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反派小姨妈〕〔我才是豪门〕〔极品小姑穿七零[穿〕〔废太子的流放生活〕〔阴人妻〕〔从废柴赘婿开始〕〔暖情相爱共此布桐〕〔我给曹操献仙药〕〔我能无限刷词缀〕〔汉阙〕〔重生后我渣了死对〕〔江三爷的心尖宠〕〔大国名厨〕〔朕怀了权臣的崽崽〕〔奈何boss就宠我〕〔锦书雁回〕〔绝世战神归来〕〔花样年华生如夏花〕〔从秦时明月开始打〕〔我和BOSS都很面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一四 秩序女神的指令与旅行家的厄运
    秩序神座,巍峨身躯之前,光幕中的炽白光影发送出格式怪异的讯息。

    “这并不是巧合……”

    “就算塔克希丝没有开启星港传送门,他们也快找到控制中枢了。”

    “曙光之力只是用星海之力的构造模式对费恩世界源初力量进行重编而已,这种思路正是他们熟悉的……科学,而他们对源初力量的分析也快抵达神魔灵三力合一的源头。”

    “他们甚至学会了利用亚空间的力量,这已超出母亲创生我们时的技术水平。”

    炽白光影是个模糊的人类轮廓,看起来颇为熟悉。

    他继续说:“费恩世界的意志事实上已处于分裂状态,大部分神祇都已经站在了陛下的对立面。不过陛下仍然是天堂山之主和善神之首,陛下所努力的事业,仍然在世界演进中占据着主导地位……”

    “因此我们依旧承认陛下的权限,并将执行陛下在此权限下一切合乎律条的指令,包括将守护费恩世界的最后一道闸门开启。”

    万米神躯之上,如云雾般的混沌面目凝结为冷肃端庄的容颜,神念透过光幕直接传到对方所在:“指令调整,先摧毁那颗银月之心,再开启闸门。”

    停了停,似乎为了增强说服力,秩序女神补充道:“它已威胁到你们的存在,如果不尽快摧毁,他们必然会登上曙光之星,你们的安全守则应该不会容许此事发生。”

    白光说:“陛下应该知道,我们无法动用星海炮台。用自律神械的话应该可以做到,不过这将让我们进入紧急保护状态,无法再回应陛下。”

    秩序女神不以为然:“闸门开启就意味着世界重启,你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你们的存在本身就是种束缚,不仅是对费恩世界,也是对你们自己,该是彻底安息的时候了。”

    白光回应:“我们恪守律条,执行指令,仅此而已,不过……”

    白光停顿,似乎在等待什么。

    秩序女神正要追问,面目骤然散作云雾,翻卷片刻后,凝结成另一张面目,赫然是金发灰瞳的特蕾希娅。

    秩序女神此时发送的神念,起伏也与之前大不相同:“取消刚才的指令,按原有指令办。”

    面目再度变化,却只有半张脸换成海姆。

    神座之上,两股神念猛然冲撞。

    “你不是认同永恒秩序吗?为什么要放过他?你的意志被凡人私情污染了?”

    “我是你凝结出的意志,是不是被污染你比我还清楚。我只是认为那没有必要,你做出的决定反而带着被凡人私情污染的痕迹。”

    “吾是纯粹的,怎么可能!”

    “海姆,你的神祇之心上,还残留着那个叫……小金的凡人意志,你对小红还带着她不该承受的憎恨。”

    “就算没有必要,随手而为又有什么大碍?”

    “你在害怕李奇,也就是凡人,会通过曙光追溯到真相吗?你多虑了,闸门开启后,就算他弄清楚了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更关键的是,我们都知道凡人的天性,他必然会遵循这样的天性去解读真相,他的信仰会因此瓦解,永恒秩序的潜在敌人也就自行消散了。”

    “你的想法有一定道理,不过哪怕是一丝可能性,吾也不容许存在。”

    “所以你还是在畏惧,如果那种可能性存在的话,就证明我们的永恒秩序是错误的,难道我们连直面错误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这是敌我之战,是彼此不可共存的斗争!”

    “你我的终极追求是什么,是消灭小红和李奇代表的可能性,还是创立永恒秩序?都不对,应该是费恩世界的存续!如果没有偏离这个目标,我们就该容许这一丝可能性的存在。”

    “吾为什么要屈从你的意志?应该是你服从吾的决定!”

