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宛白霍长渊〕〔锦绣农女:捡个将〕〔诸天最强大BOSS〕〔她被反派攻略了〕〔谍影风云〕〔我在江湖当大侠〕〔混沌天帝诀〕〔超级兵王归来〕〔我有一张沾沾卡〕〔落枝飞〕〔仙宫〕〔小妖千铃与混蛋阴〕〔婚内谋情:总裁太〕〔我撞坏了异世界重〕〔深渊与玩家〕〔永恒圣王〕〔命运的轨迹之守护〕〔天才游戏策划〕〔婚来孕转:总裁爹〕〔迷踪谍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一二 凡人的努力与李奇的奇遇
    焰火流星坠落在大地上,像旧时代足以毁城灭国的魔导炮般,连绵无尽的轰击着。

    即便躲在超过百米深的地下避难所,乃至更深的洞穴里,强大的冲击依旧穿透地层,震落大片灰尘和碎石,让避难者抱头惊呼,乱成一团。

    赤联境内,从东面与风暴洋接壤的峡湾,到西面滨临破碎洋的海岸,从阿尔法城到贝塔城,从伽马城到德尔塔城,包括厄普西隆和泽塔区在内的广大地域里,不分城市和村镇,平民的疏散工作也正到尾声。

    由传送门连接的避难所位于地下世界,很多地方本就是生活生产物资的储存地,加上紧急建造的维生系统,不仅容纳了数百万赤联平民,周边地区的民众也在赤联力所能及的援助下获救。

    呆在这些构造坚固,空间开阔,灯光明亮,甚至还有幻景馆之类娱乐设施的避难所里,感应着只是微弱震动的世界之灾,人们心中无比安定。

    这些幸运儿来自新克斯特王国、普雷尔城、哈德朗南部、圣伯隆峡湾甚至意志帝国银松区狼堡周边,总计超过三百万人。

    不仅在赤联本土,内海西岸的高联酋、西费恩北部的白鸟王国、西北边角的冰风王国故地也成了输出安定的核心。

    高联酋的城市和村镇一开始就是以赤联本土标准建造的,虽然不像赤联那边有广袤的地下世界可以利用,避难所还是足够坚固。新大陆的碎片轰下时,长老团在费共统合部的指导下,一边疏散本国民众,一边向周边国家伸出援手,包括了处于敌对状态的高地王国。

    白鸟王国则是早有准备,银月之心事变的时候,白鸟骑士们就掀了大建避难所的热潮。流星雨刚刚降下,白鸟人就熟练的朝避难所跑去了。

    原冰风王国,现在的赤联冰风特区,大多数民众正好被赤联迁走,剩下的少数人为赤联科考队伍各类生活服务,灾难降临时,自然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赤联这边能稳如泰山,人有腿好保,城市、村镇、生产和科研等各类设施没腿,很难保住。

    平民都去避难了,超凡者们只要是成年,全都被征召到地面上打保卫战。

    数十万超凡者分布在各座城市和村镇中心、农业结界中枢、国家制造中心、浮空舰制造基地和通天塔等地点,依托收缩后的结界,用小型模块化神力冲击炮、速射魔导炮和防空导弹,将已降到云层高度的焰火流星打成更小碎片,减轻流星带来的灾害。

    即便是如此密集的火力,仍然无法完全阻止流星。一栋栋楼房坍塌,一片片城区被夷平。

    所有人的感受就跟阿尔法区的蒙德尔、费舍斯和斯鲁喀诺一样,三个传奇德鲁伊分别站在农业结界塔顶,看着一座座结界粉碎,一块块长势喜人的田地化作冲天烟尘,脸上流着痛心的泪水,手里握着高能冲击炮的握把,朝天空疯狂射击。

    “我的结界!秩序女神不得好死!”

    “我的种子!总有一天要打上天堂山,找反动派讨回损失!”

    “我的……我的心血!我的第七百四十二次试验数据全都没了!还给我啊混蛋!”

    还有一位德鲁伊坐镇厄普西隆,作为万物可食会的创始者,他已到半神级别,之前一直在宇普西隆闭关试验,苦寻自己的道路。

    而现在,这位本该无比淡定的半神,却表现得比那三个还要狂躁。

    贝弗罗化身千米高的古树,包裹住赤红大会堂,粗壮树干直入云层。茂密枝条如触手般抽打着倾泻而下的焰火流星。偶尔落空一颗,在厄普西隆的结界外升起数百米高的尘柱,令古树猛然摇曳。

    枝叶簌簌如风暴翻滚,德鲁伊的咆哮如雷声轰鸣“我的田——!”

