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勋〕〔科技大仙宗〕〔如来必须败〕〔小世界其乐无穷〕〔诅咒之龙〕〔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强红包皇帝〕〔诸天尽头〕〔美漫之最终执行官〕〔秘密的森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帝逆洪荒〕〔诸天试武〕〔从海贼开始的噬魔〕〔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逍遥侯〕〔我就是圣光〕〔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绣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二六 没有救世主,也不靠小红和李奇
    金光染遍全身,将李奇变成光人,光影伸缩扭曲,像有无形之手的揉搓。

    本该瞬间完成的变化,因为小红失能,红网动荡,被拉长了无数倍。

    几秒之后,与小红一般高矮,也是黑发雪肤,但曲线更妖娆些,跟小红比多了丝清新爽利气质的少女现身,这是正牌的正义魔女小奇丽。

    小奇丽是红网中枢节点之一,拥有自己的源初神力,即便是在曙光女神遗留的这个“宿命结界”之内,也还能维持力量。

    不仅如此,她一现身,魔女武装全开,上面的暗金光纹就光芒大作,扩展出数百米高的巨大虚影,身影和面目都很模糊,看不出细节。

    空间中的金光小红顿时有了变化,原本小红的转动越来越迟缓,由她溢出的金光也被压制得只是堪堪裹住身体,泛起的涟漪无比滞重,像是正在冻结。

    小奇丽的出现让小红的转动骤然加速,金光被牵引出缕缕光丝,渗入白光中,弥散成股股光流。

    对应这个变化,罩住小奇丽的虚影渐渐有了细节,朝着小红的投影转变。

    在投影即将清晰,意味着小红被拉扯出一缕清醒意识时,一直静静观望的“白小红”叹气:“果然,有了新的收获,也出现了新的变化。”

    “公母、雌雄和男女,这是生灵繁衍和进化的自然天理,过去的我绝对不会接受你变成这个样子。”

    “这必然是她搞的鬼,就像她每次破坏我的行动一样。我就在奇怪,把你再一次投入费恩世界,以图铎的身份开始之后,我的神魂消磨得非常虚弱,陷入沉睡里,不记得后面还做过什么。”

    “这次还不一样,她直接对我下手了。看来是她想办法弄醒了我,让我把自己的身份遗忘得更加彻底,所以现在的我才变得这么……可笑。”

    “说起来她那个赤红女士,还有你这个李奇-普雷尔,其实是被污染了的试验进程。只是恐怕她都没想到,正因为她搞的手脚,这个污染进程反而有了意外的收获,让我们更快的找到真相,回归自我。”

    “所以,这场竞赛,我还是一如既往的跑在前面。”

    小奇丽感应到自己的灵魂链接出现了分支,一股很微弱但更熟悉的连接出现,那是真正的小红,不由大喜。

    推测果然是正确的,李奇是曙光女神和小红共同的“小白”,曙光女神在眼前这场灵魂之战中完全占据上风,李奇跟小红的灵魂关联,就被曙光女神篡夺……或者说是覆盖了。

    可奇丽不一样,奇丽的存在就是一个偶然,先有小红搞出来的瞎胡闹设定,后有李奇作死净化提尔之柄变身魔女。靠着独立的正义神职,李奇跟小红又多出一条魔女对赤红女士的灵魂线路,只是过去完全没必要用而已。

    这条线路是曙光女神无法覆盖到的,否则“白小红”也不会阻止李奇召唤其他魔女。就像李奇与小红的连接被全频带阻塞干扰了,可他们已经发展出了引力波通讯,做个简单切换就行一样。

    这样的线路当然无法替代李奇与小红的关联,但能唤醒小红一缕意志,从被曙光女神完全压制的状况中挣脱出来,这就有了希望。

    感觉到小红的意志在这条线路里渐渐凝聚,小奇丽赶紧拖延时间。

    “竞赛?什么竞赛?”

    “还有,那个她,又是谁?”

    其实不需要刻意,“白小红”……也就是曙光女神的基础意志在讲解时留下了太多疑问,就在刚才提到的“竞赛”以及“她”,明显又是全新的信息。

    “白小红”抿唇一笑:“费恩世界的创造者只有一个,肩负着在费恩世界寻找答案,由此在永恒之战里打败敌人,拯救多元宇宙的守护者,是我和她两个。”

    “这都是黑暗时代之前的事情,不回归自我,重生为曙光女神的话,我也记不起细节。”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黑暗时代之后的她是谁。”

    说到这原本雍容优雅的“白小红”,脸颊也紧了紧,像是在咬牙。

    这个投影只是曙光女神的基础意志,就像凡人昏迷后还拥有的心跳之类生命体征一样。但提到这个存在,仍然有这样的情绪反应,说明这个“她”,是曙光女神也非常在意的家伙。

    “白小红”说出了让小奇丽大吃一惊的名字:“那就是……小黑,在这个世界,她的名字叫莎尔。”

