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四七 曙光的余晖,信仰的歧路
    夕阳斜下,晚霞穿透狭长窗户,落在波迪娜公主身上,给她镀上一层暗金光辉,让公主身前的部属们心神摇曳。他们恍惚产生了错觉,以为见到了那位举世无双的陛下。

    “事情就是这样了……”

    波迪娜并没注意到部属的情况,心绪还沉浸在下午跟皇帝的交谈中。

    “皇帝陛下非常认同我们的主张,但是他面临着三方面的巨大压力。”

    “一方面是旧时代的大贵族们,他们依旧掌握着帝国至少四分之一的土地和三分之一的人口。以他们为中心聚集起来的小圈子,还是整个帝国里最有力量的部分。接近一半的超凡者依附于他们,不在帝国直接管辖的范围内。”

    “他们绝对不甘心坐以待毙,被帝国剥夺封地和领民。首相向伯爵以上贵族传达救世同盟的神谕文书时,那些贵族们当场就在叫嚣,宣称这是阴谋,是魔法师与诸神神官们在扭曲神意。”

    因为秩序教廷被踢出了帝国的权力体系,波迪娜这个教廷出身的秩序圣女,也失去了在帝国中的正式身份,没有资格参加下午的紧急会议。

    不过她有线人,而且首相也在会后详尽通报了情况。作为借特蕾希娅信仰维系曙光帝国位格与合法性的关键人物,首相自然不会无视她的存在。

    “另一方面的压力,恰恰来自我们的兄弟姐妹,我是说和我们一样,将特蕾希娅作为神祇信仰,并且获得了信仰之力的信徒们。”

    “你们也清楚,这些人大多来自秩序教廷,主要分布在基层。之前借助救灾行动,已经在地方恢复了一些声望和控制力,是帝国准备新建的特蕾希娅教会的基础。”

    “这些人关心的不是权势和财富,他们认为特蕾希娅陛下并没有颁布这样的神谕,其他神祇压迫帝国,驱策凡人为祂们效劳,就是在削弱特蕾希娅陛下的神力,是企图不战而胜的神战。”

    “最后一方面……”

    波迪娜公主叹气:“皇帝陛下没有直说,只是点出了……圣教军这股力量。”

    戴着眼罩的高挑短发女子冷笑:“他当然不好直说,那是他保姆掌握的力量。”

    “纳杰伊塔……”

    波迪娜摇头:“奥弗琳殿下和我一样,都是虔诚的特蕾希娅信徒,皇帝应该只是担心而已。圣教军这股力量受秩序教廷的影响太深,或许会搞出什么乱子。”

    “皇帝也说,希望我跟奥弗琳好好沟通一下,可我找奥弗琳的时候,她有事外出了。”

    纳杰伊塔没再追问,只是很干脆的表态:“我是不太搞得懂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但我相信公主殿下会做出正确的判断,我只需要干活就行了。”

    波迪娜苦笑:“说实话,我都不太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对的……”

    她有些恼怒的拍上窗台:“首相他们那边是怎么想的,居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括救世同盟的背景都清清楚楚的广告天下?还生怕大家不知道,动用了所有信息渠道传播,不到半天全世界都知道了。”

    “事实的确如此,可人心会因此混乱的啊!”

    “这不是让大家都明白曙光帝国已经失去了权威,成了救世同盟的传声筒?而这样的动静也并不来自特蕾希娅陛下的神意,她并不在这个同盟里?”

    “这还让帝国怎么征召人手,调度资源?贵族、神官还有圣教军那些武士,他们会心甘情愿的服从帝国命令,而不是举起曙光帝国和特蕾希娅陛下的大旗,宣称所有征召和调度都是伪令,而我们这些人都是篡夺帝国权柄的奸臣和扭曲特蕾希娅陛下的的神敌?”