    “那是我当年亲手开垦的田——!”

    在这毁天灭地的流星瀑布中,损失是难免的。

    贝塔城万神殿里,留守本部的赤联高层们顶着堪比世纪大轰炸的流星雨继续办公,史丹看着光幕上一块块变黑的区域,脸色也同步黯淡下去。

    除了各座城市的核心区域、国家制造中心、浮空舰制造基地、通天塔这些要害部门,其他地方,甚至包括一些小型村镇的结界塔,全灭的结局已经注定。

    而这还只是新大陆破碎后洒下的最初一批碎片,更大并且含着更多风暴与虚空之力的碎片还在后面。

    到时候恐怕连躲在地下世界的平民,都得接受残酷的幸运值鉴定,决定他们在统计清单上被归为哪类数字。

    赤联这边都是这样,其他地方会是什么景象,不敢想啊。

    史丹心中战栗,却还是强逼着自己看向旁边的光幕,那边阿丝娜正盯着,也是抱着胳膊紧皱眉头,眼中浮动着浓浓的悲悯。

    那些光幕影像的视角是在空中,速度非常快,焰火流星都变成了斜拉的缕缕虚影。偶尔视角猛烈震动甚至翻滚,出现大片洁白结晶。有的很快恢复正常,有的却视角转向,急速逼近正在沸腾的大地,让阿丝娜低低抽气。

    那是赤联空军的战机,按照之前做出的预案,赤联空军、陆军在新大陆炸碎后的几分钟内,就紧急出动,向周边地区出发。

    他们的任务是前往神圣意志帝国、新克斯特王国、哈德朗王国乃至唐古斯曙光帝国等国家地区,协助当地民众抗“星”救灾。

    这些地方原本都是费恩救世白金联盟的成员,即便这个联盟被小红那张乌鸦嘴说中,很快就破灭了,但赤联并没有他们的民众置之不理。

    只是单纯从利益角度看,很多民众未来都会是赤联人,而基于赤红信仰的大同主义价值观,拯救同类是超出信仰层面的根本道德,赤联人自然责无旁贷。

    赤联海军在空海、新大陆以及空礁上跟强大的神祇激战,赤联空军和陆军虽然是救灾,可仅仅只是赶路,就像……不,就是在打烈度比海军还高的战斗。沐浴在瀑布般焰火流星里的感觉,就如同向发射着无穷无尽禁咒大火球的敌军冲锋,每一秒每公里都无比漫长。

    空军负责运送陆军兵员和装备,同时在防空火力薄弱的地方击碎流星。陆军则用战场护盾在人口稠密地区建起临时的防御地带,并且用各类战车和魔导炮,甚至单兵武器,以猛烈火力编织出屏障。

    神圣意志帝国东部、新克斯特王国、圣伯隆王国、哈德朗王国以及曙光帝国的红石、遗忘森林都得到了赤联陆空军的援助。

    当然,对旧大陆数十亿民众来说,赤联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其他地方的凡人还得靠自己。

    唐古斯神殿山,曙光帝国的首相唐古斯大公带着军政要员、大贵族和魔法师们已经躲进了洛希弗斯开启的避难所里。他呼叫过皇帝,却没有回应,在结界大片结晶,即将完全崩溃的时候,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聚集在唐古斯的十多万民众,只有不到一半找到了容身之地,剩下的挤在高塔周围,呆呆看着漫天流星。

    当某处结界喀喇开裂,又一颗流星穿过破口砸下来时,某个城市卫兵喊了声“我不想死”,拿着自动魔导枪朝流星疯狂射击,顿时引燃了所有人的灵魂之火。

    这些人能在神殿山讨口饭吃,为富贵之人或者高阶超凡者服务,至少都是见习超凡者,还多少有点家底。他们不是城市卫兵,没办法随身携带自动魔导枪,可类似“点火器”那种小型魔杖的武器却广泛装备,不少人的魔导手机还兼具魔法增幅功能,

    自动魔导枪的湛蓝光焰射上天空,跟带着烈焰轰下的流星相比,纤细而弯曲的弹道削弱得像小孩子尿尿。

    下一刻,无数道各色光芒追着湛蓝弹道升空,火球术、奥术飞弹、火焰射线甚至矮人火药射出的弹丸,成百上千,成千上万。

    流星在距离地面不到千米的高度被密集火力层层撕碎,落到百米眼见要拦腰撞中一座高塔时,粉碎成无数火星。

    密集而灼热的细碎泥石如枪弹般洗刷着人群和地面,烟尘中惨叫声冲天,却又被欢呼声盖住。

    从天崩地裂到连骨头都没打断的皮肉伤,他们的努力是有效的。

    “我们能做到!”