    吃惊之后,定神一想,小奇丽又觉得正该如此。

    果然,在费恩世界搞事的不只是小红,还有小黑。而以小黑的尿性,说不定比小红搞得更多更大。

    听“白小红”刚才那么说,小红把自己一次次投入费恩世界,扮演各种英雄和救世主的角色,这些角色不是沉沦了就是长歪了,说不定就跟小黑的掺合有关。

    比如第二纪元里海瑟薇的第六十三代曾祖,那家伙引来了罗丝和黯精灵。而在第三纪元里,坑掉罗丝和黯精灵的正是小黑,这之间必然有关联。

    不过还好,小黑已经完蛋了……

    等等……

    正在想这事,与小红的灵魂关联猛然震动,汹涌的噪音洪流充斥链接,罩住她的虚影扭曲闪烁了几下,已有的细节尽数消失。

    “你和我搞出的新……花样,的确有趣……”

    “白小红”说:“可惜,曙光之力是我们最强大时创造的力量,远远比我们扮演的角色在这个纪元创造的新力量高级,阻断这条线路轻而易举。”

    小奇丽咬牙,身上金光再度流溢,身形拔高,变成大奇丽。

    灵魂链接重现,这次还送来了小红的丝缕意念:“卧槽你这就砸底牌了啊!万一你变不回李奇了,我……不,我们……不,欧萝拉凯瑟琳菲妮她们要怎么办!?”

    再次感应到这家伙的存在,虽然只是瞬间,之后又被阻塞住了,奇丽还是差点喜极而泣。

    没什么万一,事情明摆着,失败了,既没了奇丽也没了李奇,只有最初那个小白。

    胜利了呢,如果是依靠这种关联拉回小红的,那么原本的李奇,有很大可能会完蛋。眼前这个“白小红”,除了阻止干扰之外,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尼尔瑟拉的力量……”

    “白小红”一点也不意外,目光朝冻结在空中的妖精龙莎佳妮转了转:“现在的我被小黑污染得这么严重吗?连这样的恶趣味都有了,似乎是认真的想突破底限。”

    她悲悯的摇头:“这不是寻求变数,是自暴自弃了啊。”

    不要把卡琳满脑子想的事情扣到小红身上啊!

    想到卡琳,奇丽绝望之下,再度激活晶格魔方,希望能出现奇迹,俨然是自暴自弃了。

    自然没有奇迹,魔方毫无反应。

    “白小红”深深叹息:“你也该明白,在这样的场合下转换身份,很有可能再也变不回去了。”

    “但你仍然要这么做,宁愿变成女人,也不愿意接受原本的自我,你怎么会执着……沉迷得这么深呢?”

    “李奇-普雷尔仅仅只是你的一个身份,一个短暂的身份,就像这个世界里已经消失了的无数人物一样。”

    “只要你回归真正的自我,不仅能保留李奇的记忆,其他人物的记忆,比如泰乌、泰克乌什、罗兰、泰德、图铎,你同样可以拥有。”

    “还不仅仅是记忆,记忆附着的意志也会回归。那样的意志会把各个角色的经历、感悟、经验甚至力量,都带回来。”

    “从凡人的角度看,那是真正的进化。你进化到了神祇,而众多曾经扮演过的角色,就像分身一样,最终回归本体,让你更加强大。”

    奇丽苦涩的笑道:“我有几个老婆,就感觉罪孽深重了,我还肩负着几百万人的期许和信任,责任更加沉重。”

    “现在你让我同时还是魔法皇帝、罗兰帝国的创建者和掘墓人,泰德族长和图铎大帝,我背不起。”

    “如果背得起,那个我必然不是我自己。”

    “白小红”的微笑意味深长:“你还留恋你的妻子、爱人、朋友和儿女?你怎么知道,她们不会跟你一样,不过是我扮演的角色,或者就是我神魂投影到凡人中的一个侧面?”

    奇丽瞪圆了眼睛,心头震荡,所以这个费恩世界其实就是两女一男的角色扮演游戏?

    “如果不是我的一个侧面或者一个碎片的话,那又有什么价值让你留恋呢?那不过是缓冲池里随时会被清除的数据,在数据库里没有真实地址,并不是真实的。”

    奇丽不再回应,魔女武装里的万吨魔导铳枪已经拿不出来了,她默默取下腰间的剑柄。

    神力催动,剑柄喷射出金光,异常稀薄,也听不到刻意添加的嗡嗡音效。

    “白小红”的话让她丧失了现实感,她都怀疑费恩世界就是电脑里的虚拟世界,自己只是这个虚拟世界里的一个npc。

    自己的信仰、自己的所爱,全都是虚幻,怎么可能甘心!?

    而且如果真的是这样,又何必需要跟自己沟通?

    不管是抹杀还是改写意志,只要有足够高的权限,就是几行代码的事情。

    所以,现在能做的,就是战斗到底。

    为了小红,为了自己(虽然最终还是会失去自己),战斗!

    奇丽举剑,竭尽全力凝聚出炽亮的剑芒,朝着“白小红”劈出一道暗金光弧。

    光弧不出预料的穿透投影,射向远处,在距离曙光女神巨大身躯几乎有整个世界那么远的地方,消散为点点金芒。

    “白小红”似乎没受影响,只是怜悯的叹气:“这没有任何意义……”

    奇丽飞身而起,赤红正义神力如金焰般在身体上燃烧。

    她冲向曙光女神,同时大喊:“只要我在战斗,就有意义!”