    在场的部属们没有出声,他们自己都是这么想的。

    还好他们对眼前形势另有理解,这样的立场并不来自公主的意志,而是他们对特蕾希娅的信仰跟其他人有些不一样,这是他们投奔公主,或者继续呆在公主麾下的根本原因。

    他们都是筹备中的“特蕾希娅骑士团”的一员,这个军事组织还没有正式出炉,原因是一大堆权责关系还没有理清。

    比如皇室内廷总管,另一位特蕾希娅圣女奥弗琳虽然也积极支持骑士团的筹建,但她要求这个骑士团要在她的掌控之下,与她之前收编的圣教军精英合并。在没有得到波迪娜的认同下,也举起骑士团的旗帜,招揽虔诚的特蕾希娅信徒,让中下层成员早有积怨。

    而以首相主导的帝国政府对这个带有教会武装性质的组织还心存疑虑,加之眼前帝国刚度过巨大灾难,百废待兴,以各种借口拖延相关议题,让骑士团迟迟得不到帝国的官方认证。

    波迪娜这边不管是力量还是名声,显然都弱于奥弗琳和首相。不过在她麾下有暗月之光小队这样的特别存在,反而是腰杆最硬,由此信仰也最坚定的。

    波迪娜看向角落里的一对高大男女,那就是她的底气来源之一。

    她带着希翼的问:“博拉德、利奥娜,赤联那边有什么指示吗?”

    这对情侣原本是纳杰伊塔“暗月之光”小队的成员,后来加入了赤联军事情报局突击队,闻言对视一眼,目光里满是无奈。

    博拉德说:“我们收到了白鼠科长的通报,我们那边因为曙光之星的行动,高层还在调整,连总枢机都换人了,恐怕没有余暇做对外工作。”

    利奥娜接着说:“曙光帝国支持自由女神和商业女神,负责抗击星海外敌,这也是我们赤联认可的协议,恐怕不好出尔反尔,干涉曙光帝国的事务。”

    波迪娜蹙眉道:“眼下的形势很不乐观啊,诸神施加的压力,有让曙光帝国分崩离析的危险。这一年连续几场灾难,已经让主位面失去了接近一半人口。如果曙光帝国再陷入内乱,对整个大局也很不利啊。”

    说话的时候她目光又转到另一个人身上,与此同时,博拉德和利奥娜也盯住了那个人。

    公主说:“塔斯米,你的看法呢?”

    塔斯米愕然:“我?我、我哪里知道啊?”

    博拉德摇头说:“白鼠科长发来通报的时候还说,如果有什么决定不了的事情,就找塔斯米吧。”

    旁边的白裙少女掐塔斯米腰肉:“还说你不是赤魔!”

    利奥娜帮塔斯米说话:“我跟博拉德才是赤魔啊,塔斯米只是……怎么说呢,按白鼠科长的话说,他就是人民的代表。”

    白裙少女也是波迪娜公主的底气之一,这是位货真价实的特蕾希娅圣女。

    尤莎哼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塔斯米既然在为赤联办事,肯定有薪水!”

    她上下摸索:“薪水呢,藏哪了?赶紧交给我!村长说过,男人有了钱一定会干坏事!我得好好管住你!”

    不等塔斯米反抗,另一边红发少女拦住了尤莎。

    “别让塔斯米出丑啊,尤莎,看看你在做什么。”

    安卡蕾好心的提醒,尤莎吐了吐舌头,狠狠瞪了塔斯米一眼,自然是“等回去再收拾你”的意思。

    感激的看看安卡蕾,塔斯米整理了下思绪,回答公主:“我真的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办,我只知道,那些打着特蕾希娅陛下旗号蛊惑人起来捣乱的家伙,其实是在扭曲特蕾希娅陛下的神意啊。”

    “我并不是特蕾希娅陛下的信徒,不确定特蕾希娅陛下的意志是不是在神座上,但我能确定不管是实现永恒秩序,还是去星海抗击外敌,总之只要是保卫世界,守护人民的事情,必然会令特蕾希娅陛下喜悦。”

    “特蕾希娅陛下坚信神祇是爱人的啊,哪怕牺牲自己,也要拯救凡人。她要用什么方式来实现这样的目标,都只是手段,我们怎么能丢开她追寻的目标,把手段当作她的道路呢?”