    “谁都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是我们自己,是大家!”

    人群情绪激昂,集火迎向又一颗流星。这一次他们已经有了经验,分出了专门攻击和专门防护的,哪怕只是见习,成千上万汇聚起来,也能凝结出与焰火流星抗衡的力量。

    唐古斯神殿山是一颗流星砸死一万人,至少七千都是超凡者的地方,一旦团结起来,在这灭世之灾中还能挣扎一下。而在旧大陆的广袤地域里,这仅仅只是特殊一点。

    更多的地方既没有赤联救助,也没有超凡者能挺身而出,凡人们能做的就是跑去浅浅的洞穴、看似隐蔽的山谷,甚至就缩在家里的桌子和床底下。

    焰火流星降临,洞穴所在的地表崩塌,山岭崩裂填平谷地,分布在河流、林地和原野中的村镇变作一个个巨大深坑,然后再坑上加坑。所有凡人,所有凝结着凡人劳动,留有凡人痕迹的事物,尽皆化为粉末。

    即便如此,也不是所有人都陷入绝望,放弃了抵抗。

    遗忘森林西面,落往这里的流星相对要稀疏得多,但囚笼堡已经陷入一片火海。

    聚落外面的山林里,半身人拉夏尔站在巨树断口上,指引滚滚人流向地下洞穴躲避。即便用的是高倍扩音器,他也已经声嘶力竭。

    不大的洞口又产生了混乱,依稀听到“我是船台工会的我有权先进去”之类叫嚷。

    “拉出来,当场枪毙!”

    拉夏尔用淡然的语气说,身边壮硕的人类部下举手行礼,脸上洋溢着既残忍又神圣的光辉。

    “工会自卫队”的几个队员踩着浮空滑板,擦着人群头顶飞过去,片刻后几声枪响加一阵惊呼,洞口又恢复了秩序。

    这已不是第一次,拉夏尔已经习惯了。最初他还努力劝说,结果就在争吵的时候,一颗最多就拳头大的流星裹着烈焰轰下,将挤在外面的上百人炸成碳化的残肢。

    拉夏尔靠着一个忠诚的自卫队员自我牺牲,为他挡住了飞溅的碎片才逃过一劫。在那之后,他终于深刻理解了“导师”崔兹特曾经说过的话。

    对无组织无纪律者的宽容,就是对其他同志的犯罪……

    这一刻在囚笼堡,船台工会已经不是帮助工友争取薪酬和待遇的组织,而是带领活着的人继续活下去的组织。

    拉夏尔想活下去,想带着尽可能多的人活下去。为了这个目标,哪怕付出再多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流星雨在唐古斯西北荒原也不是太猛烈,但对这里没有防护结界,也没多少超凡者的凡人来说,即便只是几颗,也意味着灭顶之灾。

    断舰城中心的战舰残骸上,奈斯盖抱着戈米斯的腰,使劲把他往下拖。半身人完全跟那部从战舰中找出来的多联魔导机枪黏在了一起,啊啊大叫,向正坠落的一颗流星射去密集但却异常无力的子弹。

    奈斯盖叫道“快躲下去啊!”

    戈米斯呼喊“没有用的!一样都是死,我要站着死!”

    奈斯盖痛哭出声“我们都这么努力了,世界还是要毁灭,站着坐着有什么区别呢?”

    “休息一下吧,安安静静的等着吧!”

    断舰城正被怒潮般的焰火流星轰击,以前的监狱倒是有地下设施,塞下了几万人,但仅仅只是一颗流星,就在城外制造出几十米深的大坑,地下设施也多出倒塌,即便是意志坚韧的奈斯盖和戈米斯,到这一刻也都快崩溃了。

    “我不甘心……”

    戈米斯软着挂在机枪上“比从疯王那里逃出来还不甘心!那时候我还能跑,现在往哪里跑啊!”

