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之培养系统〕〔豪胥韩三千小说全〕〔豪婿韩三千免费阅〕〔韩三千〕〔豪婿韩三千〕〔豪婿〕〔宋风晚傅沉〕〔时间苍凉爱不淡忘〕〔提拔万浩鹏〕〔超级女婿〕〔重生之都市修仙洛〕〔偏宠替嫁小娇妻〕〔重生之都市仙尊〕〔总裁老公惹不得〕〔隐婚挚爱:前夫请〕〔透视民工混都市〕〔亿万首席霸道又温〕〔当爱情来敲门〕〔仙宫〕〔名门二婚:墨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零零 外神巨龙的对决与小红的盛大失败登场
    光芒消散,天穹之上的塔克希丝面目全非。

    一颗又一颗龙头从像是黑暗本身的躯体上伸出,每一颗都带起不同属性的暗面力量之潮,龙眼仿佛在注视不同维度,让每个维度都翻起满含疯狂、毁灭、堕落以及最终通向至极黑暗的狂澜。

    黑暗龙神提亚玛特,费恩世界从未听过见过的邪神,只有借燃素海邀游于多元宇宙的旅法师才知道祂的存在。

    当第四颗龙头伸出时,巴哈姆特的金光身影也凝结为顶天立地的实体,但在提亚玛特之前仍然显得羸弱。

    祂与塔克希丝变成的提亚玛特撞在一起,让即将挤出来的第五颗龙头暂时停住。

    白金龙翼高高扬起,翼尖开始亮起怪异的橘黄光色,巴哈姆特也开始产生某种变化。

    “既然如此,吾只能先消灭你,哪怕……”

    巴哈姆特的神念震荡,波动的节奏渐渐陌生,似乎连祂的本质都正在蜕变。

    就在这时,冉娜侵蚀了白金结界,叫着“宝贝无主”什么的,冲向龙骨。

    “冉娜陛下……”

    巴哈姆特的变化骤然一滞:“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我们之间订立了誓约的!”

    冉娜动作没停,回应的神念异常得意:“跟我订约的是巴哈姆特,不是你马上要变成的外神啊!”

    “对你来说,消灭提亚玛特是比守护费恩优先级更高的目标,你必须变成外神。”

    “你失败了就没得说了,你胜利了,属于巴哈姆特的这缕意志也会消散。”

    “到了那个时候,你留下的这根小骨头虽然还有你的力量,却不再拥有你的意志,不就成了无主之物吗?”

    “没家的小宝贝有多可怜你知道吗?而且接下来的混乱里,要让它被坏人……哦,坏神抢走了,下场会有多惨啊。”

    “想想那么可怕的结果,还不如让给我呢。至少我是忠于这个世界的土著,我有不同于秩序女神的立场,小宝贝在我的手里,能做多少好事啊。”

    冉娜像在商场盯着包包的小女人,发送着绵缠神念:“老巴让给我啦!让给我让给我啦!”

    巴哈姆特分出的神念消散,不知道是被气散的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或者已经没有余暇回应了。

    天穹再度闪耀,巨大的金黑龙躯撞在一起,龙嘴啃咬,龙爪撕扯,龙翼拍打,两位至高龙神的战斗竟是最原始的贴身肉搏。感觉动静比之前小了许多,天穹似乎变成了尺寸无比巨大的幻景屏幕。

    然而战场的光影变幻渐渐聚成诡奇的涡流,像是来自费恩其他位面的景象,甚至其他维度的力量,开始缕缕被扯进战斗中,让两位龙神战斗的空间变成规模难以想象的神力风暴的中心。

    碧绿、猩红、血与铁、灰雾等片片神光开始在天穹上浮现,那是来自其他神祇的神念,看来包括生命女神瑟贝妮在内,诸神们并没有对新大陆置之不理,只是出于各种原因,祂们并没有响应巴哈姆特的号召。

    祂们的选择是对的,提亚玛特这样的外神,不是祂们能够解决的。并不是战力高低的问题,而是涉及到神祇命运的玄奥之事。

    祂们也只敢投来一缕关注的神念,现在两位龙神还没完全蜕变为外神,彼此之间的战斗就已伸展到本世界的各个位面和与各种维度上。等弥散在纵横两个坐标轴上的力量冲击回归到这里时,那时爆发的冲击会有多大威力,根本无法想象,在场这些神祇可不敢以身相试。

    神祇都畏惧,凡人就更不堪了。

    天穹之下,无尽的虚空龙群被金光撕扯得七零八落,龙骑将们不得不引领龙群远离风眼。

    这边的金龙黑龙白龙们也急急下降,用自己的身体遮护白金龙骨。

    龙族上下一分,露出来的数千人类顿时倒了大霉。

    这些由冉娜驱策着加入战场的凡人侵蚀了白金龙结界,自然被当作敌人对待。

    回撤的金龙黑龙白龙和其他巨龙喷射出密集的龙焰和射线,将他们罩住。千米高处的一层空域变成无形的烧烤架,发出噼噼啪啪的连绵脆鸣。各色光华飞溅,惨叫声不过是细不可闻的背景音。

