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我的野蛮老祖〕〔仙缘归途〕〔青梅很强势:小狼〕〔绝世盛宠:我本为〕〔娇女谋案〕〔抓紧我,我的腹黑〕〔弃妇成凰:皇后要〕〔猎户出山〕〔穿越之兽世种田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九二 佐尔德的急智与卡琳的触须
    同一时间,新大陆东部,贫瘠荒原的中心,若干跟库房差不多的简陋建筑铺开,间或点缀着几座一看就是仓促赶工出来的石塔,拼成也就比难民窝棚区好一点的城市雏形。

    一群魔法师正簇拥着某个人,在靠近城市中心的石塔顶端指指点点。

    这些魔法师跟米斯尼亚那边的魔法师气质完全不同,他们穿的不是旧时代那种宽袍大袖的法师袍,而是短到膝盖,束起袖子,非常便于行动的魔导师法袍。头上戴的也不是高高的尖顶法师帽,而是接近草帽的短檐魔导师帽。

    他们身上没有那些魔法师的各种零碎饰品,只是挎着宽大的腰带,上面挂满了各种魔导器。最显眼的是个长长方方的皮包,里面装着他们的魔导终端,也就是手机。

    魔法师们也没拄着那种笨拙的双手法杖,都用一只手或握或捏着跟教鞭差不多的小巧魔杖,只看轮廓,跟赤联的魔导师没多大区别。

    可跟基本都是素色装扮的赤联魔导师相比,他们还是太抢眼了。

    他们并未放弃彰显身份的修饰,短袍的材料都很高级,上面绣着的各式图案也争奇斗艳,有些人还按传统法师袍的样式披了层轻纱。

    他们的腰带闪耀着金玉各色的璀璨光华,魔杖顶端的宝石更是熠熠生辉,绝非史莱姆玻璃球。

    他们的谈吐也跟衣着很相配,都是大着嗓门高声喧哗,甚至不时放个扩音术广播术,生怕自己的话别人听不见。就像集市上吆喝叫卖的摊贩,跟米斯尼亚那边沉静而矜持,时刻讲究优雅的高贵魔法师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这个道理很难懂吗?”

    喧嚣之中,中心那人终于忍不住魔杖一举,抹掉了其他人的声音,只剩他的话在塔顶回荡。

    “很感谢你们率先响应号召,在这里建造工坊,但仅仅只是这样完全不够!”

    说话的正是佐尔德-米尔德恩,在洛希弗斯那里没能拉到赞助,他仍然没放弃自己的计划。

    把分布在诺顿和红石的中低阶魔法师集中起来,以散塔林会这个框子,整个挪到新大陆。

    这意味着上万魔法师,几千座魔法塔,以及业务范围覆盖民生、交通、军事、信息等各个领域的数千座中小型魔导工坊。到时候发展起来的魔法都市必然非常宏伟,产业辐射也非常广阔,飞舟城与之相比,都是半神见神。

    看在散塔林会跟魔法学院关系紧密的份上,海瑟薇帮了佐尔德大忙,不仅把他作为自己编外党羽拉进了救世白金联盟,还给他搞到了单独的地皮。不过海瑟薇还要搬迁自己的新泰德城,手头也很紧,接下来的事情全靠他自己了。

    散塔林会的成员们也不是不愿意抱团取暖,飞舟城上空布林托舰队和赤联舰队对峙的时候,他们的飞舟部队望天兴叹,那一刻人为刀俎己为鱼肉的感受异常强烈。

    不过集体跟个体利益,百年大计跟眼前的算盘相比,后者显然更现实。

    如果佐尔德能拉来赞助,不需要他们出多少本钱,硬气一把也是可以的。

    要知道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靠着当年曙光帝国的联合通讯网络工程,才拥有了自己的魔法塔,而且产权还不是完整的。

    好不容易趁着战争的春风挣了些钱,都忙着扩大规模,改造工坊,结果秩序女神要灭世。

    原本指望不上船票,现在白金龙神这边有了希望,当然都跑过来了。

    问题是魔法塔的搬迁成本不是一般的高,原本的魔力井核心可以挖出来重新用,但过传送门必须有特别的防护和屏蔽措施,这部分开销就得耗掉小工坊主的大半积蓄。

    佐尔德没拉到赞助,大家都硬气不起来了,只能接受另一种选择,那其实也是很多人为之努力的方向。

    大贵族和大魔法师们都伸出了手,他们不可能把旧大陆的一切东西都打包弄过来,尤其是帮他们干活的人,拉拢散塔林会的魔法师,让他们依附到自己羽翼下,就成为惠而不费的选择。