    奈斯盖愕然“你真当过疯王的手下?我一直以为你在开玩笑!”

    戈米斯泪水横流,喷出个大鼻泡说“你呢?你以前真的就是个修车的?”

    奈斯盖又哭又笑“那时候我其实挺快乐的啊……”

    地精跟半身人抱在一起痛哭,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这时候一个地精奴隶忽挤了过来。

    “奈斯盖老大……”

    浑身脏臭无比,个头比奈斯盖还小的地精说“戈米斯老大,你们都很好,你们为我们做了很多事情,现在我也该报答你们了。”

    地精咧嘴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反正都会死的,我能做的就是让你们还能做点什么。”

    说完小地精踩着机枪,高高跳起,在两人讶然的目光中,身体猛然膨胀,拔高到接近十米,变成一只披着浓密鬃毛的魁梧怪兽。

    这是只熊地精,看年岁应该不小了,不然不会有这么大个头,也不可能说一口流利的通用语。

    熊地精用了类似冲锋术的战士技能,拉出一道虚影,朝着已落到半空的流星撞去。

    流星在空中炸出翻滚云团,细碎残片冲刷而下,带着猛烈的冲击波,将奈斯盖和戈米斯所在的战舰残骸轰成几截。

    两个人扶持着从废墟中爬出来,仰望天空,一时呆住。

    好一会后,戈米斯扯掉脸上冒着烟气,已经被烤熟了的碎肉,嘀咕道“奈斯盖,我们是不是得救了?”

    奈斯盖眨了好几次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深深叹气“别妄想了,广播说的接着会有更大的碎块砸下来。”

    他又露出笑容“不过我们的确有了更多时间,那么戈米斯,给我好好说说你在疯王那的故事。”

    戈米斯脸颊抽搐,那本是他绝对不想重提的往事。

    不过看着烟气蒸盈,却不再有流星降下的天空,戈米斯忽然觉得,不趁着这时候说出来,后面就真的没机会了。

    他咳嗽了一声,低沉的说“那还要从我的同伴们说起……”

    戈米斯虽然不知道,但似乎有所感应,原本分道扬镳的同伴们,在这一刻,又在为同一个目标努力着。

    弗洛多带领他替瑞玛科元帅招募到,却还没来得及去舰队城集结的军队,在圣阶城周围,尤其是皇室浮空舰工坊区域展开了英勇战斗。

    战斗飞舟在高空结队盘旋,轰碎一颗颗流星。战车和魔导炮部队在地面密集布防,给圣阶城和工坊撑起一面保护伞。

    山姆在泽塔区早早疏散完民众,又赶往德尔塔区,作为统合总部特派专员,加强这里的救灾指挥工作。

    皮克的专业虽然是冒险者,但通过冒险家昂莱的官方合作渠道,将各个冒险者公会组织起来,前往各个区域救灾,也发挥了超出专业领域的力量。他自己去了红石,那里是他的老家,他还是愿意为家乡的同胞做一些事。

    加上由意志教会在意志帝国境内组织推动的救灾行动,以及瑞玛科从舰队城向整个东费恩派出的各支空中救灾分队。当焰火流星自天而降时,虽然还有东费恩北方三国的沉默,以及西费恩各国的慌乱,乃至风暴洋东岸贝努因的被遗忘,同时也存在着各类纷争。但从总体上看,旧大陆的凡人们在这一刻,不分阵营和信仰,终于为了一个目标,齐心协力,共同战斗。

    不过当战斗的激情被点燃不久,灵魂也刚刚变得炽热,情况就有了变化。

    “没有了?”

    舰队城的地下指挥所里,瑞玛科不再关心满目疮痍的大地,两眼直直的看着光幕中空空荡荡的天空,嘀咕道“就这些?”

    部下吞着唾沫说“那些大块的碎片,应该会……慢一会吧?”

    “慢个屁!”

    瑞玛科咆哮“大块的碎片带着更多的神力,应该会更快才对!”

    他一巴掌拍下,已经四处开裂的指挥台轰然崩裂,大片光幕破碎。

    他懒得理会,急急的道“打开广播!我是说用旧魔法传讯的广播!”

    部下赶紧照办,滋滋杂音中,赤红通讯正在广播。

    “新大陆的主位面屏障破口已被修复,新大陆残存陆块也已经稳定……”

    指挥所里人人呆若木鸡,瑞玛科更是咽喉嗬嗬作响。

    好一会后,部下们纷纷喜极而泣。

    世界得救了!他们能继续活下去了!