    “我们一体才是完整的,没有我,你无法从凡人那里获得最后一部分资源,也无法继续履行与阿罗曼和埃斯摩帝奇的约定,他们信任的是特蕾希娅而不是海姆。”

    “……吾开始后悔让你重生了,这是最后一次让步。”

    神念的对撞仅仅只是瞬间,很快就重新融为一体,也让面目重新罩上云雾。

    神念振荡:“取消刚才的指令,银月之心如何应对吾不再关心,直接开启闸门。”

    白光身影低头:“如陛下所愿……”

    光幕消散,秩序神座恢复平静,万米神躯托着神火,分做明暗两股,熊熊燃烧。

    时光似乎就此凝固,神火却骤然高涨。

    “开始了……”

    神念荡漾,也不知出自哪个意志,或者是两个意志合一。

    ………………

    瓦伦丁上空,皇冠堡垒所在的空礁浮陆中,包括老胡克指挥的旗舰在内,第一舰队的数十艘主力战舰逼近堡垒,集火轰得堡垒结界片片结晶,扩展出的附属炮台座座崩塌。

    哈娜指挥的箭鲲由一处结晶区域直接撞入结界,舰首的冲击炮将堡垒外墙破开一个大口子,由凯恩率领的地狱蛮子们由口子冲进堡垒内部,势如破竹。

    “我们被骗了!”

    阿特异常不甘的在凯恩心底嚷嚷:“只有秩序之手这种弱鸡,连圣像都没多少,秩序女神肯定把精锐都弄到神国去充实神侍了!”

    “有得打就好……”

    凯恩也有些失落,直到新大陆被炸碎,老胡克和他才明白真正的战场是在那边。

    现在新大陆那边还在跟战神激战,他本来想带着蛮子们过去支援,却被下令协同老胡克,彻底清楚皇冠堡垒。

    失去了正面与战神对敌的荣耀,凯恩和他手下的蛮子们自然不甘心,不过军令如山,而且拔掉皇冠堡垒,彻底清除秩序女神与主位面的关联,这一战意义也非同寻常,他只好努力安慰阿特还有自己。

    地狱武装开启重装模式,凯恩挥着动力锤,将迎战的秩序之手成员一个个砸飞,圣像一部部砸烂。

    堡垒内部环境复杂,浓稠的秩序神力对赤红战斗结界造成了严重干扰,远程武器很容易误伤,蛮子们大多都用近战武器对敌,反正对手也不强。

    秩序之手现在也是一身重甲,但既不是由外骨骼支撑的扩展武装,甲片也只是附魔秘银之类的落后材料。在升级了的高能动力锤面前,意义也就是多了层遮羞的纸片,整个人也如纸片人一样漫天飞舞。

    凯恩与阿特默契配合,动力锤抡着圈砸飞一个秩序之手发射的神力穿甲弹,带动身体翻滚,将对方砸进厚实的石墙里。

    本要顺手甩出爆裂飞刀,彻底了结那个家伙,却听到对方发出了隐约熟悉的惨呼依稀。手上一停,竟让对方倒撞破墙,逃之夭夭。

    阿特谴责:“凯恩,没想到你对那种小丫头也感兴趣,而且还是敌人!”

    凯恩没好气的道:“我是想活捉的,那是个熟人,枢机主教博杜安的孙女。”

    然后一个激灵:“辅助武器系统是你在操纵啊,分明是你停下的!”

    阿特转移话题:“一部……不,两部圣像冲过来了!”

    在凯恩的率领下,蛮子们正由破口向堡垒深处急速推进,目标直指曾经的皇座殿堂。蛮子身后还跟着一队队舰队工程兵,他们紧张的安装着晶格魔方,将占领的区域用魔方锚定,让红网力场扩展过来,压制秩序神力。阻止对方搞类似新大陆那边的自爆,或者直接抽离出主位面。

    皇座殿堂里,一个秩序之手边走边拆下护甲,露出窈窕身躯和姣好面目,竟是一个妙龄少女。只是满身血污,胸前背后还有若干个不大的贯穿伤口。

    最后数十部圣像列队从她身边走过,偌大殿堂显得空空荡荡。她急步走向殿堂中心,任由血水在白玉石地板上留下猩红痕迹,那里的皇座之下还立着一个佝偻身影。

    “埃米丽,看来女神还不想把你召唤上神国。”

    秩序教廷枢机主教博杜安看着自己的孙女,目光变幻了好一会,金光消退,露出浑浊的凡人老眼。

    “为什么?为什么啊!?”

