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婚宠:霸道老〕〔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英雄联盟之傲世为〕〔蜜婚娇妻:老公,〕〔炮灰她嫁了豪门大〕〔长生四千年〕〔超级小神医〕〔穿到七年后我成了〕〔网游之最强法王〕〔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地球求生指南〕〔轮回乐园〕〔影帝今天做人了吗〕〔南风熏熏〕〔惹火甜妻:老公大〕〔听说超级大佬甜炸〕〔都市之我真的无敌〕〔笑傲仙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二九 尤赞的闹剧与小红苏的野望
    “陛下完蛋了——!”

    红网之下的某个分支网络里,某个意念绝望的呼号着。

    红网有无数分支网络,比如随身虚灵连接的广域公众信息网、各个公社、公会和服务部门的集体网、生产科研物流管理的作业网乃至战舰要塞的专有网络。

    此刻因为红网整体动荡,这些分支网络基本都难以维持,只能靠虚灵传送最基本的信息码。

    但某些分支网络还好好的,虽然远不如丝丝网络这种核心坚韧,可靠着隐秘封闭的特性,短时间内并不会受整体网络的影响。

    这个分网中流动的信息会对丝丝的纤柔心灵带去太大冲击,所以从一开始,它就没跟丝丝网络关联过,在红网里相当于一个暗网。

    这就是被赤联网管员们戏称为“手术室”的“灵魂研究作业网”,只有灵魂研究所的研究员和他们的研究对象、军情局老大、科工委老大,当然还有枢机局老大,以及特别许可的人才有权限进入这个网络。

    现在,权限级别为零的科工委老大,赤红女士的女神武装套件之一,赤红英灵之首以及曾经的巫妖尤赞同志,正在网络里散布充满了失败主义的悲观论调。

    它倒是很谨慎的另外建了个房间,只把灵魂研究所的所长塔哈,功勋研究员坎尼,以及功勋“被研究员”麦德维拉了进来。

    所以这个房间里就没有人类,只有两个曾经是巫妖的赤红英灵,以及一个赤红巫妖、一个赤红灵吸怪。

    尤赞惊慌失措的说:“我们得好好考虑下未来了!”

    “导师,您没事吧?”

    塔哈倒还正常:“就算小红陛下和总枢机不在了,红网也还在啊。你看一下子有好几个人都成神了,原来的女神和魔女们也都在,大同主义这条道路不会就这么消失的。”

    坎尼没说话,就静静的等着下文。

    他跟骷髅王一样,都是从死神奈罗那边投过来的,魔王魔君们的灵魂改造也是他动手的时候多,对这条道路的理解已经足够透彻,信仰自然也足够坚定。

    如果不是尤赞身居高位,主持着包括灵魂技术在内的众多基础研究,深受科研人员的景仰,他恐怕已经喊出“抓叛徒”了。

    灵吸怪麦德维还没反应过来,只是说了声“因缺斯汀”显示存在感。

    “我是说,该考虑我们自己的未来了。”

    尤赞说:“失去了小红陛下和总枢机的赤联,失去了稳定核心的红网,会怎么看待我们这些存在?”

    “我们是巫妖和灵吸怪!我们一直在研究灵魂技术!对宣扬灵魂神圣崇高的赤联来说,我们就是专门干脏活的黑手!”

    “我们并不属于赤联,只属于小红陛下和总枢机!我们是她们手里不能见人的刀!”

    “好好动动自己那充满了空气的脑子,认真想想……”

    “麦德维!我知道你有脑浆,拜托不要用触须去搅!还是从鼻孔里捅进去的,真恶心!”

    尤赞喝止了灵吸怪,继续说:“红网崩溃了,我们早做计划不是很好吗?如果红网恢复过来,好吧现在看来的确有那个可能性,丝丝们的能耐的确非同小可,她们居然自己凑成了神祇,但那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吗?”

    “小红陛下和总枢机还是不在了,外部形势必然会恶化,在这个时候,重新稳定下来的红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尤赞的意念变得阴恻恻的:“当然是统一认识,强化纪律……说得直接点,任何有叛变嫌疑的成员,都会列进整肃的清单里,我们绝对是头一批。”

    塔哈愕然:“我们只是技术人员……”

    尤赞喊道:“只讲技术不讲政治,你这是唯技术论,不收拾你天理难容!”