    “所以,我相信同盟递交的诸神文书,即便没有特蕾希娅陛下的神纹,也符合祂的道路。祂能够降下神谕的话,也应该会支持这份文书。”

    塔斯米这个“外人”如此解读特蕾希娅的信仰,从公主到纳杰伊塔,再到安卡蕾,不仅没有驳斥,反而都深有感触的同时点头。

    她们这些人跟奥弗琳那边的圣教军,以及地方上已见雏形的特蕾希娅教会,乃至还能通过祷告获得特蕾希娅信仰之力的首相的不同之处就在这里。

    她们并不在意特蕾希娅的意志是不是在秩序女神的神座上,她们不认同永恒秩序跟特蕾希娅同在,她们认为特蕾希娅身为凡人的种种美好品质,以及为守护凡人而牺牲自我的精神,这才是特蕾希娅能赐下信仰之力的根源。

    直白的说,她们认为特蕾希娅另有神座,就算与秩序女神同在一个神座上,神职也不是秩序,而是对凡人来说更美好更温暖的东西。

    “至于那些贵族和其他会引发动乱的人……”

    塔斯米挠挠头,犹豫了一下才说:“我觉得阿丝迪丝她们,也许有更好的建议。”

    听到这个名字,纳杰伊塔竖起了眉毛,安卡蕾也神色一变。

    波迪娜公主的领袖风度这时候表露出来:“阿丝迪丝和库洛米她们也是信仰扭曲的受害者啊,她们能够在赤联那边找到新的信仰,我们该感到高兴才对。”

    “虽然她们的信仰跟我们有些差别,但我相信我们的初衷都是一样,追求的目标也没多大差别。过去的那些恩怨,不求大家遗忘,不过大家都得往前看,所以就暂时抛开吧。”

    纳杰伊塔和安卡蕾点头,不过都下意识的垂下眼帘,过去双方交织的血仇,可没那么容易一下子抹开。而且在信仰上,对方表露出的那种“你们最终会走到我们这边”的优越感,也让她们很不舒服。

    阿丝迪丝和库洛米她们成了赤联那个吃货小魔女的狂热信徒……

    鬼知道她们的信仰是怎么变的,难道她们真的相信那个叫蕾娅的四岁小姑娘,就是凡人特蕾希娅的转世?

    “开会前阿丝迪丝给我发了消息……”

    塔斯米用随身助手投射出阿丝迪丝的头像,曾经的秩序教廷大审判官横眉怒目的说:“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们的蕾娅陛下已经与曙光同在了!以后你再敢说蕾娅陛下是吃货,我就要把你当成异端教敌讨伐!”

    接着又说:“救世同盟那些神祇给曙光帝国发了一份文书是吧,消息传得我们这边都人人皆知。公主殿下肯定要找你问计,你告诉她,这有什么犹豫的?”

    “抗击星海外敌是最大的大局,谁拦路就杀谁!有多少杀多少!”

    “动作要快!下手要狠!要用这样的姿态告诉所有身怀异心的家伙,这是绝对不能碰触的底线!”

    “只有这样,帝国那边才不会出什么乱子……”

    双马尾大萝莉幽幽叹气:“该死的,为什么我没在那边,这种事情就该交给我这样的人来办啊!”

    旁边掠过一缕跟安卡蕾颇像的艳红发丝,一个更稚嫩的嗓音嘀咕:“我们现在都是劳动学校的学员,说这些有什么用?而且跟他说有什么用?他身边都是些只想着过好日子的软弱女人……”

    安卡蕾低呼:“库洛米……”

    纳杰伊塔看着头像,眼里全是秋水,脸上满是哀怨,波迪娜公主顾不上她们的个人感受,低声呢喃:“的确啊,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月色初上时,唐古斯之外的荒原中,两个女子的交谈也告一段落。

    奥弗琳压住翻腾的内心,神色肃穆的说:“除非我能确切感应到特蕾希娅陛下的意志,最好是聆听到祂的神谕,否则你说的一切,我都不会相信!”

