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勋〕〔科技大仙宗〕〔如来必须败〕〔小世界其乐无穷〕〔诅咒之龙〕〔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强红包皇帝〕〔诸天尽头〕〔美漫之最终执行官〕〔秘密的森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帝逆洪荒〕〔诸天试武〕〔从海贼开始的噬魔〕〔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逍遥侯〕〔我就是圣光〕〔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绣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四零 小红李奇的真正来历与小黑的退场
    控制大厅里各种力量混杂在一起,被黑夜之力驱使,塞在机械傀儡里用不熟悉的方式战斗,让曙光英灵异常憋屈。他们本该操纵曙光之力,在力量的根源层次上占据优势,现在却只是充当机械傀儡的控制核心。

    但这就是他们的宿命,他们只是历史上那些大人物的灵魂复制品。即便性格和思维一模一样,甚至还有部分原主的记忆,但他们的灵魂是凝固的。里面烙印上了既定的程序,连同曙光之星的后门也一同留下,让他们魂不由己。

    唯二不受影响的英灵就是梅迪和提尔,他们的后门在此之前就被激活,转入了特殊进程。

    凯恩带着蛮子们把曙光英灵打得落花流水,英灵梅迪却没一点兔死狐悲的情绪,还在向小红这边作解说,似乎这才是烙印在他灵魂中的使命。

    “曙光之星上总共有一千七百六十三个曙光英灵,其中八百八十一个来自逻辑零的灵魂衍生版本,他们都是各个时代的伟人,也都在这里留下了灵魂复制品。对他们来说,这是证明自己没有辱没灵魂源起的荣耀。”

    “还有八百八十一个逻辑一的衍生版本,她们的灵魂模版来自曙光女神。在曙光女神分离出意志,去其他地方提取模版之后,作为曙光女神行走主位面的凡人载体,就像湮灭纪元里泰乌的皇后一样。”

    “是的,逻辑零的灵魂模版虽然保存在这里,但处于冻结状态。一旦激活,就会启动回归程序。所以每次都需要曙光女神分离出自己的意志,去费恩世界之外的某个地方提取模版。那个模版并不是最初的小白,而是他在各个世界的灵魂投影。”

    梅迪叹气:“这就是刚才牵引出的小白意志投影,还是夜女士所说的……把小红陛下用得太过度了。每一次意志分离,都会减弱力量。”

    “在黑暗时代之后,不到十万年的时间里,分离过八百多次,即便是位伟大神祇,也很难坚持得住。”

    卡琳接嘴:“一百多年一胎,对神祇来说确实是高产啊。”

    被小红恶狠狠的盯着,梅迪赶紧收住这个话题,继续解说曙光英灵:“可能是因为湮灭纪元里的经验,曙光女神的衍生版本跟意志融合后,并没有选择留在小白的衍生者身边,而是成长为独自推动世界变化的个体。”

    “她们中的大多数成为了神祇,就像海瑟薇-米斯莉一样。然后通过各种方式,在还是凡人的时候,回到这里留下了灵魂复制品。”

    “剩下那个单独的英灵是传光者,也就是我这样的存在了。”

    格芮塔这时不再沉默:“曙光英灵有一千六百七十四个,你少算了这个提尔。”

    “而且逻辑零逻辑一是曙光女神自己的肤浅区分,严格算起来,小白才是逻辑一,逻辑零不是她而是我,她不过是我的衍生。”

    她对小红说:“最初的你是我跟小白能够接触和沟通的那一面,就像如今信仰之神的凡人之心。”

    “现在的你只是赤红女士,是最初那个你作为曙光女神分离出的最后一缕意志。”

    “但你没有对应的灵魂模版投放到主位面,你失去了凡人载体。”

    “你其实是个意外,是我以为曙光女神已经彻底失去了意志,在这里只剩下一具空壳神躯,尝试着激活,才催生出了你。”

    听到大家都恍然,小红……当然是现在这个小红,居然是这么来的。

    众人都暗暗咂嘴,一点也不神秘,来头的逼格一点也不高,有点索然无味的感觉啊。

    小红自己也在嘀咕:“把我说得跟膝跳反应差不多似的,我有那么……”

    卡琳接嘴:“你的比喻真是太形象了啊!还真跟曙光女神的膝跳反射一样呢!”

