魔种〕〔穿二代的补丁生活〕〔吃鸡之无限升级系〕〔傻子的燃情岁月〕〔西游大妖王〕〔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极品天医〕〔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此情惟你独钟〕〔萌宝驾到:爹地投〕〔婚婚欲醉:顾少,〕〔我的神秘老公〕〔楚臣〕〔太古帝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七八 让他们自己搞个昂莱吧,历史的阶段性不容逾越
    “凡人的智慧是无穷的……”

    “过去我对这话没什么好感,觉得只是弱者的自我欺骗,现在不这么看了。手机端 ”

    红砂荒原与碧绿丛林交界处的山谷高崖上,洛希弗斯眺望一座座用湿木赶工建起的建筑,不少连枝叶都没修剪,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身边的削瘦青年谄媚的附和道“我们也只是在神光照耀不到的角落里折腾点这样的小聪明,别说神祇,阁下您的到来,就像太阳一样,照耀得我们这里每粒灰尘都明亮起来了。”

    洛希弗斯呵呵笑着,暗骂劳资又没称赞你,真是自作多情。

    他刚从唐古斯断舰城过来,在那里将奈斯盖和戈米斯二人组发展成虚空财团的客户,为他们的“断舰城家园”计划了二十万金蒲耳的贷款,并在断舰城设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金行,作为商业神殿的马甲,开展各种货币汇兑、物流乃至传送服务。

    从奈斯盖雄心勃勃的计划中获得灵感,洛希弗斯提出了全新的合作模式。他跟奈斯盖订立了一个赌约,到灭世危机消除时,如果断舰城的日平均金蒲耳流通量能到十万,这笔贷款就改为赠款,不需要归还。如果没到的话,断舰城就得归他的洛希弗斯金行所有了。

    奈斯盖对这个赌约很感兴趣,欣然同意了。跟他敲定所有细节后,自信满满的说会在新的城市广场上给洛希弗斯立尊雕塑,纪念他为城市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

    洛希弗斯当时笑而不语,倒不是因为这个赌约建立在秩序女神被打败的前提上,所以没什么意义。而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商业女神会因他的贡献,至少赏他一个从神,区区二十万金蒲耳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真正在意的是奈斯盖此人,到时候他的金行跟整座城市,乃至奈斯盖本人都密不可分了,这个小地精怎么可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他历来都是看的很长远的,不然也不会被女神选中。

    这会他赶到了囚笼堡,见到的景象虽然比断舰城更壮观更有活力,围绕冒险家昂莱展开的经济活动规模也更大,可主事者的胸怀和智慧,却远远不如带着几万难民在荒原中求生的那个小地精。

    这座山谷以前是通往迩香和西费恩的半精灵奴隶贸易路线,各支运奴队在这里停留,做出发前的最后准备。因为山谷里到处都是安置奴隶的囚笼,就有了“囚笼谷”这个名字。后来为了防备“暴民”争夺奴隶,奴隶商人们在山谷周围建造了若干防御设施,发展为一座军事堡垒,人们改称为囚笼堡。

    囚笼堡之前属于曙光帝国遗忘森林总督区管辖,驻扎着若干军事单位。但战争样式的进化和“遗忘森林解放军”的活动,让这座堡垒失去了军事价值,最终被放弃。

    如果西面几百公里外的舰队城没有遭遇那场灾难的话,囚笼堡应该会慢慢被藤蔓和灌木吞噬,重新回归遗忘森林的怀抱。

    几万舰队城难民的到来,改变了囚笼堡的命运。这些难民逃离了已成战场的舰队城,又在路上遭遇虚空灾变。靠着组织者的坚韧意志,以及来自飞舟城的支援,最终还是抵达了目的地。

    这些以浮空舰工匠为主体的难民在这里建起一座座简陋的车间,背靠遗忘森林的资源,为飞舟城的工坊建造飞舟、浮空车以及其他魔导器具的部件维持生活。

    位于南面上千公里的飞舟城其实也空了大半,工坊都在紧急搬迁。来自散塔林会的魔法师工坊主拿到了他们的船票,正忙着在新大陆建设他们的家园。但他们又不想丢掉来自“曙光帝国唐古斯行宫”的订单,而且这也是船票附带的责任,于是纷纷留下了代理人,通过组织囚笼堡工匠进行外包生产,为正在重建的帝国军战斗飞舟和小型浮空舰。