    埃米丽痛苦的坐在了地上,刚才她想跟那个强大而熟悉的敌人同归于尽,可被对方砸飞之后就没了勇气,仿佛女神不再祝福她,令她仓皇退却。

    她泪水涟涟的自责:“肯定是我还不够虔诚……”

    一只手放在她肩头,灼热暖流涌入体内,令她的伤口急速愈合。

    博杜安慈祥的说:“不,是你在人间还有使命。”

    埃米丽愕然抬头,博杜安点着头说:“回去吧,回到还信仰着凯姆、凯拉特蕾希娅、特蕾希娅或者海姆的信徒里去,带领他们,继续捍卫信仰。”

    埃米丽一时茫然:“可是爷爷……不,枢机大人!?”

    金光将埃米丽裹住,缓缓而坚决的将她往殿堂角落推去:“你想得没错,埃米丽,女神陛下最终可能失败。其实从女皇陛下陨落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失败。到了今天这一步,我早就预料到了。”

    老人的话语异常低沉:“我们信仰能够带来永恒安宁和幸福的秩序,这是每个善良凡人都该坚持的本心。”

    “但在这个混乱的时代,哪怕是一个个最高尚最坚定的意志投身神座,哪怕神座落在了天堂山上,都无法阻止亿万灵魂的躁动。”

    “费恩世界,会因为这样的躁动,走向毁灭。”

    “不过我们还抱着一丝希望,就算是世界毁灭,也不意味着一切终结。你和所有坚持正信的凡人,还能用各种方式留下种子。”

    “只要你们将永恒秩序铭刻在灵魂中,时刻憧憬着那个纯粹的、永恒的理想世界,在世界的废墟中,仍然能留下……希望。”

    博杜安淡淡笑着,留下来自爷爷而非上司的叮嘱:“那也该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在那之前,好好活下去,埃米丽。”

    埃米丽痛哭出声:“爷爷你呢!?”

    博杜安挺直了胸膛,看向光影荡漾的殿堂穹顶,话语回荡在整个殿堂里:“我在等着陛下的召唤,我在忠诚神廷时代犯下了深重罪行,凯姆和凯拉斯卓陛下都不在了,但神座还在。只有前往神国,才能让我重归纯净。”

    埃米丽被推进角落里的传送阵,殿堂重归寂静。

    好一会后,博杜安身边投下一道摇曳虚影,是另一位枢机主教布林托。

    布林托用怜悯的语气说:“你这就放弃了吗?”

    博杜安叹道:“不要继续伪装了,布林托。对你来说,永恒秩序不过是你的工具,你从未真正信仰过陛下。”

    “不过也无所谓了,哪怕只是形式,甚至只是这样一个名字,能够继续流传下去也是好的。”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布林托。”

    布林托沉默了片刻,只是嗯了一声,虚影消散。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大门和墙壁上轰鸣不断,裂纹丛生。

    当门倒墙破,无数高大身影涌入时,法杖落入博杜安手中,杖尖指向敌人,喷出炫目的亮金光束。

    大片身影炸起漫天金芒,倒飞而出。更多也更为猛烈的暗金、淡金、血红各色光束瞬间回击,瞬间吞噬了枢机主教的身影。不少光束穿透人体,将身后的威严皇座炸成碎片。

    ………………

    新大陆破碎战场,欧萝拉化作的巨大女神身影高举红旗,让凡人一方灵魂沸腾,而战神天使则灵魂冻结,羽翼战栗。

    越来越多的超凡者加入战场,自天穹倾泻而下的天使大潮越来越稀疏,形势也越来越分明。

    天穹顶端,与战神分身的战斗也将至尾声。有六对羽翼、肩扛龙头、拖着类似巨龙的尾巴,浑身鳞片如甲的千米巨人在正面与战神分身硬碰硬,米奇、蕾塔娜、奥雷莎乃至战舰和战机在侧后输出,让战神分身千疮百孔,片片散作血雾般的浓稠烟气。

    当小半边脑袋被战舰的高能冲击炮再度轰烂时,乌索斯终于清醒了。

    “吾没有站在秩序女神那边!”

    “吾被祂骗了!”

    “我们的战斗毫无意义!”

    能让战神说出“战斗毫无意义”这种话,可以想见祂有多么懊恼和后悔。

    “吾更喜欢攻打天堂山那种战斗,而不是现在像溺水者一样被凡人欺辱!”

    “赤红女士!说话啊!艾尔莎陛下,吾也是你的老客户!”

    “吾可以停战!”

