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一九八 全知者的巡见与罗罗忒温丝的险关
    全知者超然于费恩世界的动荡之外,视野穿透迷雾,观察着一切。

    祂已难以像往常那样保持平静,祂预感到这一刻费恩世界即将迎来巨大的转变,光与暗、火与冰、燃素与灰烬的混沌相融,即将泾渭分明,然后爆发出核变。到底是裂变还是聚变,不仅决定费恩世界的未来,也将决定祂的命运。

    是的,全知者也是有命运的……

    于是在祂穿透一切的观察中,此刻的时间分化出无数可能存在的轴线,将费恩世界正呈现着的历史碎片串联起来,向着逻辑天穹四面八方发散。

    祂追溯而上,回到秩序女神破开主位面屏障,虚空龙神撞上白金龙柱前的短暂时刻,观察着主位面里各个角落的变化。

    那时候巴哈姆特还在跟瑟贝妮神念交流,新大陆还很平静。

    白金龙殿里,嘉拉希恩还处于传送状态,没跨出传送门,萨达尔守在赤联区域里,警惕的扫视四周……

    “米斯尼亚”靠近广场的最大一座魔法塔里,辛伯纳抱着胳膊端详新的法师联合会总部,对自己的坐席该放在哪里挑挑捡捡的同时,也为该如何跟海瑟薇搞起的自由魔法同盟争夺正统而头痛……

    “散塔林城”差不多同样的位置,但要简陋得多的魔法塔里,佐尔德正在努力说服罗文娜先在城里建好工坊和魔法塔再走,还拍着胸脯保证“三五天内的巨变”仅仅秩序女神的一次已经被李奇看穿了的虚张声势……

    新大陆西面的荒原里,黑龙米拉波奥斯踏在某座还没修好的石塔顶端,目光从那些扛着上吨重石块跑得飞快的少年身上挪开,放到他用魔导手机投射出来的要塞立体透视图上……

    赤联的巨湖中,琳-安伯莉尔一边跟自家的女王和主教诉苦撒娇,一边用触须逗弄那些基本没离开过破碎洋海底的人鱼圣女……

    不算太远的河湾边,兼职班主任萨尼娜带领小学生们正在鼓掌加油,河中那只“浪里白条”正跟一块直径有三四米的扁圆“石头”,实际是新大陆河川里特有的巨型石斑鱼追逐,搅起漫天水花……

    在这一刻,新大陆之内是主位面最安宁的地方,而就在新大陆外,包裹着次位面膜的风暴之中,戴克等人刚刚靠着卡琳的神力齐心协力,挣脱出风暴乱流……

    这时候的欧萝拉倒是运筹帷幄,把女神和魔女们,包括小红都使唤了起来,当然她想的还是这样就足够了……

    上万公里之下,旧大陆东部,少年皇帝琼恩-曙光正跟他的导师及监护人在高塔之上的露台里悠闲的晒着阳光,下着由赤联传播开的“黑白棋”。他们不是真的悠闲,让群聚在唐古斯神殿山的媒体探子们拍到他们悠闲的模样,由此稳定人心,这是他们目前最重要的工作……

    而在距离皇帝“行宫”不远处某座高塔的大厅里,首相唐古斯公爵正埋在大群贵族和商人中间,艰辛的抵挡他们的唾沫浪潮。这些人要争前往新大陆的传送门票,要争新大陆的“避难领地”大小和位置,要争在新大陆避难期间该引用那些帝国律法由此享受什么样的额外特权,总之什么都要争……

    就因为始终难以调节好方方面面的分歧,从帝国皇帝到官署,再到大贵族乃至各家商会,都还蹲在旧大陆上,而人人都抱持着“不答应我大家都别想走”的态度,以及少年皇帝“朕与帝国同在”的决绝姿态,让所有人达成共识的避难所方案完全没有出炉的希望……

    大厅里还有一个装着义眼戴着义肢的女子,律法圣女娜玛在角落里靠着墙抱着胳膊,点着下巴尖打盹。她虽然不再与律法之神龙尔德有直接的意志关联,但她的律法神术却仍然有效,所以被请来做见证人。等方案最终出炉时,由她盖上含有律法神力的契约烙印,只是看眼下这副景象,这单“业务”她是指望不上了……

    唐古斯西北的荒原里,地精奈斯盖和半身人戈米斯站在断裂战舰的舰首上,俯瞰来来往往、忙忙碌碌的劳工们。他们正在技师的指挥下清理废墟、挖掘地基和水井,铺设道路。奈斯盖和戈米斯脸上满是憧憬,而在下面汗流浃背的劳工们,虽然被一纸契约夺走了未来的大半收入,但他们脸上同样也浮动着憧憬,因为他们还能活下去,还能用力气换取生路,甚至也许真像奈斯盖大人说的那样,把这里建设成他们自己的家园……

