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很萌:老公,〕〔快穿之女配要翻天〕〔华娱之白金年代〕〔逆天邪神〕〔茶栈〕〔女总裁的超级保镖〕〔直播之荒野求生融〕〔黑帝的燃情新宠〕〔战流〕〔创世十二乐章〕〔无敌剑仙在都市〕〔次元游历日记〕〔浴血武神〕〔农女当家:猎户夫〕〔都市超级雷神〕〔决战白日门〕〔仙墓〕〔妖界第一美食博主〕〔雪狐乾坤录〕〔主神的无限世界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九七 世界终末,冉娜的仁慈与佐尔德的呜咽
    新大陆东部,魔法塔林簇拥而成的“米斯尼亚”,预定要建造至高议会的广场中心人头攒动。

    大批侍从围成圈展开防护结界,将衣着华贵的魔法师老爷们护在里面。广场四处点缀着一堆堆模糊血肉,已经看不清楚具体部位。

    结界中,辛伯纳脸色阴沉的举着双手,手臂上血肉翻卷,手掌已经残缺大半。血水滴滴坠落,没到地上就散作血雾,回流到手上,渗进正在急速重生的骨肉里。

    “新大陆已经被虚空风暴包裹,不要再试了……”

    他看着被撕开一条黝黑裂缝的天穹,虚空龙群正如瀑布般倾泻而下,与团团金光相撞,愤怒的道:“秩序女神是要把我们也一起灭掉啊!祂跟赤红女士有什么区别!?”

    人们纷纷鼓噪,大多都在捶胸顿足,后悔不该听从皇帝和海瑟薇的召唤,丢开秩序教廷那边的关系,跑来抱巴哈姆特这根大腿。

    现在可好,皇帝和首相那帮人还安安生生的蹲在唐古斯,他们这些进了万无一失的避难所,却成了秩序女神定点打击的目标。

    “别傻了!”

    辛伯纳高声叱喝:“你们以为搭上秩序教廷那条线就有活路吗?真是天真!都不想想我为什么也到这里来了。”

    “除非把灵魂献给秩序女神,否则……不管我们跑到哪里,都不会有活路!”

    这位已经不清楚到底是奥术师还是魔法师的传奇凄然笑道:“这位陛下想要的永恒秩序,必须从头开始。我们这些人,哪怕留下了一个,都是很严重的干扰。”

    广场上的鼓噪更汹涌……

    “辛伯纳大人说得没错,想想摩斯姆特是怎么完蛋的!”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啊!跑也跑不掉,难道我们就在这等死吗?”

    “现在信仰永恒秩序还来得及吗?我可以马上改信的啊!”

    “白痴!信了然后你的灵魂就被拉去糊墙了,谁不知道秩序女神是怎么在修天堂山的?”

    老爷们慌乱,守在结界外的侍从仆役也开始推挤冲撞,继而结界都开始晃动,眼见就要崩溃的样子。

    冷光投下,罩住整座广场,熟悉的神念降下,那一刻即便是辛伯纳,都眼眶一红差点落泪,同时把刚握到手里的某块魂晶放了回去。

    差点忘了,还有一位神祇站在他们这边的……

    辛伯纳欣慰的想,这么一来,他就不必冒险动用次元替死术,让自己的灵魂遁回隐匿巢穴,以学徒级别重新来过了。

    “不要慌……”

    那个神念向广场上所有人送去讯息:“你们都是传奇网络的超级贵宾,我怎么能舍弃你们呢?”

