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二嫁司少闪婚妻顾〕〔重生之都市仙帝〕〔凤倾九重〕〔神话之逆天召唤系〕〔顶级宠婚:闷骚老〕〔海贼之剑术至高〕〔重生之都市至尊〕〔西游梦幻记〕〔怪物被杀就会死〕〔甜妻要抱抱:席爷〕〔四海天冥〕〔浴血虎穴〕〔入赘狂龙〕〔替补总裁要转正〕〔冥婚霸宠:天才萌〕〔季汉长存〕〔东汉末年枭雄志〕〔诸天从魔童降世开〕〔我有一张沾沾卡〕〔暖妻乖乖受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五零 曙光的余晖,血塔之夜落幕
    奥弗琳的表现让琼恩更加惊愕,但对上她的视线,本就不够坚固的坚持轰然崩塌。七年来由小到大的成长,加上前不久的角色转换,让他在那道视线下根本无法挺胸直腰。

    琼恩坐回椅子不再言语,圣教军和皇室侍卫对此熟视无睹,贵族们神色各异但没人出声,只有波迪娜怒声道:“奥弗琳,你把皇帝陛下当作傀儡了吗?难怪你会选择这条路,在你眼里这个帝国也是你的私产?”

    把琼恩逼住,奥弗琳驳斥波迪娜:“这是吾主交给我的职责,你哪来的资格评判?”

    她的声音渐渐高亢:“刚才我说得很清楚了,再不行动,这个帝国就要被魔法师和神官们连根铲除!”

    “你不会以为给他们乖乖的当监工,努力干活讨得他们的欢心,跪拜的姿势再摆得好看点,他们就会放过这个帝国,放过吾主还残留在人间的光辉?”

    “做梦!”

    贵族们不迭点头,这话说到他们心底里了,而围住波迪娜等人的圣教军成员和皇室侍卫,神色也更加凛然,视自己所为是捍卫信仰的正义之举。

    波迪娜还想辩解,奥弗琳继续道:“哦,你也能呼唤吾主的神光,你还是圣女,自认还有资格。”

    “忘了当初吾主在哈德朗的凯姆神殿里,是怎么击败忠诚神廷的吗?”

    “决心!无比坚定的决心,才能证明自己的虔诚!”

    “不要做徒劳的抵抗波迪娜,那就是挑战我的决心!”

    “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不会止步不前——!”

    说到后面几乎是喊了起来,颤抖也从手臂扩展到整个身体,最麻木的人都感觉得到这位圣女有些歇斯底里了。

    波迪娜摇头,眼里流动着浓浓的悲悯:“奥弗琳,你疯了……”

    神光溢出身体,如焰火般飘摇,波迪娜挥手将神焰凝结为一道金光之剑,决绝的道:“曙光帝国的未来绝对不能交给一个疯子!”

    几张网从侍卫和军官手里飞出,在半空伸展开要将波迪娜等人罩住,光剑暴涨,拉出纵横虚影,网碎人飞。

    重甲武士一涌而上,光盾面面展开,在大厅中隔出独立空间。带有禁制效力的长短兵器穿透光盾,刺向众人。

    皇帝还在场,不好使用魔导武器。不过波迪娜公主不以战力见长,只带了四个人,而且要见皇帝,所有武器,包括空间魔导器都没有带,在他们眼里应该没什么威胁。

    大厅变成战场,贵族们纷纷聚到大厅前部,跟奥弗琳和皇帝站在了一起。

    不等波迪娜挥剑迎击,高大青年扯下披风,瞬间拉成一道软环将自己这边所有人罩住。淡金光辉游走,让原本像是丝绸的软环坚如钢铁,喷发出的光尘冲击而出,让周围一圈武士都身体剧震,手脚发软,好几个直接软在地上。

    前暗月之光的队员,现赤联情报局突击队员博拉德,已是英雄级别的荆棘圣盾。

    即便武器被收缴了,为了避嫌也没有佩戴魔导武装腰带,可博拉德的丝织晶钛披风仍然是强有力的魔导装备。

    纳杰伊塔和安卡蕾身后的披风更如有灵之物,一个自行编织出双手大剑,一个变成大盾,护在波迪娜公主身后。与此同时,波迪娜身后的披风也紧紧附着在身上,变成一副软甲。

    塔斯米和大家一样,都披着由赤联情报局提供的特种披风。

    披风编织成粗短如狼牙棒般的武器,棒端轰出在淡金与血红之间变幻的光团,炸碎了好几面光盾,塔斯米还满心不解。

    圣女奥弗琳虽然很少抛头露面,但从抚养教导皇帝,到前阵子带着皇帝逃出瓦伦丁,与秩序教廷分道扬镳,在帝国内已经拥有极高声望。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像是要重走秩序教廷的老路?

