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孤本红妆〕〔诸天之主〕〔少帅的女娇医〕〔任女〕〔郡主她又穿越了〕〔福满农门〕〔重生八零甜如蜜〕〔美人娇悍〕〔清穿小萌后:霸道〕〔偷心妈咪:爹地闪〕〔农门辣妻之痴傻相〕〔重生空间之田园福〕〔大佬您家夫人又野〕〔超品兵王〕〔地球灭亡倒计时〕〔和仙君同归于尽后〕〔大符篆师〕〔总裁大人,又又又〕〔美女总裁的燃情兵〕〔玄医暖婚:腹黑靳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三四 灵魂的唯物讨论与饱和式解放
    “你们中的一些人是我的灵魂投影,你们各自承载了我的某个侧面……”

    “其他人也来自高尚的灵魂,她们愿意为守护世界牺牲一切。”

    曙光小红振荡出股股强大冲击,赤红女神和魔女们的攻击在振荡中纷纷瓦解。

    她显得异常失望:“优雅、英勇、活力、坚强,那是美好的品质,可以呈现出令我喜悦,对世界更有益的可能性,然而你们却被来自灰烬零点的力量浸染了。”

    “为了维护实质上是虚幻的存在,你们不仅在篡改费恩世界的本质,还拒绝回归本源,已经背叛了你们的创造者。”

    “亲手消除你们意味着自己的失败,意味着自己是不完美的,这让我很难受。”

    “现在你们严重威胁到了曙光之星,我已经别无选择。”

    “作为曙光女神留在曙光之星上的守护意志,我只能激活最高级的安全协议,将你们当作异敌彻底清除!”

    “哪怕曙光之星因此暂时失去防护,也在所不惜!”

    红网渐渐稳固,欧萝拉等人的神力正发挥出来,搅动得结界剧烈动荡。

    而随着曙光小红的宣言,正跟各种赤红神力挤撞的暖白光辉猛然收缩,汇入还在转动着的白光小红体内,让她变成一团耀眼的光辉。

    大家正感觉压力一轻,还以为结界消失了,下一刻光辉重新凝结成小红。

    既不是投影,也并不巨大,如果不是散发出的无尽威严和强大压迫,以及那身古朴素雅的长裙,大家还以为真正的小红回来了。

    “不要忘了,你们是我和其他创造者的投影,灵魂来自我们。”

    “不管你们的灵魂成长到了什么地步,拥有多强大的力量,灵魂根源都通向我们。”

    这个缩小到常人尺寸的小红应该就是曙光女神本体了,操纵这具神躯的不是与之匹配的灵魂,而仅仅只是设定了程序的基础意志。

    她的话语由曙光之力直接敲打在每个人的灵魂屏障上,即便是欧萝拉这些新晋女神,也被震得神念摇曳,难以抵挡。

    “这跟凡人斩断自己的手指一样,手指怎么可能阻止呢?”

    “费恩世界的所有凡人,灵魂都来自我和那些同伴,曙光之星上恰好都保存着这些源初灵魂的样本。”

    “小白说得对,我还是心太软,一开始就该这么做……”

    说到后面,话语已经如针一般,毫无阻碍的刺入屏障,像蛇一般扭曲搅动,要将灵魂深处什么东西搅碎吸走。

    薇姬、伊芙和奥雷莎三个魔女率先仆街,蕾塔娜多坚持了会后跟着倒下。

    欧萝拉、凯瑟琳、菲妮和卡琳四个女神还在苦苦支撑,但心中却同时升起巨大的震惊和深深的绝望。

    这种穿透屏障直抵灵魂最深处的力量,她们完全无法阻挡。

    大家都是小红和其他创造者的灵魂投影这种说法,之前一直嗤之以鼻,现在看来竟然是真的!

    这岂不是意味着她们都不是真实的存在?

    连自身都是虚幻的,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所奋斗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振作起来!不要被她迷惑了!”

    当在场这些红网中枢节点的律动越来越慢,正朝着冻结状态趋近时,倒在地上的蕾塔娜爆发了。

    “就算我们跟她在灵魂上有关联,也不等于我们是任由摆布的傀儡!”

    “我们的存在无可置疑,这是可以相互见证的!”

    “最终律令……自省!”