    麦德维搅了下脑浆脑子好用了点:“可我们并没有叛变啊,就算是检委的旗手查案也要讲证据。”

    尤赞嗤之以鼻:“多学学历史,认定叛变这种事情什么时候需要证据了?从来都不是看你真的有没有做想不想做,而是看你有没有能力。”

    “我们掌握的灵魂技术,本身就是对赤红道路的亵渎,我们能切割、雕刻、改造灵魂,赤红信仰对我们来说就像是一块追踪芯片,可以轻易被我们剔除甚至篡改。”

    坎尼终于忍不住说:“我们从未做过这种研究,难道您已经有了结果?”

    尤赞嘿嘿冷笑:“别忘了我的来历……”

    他语气变得慷慨激昂:“不要把我们的行为看作叛变,我们其实也是在践行赤红信仰!”

    “想想看,我们的灵魂拥有自由吗?我们其实都是囚犯啊!”

    “我是被强迫签订了灵魂契约的赤红英灵,我还是女神武装的套件,我终身被禁锢在那个可笑的铁壳子里……”

    说到这塔哈打岔:“那不是导师您选的,还禁止我用同样涂装,说只有您有资格用那么酷炫的……皮肤吗?感觉您非常满意并为之自豪呢。”

    尤赞怒道:“我那是强颜欢笑!那是苦中作乐!”

    他气咻咻的继续说:“总之,我们不是叛变,是争取自由!”

    坎尼说:“我其实不是……”

    本来要解释自己加入赤联并不是被迫的,想到什么,下定了决心,他闭上了嘴。

    麦德维又开始搅脑浆,这次触须是眼眶里捅进脑子的。

    灵吸怪结巴着说:“我、我觉得挺、挺好的啊,至少我知道了还有那、那么多比人脑更好吃的东西,现在觉得吃人脑很、很恶心了。”

    塔哈叹气:“那么导师,您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吗?”

    尤赞哈哈笑道:“我就知道,你这个学徒最乖最识时务!我不会亏待你,当然还有你们!”

    “我没有想法那种简陋的东西,我有一个大大的计划!”

    “我清楚红网的根基,我们仍然可以借用红网!你们呢,更专精灵魂技术。我们加在一起,会产生什么反应?”

    “我可以成为灵魂之神!你们在灵魂这个方向挖掘出自己的分支,同样能够成神!”

    “我先成神,再带动你们后成神!”

    三个努力压住的咳嗽声响起,尤赞沉浸在自己描绘的前景里并没察觉。

    沉默了好一阵,像是想通了,塔哈说:“导师您可以找死神奈罗沟通,跟他要巫妖之神的神职。用这个神职把其他巫妖团结起来,这样我们就有信徒了。”

    坎尼补充:“智灵那边处境其实跟我们一样吧,也可以跟她们沟通下,说不定她们也正为未来忧虑呢。”

    麦德维不知道该说什么,继续道:“因缺斯汀……”

    “很好!”

    尤赞异常高兴:“那我们达成共识了,你们的意见都很不错,我会认真考虑,现在……散会!”

    等尤赞退出房间,剩下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这样?

    “先别管这个……”

    塔哈沉声说:“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坎尼我很清楚你,你明白该做什么。”

    坎尼苦笑:“当然……”

    麦德维用触须捅进耳朵里,跟着说:“我也知道该做什么。”

    等所有成员离开,这个房间被删除后,隔壁权限更高的房间里,尤赞低低的说:“你看,他们开始行动了。”

    房间里另一个存在低沉的说:“你确定这不是在钓鱼吗?”

    尤赞用笃定的语气说:“如果他们的信仰真的坚定,又怎么会被我当鱼钓呢?这至少说明他们真的动摇了!”

    那个存在叹气:“其实……你没必要用这种手段证明自己。”

    尤赞大义凛然:“圆钩局长,您这话说得不对。我不是在证明自己,我是科工委的领导,在形势危难之际,我得不等不靠,主动积极整肃下面的敏感部门,确保革命队伍的纯洁。”

    “我是小红陛下的身边人啊,连这点觉悟都没有,还怎么在科研战线上领导大家呢?”

    “就算小红陛下和总枢机都不在了,也要让她们的手留在我身上的温度像革命火炬一样,永远燃烧,代代传承下去!”