    新的帝国军务大臣,大元帅瑞玛科是个实在人,对生产进度盯得非常紧。然而帝国失去了秩序教廷,基层官署也因为信仰之争大半糜烂,在技术标准、装备检验、资金物流、组织管理等各个方面,都缺乏应有的力量。

    赤联的冒险家昂莱像堵漏的史莱姆胶质一样,了让各方继续完成生产的必要元素,而头脑灵活的人更从中打开了获取更大利益的方便之门。

    散塔林会的前台首脑小巴斯拉扬就是这种人的代表,他跟囚笼堡的控制者船台工会达成了合作协议。

    小巴斯拉扬手下有上百身具超凡力量的魔工士,每个都有资格拿到冒险家昂莱的账号,但这些魔工士都不擅长战斗。他把这些账号“租借”给囚笼堡的船台工会,由工会组织人手去完成各类任务,双方按照约定分润收入。

    不过探索调查之类的辅助任务收入低,战斗任务收入虽然高,工匠们靠矮人火药武器还能应付,但危险系数摆在那里,昂莱官方的监测也很有力,遮掩成本很高,并不是双方合作的重点。

    这种合作只是下一步的基础,冒险家昂莱的兑换物资中有可以用于建造战斗飞舟和浮空舰的材料,因为小巴斯拉扬掌握着兑换权,他就把这些材料当做了向各支工匠队伍招标的“订单权”。谁能更积极的去完成任务,谁就有资格拿到他的订单,用相应的材料完成订单。

    其他工坊主原本还是老老实实的用账号雇佣见不得光的野路子冒险者,从冒险家昂莱那里刷材料,看到小巴斯拉扬把囚笼堡的工匠用到这个程度,也纷纷效仿。

    现在飞舟城与囚笼堡已经结成了紧密的“产业联盟”,魔法师出技术和资格,工匠出体力和生命,从昂莱那里刷来材料,建造出各式各样的应急装备,将曙光帝国里还残存着的金币一点点掏光。

    不过魔法师们很赶时间,只盯着曙光帝国帝国那点金币下水磨功夫太没效率。佐尔德那个级别的魔法师对此毫无兴趣,小巴斯拉扬这样的只能走这条门路。他还不敢把规模做得太大,赤联可不会一直睁只眼闭只眼。

    洛希弗斯的到来给了小巴斯拉扬天赐良机,从正经的生意层面看,洛希弗斯不可能白给他金蒲耳,只能通过支持曙光帝国加大订单的方式让他受惠,所以他跟洛希弗斯谈的是另一个层面的生意。

    “冒险者速成学校?”

    洛希弗斯承认自己小看了这家伙“必须跟你签委托契约,由我们商业神殿出具契约书?”

    小巴斯拉扬的主意是,靠之前开办魔法师速成学校的经验,他免费招收平民学员,在最短时间里培养成超凡者。再让这些人去注册冒险者昂莱,走上冒险者生涯。

    但这些“委托培养”的冒险家,在一定期限,比如三年内,在冒险家昂莱上的收获必须上交一半。

    为了确保契约的效力,小巴斯拉扬想到了商业神殿。商业神殿的契约执行效力自然比不上传说中的冥河契约,以及其他神祇直接订立的契约,但对低阶超凡者来说还是非常可靠的,而且成本低廉。

    “我已经联络了不少魔法师,他们都有速成教育经验,到时候规模会很大的。而且不用担心赤联翻脸,对他们来说,扩大冒险者数量也是件好事。”

    “再说了,冒险者又不是跟他们的昂莱绑定了,昂莱之外的交易和契约,他们是管不到的嘛。”

    小巴斯拉扬说“我知道商业神殿的教义,商业女神的光辉不仅仅是金蒲耳啊,为更多交易充当见证,这也是令商业神光普照费恩的途径吧。”