    蕾塔娜身上亮起暗金光辉,罩住所有人,她终于突破极限,施展出了只有赤红圣堂才能用出的最终律令。

    暗金光辉凝结出一圈圈符文,在每个人身上盘旋着,荡漾出一圈圈虚影。

    那些虚影是每个人相处过和见过的人,男女老少各个种族都有。他们温和的笑着、热切的呼喊着、悲伤的哭着、专注的战斗和工作着,每个人都带着在灵魂中刻下烙印的共鸣,让她们的灵魂更加凝实,正被搅动和吸收的部分也骤然停住,被这样的力量缓缓但却坚决的往回拉。

    “我思故我在……”

    伊芙也站了起来,跟曙光之力有些近似的暖白光辉充盈全身,她带着彻悟的语气说:“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以前我上课总是理解不了,现在我明白了,真正的我就是那个问题加在一起组成的啊。”

    “一个是我来自哪里,这只是我的起源,就算包括了灵魂和身体,因为都是空白的,所以不是完整的我。”

    “一个是这是哪里,既是说我所在的世界,也是说所有跟我有关联的社会关系。这构成了我的本质。是这些让我成为我,迩香人伊芙!”

    “第三个是我要做什么,融合了起源和本质的我,才拥有自由的意志,对构成我的社会关系做什么样的回应,选择成为什么样的我。”

    尼斯塔版薇姬也托着薇姬的身体站了起来:“这就是你思政课总是不及格的原因,流淌在你身体里的迩香人血脉,让你热衷于夸夸奇谈,沉迷在这些形而上学的思辨里。”

    “哪有这么复杂呢?这其实是个用上科学唯物主义就能解决的问题。”

    “就算这个曙光女神说得没错,我们的灵魂直接间接的来自她们,但也不等于就是她们的复制品甚至投影。”

    “用总枢机跟我们说过的故事来解释就很清楚……”

    “地球世界没有灵魂,生命是由基因主导和传承的。而那个世界的人类,已经能用基因复制甚至设计生命。”

    “不过复制出来的仅仅只是躯壳,二者只在物质形态上一样,新的生命并不会拥有一样的意识。就算把原版的记忆复制过去,也不会是原版的重现,新生命会有全新的自我。”

    “费恩世界是有灵魂的,灵魂还会产生超凡力量,看起来跟地球世界完全不一样。”

    “不过把灵魂也看作物质,超凡力量看作自然现象,道理其实是一样的。”

    “既然地球世界的人类都有可以操作基因的技术,在费恩世界,将灵魂当作类似基因的物质进行操作,复制甚至编辑灵魂也是理所当然的。”

    “其实我们赤联都可以编辑灵魂了,只是还没有深入到灵魂循环这个层次,可以干涉灵魂的最初构成。”

    “灵魂比基因更复杂,影响的层面更多,的确可能让创造者通过某种方式,影响到受造者,但这仅仅只是技术细节。而且这种影响还是相互的。”

    曙光小红正为自己的清除行动受阻而讶异,听到这里,叹道:“这就是你们被污染的证据,地球世界不过是沉没在零点中的灰烬世界,那里诞生的东西怎么能在整个多元宇宙里通行呢?灵魂是这样,赤红信仰也是这样。”

    “费恩世界的确通往地球世界,所以才很危险,也因此我们才将这里当作拯救多元宇宙的试验场。但我们对那种世界的接触,一直都很小心,我不记得在我沉睡之前,跟小白去过那里。”

    “现在看来,应该就是小黑搞的鬼了……”

    尼斯塔薇姬没理会曙光小红的批驳,继续道:“总之你说什么灵魂投影,听起来很玄乎,其实不过是你们这些创造者用自己的灵魂当样本,复制了最核心的构造,投入费恩世界的灵魂循环,在这个培养室里培育出新的灵魂。”

    “这哪里是什么灵魂投影呢?这种关系更像是……父母与儿女一样。”

    “不过你们不把我们当作儿女,甚至是同等层次的存在看待,我们也就没必要把你们当作父母来敬慕和遵从了。”

    “我们是这样,泰乌、泰克乌什、罗兰、图铎那些人也是这样。他们跟李奇一样,灵魂都有同一个根基,但不等于李奇跟他们是一个人,他们都是独立的个体。”

    “这么简单的逻辑关系都捋不清楚……”

    尼斯塔薇姬傲然道:“你们是故意混淆概念忽悠人呢,还是压根没意识到,就是一帮科盲呢?”

