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阴棺〕〔战神凰妃〕〔农门秀色之医女当〕〔极拳暴君〕〔我有无数神剑〕〔逍遥医少在都市〕〔无敌枪炮大师〕〔叔,你命中缺我〕〔返回2006〕〔绝世龙帝〕〔英雄联盟之傲世为〕〔丹神归来〕〔世界第一宠:财迷〕〔奇迹的召唤师〕〔都市最强高手〕〔都市之绝世仙帝〕〔噬天丹皇〕〔万界武侠大冒险〕〔美食诱获〕〔极道都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八五 卡琳复国记,奥术师的野心
    “又是这种玩意!”

    玫瑰金光辉中,卡琳不爽的念叨着:“触须、吸盘、章鱼怪,在地狱的时候那只什么谎言魔君是这个造型,特摩鲁尔老头抱着失落白鸟在地下沉睡时是这个造型,布莱德的时候元祖也是这个造型,就是多了只大眼!”

    “如果费恩世界是个游戏的话,设计师是有多偷懒啊?就逮着一个模型使劲用,不同的副本换个皮肤了事,差评!”

    世界树的树冠中,一团炫彩光芒在剧烈闪烁,从淡金、水晶、淡紫到艳红、翠绿、暗金各色,不断变幻。

    光芒中响起蕾塔娜的声音:“别扯淡啊赶紧干活!我这个兼职路由器坚持不了多久的!”

    “还有啊,可以确定这家伙就是从李奇和菲妮手下逃出去的奥术师贾斯丁了,李奇那时候是用腐化之气模拟克总吓跑他的,他现在的变化恐怕就跟克总有关,那是正牌的触手系啊。”

    “而且你不看看自己的样子,你现在也是一样的啊,只是用的皮肤不一样。现在整个廷尼威跟你有血脉关联的,不管是铁皮人还是铁皮怪,肉团人还是肉团怪,都是你的触手!”

    卡琳心虚的回应:“那是同胞们血脉相连的羁绊!那是赤红生命道路的轨迹线!什么触手,革命的触手,那能是触手吗!?”

    犟嘴的时候她也没闲着,已被玫瑰金光辉整个染满的树冠落英缤纷,洒下漫天金芒般的树叶。

    落叶看似极慢,离开树冠后,又猛然拉伸为光束,密集的攒射而下,射在奥术师化作的巨大怪物身上。

    一片片钢铁爆绽,一根根触须汽化,一点点灰光在汽雾中升腾,急速变白变亮,再散做光尘消散不见。

    不过片刻之间,还在裂谷中努力挣扎,想要爬出地面的巨怪,就损失了成百上千的触手,让那颗被触须盘旋缠绕严密防护的章鱼头发出了低沉而狂躁的吼叫。

    一股股黑气从怪物的触须中喷射出来,形成的迷雾连通云层,朝玫瑰金世界树压下,由世界树伸展到廷尼威位面的光丝在黑气中片片黯淡。

    “该死!有腐化之气!”

    “好痒!好痛!”

    “好恶心!”

    树冠乃树干出现若干变化,有的急速冻结成灰黑钢铁,再变为铁锈。有的则变成血肉质地,伸展出各类肢体器官。表面更爆出颗颗肉瘤,溢出浓稠的腐臭黏液。

    这些变化在巨大的世界树上仅仅只是一块块小斑点,仍然让正汇聚着血脉同胞灵魂之力,向对方发起攻击的卡琳有些惊慌。

    “还夹杂着各种好恐怖的碎碎念!”

    “什么黑暗之下,天穹之外,藏着无尽的恐惧……”

    “什么那是……永不可知的世界……”

    滋滋如电流的刺激动静在以卡琳为节点的灵魂空间中荡开,正与她相连的小红、菲妮、李奇乃至蕾塔娜,都下意识的压制着她的暴走思绪。

    卡琳一个激灵回了神:“不可知就去知啊,有手有脚有脑子,谁挡干谁,干不过就猥琐发育,这么简单的道理狗啊猴子啊都知道,人还能不明白,那得有多蠢?”