    最后一句话击中了洛希弗斯的肾点,没错,比起金蒲耳的光辉,见证所有交易是商业神光更本质的目标。

    但在这个关头,要直接拉商业女神出面并不方便。

    洛希弗斯提出了另一个方案,以洛希弗斯金行的名义,为每份契约保证金,让金行也介入到契约的债务关系中。一旦冒险者违约,由金行负责追讨。

    “只要确保效力,当然没问题,前提是我这边不能增加成本……”

    小巴斯拉扬用娴熟的语气说,让洛希弗斯颇为怀疑对方的魔法师身份是怎么来的。

    然后他问到了具体的数字,小巴斯拉扬拍着胸脯保证,只要资金充裕,十天之内就能搞定一千人。

    “囚笼堡的工匠就是座矿山,他们虽然都是平民,整日工作在充斥着超凡力量的环境里,只需要一些契机和必要的……压力,就能激发出他们的力量。”

    听了小巴斯拉扬的话,洛希弗斯想到断舰城的情况,随口问起控制着数万工匠的那个船台工会。

    “都是些没眼光的泥腿子自己凑在一起搞的……”

    小巴斯拉扬淡然的道“靠着组织工匠撤离舰队城,在路上身先士卒阻挡虚空怪物,得到了其他人的拥戴。”

    “刚到囚笼堡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骨头还硬,不过没几天就被女人和金币迷住,成了我们的人。”

    “工会的会长,那个半身人小矮子还很倔强,我只是口头上威胁一下,说不合作就没有粮食供应,他就软了。”

    “所以不必在意他们,只要有饭吃有金币赚,他们不会搞出什么乱子。”

    果然是这样……

    洛希弗斯觉得如果断舰城跟囚笼堡对换一下,那么这会自己身边肯定不会只有小巴斯拉扬。

    这点唏嘘对他来说也是不知所谓,他点头对小巴斯拉扬说“那么,合作愉快。”

    ………………

    “这简直是千疮百孔啊!我们就像有百万个乃头的母牛,正被百万只饿狼狠狠咬住吸带着血的奶!”

    “是啊,就算我们一口吃掉一个青青大草原,照这么吸下去也根本补不上啊!说好的冒险家昂莱是盈利项目呢?”

    赤红神座上,妮可和提米两人破天荒的结为统一阵线,向楚莉小红发出血泪控诉。

    小红瘫在沙发上,看着她们提交的报告,抚着额头虚弱的说“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我也不想的……”

    来回咀嚼着报告上的一条条结论,小红又把牙关咬得格格作响。

    “一个账号多人使用,这尼玛不是工作室吗?”

    “冒险者或者借了高利贷,或者是被什么冒险者速成学校培养出来的,总之被其他人控制住,成了为别人打工的工奴,这尼玛不是社畜吗?”

    “还有什么包场,还真是眼熟啊。”

    “哟,资深队伍养殖新人队伍也有了吗?”

    “哈!居然还有队伍暗中养起了虚空怪物……”

    “冒险者互助机制,被利用来互相刷点数……”

    “真是……真是……”

    小红将报告化作一片金芒,气馁的道“真是群魔乱舞啊。”

    “果然,不管在多元宇宙的哪个角落里,不管世界是魔幻的还是玄幻的,凡人的天性是比什么都永恒的存在。”

    冒险家昂莱上线到现在已经接近一个月,虚空灾害越来越猛烈,范围也越来越大,冒险家昂莱作为超越国家和信仰派别的工具,发挥出的作用也越来越明显。

    虽然有巴哈姆特、冉娜以及帝国方面的一些资源,可支撑冒险家昂莱运营的核心力量仍然是赤联。

    赤联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包括能源、产能和计算力,通过冒险家昂莱动员起越来越多的超凡力量,遏制着虚空灾害在主位面的蔓延。

    按照小红的预计,冒险家昂莱不仅能唤醒更多凡人,吸收更多赤红信徒,只算物质层面的消耗与产出,也能得到巨大收益。

    很遗憾,根据妮可和提米的汇总报告,冒险家昂莱正处于亏损状态,而且赤字正一天天扩大。

    也难怪从来都不对付的劳动魔女和市场魔女,会一起灵体上天,找小红这个冒险家昂莱的总策划和总运营讨说法。

    “看来得好好整顿一番了!”

    小红横眉怒目的说“让这帮家伙明白,冒险家昂莱没有运营这个想法是大大的错觉!”