    她对面是个短发少女,腰肢挺拔,神色坚毅,充盈着武士与虔信徒二者兼有的气息,正是与赤联交手过多次,经历了两次神皇堡之战的秩序之手战团长埃米丽-博杜安。

    埃米丽挑着眉头说:“要神祇自证存在这种话,就不该是虔诚信徒能说得出口的!”

    “所以你的信仰仍然不是正信,只是被赤联扭曲了的特蕾希娅意志,那个意志现在被赤联掌握着。”

    “曙光帝国是特蕾希娅陛下由人到神的见证,是祂神性光辉照耀在凡人身上的反射,这是祂最大的祭台,我们必须保护好它。”

    “然而现在,背叛的诸神却在毁灭它,这仅仅只是第一步,你还不明白?”

    奥弗琳沉沉点头:“我当然明白,不然也不会冒险来见你。你所属的秩序教廷现在还是帝国认定的最大叛党。”

    埃米丽冷笑:“秩序教廷是为特蕾希娅陛下服务的凡人,到头来却被陛下为保护所有凡人,给他们带来安定秩序和美好生活的帝国宣布为敌人,到底谁是叛徒?”

    “陛下没有让所有凡人为祂牺牲,只是让愿意为祂和永恒秩序牺牲的凡人得偿所愿。那些愚昧的、卑贱的凡人,就觉得自己失去了亲人和朋友,失去了为自己带来财富的依靠,这就是他们背叛陛下的真正原因!”

    埃米丽摇着头,异常痛切:“利益,眼前可见的利益高于一切,这就是凡人的本质!”

    “商业女神最终背叛陛下,也是因为凡人拥有的卑劣本性!”

    “现在,陛下在凡人身上的余晖即将被践踏和抹灭,你作为陛下的圣女,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吗?”

    奥弗琳深深呼吸,仍然不为所动:“可我并不知道,你和你身后的秩序教廷,到底是信仰秩序女神,还是特蕾希娅陛下。”

    “如果还是秩序女神的话,祂驱策虚空龙神入侵主位面,还让风暴之神摧毁新大陆,所有举动都是在灭绝凡人。而现在侵入星海位面的敌人,据说也是祂关闭了曙光之星引来的。”

    “我可不觉得这位陛下还会留恋曙光帝国……”

    埃米丽沉默了一会,叹道:“的确,这个我无法澄清。”

    她又殷切的看向奥弗琳:“但守卫帝国,不就是在守卫真正的特蕾希娅意志吗?”

    “这难道不是个机会,一个让特蕾希娅陛下的意志重新执掌秩序神座的机会?”

    “至于我们秩序教廷,已经不是之前的旧秩序教廷了。”

    少女战团长苦笑:“愿意追随秩序女神的人,包括我爷爷都升入神国了,剩下的既然还活着,必然要证明自己活着的价值。”

    “如果能找到证据,确认我们为之战斗的和为此失去的是正确的,那也是我们愿意付出一切去努力的道路。”

    奥弗琳感应到了少女内心的彷徨:“你爷爷……难道在最后关头说了什么,让你对以前的信仰产生了怀疑?”

    埃米丽敛容摇头,心中涌动着浓烈的疑惑:“爷爷要我活下去,而不是升入神国,这不等于他怀疑自己的牺牲并不会得到幸福吗?”

    她很努力的掩饰着,可她摇头的幅度太大,让奥弗琳确信自己得到了答案。

    “很好,我明白了。”

    奥弗琳缓缓点头:“我会认真考虑,然后在深夜的会议上做出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