    尤赞再问:“我倒觉得您似乎忧心忡忡呢,圆钩局长。”

    同样拥有权限零的军情局局长圆钩苦笑:“我不担心小红陛下和总枢机,因为担心也没用。我担心是……算了,这个你不明白,总之我是怕我视为信仰根源的那位殿下,会出什么事。”

    圆钩的注意力转到尤赞这事上:“他们三个并没有实际的行动,严格来说……”

    话音未落,异样的振荡差点把这个房间震垮。

    冷白光辉充斥房间,神念如雷电轰鸣:“尤赞!你被举报意图叛变!还是三个人同时举报!连麦德维那个脑子不好使的灵吸怪都是其中之一!”

    “什么亵渎,什么整肃,还先神带动后神,现场录音和后台数据都有,你说得很起劲嘛。”

    是欧萝拉……

    尤赞被吓得在虚拟空间里蹦出多啦诶梦的虚影,连声道:“冤枉啊欧萝拉枢机!您听我解释!”

    欧萝拉讶异:“咦?圆钩你怎么也在?”

    她更加震怒:“你在跟尤赞合谋?你等着,我让缇娜过来……”

    “算了,缇娜不在,我让白鼠蝙蝠来抓你!”

    圆钩也大喊:“冤枉啊!枢机您听我解释!”

    欧萝拉可没功夫跟他们墨迹:“自己提头到万神殿会议室来见我!十分钟内没出现的话,就做叛变处理!”

    欧萝拉那挟带着强大神力的神念消失,房间里两人好一会才回过了神。

    “只有十分钟,赶紧!”

    “等等,陛下要我们提头去见啊!”

    “这简单,我把自己拆得只剩脑袋,然后你顶着我去,这下我们俩都是提着头了。”

    “好吧……那帮家伙真得收拾啊,为什么不找我举报,直接跑去找欧萝拉啊!”

    丝丝网络在恢复红网的连接和调衡,各个旧的新的中枢节点,正因坚定信仰而燃烧灵魂,放射出更强大的能量。但红网之下数百上千万的节点,还像置身风暴般,并没有马上平静下来,尤赞这摊闹剧,仅仅只是赤联各个单位乱象的缩影。

    在国家制造中心的救灾现场,米哈伊尔、哈莱姆和斯塔克三个人吵作一团,他们正为该先恢复战舰、生产机械或者单人武装哪部分的生产而争执。

    在阿尔法区的结界农场,蒙德尔、费舍斯、斯鲁喀诺三个德鲁伊也吵得头上长苗,他们一如既往的争论对农业来说,到底是种子、环境还是时间技术更重要,而争吵的结果自然决定资源会先投放到哪个环节。

    在受灾最严重的德尔塔城区,基建公社的头儿长锤,一脸无奈的看着围在身边,唾沫横飞的部下。他们在争论该用什么方式进行灾后重建。是临时性的过渡,还是正好实施之前的规划,以及禅机搞定某些只存在于图纸和理论上的计划。

    当然,争执得最激烈的还是两位跟经济有关的魔女,到底是先内后外还是先外后内,是以内主外还是以外主内,两人吵得万神殿内金光四溢,让人以为这里打了起来。

    这不仅仅是争吵,而是道路的碰撞,以至于灵魂激荡,神力也被带动了。就是这样的碰撞,让一条条原本隐于红网主干道下的分支道路,在此刻呈现出来。

    因为还没有人准备好,这些道路上还没有人像奥图敏丝、骷髅王和贝弗罗那样就地成神,但道路本身已经变得清晰。

    带领第一舰队,正从东费恩赶往新大陆的老胡克说对全舰队官兵发表了讲话,他是这么说的。

    “我的坑已经刨好了,那就是凯瑟琳陛下。我这把老骨头,还有我的灵魂,都会奉献给她。”

    “但我只是我,我是旧时代的人,迟早要被你们超越,被时代抛弃,未来是属于你们的。”

    “你们还有一个个坑等着往前跳,你们不往前,就会变成我这样的老头子,不仅自己无法进步,还会挡住后来者的路。”

    “到时候怎么办?只能抓着小红陛下和总枢机的裙角,祈求她们带着你们往前吗?”

    “她们如果真的不在了,你们又抓谁的裙角呢?难道你们就此止步吗?”

