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墨珏乔冷月〕〔等不到的你〕〔她被反派攻略了〕〔第一好婿〕〔极品大散仙〕〔美人神棍〕〔踏星〕〔苏厨〕〔美漫之道门修士〕〔明王首辅〕〔都市之魔帝奶爸〕〔剑从天上来〕〔透视民工混都市〕〔无上升级系统〕〔逆成长巨星〕〔大良医〕〔超级至尊兵王〕〔美女总裁狂保镖〕〔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回到过去变鹦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三三 缇娜的自相矛盾与逆转的形势
    身着素灰色类似地球飞行员制服的战斗短装,两道暗金光纹像是装饰,从肩头到手腕,从腋下到脚跟,沿着身影轮廓包裹起来。

    上身还套着类似软性防弹衣的薄背心,背心立领又高又硬有如项圈,在那之上搁着的脑袋面目俊秀,灰瞳深邃,黑发在脑后随意扎成马尾。远远看去这似乎是个漂亮姑娘,不过跟高大挺拔的身材一配,再到近了,眼眉间似乎历经了若干纪元的深沉,任谁都不会认错。

    缇娜更不会认错,当初她还是三级暗夜刺客的时候,就是这张面孔摆出一副吃定了她的表情,用一个金蒲耳的月薪把她拐上了手……哦,拐上了船!

    作为超越了普通凡人,拥有源初告死神力的魔女,她认人自然不会只靠表象。

    这个李奇是实体而不是投影,散发的灵魂波动跟真正的李奇没太大差别,作为魔女跟李奇的灵魂关联也一样,只是跟往常比有些模糊,这应该是曙光之星里充斥着曙光之力,干扰了灵魂感知的原因。

    所以,这个李奇是真的。

    但这就有问题了……

    缇娜眨眨眼,不解的问:“你不是在那个结界里面吗?怎么跑这里来了?而且刚才你不是在召唤我们吗?”

    李奇的表情温和而淡然:“我的情况有些复杂,一下子很难说清楚……倒是你,我也想问,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刚才召唤你也没有回应。”

    缇娜弯腰缩脖子眯眼睛,心虚的说:“那个……我只是魔女不是女神,在那种地方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又感应到这里有我需要的力量,所以我觉得不如到这里来看看。就算升不了级,搞搞破坏也能帮点忙嘛。”

    李奇微笑着说:“你感应到的是星海之力,不是那帮游荡者粗劣加工后投放进主位面的星海之力,是星海本身蕴含着的纯粹力量。当然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燃素之力。”

    “这个地方是曙光之星的能源中心,我们叫能源大厅。曙光之星从星海中抽取燃素之力,跟费恩世界本身的根源力量调和,制造出曙光之力,保卫和管理费恩世界。”

    “那口井是维护窗口,其他人做不了什么,但你不一样,你的告死神力,根源其实就是来自星海的燃素之力。”

    “别人跳下去,还能把灵魂捞起来,只要有灵魂残片,在这里就能复生。而你的灵魂与燃素之力更加亲和,会完全融解在星海里。”

    这番解说让缇娜愣住了,好一会才讷讷的道:“你、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李奇叹气摊手,这的确也是他往常的习惯性动作:“我说了,我的情况有些复杂,说不定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缇娜顺着他的话说:“真正的你……你是说,在这里除了有你的各种前世投影,什么泰乌、泰克乌什、罗兰、图铎之外,还有真正的李奇-普雷尔?”

    “你对这里这么了解,莫非你就是曙光之星的管理员!?”

    “你和小红其实都是管理员,现在的赤红女士和李奇-普雷尔其实只是你们脑后插管,像打游戏一样扮演的角色?”

    轮到李奇诧异了:“你怎么……一下子都知道了?虽然细节上还有很多差异,不过大体来说是这样的。”

    缇娜两眼刷的喷吐银光:“曙光之星上收藏着很多宝贝吧?莎佳妮说她是图铎大帝用精灵女神的神血加妖精龙的龙魄创造出来的,精灵女神的神血就是放在这里的吧?那肯定还有很多好东西!”

    李奇咳嗽:“就算有,这里也不是游戏副本,可以让冒险者随便搜刮东西啊。”

    缇娜语气无比热切:“我只要金币!还有各种可以当小钱钱用的东西!你答应的话,说什么我都相信都听从!”

    “哪怕是叛变革命我都愿意!我对菲妮那小婊砸的不满早就爆表了!仗着是什么源初魔女,从一开始就骑在我头上压迫我!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有我没她!”

    李奇的表情变换不定,像是本该有的环节被直接跳过,一时乱了节奏有些不适应。

    他苦笑道:“什么叛变革命,怎么能这么说呢?而且缇娜你是赤红魔女啊,信仰怎么这么不坚定呢?”

    缇娜义正辞严的说:“你之前不是说过这种情况吗?担心小红的真实身份,怕她找回真正的自己后,发现赤红道路只是一个玩笑或者一场游戏。”

    “现在不就是这样?只是你没猜对,实际上还包括你,你跟小红一起在玩游戏。”

    “至于我的信仰……你也说过啊,没有人经得起诱惑,只是价码问题而已。赤红道路的先进性就在于,敌人根本出不起收买大同主义者的价码。”

    “现在好了,你出得起这样的价码,我脱离赤红道路也问心无愧啊!”