    片刻间数百上千的凡人化作飞灰或者冰渣,同时在空气中留下或香嫩或焦糊的肉味。

    这数千人里包括了三四百高阶魔法师以及他们的侍从仆役,不乏强力者,这些人不管是在风暴群岛时代,还是搬迁到大陆上,都没有放弃“魔法师首先是战斗职业”这个原则,因此抢在龙群攻击前就四散遁走了。

    冉娜的力量种子只是胁迫他们进入战场,无法完全操纵他们。刚才冉娜通过力量种子激发负面之力,也让力量种子变得虚弱,难以继续挟制。

    包括辛伯纳等人在内,这数百强力者正庆幸逃过一劫,却又被两股力量卷住。

    一股来自高空两位龙神战斗引发的涡流,不少魔法师对战斗的波及范围估计不足,剩得太高,一头撞进涡流中,变作片片飞灰和点点蓝光。

    另一股则是虚空龙群的攻击,龙骑将并未带着虚空龙群离开,而是在涡流之外的天穹上游离。四散而逃的魔法师成了他们眼中的丰美食粮,一股股支流从虚空龙群中探出,裹住那些落单而逃的可怜虫。

    黑气穿透身体,浸透灵魂,远胜强酸的虚空之力急速腐蚀灵魂,让这些人痛苦至极,嘶嚎震天。

    对虚空龙来说,这样的反应让灵魂更加脆嫩甘美,于是它们的侵蚀像猫舌头一样,一层层的细腻品尝,令受难者更加痛苦。

    仅仅只有少数人幸运儿最终逃出生天,辛伯纳不是幸运儿,他冲进了涡流,用一身魔导器和无数空间石挣下了小命。刚用连续闪现脱离涡流,又被好几股虚空龙,甚至一个龙骑将盯住。

    原本一个接近传奇巅峰的传奇魔法师,足以制造出天崩地裂的动静,可现场有两个至高龙神在,他就算是放出了终极暴炎大火球,也只会变成普通的小火球。

    在极为短暂的时间内,他用光了卷轴,耗光了魔力,连藏得最深的魔导器都用上了,却还是摆脱不了龙骑将的追踪。随手用上从赤联那边走私的贴身射线小手枪,虽然没伤到对方,却让龙骑将放弃了追逐。

    好不容易冲出战场,一身破烂,存货全无的辛伯纳看着天穹上的动静,只觉过去几年在帝国、魔法师以及秩序教廷之间的旋踵来回不仅毫无意义,还异常可笑。

    他不知道什么提亚玛特,但知道眼下不管置身何处,都已没了生路,一时想放声大哭。

    还好,终末还未到来。

    提亚玛特始终被遏制着,没能变化到完全体,巴哈姆特的转变也停止了,只有龙翼的上半部分像挑染般的多了血红和亮金两色。

    巴哈姆特再度分出一缕神念,还在努力说服冉娜:“您说得很有道理,不过为什么不做更积极的选择呢?”

    冉娜用灰黯光流冲开迟滞她的白金光流,大群金龙黑龙像喷枪下的蜂群四分五散。三个掉头过来阻止她的龙神也被卷住,灰黯光流将祂们五花大绑一番绳缚,分作三个方向丢去天边。

    她距离白金龙骨已经只有几百米,附着在龙骨上的金光黯淡无光,正被急速侵蚀。

    此时她已视龙骨为掌中之物,快意的笑道:“更积极的选择?难道你觉得秩序女神连自己都愿意牺牲的永恒秩序,会给这块新大陆,会给旧时代凡人春风吹又生的机会?”

    “当然我不认同的话,秩序女神别想做到这样的程度,不过我为什么不认同呢?”

    “你就没想过,为什么我会知道你跟塔克希丝之间的事情?”

    巴哈姆特的神念变得异常沉凝:“您不是真正的夜女士,赤红陛下也不是真正的……那位,所以整个费恩世界,应该只有坐镇天堂山的海姆陛下知道,但吾与海姆陛下是有……”

    “有默契?”

    冉娜嘲讽的道:“巴哈姆特,秩序女神既然要把你当作永恒秩序的肥料,难道还指望祂不利用祂所知的所有事情对付你吗?”

    “从你回归那时候开始,祂就不可能跟你还有什么默契了。”

    “相反,真正跟祂有默契的是我啊!”

    巴哈姆特在天穹上的身影更加耀眼,龙翼上的血色和金色却在变淡,祂投下的神念满含愤怒:“从一开始,你就是秩序女神的内应!?”

    冉娜叹气:“事情没到这一步的话,我也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啊。”

    “本来我还以为你真的跟秩序女神有默契,秩序女神会放你和你的龙子龙孙,甚至这些凡人一条生路呢。”

    “事到如今,本着废物利用……不,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我选择站海姆陛下那边,合情合理!”

    冉娜最后的话异常真挚:“我代表着另一个可能性,你可以接受的可能性,不是吗?”