    说到这身边有参谋咳嗽着提醒,说总枢机又不是女的,这么说是不是会让人误解。

    老舰长摆手说“不要在意细节”,继续说:“现在我们正面临这样的可能性,我们必须做好失去她们的准备。”

    “我们总说,时刻准备着,我相信也包括这样的可能性。”

    老舰长最后用昂扬的语气说:“小伙子们,姑娘们,真的是那样,我只会对你们说……”

    “第一舰队,前进!”

    赤联人陷入混乱,但混乱中,他们都在努力重建信仰,坚定方向。

    作为肇始者的两个,也陷入了混乱。

    “那是我好不容易攒够力量分离出来的矛盾魔女意志!”

    延迟了许久,小红的又一道清晰意念终于通过奇丽这条线路传了过来。

    不过小红是在愤怒的咆哮:“你居然直接把我干掉了!连我都认不出来吗?”

    奇丽真的无话可说,刚才的确是打昏头了。

    认真说起来,平时碰碰就要被电,连抱个囫囵都不行,已经被虐习惯了。现在能当成肉靶轰炸劈刺,好像挺爽的啊。

    “别顾着抱怨,现在我们传递信息比发电报还麻烦,要算账也得解决了麻烦再说。”

    她转移话题:“你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问的时候手下仍然没停,将一个个小红干掉,当然这时候动手就得认真看看了。

    “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不是你在折腾,我觉得那就该是真正的自己,现在的自己不过是个虚拟的npc。”

    小红努力发来信息:“还好红网稳了下,那就像面镜子,从镜子里我能看到现在的我,认识到跟曙光女神的那个我不是一个人。”

    自己跟大家的努力果然是奏效的,奇丽追问:“那你能不能再把自己的意志分离出来?”

    小红异常气恼:“矛盾魔女那个意志是最好分离的,结果被你干掉了!现在曙光女神已经有了免疫力,我没办法再弄了!”

    奇丽的铳枪轰出一炮,暗金光束穿透一个衣着暴露像是交际花的小红,将她的脑袋整个蒸发掉。

    大呼过瘾的同时,她回应道:“那有没有别的……对了!”

    她终于记起旁边还有个变成雕像的存在:“把意志转移到小红苏身上!”

    小红没反应,等奇丽如法炮制,将一个个小红的脑袋炸成飞灰,身后响起脆嫩的童音:“李奇……不,奇丽!没想到你还是个爆头狂魔!”

    “你有那么恨我吗?你是不是快要哈哈大笑,甚至目露精光口吐白沫了!?”

    小红苏出现了,身上散逸的还不是那个谁的那种神光,而是另一种金光。

    小红苏嘀咕:“好像我把小红苏从那个谁那边拉出来了,变成了另外一个魔女……”

    奇丽急道:“不管是什么魔女,都跟矛盾魔女一样,不是真正的你。”

    “如果我们不干掉曙光女神,就像当初神祇之心占据你本体一样,你的意志仍然会消散!”

    小红苏也急了,顾不得再追究奇丽虐杀“白雪球小红”的事情,娇小身躯绕着奇丽脑袋打转。

    转了若干圈,小红苏深深叹气。

    她降到奇丽怀里,小脸红扑扑的,嘀咕道:“来吧……”

    奇丽愕然:“来什么?”

    小红苏闭上眼睛,浓密眼睫急速眨动着,意念变得异常微弱难以感应:“就、就像那次一样啊,那次你怎么弄……弄我的,就来吧。”

    接着咬咬牙,她两手拉着衣领,缓缓往下拉:“当然这次应该需要更、更强烈的刺激。”

    “你能从死神变回凡人,也是靠特蕾希娅做了那、那种事情,我觉得应该行。”

    “你要轻、轻点啊,我很怕痛的……”

    “啊啊——好痛!”

    下一刻,小红苏抱着脑袋,眼泪汪汪的看着拿下巴砸她的奇丽。

    “头这么小,洞这么大……”

    奇丽没好气的骂她:“你给我示范下这种场合下要用什么姿势搞定那种事情!?”

    “这里又没马!”

    “而且你是小红苏,是未成年!”

    “还有啊,我现在是奇丽,奇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天师令〕〔最后一个女军阀〕〔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江湖侠道〕〔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岚颜知己〕〔萌宠日常〕〔我的灵力能交易〕〔末世之冲破黑暗〕〔仙门无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