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过情海城〕〔偷个宝宝:总裁娶〕〔万象天劫〕〔徒弟个个想造反〕〔捍卫星宇之起源〕〔我的漫画家攻略〕〔诸天仙河〕〔传奇从败给天道开〕〔镇阴棺〕〔大明梦境〕〔快穿反派总贪恋我〕〔八零神医小娇媳〕〔邪王宠妻:废材嫡〕〔萌妃太甜〕〔轮回乐园〕〔抗战之超级武器库〕〔神医兵王混都市〕〔火影之惊涛骇浪〕〔诸天剧透群〕〔帝逆洪荒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零一 小红三打邪神之一,海瑟薇的拒绝
    金光从白金龙骨上抽离,如巨柱般的龙骨像沙雕般缓缓崩解。

    那一刻,所有巨龙同声悲哮,他们彻底失去了共同的祖先和整个种族的守护者。

    过去数万年的漫长岁月里,即便巴哈姆特离开了费恩世界,但只要白金龙骨在,祂的意志随时都能回归。这正是各族巨龙依然视自己为费恩生灵之巅,傲踞于凡人之上的依凭。虚空龙神也因为这根龙骨的存在,才没能彻底夺占龙域。

    巴哈姆特将白金龙骨搬迁到新大陆,启动避难所计划的时候,龙族们欣然遵从。他们从未怀疑过巴哈姆特会彻底离去,而白金龙骨在哪里,哪里就是龙域。

    现在,巴哈姆特的意志消散了,白金龙骨粉碎了……

    巨龙们四散而遁,别说巢穴,连自家的龙神都无暇理会,景象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群龙无首。

    白金龙骨化作烟尘,在雪山之巅又罩上一层雪白云雾,云雾中冲出三团光华,朝着天边射去。

    那是红龙、黑龙和白龙三个龙神的龙骨,祂们是想带着自己的龙骨突破虚空风暴,躲得越远越好。

    龙神这种神祇是在远古时代,为剿灭古神而演变出的旧神。如果不是金龙王巴哈姆特夺得了初代正义至善与光明之主的信仰之力,晋升为白金龙神,而后崛起的今神可不会容许这些旧神的存在与传承。

    现在失去了老祖宗白金龙神,龙族前景一片黑暗,龙神们也自身难保。绿龙那帮二五仔或许另有命运,但绿龙到底靠了什么赢得秩序女神的垂怜,双方又达成了什么协议,已非这三位龙神所能知悉。

    龙神与巨龙们仓皇逃窜,小红从巨大的失落中挣脱出来,捏着金箍棒的手金光翻滚,却始终没将棍子举起来。

    她咬牙切齿的说:“小黑,如果你赶紧跟我一起拯救这里的话,我就不追究你,以我的真名起誓!”

    太阳有多热,她想抡起金箍棒一棍打死冉娜的心就有多热。

    宇宙有多远,她就想把冉娜的脑袋当皮球,开一个大脚踢多远。

    但是,大局为重……

    冉娜那边还关联着海瑟薇,还有她组织的自由魔法同盟,他们仍然是秩序女神要消灭的对象。冉娜获得的巴哈姆特传承,应该有益于对反抗秩序女神的共同事业。

    一个真正的大同主义者,首先想的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计较自己的利益得失。

    小红自认是真正的大同主义者,至少比李奇更真,所以压制住了抡起三十万吨金箍棒,冲着冉娜天灵盖重重砸下的冲动,向小黑发出了合作倡议。

    指挥部刚刚发来消息,失去了次位面膜和白金龙骨,新大陆就丧失了大半支撑,就靠着主位面屏障与新大陆的微弱关联勉强维持,要不了多久就得整体向下坠落。

    根据薇姬的计算,新大陆一旦坠落,会在西费恩之西上空几千公里高度的风暴禁区里撕扯成无数碎片,给旧大陆和海洋砸下一波异常恐怖的陨石风暴。引发的海啸和地震,加上位面缝隙的动荡,起码会杀死主位面内一半生灵。

    虽然那个谁和薇姬已经拿出了方案,行动也正在进行,但能多争取一份力量就算一份。

    冉娜的回应却出乎小红预料……

    “小黑?”

    冉娜说:“有了白金龙骨,我不需要再做你嘴里的小黑了!”

    “从自由女神到暗月女士,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天!”

    “我是冉娜,不是小黑!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小黑这个恶心的名字!”

    冉娜像大仇得报似的,神念汹涌着发出上述信息。

    接着的神念瞬间平静,冷漠中带着讥讽:“不管我还是不是小黑,这里都没我什么事了,你还指望我跟你携手战斗?你到底有多蠢多幼稚啊?”