    “哪怕构成灵魂的所有灵子都是一样的,只要改变过结构,成了全新的运动状态,那就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

    “我们这里有活生生的例证!”

    说到这里,欧萝拉等人,甚至似乎连曙光小红也包括在内,才意识到现场好像有个人一直被忽略了。

    晶格魔方轰然炸裂成漫天香槟金光,娇小身影高高跃起,在空中伸展成高挑少女。

    那是蕾娅,长剑上白金光辉闪烁,呼喊道:“老爸拉我过来是最正确的决定!”

    “我是希望魔女,你是曙光女神。”

    “我们天生犯冲!有我没你!”

    那一刻挺拔的身姿,凛然的语气,像极了特蕾希娅天降。

    “你是……”

    曙光小红愕然:“你的灵魂的确出自我的样本,可为什么匹配不上?不该有这样的变化!”

    “哦豁!”

    卡琳见缝插针的嚷道:“这么说特蕾希娅的前世也是小红?看起来所有跟李奇滚床单的妹子其实都是小红的分身……呀!”

    最后一声是被欧萝拉灵魂审裁轰中叫痛,旌旗女神恼怒的道:“刚才薇姬说的你都没听吗?”

    大旗卷动,给蕾娅加上一连串buff,她呼喊道:“还愣着干嘛?上啊!”

    女神和魔女们再度发动攻击,她们的神力还无法破开曙光小红的白光,只有蕾娅,仗剑破开白光屏障,直击本体。

    曙光小红怒哼道:“这肯定也是小黑暗中动的手脚,她的存在是我的最大的失误……”

    说话时白光如风雷般翻腾,朝着蕾娅连绵轰击。

    “差、一点——!”

    凯瑟琳跟在后面,大剑劈开一道道风雷,却始终难以突入去支援蕾娅,急得她大喊。

    欧萝拉旌旗鼓荡,卡琳变身数千米大滚,菲妮也终于在空间里投射出圆月,置身冷白月光中,张弓搭箭,射出一团团足以破碎浮陆的爆裂光辉。

    女神和魔女们已经竭尽全力,但也只是勉强跟曙光小红相持,还无法占到优势。那种刺入灵魂的关联依旧还在,对她们造成了极大干扰。

    “还有谁——!”

    欧萝拉也急得灵魂振荡,在红网中推送出一波波涟漪:“谁来帮帮我们!”

    ………………

    新大陆中心浮陆,无数战舰、战机、飞舟甚至巨龙绕着泰格杰尔要塞打转,无数人如释重负的吐着浊气,同时依旧忐忑的紧紧注视着它。

    这座巨大的钢铁要塞原本悬在浮陆上空,刚才却忽然下坠,眼见就要砸在浮陆上,各路凡人都准备召唤神祇,把要塞轰出浮陆范围,它却自己停住了。

    现在要塞就悬在距离地面不到千米的低空,遮蔽了大片陆地,连刚刚成立的费恩救世军总部都被阴影罩住。

    罗姆罗斯揽着刚从要塞里转移出来的忒温丝,担心的问:“没有问题了吗?”

    旁边康斯坦丁说:“我们在星海上遇到了……一点麻烦,陛下不必担心,现在已经稳定住了。”

    罗姆罗斯摇着头说:“看起来是你们的红网出了大问题,我早就说过,这种把所有人都关联起来的力量网络根本不安全。”

    康斯坦丁笑笑,罗姆罗斯其实对红网非常感兴趣,但他跟神祇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力量来源也不是信仰之力,所以不认可的只是必须由信仰之力关联。他更信任独立于灵魂和信仰之力之外,更实在更稳固的关联。

    当然他作为赤联驻意志帝国代表,必须申明一下:“我们的红网并不是直接关联灵魂,而是通过信仰之力汇聚到一起,也没有绝对至上的核心,可以通过网络侵入他人的灵魂。”

    “当然现在还有些不完善,所以才会出点问题,不过陛下不必担心,欧萝拉陛下都没过来,要塞已经自己稳定住了,说明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了。”