    小红怒目:“卡琳你丫皮痒了不成?好歹现在还是你上司,就没点情商捧捧,说点女神的膝跳反射那也是穿透多元宇宙的睿智光辉之类的话?“

    卡琳叹气:“我又不是李奇那种恶心的话怎么说得出口……呃,我最多说到女神什么都是香的,同理可证女神的膝跳反射胜过爱因斯坦那种程度。”

    这边两个赤联女神冲壳子,格芮塔继续:“为了避免曙光之星进入安全模式,我只好用我的意志掩盖你的存在,一同潜入灰烬零点,避开了探测。”

    “我们回来后,你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仍然去永恒战场提取了灵魂模版。把这个李奇同步到费恩世界,成为李奇-普雷尔。”

    “但你没有足够的力量做到这件事情,我只好帮你开辟了通往永恒战场的灵魂通道,也由此失去了大部分力量,只能用一缕意志继续执行我之前的那些计划。”

    “你回来后,我也想看看你这个意外到底能给世界带来什么变化,就回避了你,陷入沉睡。”

    “曙光之星也应该干涉不了你,因为在曙光之星的判定里,你既是曙光女神的衍生,又等于是我,这是违背逻辑的。曙光女神本来就是从我这里分离出来的,她不可能再衍生出我。”

    此时梅迪附和着对小红她们说:“夜女士这一点没有说错,我成为传光者,回归曙光之星后,发现其他曙光英灵将小红陛下标注为‘逻辑错误’。”

    夜女士继续用格芮塔的嘴说:“你们好像把小白的灵魂衍生看成了单线关系,以为从小白到泰乌、泰克乌什、罗兰、图铎,再到李奇,是一脉相承的。”

    “这是错误的,应该是曙光女神的基础意志误导了你们。“

    “我的力量侵入过曙光女神的神躯,可能让基础意志的记忆出现了问题。”

    “曙光女神分离出的一个个意志,去永恒战场提取的那些灵魂模版,是小白在不同世界的投影,只有最后一个来自灰烬零点,也就是地球世界的李奇。”

    “小白跟李奇的灵魂关系不是线性的,而是网状的,李奇不过是小白无数个投影中最卑微的一个,而且来自灰烬零点,引发的燃素波动也是最大的。”

    “我曾经幻想过,或许来上这一把火,世界说不定能有更好的变化。”

    “现在证明,这果然是幻想,是我们共同犯下的错误。”

    “从灰烬零点带回来的力量,的确给费恩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也让你以为有了希望。”

    “然而你最大的成就,却是毁掉了特蕾希娅,唤醒了小金的意志。”

    说到了特蕾希娅,大厅中或者杂念纷呈,或者作着各种交流和推算的神祇和凡人们都专注起来。

    夜女士附身的格芮塔继续说:“特蕾希娅是我的一个安排,当她在主位面完全实现了神祇与凡人的分割后,就会成为最完美的凡人。”

    “然后她将回归曙光之星,成为新的曙光女神。”

    “在那之后,她会将曙光之星带回天堂山,让二者合二为一,填补当初天堂山炸出的世界缝隙,重现天堂山。”

    “结果她成了秩序女神,带着秩序神座,而不是曙光之星回到天堂山。”

    “前者是你们造成的,后者是曙光之星……”

    格芮塔看向高台上的李奇,语气复杂的说:“或者说是小白暗中留下的设定造成了干扰,让曙光之星不愿意去填天堂山,而是选择让忠诚与护卫之神的神座去填,却忘了小金在神座上留下了无法磨灭的怨恨。”

    “小金的怨恨来自黑暗时代前,她宁愿让费恩世界被外力抹消,恢复为最初的奇点,也就是还没被小白发现的我,也不愿意看到我与小白的灵魂衍生出如此混乱而堕落的世界。”

    “所以她下令曙光之星自我关闭,曙光之星失去了主导意志,只能服从她的决定,毕竟她的神座已经落在了天堂山上,她能以世界意志之名发号施令。”

    “说起来还真是讽刺,这不是小白犯了错误。是他留下的机械,还有他繁衍出的灵魂后裔,在时间的侵蚀中,一代代积累出了巨大的误差。”

    “现在,只有我能校正这样的误差,办法就是让小白回归。”

    “现在这个世界并不是我想看到的,但终究是小白与我衍生出的。再回到奇点的话,就不再有小白的痕迹,小白也不会再找到我了。”

    这边卡琳在女神频道里嘀咕:“听起来像个高龄寡妇在跟吃绝户的亲戚做决死斗争……”

    小红居然还有闲心插嘴:“更可气的是那些亲戚还是小三那支繁衍下来的晚辈……”

    菲妮嘿嘿笑道:“小三还是从她自己身上蹦出去的分身,所以整个故事该叫……夜女士自绿传奇?”

    欧萝拉咳嗽:“这个小三就是小红你自己啊!”

    小红这时候脑子倒好使了:“我现在只是赤红女士不是曙光女神,我也是那些晚辈之一,跟你们没什么差别。”

    凯瑟琳却想明白了一件事:“姐姐……不,哈德朗、命运,祂安排!”