    瑞玛科欣慰加沮丧的嘀咕“你们又做到了,我这边才开始呢……”

    唐古斯神殿山,中心高塔地下深处,连绵的震动成了助兴的背景音,推动着身体紧紧契合的男女一波波翻越山巅。

    当他们跨过了不知道多少座峰巅,以至于身体瘫软如泥,灵魂也疲累不堪时,才注意到背景音早早就消失了。

    “怎么回事……”

    即便跨出了那一步,奥弗琳还是以琼恩的监护者自居,下意识的进入角色。

    她努力挣开琼恩的臂膀,激活传讯,听了好一阵,脸上从茫然不解,渐渐变为欣喜若狂。

    “怎么了?”

    当琼恩问她时,她的表情又变到怔忡、迷茫,直至懊恼和痛苦。

    “天啊……”

    她抱着头说“赤联拉住了大陆,世界没有毁灭!”

    “琼恩,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还怎么见人?”

    琼恩呆住,白皙面孔瞬间涨红。

    他惊恐的摇着头“不、这不是真的!”

    奥弗琳将皇室魔法师的报告重放了一遍,换到琼恩抱头叫喊“天啊,我做了什么?”

    不等奥弗琳安慰,琼恩猛然跳下床,从他的衣甲上拔出晶钛匕首,背对着奥弗琳说“我对不起你,奥弗琳,我会用生命洗刷我的耻辱!”

    毕竟是奥弗琳按照最严格的圣骑士标准教育出来的,这一刻的琼恩,被巨大的羞耻和懊悔打败了。

    “不!琼恩!”

    眼见他要将匕首插进自己胸膛,奥弗琳冲过去抱住他,用溢着金光的手臂挡住了匕首。

    “看啊,特蕾希娅陛下又在回应我了。”

    奥弗琳惊叹的说“是她拯救了世界……”

    她紧紧抱住琼恩,感受着他宽厚厚实的背膀,声音变低了“这也是她对我们的祝福,不是吗?”

    琼恩愕然“可我的确是做、做出了乱……那种事情!”

    奥弗琳低沉的说“是不是罪行,只有特蕾希娅陛下有权审裁我们,你说呢?”

    琼恩沉默了片刻,丢下匕首,紧绷的身体变得柔软,本来柔软之处又……

    他长出一口气,吞着唾沫说“既然是特蕾希娅陛下的祝福……”

    奥弗琳低声叹息,任由琼恩抱着她回到床上。

    主位面的凡人们或疑惑不定,或余悸未消,或者还投身于激烈的战斗中,而主位面外某处的凡人,再加上一个女神,还是一脸懵笔。

    “那不是真的吧?”

    指着光幕里那奇异而震撼的景象,李奇真的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由各色光辉混合而成,如星云中心的瑰丽背景上,一轮皎洁弯月静静悬在虚空之中。若干浮动的灯光围绕着这颗弯月盘旋,又带来了奇异的生机感。

    那并不是反射着恒星或者其他天体光辉的白光,而是弯月自身散发出的,绝非自然的人工光亮。它的表面平整光滑,质地类似金属,能看到类似铆钉或者舱门之类的机械构造。

    至少数千公里直径的巨大天体,原本应该是一颗浑圆的星球,却被硬生生挖掉一部分,让星球变成了残缺苹果,俨然是银月之心的放大版。

    跟银月之心不同的是,这个天体的缺口不是平整的,而是一道凹凸不平的弧线,令人怀疑是无比巨大的生灵用嘴巴直接咬出来的。

    弧线上布满了各类建筑,层层叠叠铺开,更为明亮的灯光在其间闪烁,仿佛一座繁华的太空都市。

    从扫描仪获得的数据看,银月之心就停在距离这颗“巨大版银月之心”前方不到一千公里处,跟对方相比,接近十公里直径的虚空堡垒,小得像一颗人造卫星。

    “这是真的……”

    薇姬发来传讯,她喘着大气,仿佛随时要挂掉的样子。

    她似乎想将一切都说清楚“源魔力场探测仪发现了极为强烈的三号样本码纹……”

    李奇没好气的道“说人话!”

    薇姬被呛住了,咳嗽了几声,攒足力气喊了出来“那是曙光!曙光之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