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二四 小红和李奇的前世,原来都是我!
    小红气急败坏的叫:“米奇!给我遮住他的眼睛!”

    李奇肩上的小萝莉压根不理她,拍着巴掌笑:“麻麻!大大!”

    小红尖着嗓子叫:“米奇——!”

    李奇努力维持着板凳脸:“遮眼没用的,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这个超大尺码的你其实是力量的具现,穿透了感知,直接压在了灵魂上。”

    他伸出手:“这个你,就是曙光之力的根源啊。”

    这一伸手,整个空间开始急剧缩小,连同那具身躯也一同缩小。转瞬之间,就到了触手可及的距离,尺寸也变得跟楚莉小红一样了。

    结界之内的空间显然超越了寻常,是拥有更多维度的空间。

    光着的小红和穿衣服的小红同眶,李奇心神荡漾,总算挤出了一部分注意力观察空间。

    明暗不定的流动白光充斥,却并没有遮蔽原有事物的细节,只是像无影灯般将自己和两个小红,以及肩上的两个小萝莉的身影消去了影子。

    白光本身就是一种浓稠的力量,源头正是那个如婴儿般蜷曲的赤果小红。她的转动牵引白光如水般荡动,产生出明暗交织的韵律。

    李奇很清晰的感觉到,这种韵律犹如神祇的呼吸,代表着超越凡人层次的生命……不,应该说是存在。但仅仅只是存在,并没有更多的东西,跟当初在风暴群岛白银城地下神国见到的米斯莉神尸有些像。

    当然只是像,这绝对不是神尸,是更高级的……东西?

    恍惚间,李奇并没察觉自己的手还伸着,而赤果小红已经近得触手可及。

    小红扯他的胳膊:“你想干什么?银贼!”

    一时急切,两手都用上了,整个人挂在李奇胳膊上,像是攀着树枝的猴子。

    坐在李奇肩头的自律小红苏眼中紫光迸射,恶狠狠的说:“拿开你的臭手!”

    小红嚷道:“看!我的自律分身都有反应了!说明我在潜意识里就厌恶你这种行为!”

    刚说完她的手臂就被一圈八角晶格裹住,炸成金紫交织的碎芒,震得小红触电般剧烈哆嗦。

    如果不是被曙光之力压制住,小红准保要变天边流星。

    小红苏怒视小红:“说你呢,臭女人!小白是我的!”

    李奇跟小红同时惊住,这什么状况?

    小红苏还不罢休,身上紫光弥散,李奇赶紧捏捏小红苏的小脚丫阻止她。

    他难以置信,同时满怀怜悯的问小红:“你带自律分身出来的时候,就没考虑过意志兼容问题,还让她虚拟你的意志?”

    小红泪光盈盈:“我、我特么怎么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啊!?”

    小红苏的反应就是小红潜意识的想法,换在其他时候,小红这么直白和强烈的宣示对李奇的所有权,李奇可不会放过机会,必定要好好奚落一番,现在却不是时候。

    “现在能改就改吧,正是要紧的时候,等会真出了篓子,哭也来……”

    李奇还没说完,吊在他胳膊上的小红忽然直直看着他,脸上没了之前的羞愤,只剩下无尽的惶急,仿佛正被铲屎官拎着要丢进浴缸里的喵星人。

    小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泪水夺眶而出,她近于神经质的说:“我出了任何问题,你都会把我变回来的,对吗?你保证过的!”

    李奇眼瞳紧缩,意识到挑战已经开始了。

    他郑重点头:“我保证,用生命和灵魂保证。”

    小红欣慰的笑笑,松开已经将李奇护臂捏得直冒火星的手,眼瞳散焦,身体飘起。

    各色光辉从她身体周围挤出,融成朝霞渗入体内,如烈焰般烧灼出滚滚金灰,在白光水流中化作缕缕暗金光流,急速消散。

    女神武装连同内衣尽数飞灰,小红变作一尊暗金流溢的雕像,抱膝蜷缩,在空中缓缓转动。黑直长发也成了流金飞瀑,随着身体,在这个奇异空间中带起金光织出的涡流。

    即便李奇做足了心理准备,此刻也被吓得魂飞魄散。

    这是小红的本体!