    断舰城西面,遗忘森林与红石交界的囚笼堡里,“东费恩船台工会”的副会长,半身人拉夏尔在他的小小树屋里与连绵不绝的魔法传讯斗争着。

    他时不时的拔高声调,说着“最贫穷最渴望改变的那些人最有战斗力”、“麻痹魔法师老爷是很容易的事情他们最喜欢看到你们先硬气然后为一口饭服软”、“要坚持为底层人民代言的身份但也要抵制把一切砸烂的盲目主义”之类的话,向传讯器那头的“船台分会”传授总部的斗争技巧……

    再往西南,满目疮痍的舰队城峡谷里,新的但要小很多的防护结界撑起,防空反潜(地底)阵地密布。峡谷深处的地下指挥所里,曙光帝国新任军务大臣,大元帅瑞玛科丢下粉笔,退后一步打量黑板,上面写满了各个作战单位的代称,甚至连只有两艘飞舟的巡逻小队都列了出来……

    瑞玛科深深叹息,上前在黑板的角落里写下“弗洛多-石蜥山”这个姓名,嘴里念叨着“再有两个……不,一个中队的战斗飞舟,我就能把圣阶城拿下了”。

    这个小小的半身人现在是他麾下最得力的助手,正在帝国境内各处搜罗各类适合现代战争的作战力量,每门魔导炮都不放过,让瑞玛科的“新帝国军”朝着垃圾堆的不归之路狂奔……

    圣阶城是曙光帝国境内唯一还有建造浮空战舰的地方,那里的皇室浮空舰工坊在瓦伦丁大战中奇迹般的保留了下来。只是工坊负责人,连同圣阶城的实际掌权者,仍然在帝国与教廷之间摇摆,没有旗帜鲜明的倒向以少年皇帝为首的“帝国正统”。

    就在瑞玛科挂念着圣阶城的同时,圣阶城中特雷希娅曾经的行宫,波迪娜公主被麦戈尔制服的书房里,皇室浮空舰工坊的负责人坦尼森、帝国宣传部长莫德温惶恐的向特蕾希娅和波迪娜都曾坐过的位置低头,述说自己对女神陛下的虔诚。而座椅上浮动的虚影赫然是秩序教廷枢机主教布林托,回应说“证明你们信仰的时刻即将到来”……

    这一刻的历史碎片无穷无尽,不是每一块都有值得全知者关注的价值。相比那些被神祇光辉遮蔽,即便是全知者也只能通过侧面印证才能推测一二的碎片,那些看似微小,却可能会对历史造成巨大影响的碎片,更值得全知者凝视,这已被过往无数时光应证。

    全知者的视角再度回到唐古斯神殿山,远离中心区域的外围,极为普通的一座高塔里,脸色还很苍白的波迪娜公主牵着白裙金冠的少女,跟她手掌相扣,高高举起,大声说:“我是特蕾希娅的圣女,尤莎也是,我们会让特蕾希娅之光重新燃烧起来,让特蕾希娅的正信洗涤世界!”

    上百人举臂呼喊“特蕾希娅举世无双”之类的口号,后方的眼罩女子和秀气少年对视,显得很是无措……

    或许有可能,但更大的可能只是虚幻。

    全知者没有再转换视野,由那个少年身上发散出的命运线跳到与之相关的碎片上,因为每一片都罩上了浓浓的迷雾,那是有强大神力遮蔽的玄奥领域,探察只会陷入到无尽的死循环中。

    祂转而注视主位面里此刻并不起眼,却有着最多可能性,当然也意味着完全看不清未来的那快碎片。

    那是旧大陆西部,神圣意志帝国的首都特罗斯。

    然而全知者毫无所获,只看到由灰白、灰黑、猩红、钢铁、翠绿等神力色彩汇聚成的涡流。

    “已经被这么多神祇关注了吗?”

    “属于他自己的可能性,已经快消失光了啊。”

    “真是遗憾……”

    祂将视角调整到俯瞰模式,主位面上的凡人被片片神光笼罩,最为耀眼的是暗金、淡金、艳红、玫瑰金、淡紫等神力色彩,它们形似分散,却又散发着朝霞般的同色光晕,那是赤红诸神组成的红网。

    “那个小姑娘,真的做到了……”

    全知者深深感慨:“但好像太晚了,现在世界已被扰乱,我都不再超脱在命运之外了。”

    全知者深深感慨着,切断了所有注视,让自己的意志回归虚空深处。

    ………………

    特罗斯皇宫,皇后寝殿,罗姆罗斯的身影从空气中挤出来,对着早有感应,立在床边的忒温丝笑道:“又被你抓住了。”

    他上前抱住忒温丝,踌躇了片刻,正想说话,忒温丝却说:“听我说,我知道你马上又要拿自己的生命甚至灵魂去赌博了……”

    罗姆罗斯身体一震,忒温丝低低笑道:“这样的事情,连格芮塔那样的人都知道,我却不知道,那么我在你心中的地位,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我不是……”

    罗姆罗斯辩解,却被忒温丝堵住了嘴,两人身体交缠,意念也通过传讯急速来往。

    “我什么都知道,而且不是只靠格芮塔告诉我。”

    “别忘了我是生命圣女,有灵之物都是我的眼睛和耳朵。”