    眼下能跟着佐尔德来这里视察的,都愿意在这里开拓一份产业,这已经是很看重佐尔德的人情了,没多少人愿意以及有能力,把家业全都搬到这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跟相应的大贵族和大魔法师们有了约定。

    “小巴斯拉扬……”

    人人都在躲着佐尔德的视线,他不得不找到自己栽培起来的心腹,后者应该是要当托的。

    小巴斯拉扬苦着脸说:“我的本钱都投到魔法速成学校去了,洛希弗斯阁下在盯着我,冉娜陛下也在盯着我,根本没有余力建设我们的散塔林城啊。”

    佐尔德咬牙:“所以……你就选择了新唐古斯,选择了抱那帮帝国贵族的大腿?”

    小巴斯拉扬缩着脖子,腆着脸说:“佐尔德,如果可以选的话,我当然会选这里。但这里现在并不是一个选项,连传送门都还没建起来呢。”

    其他人纷纷点头,嗡嗡议论。

    这座计划中的“散塔林城”,环境很烂,地势不咋的,魔力脉也很淡薄,但对之前扎根在诺顿的魔法师散户来说,还算过得去。

    不过佐尔德在这里也没见有多大投入,城市不是大家在这里把魔法塔搭起来就行了的,得建很多公共设施。到现在除了若干供低阶魔工士乃至平民居住的大仓库,以及一些整理好的地面外,就没看到什么东西。

    佐尔德狠狠瞪了小巴斯拉扬一样,对方努力堆起勉强的笑容,再扫视其他人,一个个都在躲闪他的目光。

    他明白了,不管这是不是个坑,只有自己先往下跳,才有人跟着跳。

    各种念头在脑子里转了一圈,佐尔德咬牙:“不就是传送门吗?我建!”

    当着大家的面,他完全豁出去了,手一扬摸出了大堆闪烁着莹白光芒的宝石,引得人们一阵低呼。

    “就连保命的空间石,我也拿出来了!”

    佐尔德招呼后面的执事:“装进魔法井里,马上建造传送门!”

    小巴斯拉扬也没话说了,跺脚掏出大堆高阶魔晶石,塞给佐尔德说:“会长你就随便安排吧!唐古斯大公那边的邀约我推不掉,但在这里再自己建座魔法塔,他也管不着!”

    其他人也纷纷解囊,虽然实际入驻的不多,基本都是追加工坊投资,或者把家眷领民放在这的,但比之前的场面要好很多了。

    “完全不够啊!”

    等人们散去,佐尔德揉着额头,脑子里依次闪过唐古斯大公、海瑟薇和李奇的身影,生出浓浓的挫折感。

    他一直在追赶时代的大潮,就像最初在风暴群岛至高议会殿堂里挺身而出那样,觉得自己分明已经站在时代的浪尖上了,下一波浪涛却又出人意料的打来,把他埋了下来。

    “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每一步分明都是对的啊!”

    名为不甘的火焰再度在心底升起,烧灼得他难以呼吸。

    正在检讨人生,通讯接入,居然是罗文娜。

    “米斯尼亚……”

    佐尔德冷笑:“以辛伯纳为首,黄金家族的余孽和党羽重新汇聚在一起,你觉得自己能被他们当作自己人吗?”

    “他们连海瑟薇都排挤,觉得自己可以跟大贵族抱成一团,分享新大陆的权柄。”

    “对巴哈姆特来说,他们是名正言顺的旧世统治者,当然会向着他们。那帮大贵族还有曙光帝国的名头,秩序女神重启世界后,这个帝国仍然会被秩序女神眷顾。”

    “所以我不会在那里,是的,我拒绝前往!”

    斩钉截铁说着的时候,心里还在嘀咕,可惜海瑟薇对那帮人也没兴趣,不然把自己塞进去的话,就能跟辛伯纳在一个舞台上唱对台戏了,何必蹲在这个破败地方在一帮穷酸身上使劲?

    罗文娜自然彷徨起来,连声问该怎么办。

    佐尔德眼珠一转,忽然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

    “罗文娜啊,你觉得……新大陆真的安全吗?”