    娇小纤弱的身影在上空显现,带出的灰黯光芒夺走光亮,令广场陷入阴沉夜幕,而她就如那躲在厚重雾纱中的弯月。

    欢欣鼓舞的浪潮席卷广场,人们纷纷伸手,高喊着“冉娜陛下救我”。

    “救,当然要救……”

    冉娜悬在空中,神念化作亲切的呢喃,在人们耳边低语:“帅哥/美女、大叔/大婶,请翻到《暗月传奇网络用户手册》,点开第七章的服务清单,在列表中找到第十八大项的第七十一小项……”

    辛伯纳都迫不及待的让随身塔灵找到相应项目,果然,上面有关于脱离险地的服务项目。

    整个大项都是帮助受困之人脱离险地的服务,列表无比详尽的列出了各种具体情况,每种情况的收费是不同的。

    第七十一小项是次高等级,列出的情况是“被强大神祇干扰各类传送,滞留于危险环境中”,而且特别注明了“没有进入战斗状态”。

    看到收费那一栏的数字,辛伯纳差点喷出满腔老血,十亿暗月点!

    暗月传奇网络才运营了几天,到现在收入最高的也就几千几万暗月点,谁拿得出来!?

    当然传奇网络也有可以用现实货币兑换暗月点数的设定,还特别鼓励用金蒲耳兑换,兑换比例是一金蒲尔十个暗月点。

    也就是说,得花一亿金蒲耳,才能让冉娜出手,把自己从新大陆传送到安全地点。

    一亿金蒲耳……这个价码,别说广场上的一般人,就连辛伯纳,砸锅卖铁也凑不出来。

    当然,把包括秘密巢穴在内的所有家当都压上,也未必凑不出来,不过一亿就买一次传送?

    辛伯纳心中大骂,你比秩序女神和商业女神加起来都还要狠啊!

    他这才明白广场为何瞬间沉寂,人人都跟他刚才一样,震惊得变成了雕塑。

    “不要急嘛……”

    冉娜似乎早有所料,耳边的呢喃更加热情:“价钱是贵了点哈,不过你们想想,我这是直接顶着虚空龙神的力量传送你们,相当于我吐血呢。”

    “送一个人就要吐一口血,我是神祇不是凡人,一口神血才一千万金蒲耳!对比一下某个凡人五十万的价码,我这已经是挥泪大甩卖了好吗?”

    “不过我不是海姆或者艾尔莎那种不讲情面的神祇,我是人神合一的新神,很讲人情的。”

    “诸位再看看用户手册,在暗月点数兑换清单上找找新增的兑换项目。”

    随身塔灵在辛伯纳的指挥下,从暗月传奇网络“客户端”,也就是“暗月助手”附带的晶片里,找到了兑换清单中的新增项。

    广场哗然大乱,人们纷纷鼓噪,很多人甚至直接骂出了恶魔、魔鬼之类的恶毒词汇。

    原本只有金蒲耳和各类魔法材料、魔导资源的兑换清单里,赫然多出了“灵魂”这个选项。

    辛伯纳终于忍不住冷笑道:“冉娜陛下,您还真是准备得很周全啊,不过这个新增的选项,不需要我们认同,就能自动生效吗?”

    冉娜呵呵笑道:“亲爱的辛伯纳用户,请查询用户手册末尾的附加条款,上面应该写清楚了,暗月传奇网络在做各个版本的升级更新时,各类服务和约定条款也会进行相应调整,具体细节无法事先通知用户。”

    辛伯纳哼道:“什么版本升级,我们根本不知道!”

    冉娜很有耐心的回应:“大的版本当然还是虚空灾变,不过现在从1.0旧大陆灾变,更新到了1.1新大陆毁灭。”

    辛伯纳胸口剧烈起伏,还在努力抗争,当然本质还是讨价还价:“真是难以置信,难道海瑟薇阁下也认同这样的事情?”