    战神一边用分身继续抵抗,一边呼叫主位面屏障外像是在开自助餐会的小红等神祇。

    小红正在由军神守卫的某块浮陆上,向诸神介绍万物可食会的“技术成就”。还好历届美食大赛的清单足够长,万物可食会的高阶成员储备也够足,加上辛西娅那边的配合,很快就拉出了架势,将诸神留到了现在。

    接收到战神的讨饶神念,小红两眼一亮,正想说话,辛西娅却抢先道:“哪怕是神祇,也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站在秩序女神一边,帮助祂毁灭主位面,这样的罪行不能饶恕。”

    商业女神用飘渺神念恰到好处的接嘴:“是的,至少祂这个分身,还有祂投下的所有天使,都得埋葬在主位面里。”

    小红赶紧插嘴:“最好是……”

    商业女神又道:“最好是分解为神性源质,重建新大陆的结界,将小红陛下的要塞和那些珍贵的核晶替换下来。”

    小红赶紧嚷嚷:“不珍贵不珍贵,要塞在这里正好!”

    商业女神发出升调的哦声:“小红陛下是想把新大陆剩下的部分都划为赤联的疆域吗?从付出来看,索取这样的回报倒也顺理成章。”

    小红气得跳脚:“我哪是……喂喂,艾尔莎你还好意思躲在后面?”

    艾尔莎轻笑:“吾出场是需要出场费的,只是让小红陛下看的话,倒可以优惠一些。”

    小红无语,夏安跟那个谁见状又咬起了耳朵。

    “咱们家女神还真是上不了厅堂啊,没办法,谁让她是码农出身呢?”

    “嗯,还好欧萝拉也成陛下了,以后对外交往的事情,还是少让小红掺合了。”

    神念正纷杂时,辛西娅一语落锤:“凡人需要这样的战斗磨砺灵魂,就以乌索斯这个分身和所有天使为限,继续这场战斗吧。等战斗结束,乌索斯跟我们订立互不侵犯契约,跟随我们共同进攻天堂山。”

    诸神言善,乌索斯也无可奈何的接受了现实,继续着注定是送的战斗。如果不接受的话,军神很乐意带队去抄祂的老家。

    小红还在努力争夺主导权:“那么,我们就开始商讨联盟的事情……”

    商业女神却又阴恻恻的说:“小红陛下,你的代言者,就是那位总枢机,吾是闻名已久了。他正好是凡人,不该代表凡人,参与这样的会议吗?”

    小红咬牙:“那个总是在关键时刻掉线的家伙,才懒得理他!”

    她拍着巴掌说:“好啦,赶紧谈正事……”

    辛西娅却又有意见:“艾尔莎陛下说得没错,这次我们能逼退秩序女神,是神祇与凡人的共同胜利。在我们即将达成的任何协议里,都不该将凡人的意志排除在外。我的代言者海瑟薇,应该有资格参与会议。”

    那边暴政之神哼道:“同样,罗姆罗斯也有资格。”

    军神不失时机的提拔凡人:“吾也有合适的人选,还不只一个。不过其中一个就在刚才改信了,吾只好选择另外一个。”

    商业女神又道:“曙光帝国还在……”

    小红怒哼:“战斗还没结束呢,我们赤联战士还在抛头颅洒热血,你们就急着瓜分……”

    那个谁赶紧拉住小红,夏安则在频道里劝解:“大局为重啊陛下,大局为重!”

    小红纠结了片刻,在频道里咆哮:“总之都是李奇的错,他到底死哪里去了!”

    ………………

    曙光之星前,缇娜还在汇报:“这次是失败了,但也不是一无所获啊。”

    “我在外面飘的时候,感觉很舒畅啊,就像是鱼儿回到了水里似的。”

    “以前?以前不觉得自己是鱼嘛!”

    她神神叨叨的话,被薇姬瞬间揭示出原理:“曙光之星在星海位面之上,星海是燃素海在世界之内的分段,告死女士破开内层位面,将冥河引入内层位面,冥河就是星海更细致的分段。”

    “缇娜的源初神职来自告死女士,虽然不是冥河本身,却跟冥河有紧密的关系,当然会觉得舒适和亲切。”

    缇娜不解:“星海?我既没看到星星,也没看到海,更没看到星星汇聚成的海啊。”

    记起之前在冥界的遭遇,尤其是冥河的情况,李奇下意识的道:“星海不等于就是真的星星或者海啊……”

    刚说到这,银月之心骤然摇曳,指挥所里警报连连。

    各处观测所发来报告,曙光之星有变!