    念叨的同时,“落叶炮”的光束朝“山寨版克总”的头顶汇聚,越来越密集,轰得黑烟升腾,聚成巨大的蘑菇云,恰好跟卡琳这株世界树对立。

    “吾说过,有吾的祝福,你不可能消灭掉它。”

    飘在天空中的瑟贝妮说:“它靠吞噬凡人灵魂成长,却不是像灵吸怪那样,只是以灵魂的材料为食,而是以灵魂所含的力量为食。”

    “力量在增长,灵魂也在壮大。它通过某种吾还不清楚的信仰之力,将无数灵魂融为了一体。每吞噬一个灵魂,力量就强大一分,它现在已经是半神了。”

    “它既然受吾眷顾,名字也由吾决定吧,就叫……聚魂兽。”

    “吾深深为你惋惜,你其实也可以走这条路。”

    “刚才你完全可以将所有与你关联的个体吸收掉,将他们的灵魂转化为你的力量。”

    “你却愚蠢的,自甘软弱的接上了赤红女士的红网,用红网之力保持你原有灵魂的纯粹,让跟你连接的个体仍然拥有独立的灵魂,仅仅只是献出一些信仰之力。”

    “这样汇聚起来的力量,又怎么跟把无数个体完全融为一体的聚魂兽呢?你连接到的个体,不仅没有全力奉献,还在为维护自己个体而抵御着红网,消耗了更多力量。”

    “更不用说它还受着吾的眷顾,没注意到它的恢复速度并不亚于你吗?”

    卡琳化身的世界树虽然被黑气侵蚀得片片斑驳,但玫瑰金光芒自斑点邻近区域不断涌入,修补着变异和破损部分。

    惊骇的是,被瑟贝妮起名为“聚魂兽”的怪物,被“落叶炮”蒸发的触须也在不断复生。

    瑟贝妮接着说:“还有,别忘了这里是它选定的巢穴,它还在孵育阶段。这里所有拥有灵魂的生灵,都是它种植的食粮,不要认为只有你跟这里的生灵有关联……”

    更可怕的事情出现了,“卡琳世界树”伸展向整个位面的光丝,即便没有被黑气吞噬,也呗浸染得晦暗无光。

    世界树下,铁皮人艾托姆和肉团人萨雅正精神勃发,灵魂激荡,输送出自己微薄的灵魂之力,让卡琳那颗玫瑰金太阳燃烧得更加有力。

    黑暗笼罩,浸入他们的灵魂中,与深植于他们身体和灵魂中的某些东西呼应,令他们跟那颗金日的连接骤然变弱。

    艾托姆和萨雅惨叫着倒地翻滚,一个身上的钢铁部分急速锈蚀,机械臂一根根脱落,甚至体内的机械器官都在迸裂。另一个鼓起大大小小的肉瘤,蔓延出狰狞恐怖的血肉枝条。

    连接他们的玫瑰金光丝变粗,将黑气驱散,送入温暖的力量,令他们渐渐恢复常态。在位面的边缘,纳斯巴铁皮人小村里,已经散作零件,只有个透明容器包裹的头颅,也被重新聚起的机械托起,头颅刚刚闭下的眼皮又重新睁开。

    但更多的铁皮人与肉团人,尤其是散布在位面四处,以百万计数的铁皮怪和肉团怪,却难以照顾到。于是这些怪物在黑气中变得更为狰狞,铁皮怪相互拼接,合并出一部部巨大的机械,伸展出恐怖的刀片、重锤和链锯。肉团怪相互吞噬,膨胀为一只只奇形怪状的血肉巨兽。

    它们一部分向位面中与世界树连接依然稳固的铁皮人肉团人聚落进攻,一部分钻进地里,急速伸展,像是追逐信风的鸟群和逆流而上的鱼群,回归生命之初的怀抱,要与“聚魂兽”融为一体。

    “该死!这家伙跟我的路数的确一样!”

    “不,它突破了我们视为最宝贵的原则,完全走上了邪恶的极端!”

    “我是可以开大招,但这个地方肯定要被打烂啊!”

    卡琳在频道上叫着,她现在汇聚起的力量也突破到了半神级别,全力一击下,廷尼威位面未必能承受得住。

    来自小红的意念从频道中溢出,在整个灵魂网络中振荡。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何必在意这些坛坛罐罐?”

    “打烂了重建!人还在就行!”

    “我们会一起出力,争取尽量保住位面屏障,这样就算里面打得再烂,也不会落到虚空里。”

    “先把这玩意的背后靠山赶走,有祂在除非我过来,不然很难翻盘。”

    “动手吧卡琳,忘记了我的教导吗?”

    “狭路相逢……”

    卡琳深吸气,然后意念跟着小红一起振荡:“莽一波啊!”