    冉娜嘿嘿笑道:“海瑟薇只是暗月传奇网络的形象代言,她既不用传奇网络,也不负责具体的运营。”

    辛伯纳真的要吐血了,冉娜又道:“我要的又不是你们灵魂的永久产权……哦,所有权,仅仅只是一段时间的使用权。”

    “比如说你,辛伯纳,你有九级了。按兑换比例计算,你只需要为我效劳三十年,仅此而已。”

    “在场的基本都是传奇,最长的期限也不过是九十年,对你们还很漫长的生命来说,就跟一次郊游那样短暂。”

    “注意这样的年限,它也意味着,你们不仅能安全传送出去,在相应的期限内,还受我的庇护。毕竟你们将会是我的固定资产,或者办公用品。”

    她的神念骤然加重,如铁锤般震荡在每个人的灵魂屏障上:“不要觉得我是在逼迫你们,这难道不是公平交易吗?”

    “你们是自由的,你们有选择的余地,可以选择接受或者拒绝。”

    宣告给每个人带去巨大的压迫,令广场再度沉寂。包括辛伯纳在内的大魔法师们灵魂震荡的同时,又生出怪异的既视感。

    这不正是他们过去惯常施加给别人的压迫吗?

    那些正在结界外惶然无措的侍从和仆役们,脸上的生动表情,跟他们完全没有分别啊。

    杂念纷呈中,一个人颤颤巍巍的说“我要兑换”,附和之声顿时此起彼伏。

    艰辛的权衡过掉级重练与效劳三十年的得失后,辛伯纳咬咬牙,缓缓举起了手:“我……兑换……”

    冉娜哈哈笑道:“很好!所有人都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她挥手洒下无数灰黯光带,透入广场所有人体内,辛伯纳等人眼前顿时展开一面光幕,那是一份契约,写清了兑换条款和服务约定。

    “这些人就当作你们的兑换物……”

    光带还透入了结界外的侍从和仆役,冉娜对辛伯纳等人说:“你们可以用他们来抵偿自己的服务期限,每个人每个级别一个月。”

    大魔法师们感激涕零,这等于是给了他们很大优惠啊,十个四级英雄的仆从就能抵偿三年多!

    连辛伯纳也赶紧把几十个侍从填进光幕里,把自己的服务期限从三十年一下子减少到十八年。

    一团团冷光在光带上绽放,一颗颗寒意森森的力量种子渗入人们灵魂中,冉娜哈哈长笑,悬在空中的身影荡漾出强烈波动,渐渐凝固充实。

    “我说到做到……”

    冉娜说:“我马上带你们离开虚空龙神设下的陷阱。”

    暗月神光洒下,将广场上所有人罩住,空间也随之扭曲荡漾。

    感应到自己身处的空间正从新大陆上剥离,辛伯纳等人长出一口气。

    这口气还没吐完,轰隆一阵响动,灰黯神光外炸起密集雷光,粗壮电弧如万千巨蛇,在神光之外蜿蜒奔腾。

    神光破碎成点点光尘,空间再度扭曲,等人们感应到脚踏实地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广场上。

    “啊哦……”

    冉娜俏皮的吐舌头:“忘了提醒你们,现在的情况不是虚空龙神一个神祇搞出来的,而是祂跟风暴之神一起干的。”

    “从两个强大神祇手下带走人,跟从一个强大神祇下带走人,价码怎么可能一样呢?”

    “所以,我们订立的第一个协议失效了。”

    辛伯纳等人如坠冰窖,连灵魂都在发抖,某个勇敢的传奇魔法师都喊出了“我这辈子从未见过像你这么无耻的神祇!”

    喀嚓一声,冷光神雷劈得那个家伙七窍冒烟,翻着白眼栽倒。

    冉娜沉下脸色,神念也变得冰寒无比:“第二个协议仍然是有效的,现在轮到你们为我效劳了!”

    “现在跟随我,为了我,也为你们自己,奋勇战斗吧!”