    “曙光之星里的所有小钱钱……”

    缇娜捧着心口吗,吞着唾沫说:“就算是整个主位面都能买下来吧?”

    李奇表情又精彩了好一会才道:“曙光之星里的确有不少……你喜欢的东西,送给你也无所谓,但买主位面什么的,就算能买下,你也找不到人买啊。”

    缇娜猛烈摇头,尖耳朵甩得飞起:“不是真的要买,就像看银行存款的数字一样,只要数字有那么多,就是我的至极幸福了。”

    李奇幽幽的道:“你最终会获得的,远远比这些东西多,当然你这么容易满足也好。”

    “我也不是要跟小红摧毁以前建设起来的所有东西,只是让偏离轨道的事情回归正常。”

    “而且我现在所做的,跟我和小红搞赤红道路的初衷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守护整个世界。”

    “只有有这个大前提在,赤红道路也好,黑暗道路也好,都不过是手段。也就是说,从一开始,赤红道路就偏离了它真正该通往的方向。”

    他吐口浊气,如释重负的笑道:“好啦,这些一下子也说不清楚,总之你是个很好的开始。我们去说服其他人停手吧,不要做无谓的争斗了,这其实是场误会。”

    他转身走了好几步,又转回来。

    缇娜立在原地,根本没有迈步的打算。

    李奇讶异:“你怎么不动?难道以为我会骗你,一定要先拿到东西?”

    缇娜眼中的银光消散,升起浓浓的悲伤,她带着鼻音说:“李奇不在了是吗?他还欠着我……一大笔薪水呢,他怎么这么不负责任?”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我不管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总之你不是他,我的那个黑心老板不见了。”

    “李奇”皱眉:“刚才你的反应可不是演戏啊,我感应得到,那是你的真实想法。”

    缇娜噗哧笑了,泪水同时溢出眼眶:“是啊,那本来就是我的真实想法,可我还有更多的真实想法!”

    “看着足以买下整个主位面的存款数字的确是我的极致幸福,但不等于我现在就要啊!就跟开着挂瞬间通关游戏一样,我已经没追求了,继续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真正希望的是在他的剥削和菲妮那个小婊砸的压迫下,斗智斗勇,通过一次次成功的捡垃圾、挣外快和不违背纪律的中饱私囊,一步步缩小跟目标之间的距离!”

    “李奇”显得很无语:“就算你能活一万年,也存不够可以买下整个主位面的钱。”

    缇娜抹了抹眼睛:“总是在接近啊!这就跟赤红道路一样,我们追求的大同主义世界永远不可能完全实现,但我们可以永远不断靠近。”

    “李奇”摇头:“你这种自相矛盾的想法,还真是让人难以理解。如果你在意的其实不是财富,被我剥削被菲妮压迫的痛苦对你来说反而是种快感,这就说得通了。“

    缇娜愤怒了:“不要把我说成抖m!你难以理解,说明你的确不是李奇,甚至没有真实的凡人意志!凡人脑子里不就是挤着各种自相矛盾的想法,然后为此而烦恼吗?”

    “李奇”哈哈笑了:“好吧,我到今天才算是真正了解你,不过我相信你的灵魂不会就被这样的……癖好束缚住。更崇高更有使命感的事业,能够清洗你的污秽灵魂。”

    话音落下,他身躯被白光裹住,浓稠烟气溢出,很快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烟气消散,看清这个身影,缇娜差点叫出了“奇丽”。

    再仔细看却不一样,这是只公精灵,而且不是光瞳,就是只半精灵。面目依旧是李奇,尖耳朵和她一样修长,加上更加高挑的身材,让缇娜一时脸红。

    这跟她偶尔晚上做梦,梦里跟自己玩什么游戏的李奇一模一样。

    杂念瞬间被强烈的异样感觉驱散,自半精灵李奇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缇娜感觉无比亲切,她要很努力的克制,才没让自己冲过去投进他怀里,像小时候抱着祖父那样撒娇。那是强烈到她想大哭一场的亲情,她失去得太久了。

    半精灵李奇伸展双臂,慈祥的说:“不要克制自己了,缇娜,我既是李奇,也是希林-雾鸦……”

    “没错,黑暗时代和湮灭时代之后,在遗忘森林里繁衍出整个雾鸦家族的那位雾鸦,就是我。”

    “我的灵魂投影不仅仅只是泰乌、泰克乌什、罗兰、图铎,那些大人物,也有雾鸦这样的人物。”

    “缇娜,从血脉上说,我是你的始祖。你可以不跟从那个李奇,但你能违逆你的血脉,不听从始祖的召唤吗?

    “不要以为我是人偶傀儡,当我用雾鸦的灵魂完成魂体融合之后,我跟真正的雾鸦就完全没有分别。”

    缇娜耳朵竖得高高的,眼睛瞪得圆圆的,震惊到了极限。

    许久后她才拍着胸口,庆幸的道:“还好没被拐上床跟李奇滚床单,不然那可是乱x啊!”