    光幕中的曙光之星,月弯中点点光芒急剧变幻,外层的暖白光芒也开始闪烁,节奏颇似凡人的呼吸。

    李奇正迷惑不解,忽然灵魂微微震动,仿佛长年累月生活在阴暗地下,头顶忽然多了个大洞。

    大洞肉眼无法看到,可送入的气息却让空间里的味道产生了变化,只是极为微弱,就李奇这种九传奇集于一身的怪物才有模糊感应。

    不过薇姬那边,不靠自身力量,就靠仪器,马上就发现了异常。

    “曙光之力的压制正在减弱!”

    她似乎觉得仪器的发现难以理解:“可又多出了奇怪的力量波动,让周围的源魔力场发生了无法解释的扭曲,那绝对不是费恩世界内部的力量或者运动!”

    “看啊,那是什么——!”

    威尔森忽然也叫了起来,一面光幕上,浩瀚无尽的星河向远处延伸,无边无际。

    仔细看星河就在曙光之星和银月之心的下方,迷离闪烁着,完全不是无数颗星辰汇聚起来的光辉,而是一片片光斑拼合起来的幻影。

    “那就是……星海……”

    缇娜定定看着光幕,似乎星海直接流淌进她的眼里:“我感觉得到,绝对没错。”

    李奇嘀咕:“似乎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星海才会以这样的形态显现出来。”

    他挠起了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

    星海中也有无数浮陆,由一团团或自然或人工创造的结界包裹着,星界旅行者乃至旅法师很俗气的将这些地方称呼为“星礁”或者“星岛”。

    这些地方是吉斯扬基人之类星界生灵生活的地方,旅行者们偶尔也在此驻足。

    某块类似星界黑市的地方,一个浑身包裹在破烂法袍中,只露出一副黑框眼镜的矮个子,匆匆走出市集,登上自己的星舟。

    “快凑齐了……”

    启动了由吉斯扬基魔法船改造的星舟,这个人揭开魔法伪装,赫然是一个清秀少女。

    她推了推眼镜,继续自语:“总算能离开这个破破烂烂的世界,去其他世界冒险了。”

    她握紧拳头,有力的挥动:“我一定能找到善良好心的旅法师当我的导师!”

    “艾妲,你是最棒的!”

    “你是幸运女神眷顾的宠儿,你能做到的!”

    星舟升帆,渐渐远离星礁。当从结界里挤出来,在星河之光中逆流飞驰时,少女魔法师也昂扬的大声欢呼。

    “再见了!费恩世界!”

    “再见了海瑟薇、罗文娜、欧萝拉!”

    “再见了李奇,谢谢你让我获得了第一桶金!”

    “更谢谢你让我立下了去整个多元宇宙游历,拍下各个世界最美风景的决心!”

    “真是抱歉,我该当面跟你道别的。”

    “可我在外层位面找到了一艘星舟,不敢离开半步,又带不进主位面,所以……”

    “我走了!”

    “我会回来的!”

    “希望那个时候你还活着……啊啊——!”

    原本激昂的宣告变成惨叫,星河骤然变得湍急,小小的星舟就如大江中的一片枯叶,在波涛中载沉载浮。

    不知过了多久,被星海之力冲击得两眼转蚊香,甚至是上吐下泻的眼镜少女魔法师勉清醒过来。

    好像靠岸了?

    她模模糊糊的想着,脸上啪的一下,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抽了一记。

    她是被抽醒的……

    少女正在擦镜片上的污垢,整个人又被拎了起来。

    这下她彻底清醒,也看清楚了。

    一个高挑健壮,穿着怪异铠甲的人将她从星舟里拎了出来。她的星舟已没在星海上,而是停在巨大而广阔的空间里,似乎像一艘大得不可思议的船的货仓。

    那个人把她拎到几个跟他一样的人面前,咿哩哇啦说着少女听不懂的话。

    她的茫然让这些人皱起眉头,双眼的瞳光更加炽白,耳朵尖急速抖动。

    等等……

    亮得跟灯泡一样的眼睛!?

    尖耳朵!?

    这足足有两个她高的身材!

    少女魔法师终于醒悟过来,差点叫出了声。

    精灵!?

    这么多精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噬神纵天〕〔大宇微尘〕〔凌依然易谨离小说〕〔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曜天之刃〕〔以情为陷:总裁的〕〔大道纪〕〔误入歧途苏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一世巅峰〕〔林辛言宗景灏免费〕〔江唯林南烟〕〔初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