    灵魂的冰寒种子震动,既是催促,也施放出相应信息,指示了行动细节。

    包括辛伯纳在内的上百传奇魔法师,以及他们的数千侍从仆役,个个龇牙咧嘴,满脸不甘,却不由自主的纷纷升起,操纵各自的魔导器具,列做整齐队形,朝着黑气与金光交织的天穹战场冲去。

    ………………

    跟“米斯尼亚”的躁动相比,“散塔林城”的动静大得多,数千劳力狼奔冢突,数百魔法师挤在城中心那座高塔下,对着一脸是水的佐尔德呼号连天。

    “走不了走不了啦!”

    佐尔德脸上的水不知道是汗还是泪,手都摆出了残影:“传送门本来就没修好!而且就算修好了,也传送不出去,新大陆已经被虚空风暴裹住了!”

    人群前排,小巴斯拉扬的叫声撕心裂肺:“佐尔德!我是相信你才留在了这里的,现在事情变成这样,你得对我负责啊!”

    佐尔德的七窍都在冒烟了,同样的话语也在他心中冲击着,那是罗文娜在他身后的魔法塔里发来的。

    永远二十五岁嫩得能掐出水的传奇女魔法师正跟他谈在散塔林会里建设魔导视像工坊,同时找什么由头把魔法塔搬过来的事情,然后就天崩地裂了。

    都是传奇,罗文娜还是八级,连掐指一算都不需要,就感应到新大陆发生的变化,至少知道了虚空龙神的动静。

    现在跑也不跑不掉,要躲也没地方,罗文娜自然迁怒到了佐尔德身上。

    佐尔德心底在啼血,他才是冤啊!

    为了向小弟们证明自己扎根新大陆的诚意,把压箱底的空间石都拿出来了,现在可好,连尝试着跑路的机会都没有了。

    至于罗文娜,本来是想拉她过来壮大散塔林城的声势,随口用上了新大陆并不安全的借口。

    罗文娜又不是笨蛋,记起当初佐尔德在舰队城给过她的警告,以为佐尔德是在暗示她马上离开新大陆,当即就表示要走。

    佐尔德为了补上漏洞,把罗文娜留在自己这边,只好丢出有更多漏洞的东西,比如向罗文娜明暗两面示意,说他有李奇和海瑟薇两面的消息渠道,确认在“三五天后”,有相应的巨大变化。还解释说,走得太早会引起辛伯纳那帮人,乃至巴哈姆特的猜疑乃至警惕。

    罗文娜自然又相信了他,正为“三五天后”做准备,结果第二天变化就来了。

    “要错也是我的消息来源出错,不是我出错啊!”

    佐尔德对内外两面分辩着:“而且就算出错,也只是时间算错。想想看这么多年来,我这边的消息什么时候出过根本性的错误?”

    外面的小巴斯拉扬和其他小弟,里面的罗文娜都回以更高亢的叱责:“现在管谁出错呢!只有你能负起责任来!快想办法啊!”

    罗文娜更直接叫道:“去找海瑟薇和她的那个冉娜陛下不行吗?赶不及的话,赤联那边愿意帮忙的话,我……我们也不是不能接受!”

    能叫来的话还用你现在嚷嚷!

    佐尔德气苦,他的确能直接联系上海瑟薇和李奇,可现在海瑟薇应该是正在抬升她的新泰德城,根本懒得理会他。而李奇那边,回应的是一个慵懒的小丫头嗓门,说李奇还在睡觉,有事等他醒再说。

    新大陆就要毁灭了,他就要完蛋了。而他认识的两个救星,一个压根不把他当回事,另一个居然在睡觉!

    另一个大救星,暗月女士冉娜陛下,平时佐尔德想着捞好处的时候,的确会记起她。但到了眼下这种时候,他下意识的就回避乃至忽略了这位神祇的存在。

    小巴斯拉扬等人和罗文娜里外都在喊着,让佐尔德快发疯了。

    噪音如尖锐的砾石,磨着他的脑子,将他的思绪打磨成片片薄石胡乱飞舞。

    其中一片猛然闪起亮光,让佐尔德叫出了声:“好了!我联络上了!”