    “渐渐,记录!”

    她雷厉风行的下令“今晚三个码农团……哦,开发部一起加班,连夜搞定21版本!”

    “改版的核心调整是,第一个,进一步严格登记制度,不合规定的人不能成为昂莱用户!”

    “其次加强任务监控,坚决打击人号不一,任务不符的造假行为!”

    “第三,严格禁止包场伐木行为!”

    “第四,调整任务发布机制,那种明显有异常的任务区域要第一时间转入人工处理体系!”

    “第五,建立举报机制,鼓励大家相互监督!”

    “第六……”

    “第七……”

    她一口气就拉出几十条措施,熟练得妮可和提米以为女神早就知道了情况准备好了应对措施。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

    小红瞅了瞅手上不知道什么多出来的小本本,念道“用户注册的时候,弹出来的使用须知上,要加进这些东西……”

    她说了一大通什么“细则变更不会随时通知”、“具体事项在版本更新后悔有相应告知”、“严禁利用昂莱漏洞谋利”、“不得将包括且不限任务交接等各个环节在内的昂莱活动用于商业项目”,别说妮可和提米,就连负责记录的画眉眼里都转起了蚊香。

    “哎呀,总之就一个意思……”

    小红举手说“亲爱的用户,我是你爹!”

    手臂有力的挥下,她用宣战般的语气说“至于那些正趴在我们身上吸血的混账,我宣布,从现在开始,冒险家昂莱开始第一次账号严打,封号!不封个十万八万的账号,他们根本感受不到我们的决心!”

    妮可跟提米对视一眼,再一次默契的生出同感。

    女神陛下的决定虽然大快人心,可总感觉有点……不靠谱的样子。

    频道上妮可私语“还是找人商量下吧。”

    提米回应“至少跟我师傅说说……”

    旁边小红捶沙发“你们是灵体上来诶!在我这里私聊就跟脑袋上顶着对话框一样明显啊!凭什么还要找李奇?我是昂莱的总策划和运营总监,我说话还不算数吗?”

    两个魔女尴尬的请罪,小天使画眉却在嘀咕“陛下今天又有些反常,我必须告诉总枢机……”

    小红跳了起来,指着画眉气得说不出话,这时候沙发上呼的一下冒出个灵体,正是李奇。

    他有赤红神国的一部分权限,在这里设了个灵体快捷模式,一呼就到。

    “怎么回事?”

    李奇神色很严肃“我忙得一天要在虚空堡垒、新大陆和主位面几个地方跑几趟,小红你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小红落座翘腿抱胳膊转头哼声一气呵成,画眉把记录递过来,李奇一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手在背后摆着,等妮可和提米回去,画眉也吐着小舌头溜走,李奇叹气“没错冒险家昂莱是你全权负责,可冒险家昂莱不是脱离赤联存在的啊。”

    小红冷冷的说“听起来你反对我改版的决定?”

    李奇坐到她身边,语气柔和的说“改版是肯定要改的,但要怎么改,能让我代表赤联提提意见吗?”

    小红噘嘴“平时不是代表我吗?这时候你又代表赤联了?”

    李奇苦笑,感觉小红脾气又大了。

    他正要耐心解释,小红先是耸肩,再垮了下来,深深叹道“好啦,我刚才只是本能反应,没过脑子而已。你露面的时候我就冷静下来了。”

    “我们的冒险家昂莱并不是真正的游戏,只是用来发展赤红事业的工具。是赚是赔,不能从具体的收益上看,得看是不是推动了历史进程,是不是拯救了世界来看。”

    “说起来我们其实是在给所有凡人势力充当……赤红兵工厂,用昂莱的方式为他们物资和装备,把他们武装起来,保卫整个凡人世界。”

    “我也知道昂莱有很多漏洞,必然会被某些人利用来谋利,或者发展自己的势力。不过只要总的方向是在对抗虚空灾害,那些……损耗我们应该容忍。”

    “可让我不爽加警惕的是,这些漏洞被挖掘得太快,利用得太有效率,范围也扩展得太大了。”

    “背后明显有熟悉我们这套的人在做推手,那会是谁呢?”