    “你已经融合过八次传奇以上的生命了,八种不同的生命赋予了你不同的力量。”

    “所以你有巨龙的体魄,有恶魔的爆发,有魔鬼的伪装……”

    “你刚才传送过来,不是用魔导器,是用了波塔蠕虫的力量。没错,我知道你融合了一只幼年期的波塔蠕虫,为此你不惜深入到亚空间风暴。”

    “这一切,我都在看着,我也在帮忙。我是生命圣女啊,我祈祷女神压制那些生命的生机,让你可以顺利的融合。”

    “现在到了最后阶段,你还少一个既能融合前面八种力量,又能与你灵魂契合的媒介。”

    “你找来的媒介不管用,罗姆罗斯,我很确定这一点。”

    罗姆罗斯意识到了什么,心口发紧,意念变得动荡不安:“你想说什么,忒温丝?”

    忒温丝的意念软柔如云,将罗姆罗斯的灵魂裹住:“那个媒介,就是我。”

    罗姆罗斯咆哮:“你在胡说什么啊!”

    忒温丝没有理会,意念继续推送:“媒介还得与永恒宁静和铁幕融合,那两件武器虽然被星海之力控制了,却留着你的灵魂烙印。必须把烙印剥离下来,这么一来,通过媒介,你又能自如的运用它们了,它们将会完全属于你。”

    “你弄来了一只夺心魔,认为它既能当媒介,又能融合永恒宁静和铁幕,的确有那个可能,但很遗憾,那只夺心魔已经被夺去了生机,只要一解封就会化作飞灰。”

    “别忘了,我是可以直接请求生命女神降下神恩或者神罚的圣女。”

    “对不起,罗姆罗斯,我瞒着你做了很多事情,就像你瞒着我做了很多事情一样。”

    “现在,你没有选择了。”

    “我早就在做准备,永恒宁静和铁幕,已经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两人还相拥着,忒温丝的一只手臂却变成了钢铁,手掌扭曲,哗啦啦抖开若干铁刺,竟然是一柄连枷。那正是罗姆罗斯曾经用过,后来因为上面带有的星海之力在浸染他的灵魂,就封存起来再也不用了。

    原本白嫩皎洁的手臂变成金属长柄,古铜底色上爬满了像筋肉般的血色纹路,显得极为狰狞,纹路间却点缀着若干翠绿苗芽,脆嫩欲滴。

    忒温丝的另一只手臂如伞骨般展开,拉成一面木盾,赫然是罗姆罗斯的另一件武器,图铎大帝藏在黄金树下的盾牌“铁幕”。

    ”忒温丝——!”

    罗姆罗斯推开忒温丝,目龇欲裂,痛苦加愤怒的咆哮:“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忒温丝手臂复原,淡然的笑着:“罗罗,就因为这样的变化,你就不再接受我了吗?”

    罗姆罗斯噎了噎,然后用更大的声音喊道:“你该知道媒介是怎么回事!你会彻底消失的!”

    忒温丝伸展手臂,像将要殉身的祭品:“那样不是更好吗?我可以跟你永远在一起啊。”

    “罗罗,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你也不必再担心我受到伤害。”

    泪水夺眶而出,罗姆罗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忒温丝安慰道:“等你有了足够的力量,再把我复原不就好了吗?”

    罗姆罗斯摇着头说:“那就不再是现在的你了,忒温丝,你……”

    话没说完,他意识猛然摇曳,无数呢喃涌入心底,那是他已经融合的八种奇灵的感知,同时也有来自神祇的警告。

    与此同时,忒温丝的目光也在剧烈闪烁。

    更为明显的迹象出现,地面微微晃动,天色骤然黯淡。

    两人对视,惊愕的同声道:“新大陆?”

    这一刻,正是秩序女神破开主位面屏障,虚空龙神以本体突袭新大陆的时候。

    忒温丝过往的娇弱气息完全消失,她沉声说:“就是现在,罗罗!”

    “如果你不想坐在那个可笑的宝座上,等着谁来救援的话,就动手吧!”

    “不要辜负了我的……牺牲……”

    说到后面,忒温丝的泪水也溢出眼眶。

    罗姆罗斯呼吸都停住了,瞬间念头如怒涛般来回冲撞。

    正当怒涛中属于计较利害得失的那一侧占到上风时,暗金、淡金、艳红等色光芒在窗外闪亮。

    康斯坦丁的声音在罗姆罗斯的传讯器中响起:“皇帝陛下,我们来请求你的援助!”

    罗姆罗斯讶异的回应:“援助?你们需要援助?我觉得现在应该请求援助的是我才对吧?”

    康斯坦丁说:“虚空龙神突袭新大陆是秩序女神重启世界的开端,旧大陆也危在旦夕!”

    “我们需要每一个凡人的帮助,我们需要团结起来。”

    “哪怕是一个小孩子,都能拉动引信,让足以毁灭浮陆的元素炸弹起爆,何况是陛下您这么强大的凡人呢?”

    罗姆罗斯与忒温丝面面相觑,刚才那种毫无选择的压迫,悄然消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