    巴哈姆特回应以悠长叹息,金光中猛然迸射出浓稠血光,整个身躯的鳞片变作金红相间,却又类似岩石的质地,龙翼上伸展出层层尖棱,头上的盘旋龙角拔升为斜立长角,如双剑般直刺苍穹。

    白金巨龙形象骤然大变,成了一头棱角分明的岩石巨龙。鳞片上金光与血光游离不定,龙瞳也由金黄变作血红。身上洋溢的气息更从苍莽古朴、威严宽厚变到倨傲漠然,乃至暴戾,仿佛所见的一切都不合祂的心意。

    “阿普苏……你果然躲在这里……”

    提亚玛特此时也终于伸展出第五颗龙头,五首黑暗巨龙发出意味复杂的感慨:“我们继续吧。”

    巴哈姆特变作的阿普苏龙头高昂:“吼——!”

    然后祂猛然扑下,龙嘴大张,将所有龙头的脖子一口咬住,龙爪破开提亚玛特的胸膛,贯穿心脏。与此同时,提亚玛特的五颗龙头也咬住了阿普苏的脖子。

    就在此刻,另一股金光破开天穹,朝霞般的光辉洒下,霞光中跳出一个手持长棍,身着金甲,头上锦羽招展的窈窕身影。

    还好,没有光着脚踩风火轮,也不是只有凶兆和小短裤的“网游铠甲”。

    楚莉小红老老实实穿着款式跟赤联魔导武装一样的战甲降下,头上非得插两根毛是因为不插就代入不了猴子心态,自觉莽不起来。

    她挥着已经被加强到三十万吨的金箍棒,朝着两头正咬在一起的外神巨龙冲去。

    “我来了,巴哈姆特!”

    “晚了点别在意哈,你该知道女孩子出门得花点时间打扮……”

    “等等到底哪个是你啊?别告诉我这只五头龙是你啊,那可真恶心!”

    “提亚玛特和阿普苏?怎么感觉挺熟悉的呢?”

    她嚷嚷挥下金箍棒,想要分开双方,刚冲进涡流,就被绞得在半秒内转了至少七千二百度,像是在花样滑冰场上炫技似的。

    “卧槽不来本体连劝架的力气都没了,你们这是什么来头!?”

    她冲出涡流闪到一边,惊魂未定的扶着头上的毛嚷嚷。

    这时候下方的白金龙骨更加黯淡,冉娜已经撞开最后一层守护的巨龙,眼见就要摸到龙骨。

    “小黑你休想——!”

    小红明智的调整了行动目标,怕用金箍棒会打坏龙骨,缠绕在手臂上的鲜红绸带激射而下,带着暗金光辉朝冉娜头顶轰落。

    天地再度震荡,光明、黑暗乃至一切,似乎在瞬间都被难以言表的冲击粉碎。

    只在这几乎连灵魂都要震碎的动静末尾,依稀听到某人……不,某女神的懊恼惨叫:“我的盛大登场!”

    楚莉小红加上冉娜,一同被这股冲击震飞到天边。

    世界恢复正常,天穹上那两头外神巨龙消失,只剩下交织的黑金光尘莹莹飘飞。天地仿佛颠倒,头顶变成了蒲公英粉絮飘飞的原野。

    天穹最高处,光尘凝结成巴哈姆特的虚影。

    祂用欣慰的语气说:“虽然吾回归本世界的任务并没有完成,但更重要的目标达成了,吾无憾了。”

    “这个世界的未来,就交给愿意负起责任,也有力量负起责任的存在吧。”

    光尘包裹的雪山之巅,白金龙骨化作的巨柱轰然摇曳,之前被塔克希丝轰击出的裂纹急速加深,喷溅出股股金光,再汇聚为耀眼流金。

    “巴哈姆特!”

    小红热泪盈眶的喊道:“我会把你的意志传承下去的,我会让这个世界获得全新的未来,你放心的走吧!”

    愿意负起责任,也有力量负起责任的存在,除了她还会有谁?

    小红是这么想的,所以她非常感动,末了还加上一句:“没跟你喝上一桌还真是遗憾的,以后我会给你烧香给你洒酒的!谢谢你的信任!你不会看错人的!”

    流金像有生命,蜿蜒游弋着,眼见要飞向小红,半途却一拐,轰然涌入冉娜的体内。

    那一刻连冉娜本人都愣住了,小红更是变成了雕塑。

    “抱歉,赤红陛下,吾并不认同您所代表的可能性。”

    巴哈姆特的虚影投下飘渺之音:“冉娜陛下刚才说得对,她所代表的可能性虽然并非吾的主张,但吾觉得比较而言,那更……合理,更顺其自然。”

    “而且,您如果真的是那位,也不需要吾的力量。”

    直到巴哈姆特的虚影完全消失,小红才恢复了呼吸,她一手指着天穹想说什么,另一手拍着胸口剧烈咳嗽说不出话。

    天边另一处的冉娜将金光完全收入体内,仰天大笑,重复小红刚才的话:“以后我会给你烧香给你洒酒的!谢谢你的信任!你不会看错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