    夜女士道出的一大堆秘密,她完全不关心,之前是关心李奇还是不是李奇,现在是明白了,哈德朗家族的苦难宿命,不过是夜女士为了孕育出特蕾希娅而刻意做的安排,而特蕾希娅也是夜女士专门“创造”出来的。

    欧萝拉幽幽叹道:“我忽然相信这个夜女士,就是费恩世界无处不在的黑暗了。”

    “秩序女神……小金也好,特蕾希娅也好,是我们刺激了这个世界,让世界孕育出的激烈反应。想把我们,连同被我们影响了的世界全部毁灭,希望能完全从头再来。”

    “而夜女士是真正的世界意志,过去一直在追寻自己存在的意义,一直在寻求改变。真正的变革到来时,她又下意识的畏缩了,只想保住现有的东西。”

    “如果她说得没错的话,小红和李奇的出现,还有我们的变化,其实也是她造成的。她就像闯了祸的小孩子,第一个念头是叫家长。”

    “她就没想过,叫来的家长会毁掉她辛辛苦苦在沙滩上堆起来的城堡,把她拎回家里关禁闭吗?”

    小红跟着叹气:“她认为跟一波巨浪涌过来,把她和城堡一起卷走的后果比,那根本不算什么。”

    卡琳明白她们在说什么:“问题是,那不是沙滩上的城堡,也不是她自个单独建起来的,而是她当作蝼蚁的无数卑微存在共同建造的。那是他们繁衍生息的家园,在那之外,他们一无所有。”

    凯瑟琳也懂:“我们、红军、有力量!”

    赤红战神下意识的把自己跟所有赤联人都算成“红军”了……

    欧萝拉催促小红:“小黑应该说完了,轮到你表态了!”

    小红正要说话,没想到另外一方抢先了。

    自由女神辛西娅燃起浓稠如焰的白金光辉,她荡动出的神念连格芮塔身上的阴影都被剥去了一层。

    “就算您是创世双神之一的夜女士,我们这些神祇和凡人,灵魂追根溯源,也是您的衍生,但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

    “我们并不是您的意志侧面或者虚幻投影,您无权剥夺我们的自由!”

    “费恩世界到现在最大的变化就是亿万灵魂正在走向自由,这股潮流由小红她们开创,再由我们光大!”

    “自由的灵魂会激发出最大力量,为保卫他们赖以生存的世界而战!”

    “看看凡人们已经成长到了什么地步,不管是什么外敌,只要我们团结一心,就有信心歼灭他们!”

    海瑟薇红唇紧抿,跟着辛西娅的话语不断点头,这自然也是她的心声。

    这时候凯恩和蛮子们已经把曙光英灵操纵的机械傀儡打成了零件状态,格芮塔说:“如此依赖物质的力量,反而证明了凡人的弱小。”

    “你们根本不知道多元宇宙意味着什么,自然不清楚外敌是怎么回事。那是足以将整个世界的时间和空间收束回溯的力量,远远超越这种根植于灰烬零点的物质力量。”

    角落里另一种金光闪烁,那是恨不得亮瞎人眼,还似乎带着叮当脆响的黄金光辉。

    有一头虹彩长发的商业圣女金妮用非人的语调说:“您不是其实不是夜女士,夜女士仅仅只是您在黑暗时代之前,以及现在所扮演的一个角色。跟您相比,哪怕是我们神祇,都只是卑微而渺小的存在,就如神祇之前的凡人一样。”

    这不是区区一个圣女能有的口吻,自然是商业女神艾尔莎附身了。

    艾尔莎说:“我相信您的话,但小白回归,他不可能凭空带来力量,只会吸聚现有的力量,那意味着我们现在这些神祇会失去力量,凡人也会大部分消亡。”

    格芮塔沉默,这显然是事实。

    艾尔莎说:“对我们来说,那也是场劫难。虽然您所描述的劫难更严重,可只要我们给予足够的投入,还是有微小的成功几率。”

    有两位神祇说话了,战神分身也赶紧表态:“对吾来说,不战而败是不可接受的!”

    暴政之神这边,不等大主教开口,罗姆罗斯就沉声说:“夜女士陛下,您提供的选项,跟坐在天堂山上的秩序女神并没有什么不同,我和我的人民不会接受!我们要保卫的费恩,是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而不是只属于你的费恩!哪怕你和那个什么……小白,真的是我们的先祖!”