    “她的人格已经崩溃了!”

    卡马克嘀咕:“背负不起巨大的内疚、羞忏和悔恨的人,往往都会这样,他们只有走到最有斗争性的道路上,才能重建自我。”

    “她在内疚什么?跟小皇帝之间的不正当关系吗?她觉得自己蒙上污垢不配当圣女?还是把小皇帝养成了一个乱那啥的混蛋,自己为之付出一切的努力却得到最坏的结果?”

    塔斯米无语,所以整个帝国的未来,居然是由男女之间那种裤腰带的事情决定的?

    他拒绝这个解释:“你好歹有几千部虚灵服务器的支持,别就抓着那种事情不放啊,肯定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卡马克帮着塔斯米再射出一发光团,轰开自另一个方向密集攒刺而来的禁制长矛,悠悠的道:“更深层次……其实她看得很准啊,这个帝国确实危在旦夕了。”

    “要想保住这个帝国,她的方案的确是最可行的,但要变成现实,她首先得干掉心有不甘的激进派和波迪娜公主这种投降派,尤其是后者,不仅跟我们赤联关系紧密,还顶着圣女的名头。”

    塔斯米庆幸的道:“还好没让尤莎跟着来,不然她也危险了。”

    卡马克嘿嘿怪笑,显出了一丝人味:“危险?我不觉得,奥弗琳殿下虽然意志坚定,但她会明白,不管是力量还是智慧,凡人都是有极限的。”

    不等塔斯米问为什么,大厅另一道侧门轰然洞开,一队人踩在守门侍卫的身上冲进来。领头的是个身材高挑,也戴着眼罩的女子。

    “我就知道奥弗琳你会铤而走险……”

    女子沉冷的说着,手下则冲向侍卫,两队人撞成一团,白光金光交织,波迪娜这边顿时解围。

    “娜玛!?”

    奥弗琳异常震惊:“你不是在外面巡查吗?”

    娜玛举起戴着手套的左手,向上指了指:“当然是收到了神谕……”

    她话锋一转:“奥弗琳,你丢开首相和整个帝国官署,在这里决定帝国的未来,完全不符合帝国律法。作为律法教会的领袖,我不能坐视不理。”

    奥弗琳愤怒的道:“你哪来的资格评判我?”

    娜玛神秘一笑:“我收到了神谕,我虽然不再是秩序教廷裁判庭的庭长,仍然还是律法圣女。”

    波迪娜恍然,奥弗琳愕然,其他人则一头雾水。

    “律法之神也要当二五仔了吗?”

    卡马克趁机解说:“也有可能是彻底葬送曙光帝国,削弱特蕾希娅的神意,这还是在为秩序女神效力。如果真的是这样,秩序女神修补天堂山的工程看来马上就要完工了。”

    奥弗琳很快镇定下来,痛切的说:“既然你还自认是帝国的一员,就该明白帝国已经危在旦夕!“

    娜玛摇头:“毒树之花结不出善果,你不能用非法的手段决定帝国的未来,这至少不符合我们律法信徒的正义。”

    奥弗琳冷笑:“正义?当初你还是被我提醒,才明白秩序教廷违背了正义,现在你来教育我什么是正义?守护帝国难道不是最大的正义!”

    娜玛笑意更浓:“不,我还是坚持,会有纯粹的正义。刚才我说了,我收到了神谕。”

    围住波迪娜等人的侍卫步步退却,收缩到了大厅前方,跟特蕾希娅教会神职者和圣教军成员一起护住奥弗琳和皇帝。

    更多皇室侍卫涌了进来,眼见这副架势,一时无措。

    奥弗琳放弃了争论,高声道:“帝国该何去何从,该由皇帝一言而决!”

    所有人都看向琼恩,琼恩颓然道:“奥弗琳,你说了算。”

    波迪娜冷笑,娜玛说:“这可不是皇帝陛下一眼而决啊,奥弗琳,你是在挟制陛下!”

    奥弗琳大怒:“琼恩——!”

    琼恩咬咬牙,起身想说什么。

    这时天花板喀喇开裂,几个身影在烟尘中落下。

    半身人的尖细嗓门叫道:“皇帝陛下!我们奉瑞玛科元帅的命令来保护你的安全!”