    现实里,世界树猛然颤抖,落叶光炮骤然亮了好几倍,光色也变成了夕阳般的暗金,汇聚成不比刚才瑟贝妮轰击世界树的光柱,射向飘在天空的那个身影。

    瑟贝妮不为所动:“这种程度的正义神力,怎么可能……”

    暗金光柱轰中身躯,瑟贝妮的惊呼也随之爆发:“怎么可能——!?”

    一个个虚影从身躯中溢出,那是无数不同形态的泰雅,因为这些虚影的抽离,瑟贝妮所散布的力量骤然消散。在直接的感官中,似乎没什么变化,但灵魂深处,却觉得这个位面骤然少掉了什么。

    “吾即便不在这里,给与它的赐福也是有效的,不要以为这样就能占到上风!”

    天空中,瑟贝妮传下这样的神音,深绿光芒划为光尘,急速消散。

    道道虚影回归,渗入泰雅体内,它从空中坠下,毫无动静,看样子至少是昏迷过去了。

    若干玫瑰金光丝伸展而上,接住泰雅,依稀还听到瑟贝妮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这个堕落者!将终生陷于痛苦之中!”

    看泰雅身上冒起的灰暗气息,就知道瑟贝妮也剥夺了泰雅的生命神力,将之打为堕落祭司。

    “谁理你啊!”

    世界树嚷道:“一开始就说过,你不过是生命神力的管理者,权限比我高而已。现在我的权限也提升了,接纳泰雅不过小事一桩……”

    卡琳似乎吞了口唾沫,啧啧的道:“这下我的机会更大了,小雅雅……”

    没说完又被谁打断了,咳嗽着回应:“干活!干活!”

    赶走了瑟贝妮意志的暗金光柱再一次喷发,射入裂谷中,穿透层层叠叠的粗壮触须,渗入“聚魂兽”的浑圆金属脑盖内。

    金属爆绽,烟气冉冉,然而并没有灵魂溢出。

    “我说过的……”

    红网中李奇的灵体闪烁着,显得非常虚弱:“这家伙是由无数灵魂糅杂成一体的,已经形成稳定结构了,最终审判律令……不,正义神力对付不了它!”

    “好吧,那就换我的招数!”

    世界树的落叶不再射出光束,而是伸展为蜿蜒光蛇,与聚魂兽的触须条条相触,互相缠绕。

    金光与黑气,光蛇与触须,都在剧烈抖动着,廷尼威位面变成了光暗对峙的战场,双方基于相同本质的,却有不同道路的力量,正在相互抽取着,就像一场拔河比赛。

    光暗分界线渐渐推移,却不是光明占优,而是黑暗一点点膨胀。

    卡琳咆哮:“瑟贝妮说得对,光拼力量它的效率比我更高!”

    “这玩意就没什么弱点吗?我感觉直接发大招,就算打烂了这个位面,也未必能重创它啊!”

    “到现在为止它都没说一个字,瑟贝妮还把它叫什么兽,难道让我拼尽全力也干不过的,真的是头浑浑噩噩的野兽?”

    就在这时,缇娜哈的叫道:“找到了!”

    听起来这家伙现在正处于财富魔女状态,摸到了奥术师们的秘密宝藏?

    从小红到李奇,再到卡琳,都是一肚子气,正要咆哮,缇娜语气一转,像是在念什么笔记。

    “其实我该感谢那个李奇-普雷尔,是他让我碰触到了主人,是他让我见到了真正的神祇……”

    “我恨不得马上就投入主人的怀抱,但我知道,以我现在的力量,对主人起不了多大作用,更无法实现让主人进入这个世界的宏伟事业。”

    “所以我必须忍耐,必须变得更加强大……”

    “我必须变成神祇,这个世界的,弱小而可悲的神祇。”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召唤来真正的主人,与祂融为一体,作为祂的触须,让永恒的恐惧降临到这个世界。”

    “廷尼威是个好地方,神傀会留在这里的蠢货自己搞死了自己,留下了一堆什么也不知道的学徒和后代。”

    “他们已经忘记了最初的目的,居然把自己当成世界的守护者和拯救者,在这里修补其实是他们先辈搞出来的破坏。”

    “真是太好笑了!”

    “在他们眼里,我的到来是场意外,他们非常高兴,我也非常高兴。”

    “他们是不错的触须,我的触须,他们的灵魂比本地土著要纯净得多。”

    “这需要谨慎从事,我不能暴露出自己的动静,尤其是不能让上面那帮怪异的旅法师知道。”

    “今天我要开始孵育第一条触须了,一切都准备就绪,这应该是个里程碑,我得记录一下。”

    “1228年,10月雷光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娱乐之我是喜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