    半精灵李奇的尖耳朵抖了抖,像是没料到缇娜会有这样的反应。

    接着缇娜的秀丽脸蛋扭曲了好一会,摇头说:“跟随老祖宗了的话,那我的私房钱该怎么办?不上交支持老祖宗就是不孝,上交了又对不起自己,想来想去,还是得先对得起自己啊。”

    半精灵李奇终于忍无可忍,挥手飞出无数条白光绳索,想要绑住缇娜。

    缇娜拌了个鬼脸:“以前我的确很缺亲情啊,为了亲情我是会牺牲自己的。”

    “现在我不缺了,我有个姐姐!”

    “忘了跟你说,我跟她之间的感应一直很清晰!”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不是真正的李奇!因为我姐跟李奇永远在一起啊!”

    “我还以为你肯定知道这事呢,看来你的权限还不够高哟。”

    白光绳索穿透缇娜,却只是个虚影。

    大厅里还回荡着缇娜的话语:“当然如果你是真正的老祖宗,我也的确会考虑跟随你。”

    “我说过了,我脑子里挤着各种想法嘛。”

    “但这个想法,跟我来这里的那个想法比,价码还是太少了。”

    “谢谢你提醒我,看来只要我跳下去,就一定会发生你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我猜我的告死之力并不是燃素之力,而是灰烬之力。原因嘛,告死跟灰烬更配搭不是吗?”

    “半精灵李奇”终于有些气急败坏:“你不能那么做!你会毁掉整个曙光之星!”

    看来刚才那番作为就是想阻止缇娜,而且缇娜的隐匿能力,哪怕是曙光之力都难以克制,所以才没上来就动手。

    缇娜神经质的笑道:“我的黑心老板带着小红姐跑路了,这个曙光之星留着干什么呢?炸成碎片大甩卖吧,一块只要三个铜板,三个铜板喽!”

    话音还在飘荡,水晶光流猛然投入井口中,“半精灵李奇”的愤怒叫喊戛然而止,变作一尊毫无生气的雕塑。

    冷漠的机械女声在大厅中响起:“警告、警告,调和系统受阻,切断次要部门能源供应,降低控制中枢能级。”

    同样的警告声在曙光之星中心响起,白光结界瞬间黯淡了几分,混杂在其中的各色光辉顿时耀眼起来。

    “有戏……”

    结界之外,正在跟大群自律机械混战的夏小小安异常欣慰。

    光剑与光束变换着长短,将一片片自律机械粉碎,看着又从四周涌出的大批重甲武士,他嘀咕道:“居然还有语音警告,这是不是说当初曙光之星上其实还有很多活人?可到现在,看到的不是投影就是傀儡,那些活人呢?”

    打量那些重甲武士,夏小小安叹气:“说不定你们就是那些活人,只是活得太久,或者其他什么原因,把自己变成了机械。”

    “没有活人的曙光之星,还说什么保卫费恩世界,真是好笑。”

    “至于那些投影,什么都是李奇,也很好笑。”

    “照那么算,我难道只是提尔的投影?”

    夏小小安握紧光剑,粉红神光变浓,变成混合了血光的金光,光辉中的白发小孩变成胡子拉渣的灰发大叔。

    身影牵引神光拔高到上千米,将本体拉了过来的夏安,终于明白了自己在这里为何而战。

    “我要证明,我只是夏安……”

    光剑荡开凛冽神光,夏安的神音震荡着整个空间:“不是谁的化身和投影,我就是我!”

    无数重甲武士在血金神光中崩灭,夏安转头,光剑变成粗壮光柱,轰入结界,让白光结界猛烈荡漾,似乎随时都会破碎。

    那一刻,夏安尽显神威,无比神圣。

    “唔……力量不够,得把神侍也召出来。”

    下一刻,无数细小身影从夏安身上蹦出来,向结界发动猛攻。

    “出来吧,葫芦娃!”

    七个小家伙蹦出来,形象太熟悉就不需要赘述了。

    “出来吧,魔法少女!”

    一堆带着尖顶帽的娇俏少女蹦了出来,领头的还是安希娅,没好气的嚷着“老爸你又把我弄成这样子召过来,等事情完了我要找你算账”,手头却没停着,跟着各个活跃在赤联文化战线上的魔法少女形象忙乎起来。

    “还有兽耳四十八天团……”

    跟赤联明星主持人小咪一样的兽耳少女们跳了出来,挥着巨大的兽爪造型武器发动攻击。

    “还有……”

    “还有……”

    等无数“万萌神侍”上阵时,战场俨然变成了萌系乐园。

    夏安叹气:“总感觉我的道路有点问题……”

    再战意昂扬:“不过既然是革命需要,也就不必在意了!”

    内外夹攻,白光结界中,正替代“李奇”,以本体形态力敌众女神和魔女的小红,力量骤然减弱。

    从醉血状态中清醒过来的卡琳大叫:“趁她病取她命!”

    菲妮高呼:“我要打她的屁股!”

    凯瑟琳没忘记真正目的:“救、李奇!”

    欧萝拉倒是直接:“干死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