    这帮人是从高塔侧面撞进来的,破口处可以清晰看到黑沉沉的夜幕和略显猩红的弯月。

    巨大而修长的阴影横亘在月影下,上面闪烁的灯光反射出银白光辉,那居然是艘浮空舰。嗖嗖的急掠声在低空震荡,几架飞舟正在盘旋巡弋。

    浑身塞在封闭式全身甲里,一塌糊涂的维生系统让半身人浸在粘稠的汗水沼泽中,但他身上每个毛孔都在舒展。

    弗洛多暗自嘀咕道:“总算赶上了,还好在萨其顿还有一艘待命的浮空舰。”

    这时候他才扫视众人:“敌人是谁!?”

    走向皇帝的军团士兵被侍卫挡住,看看那帮脸色青白的贵族,再看看惶恐不安的皇帝,以及皇帝身边正横眉怒目的内廷总管兼圣女奥弗琳,弗洛多虽然还没完全搞清楚状况,但已经有所猜测。

    他扬起手臂喊道:“皇帝陛下已经由瑞玛科陛下保护,谁敢阻拦,谁就是叛党!”

    呼应着他的表态,浮空舰灯光大作,飞舟的呼啸声也近到了似乎围着行宫高塔盘旋的距离。

    “琼恩,看吧,这就是你优柔寡断的下场。”

    奥弗琳摇头说:“也怪我,对这些人,包括你在内,依旧抱有幻想。”

    她激活了手指上的戒指,灰黑烟气溢出,身边空间像沸腾似的泛起猛烈涟漪。

    一个个身影穿出涟漪,有些是正常的凡人,有些则是散逸着灰气的模糊阴影,前者由一个娇小少女率领,后者则以高大的光头男子为首。

    “秩序之手……埃米丽!?”

    “虚空之气……巴登高姆!?

    娜玛和波迪娜同时惊呼出声,这两个首领之后,一个颤颤巍巍的老者出现,让其他人也叫出了声。

    “布林托——!”

    布林托,秩序教廷的枢机主教之一。在另一位枢机主教博杜安被赤联击杀于皇冠堡垒后,他成了秩序教廷的唯一首领。

    “秩序教廷已经不存在了……”

    布林托低沉的说:“现在只有特蕾希娅教会,教会将和北方三国一起,继续守护特蕾希娅的荣耀和曙光帝国的光辉。”

    埃米丽叹道:“奥弗琳,我早说过的,不要对这些罪人抱有希望。能让曙光继续在北方燃烧,就已经是极限了。”

    奥弗琳咬咬嘴唇,默认了埃米丽的话,她向琼恩伸手:“走吧,我们离开这里,一起……”

    波迪娜、娜玛、弗洛多同时喊道:“不行——!”

    布林托法杖一顿,浓稠的神光降下,大厅像是落入了金焰岩浆里,人们的身体和灵魂被灼热神力猛烈灼烤,力量跟着意识都在急速消散。

    毕竟是曾经的枢机主教,至少是传奇巅峰,甚至说不定是以半神之尊逗留在主位面。

    炽亮金光中,依稀听到琼恩说:“奥弗琳,你怎么……”

    “不……我不会走的!”

    “你不是我的奥弗琳,把我的奥弗琳还回来!”

    奥弗琳尖利的叫道:“这由不得你琼恩!”

    “在那一天之后,我们就罪恶缠身了!”

    “我们必须赎罪!我们必须重新开始!”

    “你也不是我的琼恩了!我要让你变回我的琼恩!”

    “那个在我的教导下,能够接下吾主凡间光辉的圣者琼恩必须回来!”

    到后面甚至哭出了声:“只有这样,我们才对得起……”

    布林托不耐烦的打断说:“带回去再说,我们不能在此久留。”

    眼见高大身影逼向琼恩,塔斯米在心底大喊:“卡马克——!”

    “来了来了!”

    卡马克叫道:“主角得压轴嘛……”

    呼应着卡马克的话,大厅再度震动,几道暗金光辉如利刃般刺入亮金光辉中,结界被打破,众人终于恢复了一些力量,意识也变得清灵。

    几个身影来势如山,落地如羽,连烟尘都没有带起,像虚影似的,可散发出的力量波动却异常强烈,每一个都胜过传奇。

    明暗金光都黯淡下来,高矮胖瘦不一,浑身都裹在涂装鲜艳的魔导武装里,头盔、肩膀和背后都有突兀而巨大的装饰,看上去很像《铠甲勇士》、《超级冒险家》之类幻景剧里的角色造型,这类幻景剧深受小孩喜爱。

    八个人分立在大厅各方,鲜明的造型让他们看起来像把整个大厅两三百号人都包围了似的。

    那个浑身金灿灿,头上顶着光圈背后还有巨大黄金羽翼,一看就是大人物的家伙用夸张的语调说:“居然还没逃走,你们真有勇气。”

    旁边一个应该是半身人的小个子说:“诺里艾,记错台词了!现在不是狩猎任务,是紧急委托!”