    ………………

    炼狱与深渊最底层,破碎世界中,血河与冥河都看不到了,只见到密密麻麻的恶魔,吞吐着灼热烟气,向数十艘排成长列的冥石巨船冲击。

    原本罩住巨船的红网结界猛烈荡动,片片炸碎,这不是恶魔攻击造成的效果,而是红网自己在崩解。

    水银光带在艘艘冥石船周围盘旋,将恶魔大潮层层削弱,替代结界守护己方。偶尔自恶魔群中升腾起百米粗千米高的水银巨浪,将成千上万恶魔化作烟气,却无力形成更湍急的浪潮。

    冥河女神阿丽珊,正因红网的异变而神魂动摇,难以发挥出应有的神力。

    冥河英灵们丢开魔导枪炮,拿起最原始的魔钢剑锤,端着厚重的魔钢大盾,组成薄薄的防线,将一圈圈汹涌而来的亡灵大潮粉碎成灰黑烟气。

    骑着重甲战马的哈德朗英灵在骷髅王的带领下,由缕缕水银光带支撑,朝着恶魔大潮深入挺进,目标是远处隐没在血河中的恶魔熔炉,高拉兹克就躲在那里。

    骷髅王作箭头,哈德朗英灵作箭刃,每个英灵召唤出的次级英灵作箭杆。一个国王,数千骑士,十万骑兵,跟数百上千万恶魔比毫不起眼,但汇聚成的利箭,却无比锐利。深深穿透恶魔大潮。

    大剑将一头精英迷诱魔从中劈成两瓣,剑刃上带着的暗金神光也在伤口上留下金痕。金光自伤口蔓延到身躯,迷诱魔的两瓣扭曲、抽搐、蹦跳,却始终没有倒下,还追着骷髅王,喷出股股腐蚀骨骸的灼热烟气。

    直到手下骑士加速,驱策战马一拥而上,才将这只迷诱魔踏成肉泥,骷髅王也因此焦躁起来。

    看了看还非常远的目标,回头看正被周围恶魔群不断削弱的箭形阵势,再摸了摸胸口感应某种温度,最后举起大剑。

    确认大剑上的神光渐渐黯淡,骷髅王叹气:“该死,李奇那小子,真要让我失望了……”

    眼眶中黯淡了许多的魂火金焰忽然变亮,却满含锐利光晕,正如崩溃高塔般震动的红网,忽然发来了一个传讯。

    “老家伙,曙光之星那里出了什么事,这个暂时不说,你那边好像也遇到了麻烦对吧?”

    是奥图和敏丝,晋升赤红死神不久,之前就发来传讯炫耀过,当时骷髅王很不爽的哼回去了。

    这次骷髅王自然不能再哼了:“奥图小子,有什么话快说!”

    奥图说:“解决办法很简单啊,老家伙,投靠我吧,反正咱们都是赤红英灵,这样我们这边的力量,你也能借用了。”

    骷髅王呸道:“什么投靠,当我还是旧时代的老骨头,必须找个主子拜吗?”

    奥图咳嗽:“时间紧急没注意用词嘛,你明白的,选择我们这条路吧。”

    意念又变得灼热,如岩浆喷涌:“你看,赤红英灵在地狱里哪可能安稳享福呢?只有战斗,战斗到底!”

    骷髅王叹气,沉默,眼眶中魂火黯淡。

    下一颗,魂火再度炽亮,而且没了奥图带来的锐利光晕。

    “你相信赤红英灵是为了战斗,才来到地狱……”

    “我无法接受这样的道路,我相信赤红英灵是为了安宁,才在地狱战斗……”

    “看起来没什么分别,但这的确是不同的道路。”

    “我要让我的子民,哪怕变成亡灵,也有安乐之地,这是我欠他们的……”

    “是这样的执念,再加上对女儿……好吧或者是孙女的眷恋,才让我在地狱重生,这就是我作为骷髅王存在的意义。”

    骷髅王眼中的金焰喷出,流溢到全身,将他染做一尊暗金骷髅,这种金色,比原本的赤红神力还要黯淡得多,仿佛蕴含着难以计数的时光侵蚀。

    “赤红陛下的力量消失了,李奇也没有音信,但我们的力量还在,我们相信的事情,仍然没有动摇!”

    骷髅王举起大剑,金焰喷薄到大剑上,燃烧成火炬。

    片刻间,骷髅王整个人都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焰火,还在不断变高变大。

    在他身后,无数团金焰也在燃烧,呼应着他。

    当超过千米的滚滚金焰在恶魔之潮中翻滚时,空间所在的世界根源轰然动荡,那是多出了什么,让世界根源不得不改写法则,好适应这个新生的强大存在。

    “战斗吧!”

    骷髅王举剑呼喊,神音震荡整个战场:“没有救世主,也不靠小红和李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