    “除了小黑,我想不出还有谁。”

    小红这么说,李奇很欣慰,还真以为她要用直觉反应解决问题呢,结果她很清楚轻重缓急了。,

    妮可和提米也给他发来了冒险家昂莱现状报告,在跟金蒲耳以及商业契约有关的迹象上,看到了另一个身影。

    一股久违了的感觉涌上心头,李奇下意识的骂出了声“靠!”

    小红消了气,转身白了他一眼,撇嘴道“发现了吧?之前你信誓旦旦的说魔导资产阶级还没有成长起来,担负不起历史使命,就让我们赤联直接跨过他们领导世界,结果呢?他们的确没成长起来,因为还没吸够我们的血!”

    李奇抚额呻吟“这就是历史阶段性啊,我们果然无法逾越。”

    现在的状况正是如此,各方势力都把冒险家昂莱当做了谋利的工具。

    曙光帝国那边,正在借冒险家昂莱重建基层组织,汇聚各类资源。

    魔法师那边,用冒险家昂莱当生产力倍增工具以及劳动力剥削试验田,对魔工士和一般工匠的剥削压榨,手段越来越熟练。

    其他大小势力也风起云涌,利用冒险家昂莱凝聚出一个个蕴含着新时代生产关系的城镇和组织。

    就连罗姆罗斯,也毫不客气的用冒险家昂莱来降低他组建新式军团和舰队的成本,以及强化基层控制的好手段。即便他已经是冒险家昂莱的顶级合作伙伴,本就享有诸多优惠。

    看起来赤联还真是通过冒险家昂莱在放血,滋养其他势力,让他们茁壮成长。

    大家都是救世白金联盟成员,都在为拯救世界而努力,如果情况不是太严重的话,赤联这边能忍就忍了。

    不过小红说得对,如果吸血太严重的话,赤联自己都撑不住了,那就违背了建立冒险家昂莱的本意。

    现在已经有这个迹象,再有小黑和洛希弗斯那种了解昂莱核心机制的家伙推波助澜,情况必然会急速恶化。

    小红恨恨的说“所以我说,首先就是封号,至少告诉小黑,我们知道她在干坏事!”

    李奇想了想,摇头说“光这样不够……”

    他决然的道“要不这样吧,我们让冒险家昂莱退出一些区域,帮小黑那边建另一个昂莱。”

    小红呆了呆,然后伸手按在李奇额头上“你发烧了吗?”

    手一下没入李奇脑袋里,带起股股金光涟漪,让李奇变成了果冻人一般晃荡。

    “哦哦,抱歉,忘了你这是灵体。”

    小红赶紧收手,李奇的灵体化作一股白烟消散,神座里回荡着他无奈的声音“现在我的确发烧了。”

    灵体之外,李奇通过灵魂链接,又给小红发了一句话“我说的是认真的,既然事实证明,除我们之外,凡人其实还有足够强大的力量,那我们就不要再逞强。至少在主位面里,我们不要当阻挡历史进程的笨蛋,要把c位让给重新回到历史舞台上的力量。”

    小红份外不甘心“他们力量是够了,斗争的意志却不够,到现在我还是没看出他们有跟秩序女神斗争到底的觉悟和决心。”

    李奇说“可能是他们还没有看到足够清晰的前景吧,看到‘彼可以取而代之’的那种前景。”

    小红沉默了下,悠悠的道“李奇,你越来越狡猾了。”

    李奇笑道“彼此彼此,总之,我们都得识时务,不是吗?”

    小红还是有些不爽“就这么把主导权交出去,真的好吗?”

    李奇回应的意念异常昂扬“不,我们仍然占着人神革命的主导权,别忘了卡琳在廷尼威位面的发现。”

    说到卡琳,小红的意念也变得活泼起来“那倒是,想想那个地方,到底长了些什么东西啊!能从那里回来san值还不降的话,真的可以立地成神了。”

    推荐二次元的土豆作品《女权世界的真汉子》,在性别尊卑完全颠倒的女权世界里,看主角作为男人,如何斗争出自己的天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紫阳小师叔〕〔我学会了瞬间移动〕〔我不想成仙啊〕〔笔御人间〕〔这个魔主逆天了〕〔星际美食女神〕〔第二世界的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