    “看看赤联的动静,他们一点也不着急,旧大陆的建设一点也没停下。”

    “没错,赤联未必能打赢秩序女神,但谁知道秩序女神会怎么重启世界呢?”

    “小道消息?”

    听出对方的意志在动摇,佐尔德翘起嘴角说:“我这里来往的消息,从来都不是小道消息,你知道的,别忘了我是谁。”

    “哪里都不安全罗文娜,所以……用赤联那边的话说,狡兔三窟。”

    “是啊,我就在忙这事,一道稳定的、秘密的传送门。”

    “现在还差点资源,我正要跟海瑟薇和李奇说这事,他们……”

    “你要投入?这个……”

    “好吧,再帮你一把,我去跟他们说。”

    通讯结束,佐尔德沉默了一会,然后哈哈大笑出声。

    把罗文娜拉到这里来,什么麻烦都迎刃而解了。

    刚才自己编的那番说辞,还真是有力啊,佐尔德都很佩服自己的急智。

    等等……

    笑容渐渐消失,佐尔德抽了口凉气。

    刚才那些话,怎么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呢?

    ………………

    廷尼威位面,新生的赤红生命神国里,贯通天地,将无数浮陆连接在一起的世界树像在抽搐,又像埋了颗巨大心脏,正以某种和缓的节奏,带动整个神国抖动。

    “转回去!你又走神了卡琳!”

    “这次刨出的是啥?肢节拟态?”

    “别管了先把神术模型丢进缓冲池里统一处理!”

    “这玩意就是变化术的一种嘛,调整一下细节,简化点环节,可以压成三级。”

    以卡琳为中心展开的灵魂空间里,丝丝魔女和英灵魔女码农团的灵体正在里面上下翻飞,整理着这个新生神引发的各种变化。

    卡琳成神的最大变化,自然是让红网大大扩充了,神魔之力与灵力之间存在的障碍消除了大半。很多本是生命或者自然信徒的德鲁伊、游侠、巡林客们都是靠兼信痛苦和命运接入红网的,现在终于回复了自己应有的生命系超凡力量。

    比如泰雅,她只是在卡琳成神后爆发出的灵魂潮涌中翻了几圈,就捡回了一大堆生命神术,重新回到传奇级别。

    不过卡琳在黑曜石魔女学院上学的时候,上课睡觉,考试白卷,还经常跷课,连基础知识都不及格。骤然成神,对自己的状况一头雾水,根本掌握不好生命神术,让神术模型的信息像溢出的牛奶,洒得红网里到处都是,严重影响了其他系的赤红超凡者。

    当然不仅仅是负面影响,大家从卡琳洒出来的生命神术里,看到了一个全新的生命世界。

    变化术不说了,只属于生命系的特质能力。仅仅只是变化术的分支“拟态术”,卡琳现在已经总结了六十八个变化,正在朝七十二般变化进发,最终的目标是一百零八变。

    基于肉身的各类强化术让其他系超凡者有了极大兴趣,比如“双心四肺”、“机械器官”、“骨骼再造”等等。凯恩就说地狱蛮子们,甚至所有突击队员都兼修这一系的生命神术,让身体变得更强韧,在跳帮战和近距离战斗里拥有更大优势。

    小红只好调度丝丝码农团乃至英灵码农团,帮着卡琳梳理神术模型,等整理出完善体系来,再推动红网三通,超凡者可以自由转职。

    小红也顾不上收拾这只蠢笨神滚,卡琳现在还肩负着一项重要任务。

    她在努力将世界树的枝叶探入主位面屏障,找到穿透屏障,与银月之心对接的途径。

    “好烫!好冷!好痛!”

    “我又损失了一根触须!好吧,树根!”

    “这层膜怎么可能捅破啊?比我的那啥还厚还坚韧,再生能力还强啊!”

    “我知道我知道,只是找缝隙钻进去嘛。”

    “不过我的树根最细都有至少三十米粗,你管那玩意叫针?”

    卡琳在她的灵魂空间里嚷嚷着,丝丝和英灵魔女们都没理她。

    小红的投影训斥道:“有什么难的啊?想当年我为了钻进风暴群岛的次位面膜,又唱又跳,全套做足忙了多少天!?现在有现成经验,有整个团队支持,你的条件比我好得多了!”

    卡琳的人形灵体保持着四肢大张,每根脚趾都分得开开的使劲绷直的姿势,叫苦道:“那只是次位面膜啊,现在是让我钻主位面屏障!”