    小红是用分身楚莉小红过来的,可就在刚才,小红的本体竟然被直接牵引过来,替代了楚莉小红,后者连同女神武装都被湮灭了。

    这绝对不是曙光之力能做到的事情,而是超出曙光之力,跟小红有本质关联的更高层次的力量。

    他赶紧将意识沉入心底,通过灵魂关联呼叫小红。

    灵魂关联还在,可那头的意识却变得模模糊糊,还渐渐出现了一种跳跃……或者闪烁感,仿佛时间被拆分到了最小单位,变得不再连续。

    李奇呆呆看着两个小红越变越大,渐渐远离,刚才那个浩渺无尽的空间重现。

    她们各踞一端,转动方向截然相反,分别牵引出暖白和暗金光流,相互交织、消融,绵绵无尽。

    灵魂中原本像是山峦甚至世界的那种力量剧烈震荡,那是红网,因为小红的异常,各个节点的关联不再稳定。

    “该死!这要怎么救!?”

    李奇哪还不明白,小红陷入了前世宿命里。可她居然一点挣扎也没有,也让李奇惊怒交加。就连投河自杀的都会砸起水花吧,你倒好,跳个坑连泡泡都没有啊!

    这已是坏得不能再坏的情况,李奇毫不犹豫,正准备激活用半神核晶阵列制造的晶格魔方,把赤红女神和魔女们全拉过来,两个小红之间又凝结出一个身影。

    “曙光的意志回归神座,曙光女神即将重生……”

    那是个黑发飘摇,白裙蹁跹的少女,仍然是小红,气质却完全不同。

    温和、端庄、雍容优雅,只是淡淡笑着,就让人心扉全开,迫不及待的接下她投下的光辉,仿佛晨曦本身。

    这个小红,应该就是“白小红”的投影了,不是自主意志的投影,就是那具身体,或者如祂所说的神座的基础意志。

    祂的下一句话像威力无匹的困惑术,让李奇顿时懵笔。

    “很高兴还是你守在我身边,我们之间的羁绊,果然也是宿命的一部分,泰乌……”

    李奇努力了好一阵,才把风中凌乱的思绪收回来,结结巴巴的说:“等、等一下,太什么?太、太吾?”

    “别告诉我费恩世界其实……其实太吾什么的一个d世界,你其实是相枢?”

    “白小红”摇头说:“不要玩梗了,费恩世界跟地球世界一样是真实的,甚至更加真实。”

    “你不知道泰乌也很正常,那是湮灭纪元的事情了。”

    “但你知道泰克乌什,湮灭纪元里的泰乌,在第二纪元,也就是现在凡人所知的第一纪元里,重生为泰克乌什。”

    李奇感觉脑浆在物理层面上开始煮沸了,自己就是泰克乌什!?

    灵魂中阵阵震荡让他清醒,红网正濒临崩塌解体的危险境地,而小红却……

    等等……

    李奇几乎是咆哮出声:“这不是小红要迎接的真相吗?怎么扯上我了!?”

    “白小红”微笑着说:“你在小红的宿命里,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只有你先明白真相,回归本源,小红这边才能继续。”

    李奇瞠目,果然还是被曙光英灵坑了啊!

    李奇拔高声调,掩饰心中的虚弱:“求你了,别还搞转世重生这套东西。这种血统论加宿命论的东西早就臭不可闻了,这没有任何意义!”

    “白小红”叹气:“不能因为历史一次次重演,就否定凡人最基础的东西,血统和宿命就是凡人的基础。”

    “我知道我和你这一次在尝试打破这样的循环,但支撑这种努力的,依旧这种循环带来的力量,所以……当我和你来到这里,从世界的过去寻求更强大的力量时,就注定了又一次循环即将开始。”

    李奇的手在颤抖,不完全是震惊和畏惧,他正努力压制住激活晶格魔方的冲动,想从“白小红”身上获得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我们努力过很多次了……”

    “白小红”继续说:“最初都作为凡人的那次尝试失败后,我就一直是曙光女神,你依旧是凡人。”

    “你曾经是泰乌,曾经是泰克乌什……”

    祂再度给了李奇一道雷鸣电闪般的惊讶:“曾经是罗兰……”

    李奇手一抖,并没激活晶格魔方,还因为无效操作被魔方电得龇牙咧嘴,于是他就保持着这个表情,变成了雕像。

    “白小红”还没完:“曾经是泰德……”

    这就没听说过了,似乎跟海瑟薇有什么关联?