    神念荡动的同时,天穹再起变化,原本虚空龙神撕开的漆黑裂缝侧面,又出现灰黯冷白的裂纹。

    天地震动,裂纹破开,一个黑点落下,小红神念一触就看清了究竟。

    那是一座石塔,严格说是座废弃了不知多久的断塔,塔身处处风干,夹杂着斑驳青苔,染满了时光的侵蚀。

    石塔降到冉娜头顶,冉娜拎着自己的头发向外一抛:“还给你!这具破烂身体我实在受够了!”

    娇小纤弱的褐发少女像玩偶般悠悠下坠,留在原地的是一团灰黯白光,又被盘旋的流金光辉裹住,正交织相融,凝出比冉娜更高更凹凸有致的女性躯体。

    小红下意识的哎呀惊叫,红绸激射,想卷住那个“冉娜”:“你在干什么啊!这可是一条命啊!”

    “就算只是分身,那也是好大一坨神性源质啊,怎么这么浪费?”

    “就算不是神性源质做的,只是没价值的垃圾,也不能随手丢垃圾啊!砸着了花花草草……”

    正在嘴贫,看到留在原地那具神光之躯的变化,小红呆住,红绸也随之一滞,没能卷住那个玩偶般的“冉娜”。

    从上方塔中涌出灰白光流,注入那个只有轮廓的光辉身影中。层层细节急速显现,修长双腿、盈盈腰身,高耸却并不突兀显得相当匀称的胸脯,每一层细节,都让小红份外熟悉。

    那不就是她经常在神座里对着镜子顾盼生姿时看到的东西吗?

    白光消隐,化为玉白肌肤,包裹住这个新的“冉娜”。

    黑发向后飞洒,精致秀美,如美神雕琢的五官显现,让小红惨叫连天:“你太无耻了!居然山寨我!赶紧给我穿上衣服啊——!”

    黑发落下,伸展出一裘黑裙遮住身躯。当裙边落到脚踝时,黑裙又急速变色,化作灰黯冷白的迷离色调,倒卷而回,连同长及腰间的如瀑黑发也被染成银灰。

    “山寨你?”

    这个新生的,身段五官与小红一模一样的“冉娜”,用小红绝对摆不出的深沉表情叹息:“不要自大,小红,就像我不是最初那个真正的小黑一样,你也不是最初那个真正的小红。要说山寨,我们都是山寨品啊。”

    白金光流从这个冉娜胸口透出,如绸带般在身边环绕盘旋,她又翘起,冷笑道:“我一点也不稀罕跟你用一样的脸蛋和身体,和小黑这个名字一样,都是我希望摆脱的!”

    白金光流敷上脸面,渗入身体,她的神念洋溢着谋划得逞的快意:“还得谢谢苏伦残留下的意志,一次次的去找曙光送死,让我攒下了足够的材料,塑造新的神躯。”

    “那孩子对你……不,对那位太死心眼了。即便残留的意志被一次次打散,记忆被一次次的抹灭,她仍然通过各种方法重新唤醒自己,傻愣愣的冲上去……报仇。”

    “我也无法让她完全安息,只好做两手准备。替她修补的时候,将一些她的意志已经难以控制的神性源质替换下来,一点点积累到现在,勉强够了。”

    “这本来是后备资源,没必要动用。只要拿到苏伦的遗产,我就能完全自由,没想到被你那边的小丫头抢去了。”

    “不过该我的终究是我的,看,现在白金龙骨不就属于我了吗?”

    这个冉娜的变化着实让小红心惊,嘴上倒还硬着:“贴着面膜就别跟人说话啊!这点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吗?”

    手上的棍子同时也抖了起来,虽然还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小红还是明白,等这家伙把白金龙骨吸收完,形势必然会变得非常糟糕。

    说千道万,不如一砖!

    哦……一棍!

    三十万吨金箍棒刚要扬起,“冉娜”却已有感应,石塔降下,将她正在变化的躯体罩住,只留下一连串清冷笑声。

    这石塔是从冉娜的神国直接降下,相当于神座,只是分身的楚莉小红别想轻易砸烂。

    她跳着脚向指挥部发去一连串“怎么办”,同时埋怨李奇真会挑时间,偏偏这时候睡觉去了,天穹上又传来猛烈震动,

    缕缕黑气在天穹上游走,勾勒出一头巨龙的轮廓,赫然是本该与巴哈姆特一同消散的塔克希丝!

    在天边盘旋的虚空龙群急速回卷,如墨水般填充进这个轮廓中,隐约听到无数凄厉呼号,仿佛从宇宙尽头传来,再拉长扭曲,直至消散。

    塔克希丝重现,尽管只是薄薄一层黑雾,已不见实在的本体,却是货真价实的虚空龙神塔克希丝。

    祂仿佛刚刚从沉睡中醒来,神念还很模糊。

    “吾是谁……”

    “吾在何处……”

    “发生了什么事……”

    天穹顶端与周围的天地分界线开始飘摇乃至沸腾,主位面屏障的破口被异样的力量封住。

    重生的塔克希丝顾不得查找记忆,朝着天穹直升而起。

    “恶龙休走——!”