    罗姆罗斯呵呵轻笑:“这恰恰就是问题的关键,信仰是随时会变的,你们的红网随时都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啊。”

    这叫动态平衡……康斯坦丁暗自嘀咕,并没进一步解释。

    罗姆罗斯扫视周围,康斯坦丁之外,还有来自赤联的联络组正在忙碌。那些棕灰皮肤,身材娇小,乍眼看都分不出性别的尖耳朵们,正踩着像蜘蛛腿般的助力魔导机械,围着通讯器材忙上忙下。

    他有些好奇:“你们是怎么稳定住的呢?我都没看到有大批赤联人赶往要塞。”

    康斯坦丁说:“只要我们尽忠职守,专注工作,就是在践行赤红信仰,由此向红网贡献信仰之力,红网自然也就稳定了。”

    罗姆罗斯指了指灰精灵们:“所以他们也是在向红网输送力量?你们的信仰之力,还真是跨越了种族啊。”

    康斯坦丁点头:“赤红信仰的核心就是解放所有受压迫的凡人,最大限度的团结费恩诸灵。让弱小的凡人,哪怕是地精和狗头人,也能充分发挥出他们的力量。”

    罗姆罗斯随口说:“就像蚂蚁们抱成团能挪动比自己重无数万倍的东西,跨越对它们来说大海一样深和宽的小溪。”

    康斯坦丁皱了皱眉头,这些东西是赤红信仰的常识,罗姆罗斯早就知道了的。这时候他抒发这样的感慨,不知道是什么来由。

    眼角瞥到罗姆罗斯那看似平常,其实随时会探出龙头的肩头,再想到之前他跟战神分身的一战,康斯坦丁依稀明白了什么。

    罗姆罗斯的级别虽然还只是传奇巅峰,还属于凡人范畴,但按力量算的话,他应该已经跨入了半神的境界,眼界自然不一样了。

    就在这时,极其微弱的力量波动在罗姆罗斯身上荡开,那是魔法传讯的信号。

    罗姆罗斯微微皱眉,虽然极力掩饰,康斯坦丁还是注意到了他眼角跳动的突兀变化。

    应该是从其他渠道知道了赤联的银月之心跑到了星海位面,小红陛下和总枢机在曙光之星上遇难,现在生死未卜的事情吧。

    康斯坦丁有些懊恼,觉得刚才该跟罗姆罗斯讲清楚的,毕竟双方还算是紧密盟友。

    不过想到小红和李奇,心口又无比沉重。

    罗姆罗斯的表情十分平静:“你先忙吧,我有点事处理一下。”

    康斯坦丁点头,正看着对方揽住忒温丝远去的背影,强烈的涟漪在灵魂中荡开,从中解读出欧萝拉的呼喊。

    “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康斯坦丁心中明悟,招呼联络组的头儿:“迪达,让大家都唱起来!”

    灰精灵迪达凝重点头:“我也感应到了……”

    蜘蛛腿托着灰精灵跳到高处,迪达呼喊道:“伙计们,唱起来啊!”

    正在维修红网通讯阵列的灰精灵技工们同声吆喝,歌声昂扬。

    “我们工人有力量……”

    “嘿我们工人有力量!”

    “每天每日工作忙……”

    “嘿每天每日工作忙!”

    “天上盖起了高塔……”

    “地狱修起了长墙……”

    “改造得费恩变呀变了样!”

    康斯坦丁这里仅仅只是小节点,在新大陆的浮陆里,在神陨高原的废墟上,在泰格杰尔要塞、银月之心、第一二舰队和陆军空军的各个部门里,各种歌声都在荡漾。包括蓝龙天团在内的赤红艺术家们,更在燃烧自己的灵魂,通过赤红广播,将激情传播到散布在主位面每个角落的每一个赤红超凡者耳中,如炉火般烘烤着他们的灵魂。

    就连远在西费恩北方冰原上的一支小小工作队,虽然置身冰天雪地里,人与狗……哦,狗头人们,相互充斥着火热的温度。

    “刚才我感应到了很多狗子的杂念,那是还没有觉悟的狗子们,仍然把我当神祇一样膜拜。”