    旁边飘着的纤柔灵体发出炽亮紫光,那是是薇姬。

    “我算出来了!”

    薇姬急切的说:“就算穿透主位面屏障,从屏障到空海表面,还有两万多公里的禁魔区,那是比普通禁魔区更本源的遏制区域,卡琳不可能跟菲妮对接上。”

    卡琳先是惨叫:“我忙了这么久全是白费吗?”

    然后咆哮:“不行!我非要在这玩意上捅个大洞!”

    “好了!”

    小红喝止了卡琳,问薇姬:“那怎么办?你不是说曙光星港还没清理干净,无法确定是不是能修复,修复后是不是有足够的功率传送银月之心也不知道吗?”

    薇姬灵体周围刷新着无数数据,跳动着各类方程、曲线和立体模型,片刻后她说:“的确无法确定,我们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星港上。所以,有一个替代方案,小红姐之前的经验完全能用上。”

    看了薇姬展示的方案,小红咂舌:“这可是个曲折的大工程啊。”

    卡琳叫道:“我又没吃恶魔果实,身体能拉成那样吗?”

    啪的一下,一发神雷在卡琳头上炸出大片玫瑰金碎芒,小红没好气的说:“你现在是比元祖更牛掰的存在,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吗?”

    卡琳耸肩:“再牛掰也就是根树,说起来我跟菲妮一样,神之心都是树啊。”

    “那么菲妮就先别急着闭关”,薇姬说:“让她也伸展一下身体,补足卡琳可能不够的距离。”

    主位面的星球模型投射出来,看了看三个点的距离,小红说:“真不够的话到时候我们一起使劲,别忘了我们还有百万同志。”

    李奇不在的时候,小红大多数情况下是很正经的,她握着拳头有力的挥动:“现在敌我力量只是发生重大变化,我们只有把银月之心送出主位面,才能实现根本性的转折,大家努力啊!”

    丝丝们,英灵魔女们,还有薇姬的灵体都鼓噪起来,依稀还夹着卡琳的呻吟:“你、你们轻点!抽、抽筋了!

    ………………

    风暴绵延不绝,似乎上下左右都迷失了。

    戴克操纵着他的小白豚,闷着头朝风暴深处扎,副驾惊恐的叫道:“舰长!白豚加固了也经不住那种程度暴啊!”

    戴克不以为然的说:“我就在边上……看看,不进去。”

    嘴上这么说,白豚却一头扎进更猛烈的风暴中。

    通讯也变得模糊,只依稀听到政委气急败坏的呼叫,很快就剩下一堆嘈杂背景音。即便有通讯中继舰支持,在这么狂乱的风暴中,也难以保持畅通联系。

    戴克并不是鲁莽,高强度搜索四天了,不仅没找到失踪的黑鲸和鬼鲨,还又丢了一架白豚。

    如果说都是风暴造成的,遇难前怎么也该发出一些求援信号,可这些战舰和战机,都丢得悄无声息。

    第二舰队已经从训练状态转为战备状态,虽然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搞侦查训练。如果最初不是因为闲得无聊,还不会出这档子事,但没人抱怨和不满。

    因为上到林德,下到戴克以及普通官兵,都有一个猜测。

    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证实猜测。

    戴克跟友邻战舰组成了搜索队,用最笨的划区搜索办法人肉侦测,一点点驱散战争迷雾。

    白豚冲进几股风暴交织的涡流中,在相对平静的中心风眼停留。

    风眼时刻都在变化,白豚正要抓着顺流的尾巴冲出去,戴克眼中溜过一缕异光。

    瞬间他身上的每根汗毛,脑子里的每缕念头,灵魂中的每颗粒子都炸了起来。

    他惊恐的大喊:“快跑!”

    风暴猛然像油锅一样沸腾起来,凝结成漆黑而巨大的龙头。

    涡流变成一根冒着黑气的巨大舌头,白豚被舌头一卷而入,像青蛙吞苍蝇般,没入龙嘴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抓紧我,我的腹黑〕〔全民武道时代〕〔昙花青春〕〔星际绿化大师〕〔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青梅很强势:小狼〕〔情定一生无悔过〕〔临时老公,吻慢点〕〔男神要黑化:女配〕〔极品老木匠〕〔世纪第一宠:厉少〕〔世界末日了和我真〕〔乡村妙手小仙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