    小红一肚子屈辱满腔怒气,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对象。

    而且这家伙绝对不能再放跑了,巴哈姆特完蛋了祂却还活着,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会朝相当不利的方向转变。

    小红脚下多出对金光流溢的风火轮,拉出一道金红虚影,空气在瞬间烧灼撕碎,发出比雷鸣还要响亮和猛烈的尖啸,以至少四五十倍音速的速度,射到了塔克希丝头顶。

    “你是……”

    “你想干什么?”

    “等一下……”

    塔克希丝应该是失忆了,完全记不起小红,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成为目标。

    之前祂降下了本体,作为一位强大神祇,只是半神的楚莉小红分身哪是对手。可现在重生,虚弱得只保留下了神格,跟刚刚成神的新生神祇没有两样。

    三十万吨魔导金属牵引起的神力洪流,给祂带来了莫大的压迫,令祂下意识的叫喊:“等一下——!”

    骤然拉长到数千米,粗上百米的金属巨柱封住了塔克希丝的去路,小红高喊:“等什么?你的老公?下去陪祂吧——!”

    巨棍砸入塔克希丝体内,暗金光辉放射,贯通整团黑雾,撕裂成无数细碎雾气,再在金光中被缕缕吞噬。

    塔克希丝凄厉呼喊,在天穹上炸出千万蓬被金光包裹的黑气,有如绚丽壮观的礼花。

    每缕黑气被金光吞噬,就升起一点微弱的白光,盈盈上升,牵出一股股模糊慨叹。大多数是龙吟,少数是人声。

    白光上升时,一具具残破朽坏的龙躯或者人体坠落,看着这些比丧尸化还要恶心的的躯体,小红的心神也为之一震。

    这时下方石塔中又有了动静,碎石崩飞,青苔化灰,石塔渐渐膨胀,仿佛一头参天巨兽正要从里面冒出来。

    不管行不行,也要砸一棍子……

    小红是这么计划的,她握紧了金箍棒,正准备冲下去,却听到石塔中传出无比愤怒的咆哮。

    “海瑟薇——!”

    “你不能这样——!”

    “你疯了吗!?”

    ………………

    时间倒退一些,在主位面屏障还没被破开,虚空龙神还没以本体突袭新大陆之前,风暴洋上空数百公里高度,恢宏的浮空岛正冉冉上升。

    这是海瑟薇的新泰德浮空岛,将泰德家族的精华与在旧白银城废墟上建起的自由魔法学院融合在一起,是完全属于海瑟薇掌握的凡人势力,承载了费恩世界主位面里最顶尖的魔法智慧与力量。

    “当初要有这些技术,我的幻影号也不至于在仓库里落灰,最后干脆被拆掉。”

    浮空岛“泰德区”里最高那座魔法塔的顶层露台上,海瑟薇开了一瓶1082年的盾湾葡萄酒,披着丝绸睡衣,把天穹当作下酒菜,举杯独酌。

    她心中翻滚着不知悲喜的感慨,靠着从冒险家昂莱那里搞来的各种辅助技术,加上扫光家族和白银城废墟里黄金家族遗物得来的魔导材料,才让她用泰克枢核加超级元素炉阵列造出了足以媲美魔法帝国时代浮空城的浮空岛。

    可惜,这样的魔法杰作,却被用来跑路。

    当然在细节上还是不能比的,比如技术粗糙只能将泰克枢核转化为浮空模式,无法变成飞行模式,导致浮空岛只能上升下降,而且时速只有可怜的几十公里。

    再比如没有足够强大的虚灵,让浮空岛得不到足够强大的结界保护,这也是她急着升起浮空岛的原因。把浮空岛送进新大陆里,就有了稳妥的依靠。

    新大陆啊……

    就算新大陆建成了避难所,也躲过了秩序女神的灭世之灾,而后会有什么前景,海瑟薇其实相当悲观。

    好在李奇跟小红那边还没放弃,说不定他们能折腾出一个不需要避难的结果呢?

    海瑟薇正思绪蹁跹,地面骤然倾斜,手上一晃,殷红酒液泼进胸口,让睡衣顿时湿润,勾勒出傲人起伏。

    她抽了口凉气,不是为自己的失态,而是这股动荡来自新大陆之上的主位面屏障。

    挥手就消去了酒液,睡衣恢复如常,冉娜也第一时间发来了消息。

    “稳住你的浮空岛,其他的事情别操心。”

    冉娜显得异常强势,大异于往常:“同时做好准备,我们的机会来了!”