    喧闹戛然而止,佐尔德喘着粗气说:“我联络上赤联那边了,你们赶紧用最快的速度过去。飞过去,开传送门过去都行,虚空风暴还没侵入到新大陆里面,内部的传送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去那边找赤联的官方人员,就是套着红马甲的那种人,说是我佐尔德介绍过来的,他们一定会接收!”

    “当然……”

    他顿了顿说:“你们最好把自己弄得狼狈点,不然他们不但不会救助你们,还会把你们征召为助手,跟他们一起去救助其他人,懂吗?”

    小巴斯拉扬等人下意识的如鸡啄米般点头,魔法塔里,罗文娜也发来“对对”的心灵传讯。

    小弟们倒没完全把佐尔德当幌子和冤大头看,都纷纷问那你呢。

    “我……”

    佐尔德吐出口长气,神色怔忡了极为短暂的瞬间,然后露出淡然的笑容:“不要担心,我是谁啊,李奇会来救我的。”

    人们噢了一声,干脆的转头散去,魔法塔里也荡开短距传送的魔力冲击,罗文娜应该是回自己的魔法别墅收拾家什去了。

    魔法塔下顿时空空荡荡,佐尔德呆立了好一阵,颓然坐下。

    他摩挲手腕上的旧式魔法传讯器,苦笑着低声自语:“希望李奇的人能帮我圆谎吧,我也相信他们会的……”

    正是赤联从传讯器里发出的广播通告,让他知道了赤联还在救援盟友。当然,跑到新大陆的散塔林会成员,没多少人会再专门听赤联的广播了。

    以佐尔德这么多年跟赤联打的交道来看,他相信赤联不会对那些人,包括罗文娜在内见死不救的。

    至于自己……

    “我啊,当年好歹也是跟李奇棋逢对手过的啊。”

    佐尔德感慨着:“总还有点自己的尊严,我可不想这么狼狈的跑到他那边的地头上,求他手下的人收留。”

    他挺起了胸膛:“他如果觉得我这个人还有点份量的话,应该来救我的!”

    再塌陷下去:“应该……也许……可能……吧?”

    正在走神,杂乱的脚步声惊动了他。

    抬头一看,是无数魔工士甚至平民劳工。

    他们成百上千,从工地上走过来,密密麻麻的围在魔法塔下,用晶晶亮的眼睛注视着佐尔德。

    “你们……要做什么?”

    佐尔德吞了口唾沫,艰辛的问,同时暗暗后悔把自己的侍从都派回去打理自己的避难所了。

    这些人沉默着,沉默了许久,才由一个像是其他人后退一步所以变成前进一步的人开口。

    “米尔德恩老爷……”

    那个人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们想跟着你……”

    佐尔德愕然:“跟着我干什么?要活命跟着其他老爷走不就行了?”

    那个人摇头:“那些老爷不带我们,我们清楚。世界马上要毁灭了,不管是这里,还是旧大陆,都要毁灭了,我们也知道。”

    “让我们跟着你吧,不管你做什么,是去战斗还是做什么,总之我们不想就这么默默的死掉。”

    那个人朴实的脸上浮起一丝热切:“随便做点什么,哪怕是跟着你喊几句口号,骂骂秩序女神也好啊。”

    佐尔德的嘴巴张得更大了:“为什么?不,秩序女神是该骂,这时候骂祂也无所谓神罚了。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你们要跟着我做?”

    那个人左右看看,其他人没说话都期盼的看着他,于是他勇敢的说:“因为……只有你留下来了啊。”

    佐尔德呆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只觉得非常好笑。

    他刚要笑出声,喉咙里涌起一股酸热,变成低沉的呜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伏命葬世〕〔医妃有毒:王爷,〕〔重生之剑神〕〔财运天降〕〔豪门大佬求放过[穿〕〔陛下息怒〕〔通天劫途〕〔霸道小叔,请轻撩〕〔星际绿化大师〕〔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