    被毛皮防寒服裹得圆圆的咕嘎嘀咕说:“换在旧时代的话,我其实都有成神的机会了。”

    穿着同样款式防寒服,正在喝红茶的雷兹林笑道:“那你为什么不成神呢?把旧的狗头人之神赶下神座也好啊,那家伙压根就不干事。”

    咕嘎嘿嘿笑道:“我成神了你怎么办?那时候我就不可能还是雷兹林的狗子了。”

    雷兹林噗哧喷茶,咳嗽着说:“把脸皮从地上捡起来!分明是想着成神了就没办法跟菲斯本生一大窝小狗子,却拿我当挡箭牌,你那狗脾气我还不知道?”

    咕嘎害羞的晃着尾巴说:“什么一大窝小狗子,菲斯本连这种事情都跟你说了吗?”

    雷兹林哼道:“男人之间还需要保守什么秘密,我连你是用什么手段搞定他的都知道。”

    再叹气道:“可怜哟,菲斯本是个好孩子,被我的狗子祸害了,我其实很内疚的。”

    咕嘎汪汪叫着:“什么祸害啊!你还好意思说!借口谈我跟菲斯本的事情,牵起了克莉萨妮娅的手,然后……你干的事我也全知道!”

    雷兹林更大声的咳嗽:“咱们彼此彼此,大哥别说二哥……”

    就在这时,远处响起脆亮的龙吟,一人一狗同时跳了起来。

    “克妮搞定了……”

    雷兹林神色异常严肃:“轮到我们上阵了!”

    半空中飞过一头套着巨龙武装的银龙,更后面追着大群冰霜双足飞龙,远处雪原里还扬起了大片雪尘,那是冰原食人魔。这种凶暴生灵饲养着双足飞龙,统治了大片冰原,狗头人和诸多种族生灵都被它们奴役,正是这支武工队要解决的对象。

    咕嘎吹动无声的口哨,身后的雪地里冒出无数冰原狗头人,手持魔导枪和导弹发射器之类的发射器,涌入事先布置好的阵地里。

    “我想唱歌……”

    听着广播里的歌声,咕嘎热血沸腾。

    雷兹林先唱了起来:“我们都是神射手……”

    咕嘎接上:“每一发导弹消灭一百个敌人……”

    “错了!歌词不是这样!”

    “你管我呢,现在我在用导弹啊!”

    人与狗头人嚷嚷着,一同瞄准了目标。

    费恩世界里,赤红超凡者们不管是工作还是战斗,都全身心的投入进去,灵魂之火如燎原般星星点点,汇聚成熊熊烈焰。

    当凯恩和利亚的动力锤第三十五次砸中创造大厅中心高台的透明熔炉,熔炉终于轰然破碎……

    当水银光柱从能源大厅的维护井口中射出,牵引着狂乱而怪异的力量,将整座大厅轰成废墟,那个“半精灵李奇”的身体像泥雕一样崩解……

    当夏安带着万萌神侍们,终于将从血红到粉红不一的神光投入白光结界,将结界撕开一个大破口时……

    无尽的力量自红网中推送过来,这是赤红道路下饱和式救援……不,饱和式解放的力量展现。

    与此同时,曙光小红身上的光辉急速黯淡,蕾娅的长剑撕开原本致密如虚无的白光屏障,刺穿曙光小红的胸口。

    赤红神力的各色光芒从长剑中涌入,沿着伤口向曙光小红的身体四处蔓延,让曙光女神的这具身躯布满裂痕。

    曙光小红神色一僵,再眨了眨眼,虽然面目没有变化,可表情却是大家异常熟悉的。

    那是大家正为之战斗,不想从此再也看不到的嘴脸。

    “诶?蕾娅?”

    “你在干啥?”

    小红嘀咕着,还没明白状况。

    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被蕾娅捅了个对穿,小红惊得头发都根根竖起。

    “蕾娅——!”

    她悲怆的大喊:“你老妈抢了我的李奇,又转世重生成你,现在还捅穿了我,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啊!”

    两眼一翻,这个真-小红的意志又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一胎双宝:总裁大〕〔快穿女配之幸福我〕〔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地球最后一个修仙〕〔治婊专家[快穿]〕〔大家诡秀〕〔两界布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