    海瑟薇赶紧传送到浮空岛的控制中心,一番调整,确保浮空岛足以应付主位面的变化,这时异常的力量波动忽然通过米斯娅涌过来,将她的灵魂包裹住。

    那是股无比强大,也无比纯正的力量,就像是光明与善良本身。

    海瑟薇无比讶异,正要问是怎么回事,冉娜那荡动着喜悦和得意的神念也如潮水般冲刷而下,让她神魂摇曳。

    “好了,我们就差最后一步了!”

    冉娜说:“快配合我,一起把这股力量吸收掉!”

    “放心我会分给你的,当然不是三分之一。哪怕是三十分之一,都会把你的灵魂烧成飞灰。”

    “只是三百分之一,都足以让你晋升半神!”

    “而我,将成为真正的自由女神,真正的冉娜!”

    “我将摆脱小黑……不,以前的束缚,获得全新的开始!”

    “这就是自由,我的意志将获得真正的自由!”

    “我们可以躲过这场世界之灾,直到新世界降临。”

    “或者直接离开这里,去更繁华的世界!”

    “这个动荡的,四面漏风……不,根本就像筛子一样的破地方,我已经受够了!”

    “你也会获得自由的,海瑟薇,你会成为旅法师,你的灵魂不再被哪个世界束缚,可以自由的走向更广博的世界!”

    海瑟薇赶紧止住冉娜的意念之潮,呼叫米斯娅,让她把事情说清楚。

    露台上,海瑟薇的神色一点点变得低沉,银瞳中的光彩也越来越黯淡,到最后燃起一点火星。

    “是啊,我可以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我可以离开费恩这艘破船,去寻找美丽的远乡。”

    “我可以变得更强大,任何一个世界都无法束缚我。”

    “但是……”

    她低声呢喃:“但是,那好像不是我想要的……自由。”

    冉娜的神念加重:“你在想什么呢?都这时候还在矫情?”

    “赶紧跟我灵魂同步,和我一起吸收巴哈姆特的白金龙骨!”

    “这上面有祂的神格!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是秩序女神也不愿意正面冲突的力量!有了这样的力量,我们就能吃香喝辣,起码十万年啊!”

    巴哈姆特的神格,那的确是足以让海瑟薇眩晕的无上神物。

    换在以前,别说卖笑,就算是mai shen,只要能得到,她说不定都会认真考虑。

    现在她也同样渴求,她其实已经下意识的照着冉娜的吩咐在做了,但灵魂中总有什么东西在阻止她跨出这一步。

    她意识到了这一点,却不明白。

    “等等……”

    她毫不优雅的将酒杯里剩下的猩红液体一口吞下,将液体中的酒精激发出来,让脑子熏熏的,各种杂念瞬间消散。

    她找到了原因……

    “米斯娅”,她问将自己跟冉娜的灵魂连接起来的神祇级别虚灵:“你为什么阻止我?”

    米斯娅平静的回应:“不是我在阻止你,海瑟薇,是你灵魂深处的自我在阻止。我只是将这样的自我放大了一些,让你能更清晰的感受到。”

    “根据你与冉娜的灵魂契约,只要你不是发自灵魂的完全认同,你与冉娜之间的灵魂关联,以及力量对比,就不能有任何改变。”

    海瑟薇愕然:“我自己?可我不……不明白。”

    米斯娅说:“你明白的,只是你没发现,或者不愿面对自己。”

    想想刚才在灵魂中闪过的愤怒、害怕、畏惧等等波动,海瑟薇若有所悟。

    她摇着头说:“不,不可能的,我自己很清楚,我哪会是个好人呢?”

    她按在露台的栏杆上,浮空岛的大半建筑尽收眼底。

    对面的白玉高塔里,魔法学院的师生们来来往往。高塔下层层叠叠的低矮建筑铺开,狭窄的巷道里,人头攒动,喧闹异常。

    浮空岛上有上千师生,还有上万民众……

    目光越过浮空岛,投向下方已被云雾遮掩的海洋,在风暴洋对岸,还有数亿或者数十亿生灵。

    再仰望天穹,那上面的新大陆,也有好几万人,包括了各方势力的凡人精英。

    更令她在意的是,李奇和小红还在努力,他们从未放弃。

    “我真的……”

    海瑟薇微微摇头:“只在乎自己……我哪可能是个好人呢?”

    嘴里这么说的同时,那缕自我也骤然放大,填充了整个灵魂,向冉娜送去了清晰的意念。

    海瑟薇说:“我,拒绝。”

    冉娜惊愕加愤怒的咆哮:“海瑟薇——!”

    “你不能这样——!”

    “你疯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