    格芮塔叹气:“我还以为你们会跟我站在一起……”

    她瞥了一眼罗姆罗斯:“至于你,在这里的所有人里,你跟小白的关联是最薄弱的。我只是看在代言者格芮塔和暴政之神对你的了解和期许上,才把你带到这里。”

    “在某个侧面上,图铎确实继承了小白的很多东西,比如对发色和血统的关注。”

    “你不是黑发,注定了不会是主角。”

    罗姆罗斯噎得咳嗽,恨恨的嘀咕:“这是种族歧视!”

    格芮塔举起法杖,在地板上重重一顿。

    所有人,不论神祇还是凡人,留在地板上的影子都瞬间消失。

    充盈着大厅的光辉,不管是大厅的照明,还是神祇散发出的神光,都蒙上一层厚厚的雾气。

    雾气中无数面目涌动,仿佛在地狱中挣扎的恶魂。

    神祇还好,这些面目很快就被各自的神光融解,重新恢复为自己的影子。

    凯恩和蛮子们,海瑟薇、罗姆罗斯和他的部下,连洛希弗斯在内,都像是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之中,身上的雾气渐渐浓郁,涌动的面目也越来越多,细节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狰狞。

    不过只是延迟了一段时间,这些凡人身上也涌动出各色神光,如神祇一样,从夜女士降下的这道神秘术法中挣脱出来。

    他们摆脱束缚的方式各不一样,赤联这边,其他蛮子都是靠相互辉映着水银光辉,个个叠加摆脱的,相互之间关联的灵魂丝线都能清晰看到。

    凯恩除了跟水银光辉有关联外,自己身上还有淡金暗金光辉交替辉映,一看就是两个灵魂携手互助。

    海瑟薇这边,自由女神辛西娅传递过去的白金光辉只是次要的,她自己燃烧起烁目的魔法光辉,很轻易就脱出困境。

    罗姆罗斯那边,则是由罗姆罗斯燃起斑驳不定的杂色灵魂光辉,再将其中的暗红光辉笼罩到所有部下身上。

    他们是最辛苦的,个个都龇牙咧嘴,咆哮呼喊,有的甚至吐出了血水。即便是罗姆罗斯,也被激发得肩上的龙头摇曳,身上扩展出一圈翻滚气息,身体撑得铠甲喀喇喇作响。

    高台上的奇丽和李奇完全不受影响,不知道是夜女士网开一面,还是李奇版小白轻易化解了。

    “的确,凡人有了很大变化,变化还不只一个方向……”

    格芮塔像是完成了一次测试,对李奇说:“看起来你说得对,有了更好的方案。但这意味着什么,你该明白。”

    “一旦失败,你也不可能回来了。”

    李奇摇头说:“就算回来了个神上神,那也不是我啊。”

    格芮塔居然点点头:“的确,在我们相见的那一刻,我们就都不是原本的自己了。”

    她发出深长的叹息:“那么我就不管了,让世界为自己负责吧。”

    自由女神辛西娅讶然:“夜女士,您要置身事外吗?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携手抗击敌人呢?”

    格芮塔淡然笑道:“我就是黑夜与阴影本身,我置身事外,就是让你们的光辉普照费恩,这不是在跟你们携手吗?”

    “而且我并不是真正的夜女士,之后或许会有真正的夜女士出现,但那不会是我,我只是……小黑。”

    说完格芮塔眼睛一闭,身上的阴影瞬间退潮。

    她晃了晃差点摔倒,拄着法杖稳住,然后捂着额头呻吟,看来是回归格芮塔本人了。

    大厅里沉寂了好一会,神祇和凡人们都还难以置信,强大而恐怖,可以算是世界之源的夜女士……不,黑暗,就这么离开了,决定世界未来的权力还给了他们。

    李奇在高台上咳嗽着,拉回了大家的注意力,他朗声道:“李奇是不可能让小黑离开的,所以我自然是小白。”

    海瑟薇嗤笑:“真的小白可不会这么掉价……”

    辛西娅说:“不管你是谁,我们该谈的都是团结起来。”

    小红赶紧道:“当然得团结,不过得团结在小白的旗帜之下。至少他这个名头很有用,比白金龙神巴哈姆特还有资格号令整个世界!”

    辛西娅蹙眉:“为什么非得要以某个存在为旗帜?不能是所有独立自主的灵魂联合起来吗?”

    海瑟薇继续嗤笑:“注意前提,是独立自主的灵魂,李奇可不能算,他只是小红陛下的灵魂奴仆。”

    眼见争端又起,争的还只是名义这种虚物,洛希弗斯一语揭破各方的算盘:“不管谈什么,那部融合神械的归属得首先解决。”

    刚才夜女士……不,小黑都说得很清楚了,那可是能够召唤小白回归的东西!名字不起眼,其实是可以汇聚费恩所有力量,比神座还要强大的神上神宝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