    李奇保持着狰狞而呆滞的表情,心灵中却电光般掠过无数杂念。

    可怕的是,这个“白小红”居然像真小红一样,跟他保持着灵魂关联,祂点头说:“没错,严格算起来你曾经当过海瑟薇-泰德的六十三代曾祖……”

    “那个泰德正是风暴群岛泰德家族的族长,他将蜘蛛女神和幽暗地域的黯精灵领进了费恩世界,造成了第二纪元的灭世灾难。过程里发生了太多诸神和凡人都不堪回首的事情,所以到了第三纪元,已经没人知道他了。”

    李奇居然还有余裕吐槽,所以我跟小红到底是在拯救世界,还是毁灭世界呢?

    “白小红”接着再给李奇一记重锤:“你还曾经是图铎……”

    李奇视线模糊,喉管发甜。

    “白小红”继续:“另外,你到现在,都还一直是……大魔鬼之主埃斯摩帝奇。”

    李奇终于叫出了声:“我特么是什么怪物啊!你编故事也编像一点!”

    继红网失去调衡功能后,某个节点又剧烈震荡,整张红网震颤不停。中枢节点之间的繁复关联,在震颤中如风中残烛,微弱到了极致,眼见就要崩裂。

    ………………

    炼狱与深渊最深处,迷乱的破碎世界中,阿丽珊正在牵引冥河之水的细流,小心轻柔的探入那块天堂山碎片里,尝试着碰触在定律殿堂前相拥的男女身影。

    “样子像老妈老爸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让莎佳妮搞个幻象,再铭刻到位面碎片的根源里变成根源幻象,连神祇都能唬弄住。”

    “不过这个根源幻象绝对不是虚假的,上面带着来自灵魂本源的熟悉感,我是不会认错的。”

    “我是从老爸的灵魂中创生的,而让他能做到这事的力量,又来自老妈,所以……我绝对不会认错!”

    “之前我们发现的那块天堂山碎片,我其实就有些感应了,只是没料到跟老妈老爸有关。”

    阿丽珊的投影立在冥石船头,一边分析着这个根源幻象,一边碎碎念。

    高拉兹克抱着胳膊立在船头另一侧,骷髅王背着手,守护在阿丽珊身边,偶尔瞅瞅阿丽珊的纤薄身影,眼眶中荡动的魂火金焰顿时变得平缓。

    严格算起来,阿丽珊也是骷髅王的孙女,虽然是按李奇这个关联算的有些勉强,可另一个孙女不能经常下来,骷髅王把阿丽珊也当孙女守护,人之常情。

    “陛下不必这么着急……”

    高拉兹克有些不耐烦:“这事您也确认不了,还是等曙光之星……”

    话没说完,阿丽珊的投影猛然震荡,再散作水银光流,连带投入天堂山碎片中的冥河水流也震荡起来,炸出大片水银碎芒。碎片上金银光芒交织,原有的景象如遇水颜料般急速模糊,变成块块光斑。

    这边骷髅王身上也暗金光辉闪烁不定,眼眶中的魂火更是剧烈摇曳,金光中溢出缕缕灰黑烟气。

    高拉兹克的身影急速退却,倒映到天幕上,变回遮蔽半边天空的黑气云团。

    云团凝结成的巨大面目嘿嘿冷笑:“果然,赤红女士,还有你们的总枢机已经找回了自己的宿命,在他们眼里,现在的红网也好,赤联也好,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般的天真游戏。”

    “现在,他们要用大人的心态面对现实了,而你们这些人,不过是陪着他们玩游戏的可悲人偶。游戏结束,你们也该退场了。”

    黑云探下,与血河融在一起,自血河中拔出大片身影,正是灵魂正狂乱燃烧着的恶魔。

    高拉兹克的笑声在上空盘旋:“阿丽珊陛下一定香嫩可口,就由我笑纳了。”

    恶魔军团将冥石船队团团围住,咆哮声将血河掀起怒潮。

    船头上,骷髅王稳住身体,尽管死亡之力正穿透红网,再度压迫他的灵魂,但他却没有一丝慌乱。

    “年轻人啊,果然都不靠谱。”

    骷髅王嘀咕着:“我这个老家伙啊,还真是看不到退休的前景,领着养老金周游世界的梦想,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啊。”

    万吨魔钢大砍刀横在手中,骷髅王的呼喊声,让冥石船队瞬间被暗金焰火包裹。

    “同志们,砍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