    黄金天使般的家伙把头盔拍得咣咣响:“该死,都忘记了!这个任务不能直播,多说一句台词都是浪费啊!”

    塔斯米愕然:“你招来了什么援兵啊?”

    卡马克不以为然的说:“情报局把附近能调度到的最强力量派来了,这支队伍真的是最强哦,当然是冒险家公社里的排名。”

    “没办法,我们那边太忙了。蛮子小队还得一点时间才能赶到,先让他们来拖拖时间。”

    塔斯米也想拍脑袋了,冒险者!?

    等等,诺里艾!?

    塔斯米正觉得这个名字熟悉,大厅另一边,另一个半身人也在犯嘀咕,那个小个子的声音怎么那么熟呢?

    “快走——!”

    布林托也紧张起来了,压根没有跟这支造型和色彩都异常夸张的小队动手的打算,催促奥弗琳。

    奥弗琳一把抓住琼恩,却在大片金光碎芒中震得连连退步。

    琼恩是皇帝,身上自然有等级很高的护身神器和魔导器,而且肯定不只三五件。

    “不,我不能跟你走……”

    琼恩转身就跑,同时大喊:“你被秩序教廷还有虚空龙神侵蚀了,奥弗琳!快醒过来啊!”

    特蕾希娅教会和圣教军的成员还没多大反应,皇室侍卫却哗然大乱,不少跟着琼恩一起,朝波迪娜这边冲来。

    “快救陛下!”

    波迪娜喊着,迎向琼恩,塔斯米等人赶紧跟上。

    “琼恩……”

    奥弗琳凄厉的喊道:“你真的要丢下我?”

    琼恩一愣停步,刚刚回头,金光闪动,血水喷溅,洒出一道扇形,在交织不定的金光中异常刺眼。

    琼恩的头颅离颈而起,在半空翻滚着,圆睁的眼里还凝固着巨大的惊恐和疑惑。

    奥弗琳举着像是教鞭的东西,愣愣的呢喃:“这还是你送给我的,不会触发你的任何防护。你说过的,不听话就用它收拾你……”

    “奥弗琳——!”

    “你在做什么啊!?”

    这边布林托和埃米丽也在大喊,奥弗琳眨眨眼回过神,对他们凄然一笑:“我得不到的,怎么能让其他人得到……”

    她拍了拍小腹说:“放心,帝国的传承还在这里,曙光的血脉并没有中断。”

    似乎感应到了更多强大存在逼近,布林托顿足道:“走!”

    埃米丽拉着奥弗琳,身影泛起涟漪,这边贵族们鼓噪起来,想一起离开。他们下意识的觉得刚才跟奥弗琳站在一起,现在也该继续追随。

    “这帮人留着干什么?”

    布林托甩着袍袖说:“巴登高姆,解决掉。”

    高大的光头汉子嗯了一声,手臂伸展,掏出一部转管机枪。

    咚咚射击声中,团团血光绽放,具具躯体撕裂,声声哀嚎相叠。

    “该死的,怎么不按剧本来!”

    “根本就没有剧本啊,哎呀我们来干什么了?”

    叫诺里艾的家伙跟那个小个子还在嚷嚷,这边波迪娜、娜玛和弗洛多等人看着皇帝的无头身体到底,脑袋在地上像皮球一样滚着,都惊得呆住了。

    “快拿到脑袋!”

    卡马克提醒:“有脑袋就有希望!”

    塔斯米赶紧冲过去,那几个造型夸张的家伙虽然嘴上没停,却也都朝着脑袋奔过去,看来是一个目的。

    转管机枪还在扫射,大厅里乱成一片,塔斯米眼睁睁看着一发枪弹射在脑袋上,打烂了半边,再被一只靴子重重踩下,喀喇暴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诸天万界修行记〕〔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完美大佬〕〔岳风柳萱小说〕〔不对我才是主角〕〔逆行诸天万界〕〔最强医圣林奇〕〔强宠甜妻:黎少,〕〔阴间逃生〕〔将军他怀了龙种〕〔辣妻来袭:少帅别〕〔穿越时间的地平线〕〔情缘天定〕〔千亿盛宠:闪婚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