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小医生〕〔富贵盈香〕〔大周王侯〕〔九域神皇〕〔重生太子妃:鬼王〕〔我的右手会说话〕〔在冬天中央等你〕〔重生学神:封少娇〕〔公子如兰,美人如〕〔快穿第五人格:当〕〔我家编辑超凶哒〕〔总裁霸爱,宠上瘾〕〔最豪赘婿〕〔医路繁花〕〔欢喜冤家:楼上男〕〔重生九零:神医萌〕〔北唐风云〕〔宫夜宵和程漓月〕〔强宠,小娇妻给我〕〔重生之奶爸医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五一 费共的变革与海瑟薇的两手准备
    深夜,贝塔城万神殿,费共中央全体会议正进行到关键时刻。

    基于赤联肩负的艰巨使命,以及总枢机换人引发的一连串动荡,还有超神量产推动的凡人层次扩展趋势,会议的核心议题是改革费共中央组织体制,确保费共能顺应新形势的需要,更好的领导赤联和世界人民。

    要变革组织体制,自然得从头抓起。

    鉴于设计师和引路人,以及永远忠诚于她老人家的前任总枢机这两位已经面目全非,给予她们正确的历史评价,确立她们在赤红事业中的伟大光荣正确地位,这是全会代表、候补委员和中央委员们迫切需要解决的头号问题。

    顺便说一句,这也是费共第五届全体大会了。

    一大时确立了决策代表定额,英雄级别赤红超凡者自动成为列席代表的组织程序。当时觉得这已是民主集中制的极限,可随着费共的爆炸式增长,制度弊端丛生,虽然后续几届制订了各类临时措施,但都是修修补补,不涉根本。

    胖胖的半身人代表正在发言,他的影像由原本墙上的一小块拼图变成两米见方的特写:“很多群众对我们代表中的不同类别产生了误解,出现了‘一等传奇二等官、三等公社四等散’这类言论,严重的是这种言论在我们费共基层都流传开了。”

    “出现这种认识固然是基层对组织体制的理解不够深刻,根本上说也是赤红信仰上不够坚定的原因。但决策代表、列席代表、特任委员、候补委员等不同层级成员的产生办法并不一致,不由基层组织推举,而是由力量级别、赤联发展形势以及上级制定等各种途径产生的全会代表和中央委员大量存在,也在客观上为错误认识提供了供其滋生的土壤。”

    “以力量级别这个硬指标为例,赤红传奇自动成为中央委员,英雄以上成为列席代表,这在过去是适合的。过去我们费共的规模不大,英雄以上的赤红超凡者就是我们的中坚。那时候赤红道路还没有细化,能晋升为赤红传奇的同志,也必然岁对赤红道路有着全面理解和坚定信仰。”

    “但现在不同了,一个是规模上的变化,截止今年八月,我们费共已经有一百二十万正式成员,英雄以上赤红超凡者占了百分之十七,也就是二十万人。”

    “从大会代表和中央委员,虽然采取了传奇不计入定额,增加候补委员等办法,但不到两千人的规模,与我们所有成员的规模相比,比例仍然非常小。中央的决议与基层的感受渐渐割裂,让彼此的联系越来越弱而不是越来越强。”

    “我们虽然有列席代表制度,可列席代表只能看直播,拥有的意见和建议权没有制度上的重视,难以及时递交到中央。这让列席代表制度渐渐沦为形式化,甚至被当作英雄级别的附赠品。当一位同志晋升到英雄级别时,大家都祝贺他有了看代表大会直播的资格,这显然没有让他发挥出承上启下,将中央与基层紧密连接在一起的作用。”

    “另一个情况是赤红道路的细化,魔女殿下们和贝弗罗同志晋升为超神,我们的赤红道路不再是条空旷的大道,而是细分出了各种不同性质、层次和领域的道路,哪怕在这些道路上晋升到传奇,也不意味着对赤红道路有了全盘理解,赤红信仰必然正确并且坚定。”

    “但我们现在仍然将传奇作为一道门槛,只要是赤红传奇,就自动成为中央委员,由此产生的唯力量论已经比较明显。很多基层同志在选择道路时,都优先考虑可以更快更轻松晋升到传奇的道路,这对我们赤红道路应该全方位发展的根本原则是很大的损害。”

    “第三个情况更为复杂,诸位魔女殿下,还有贝弗罗同志都晋升为超神,她们在各自开辟的道路上的活动,对费共成员们都有着直接和深刻的影响。”

    “过去诸位陛下只在神祇层面活动,现在我们觉得,超神在费共中央的地位迫切需要明确划定,同时赋予对等的权责,让超神之人与凡人依旧能在一套体系里各展所长,共同进步,实践我们费共‘人人成神’的核心理念……”

    来自泽塔行政区统合部的半身人山姆说完后,会场响起热烈掌声,别看这小胖子憨憨的,从基层工作到理论认识,都是杠杠的啊。

    “卧槽——!”

    异常刺耳的叫嚷让掌声戛然而止,现场和远程与会者都惊愕的看向墙上一块小小的“拼图”,这声叫嚷正来自拼图里的一只尖耳朵。

    重回枢机局担任组织枢机的老头塔伦斯额头刷的下了汗,山姆代表提出的意见,是中央跟很多代表沟通过后,确认代表了大多数代表心声,同时也是中央希望着手进行改革的背景。

    现在居然有人当场表露出嘲讽,或者是不解的态度,这是政治事故!严重的政治事故!

    等下……这声音……

    确认了声音主人,塔伦斯那颗刚蹦到嗓子眼上的心又摁回胸口,举起手里的小木槌轻轻敲着桌子说:“总……哦,李奇同志啊,有什么意见就直接说,注意下会场纪律。”

    拼图放大,尖耳朵美绝人寰的影像顿时让会场的空气都凝固了,美只是一方面,这个曾经让很多人狂热崇拜的形象,现在却代表着另一个人,强烈的违和乃至尴尬让大家难以呼吸。

    曾经的正义魔女大奇丽,现在是曾经的费共总枢机李奇……

    “不、不好意思……”

    李奇……不,大奇丽掩嘴道歉,散去白光的眼瞳秋波盈盈,耳朵尖也跟着微微颤抖。怯怯生姿的样子,让不少人瞬间忘记了这位现在是女儿身男人魂。

    大奇丽解释:“我这边正在跟进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为太意外了没克制住……”

    包括塔伦斯在内,大家的耳朵都同时刷的竖起了起来。重要到开会都顾不上了,意外到爆了粗口,这得是什么事啊!

    重回宣传枢机岗位的欧萝拉在私聊频道里怒目而视:“奇丽……不,李奇!注意你的姿态!你现在是大奇丽版李奇,不是真正的大奇丽!”

    她没好气的训斥:“我看你在曙光之星上那番折腾,真正目的其实是满足你公开变身的变态欲望!”

    “用大奇丽的身份出现,大家知道你是李奇却不会骂你变态。大家还认为你这只是暂时的,真正的大奇丽其实是小奇丽最终会变回来的,你这是什么好处都占完了呢!”

    李奇版大奇丽正色呵斥:“在开会呢严肃点!”

    训归训,却把圆钩刚刚发给她的现场影像转发过去,同时抄送凯瑟琳和蕾娅,这事跟她俩的关系更大。

    蕾娅还在银月之心,但和其他魔女一样,都以远程方式参加了会议。她虽然年纪小,可身份特殊,大会要讨论的议题跟她也有关,必须出席,这时候未成年保护什么的就自动忽略了。

    影像是某个人的视角,有些模糊,毕竟是从唐古斯那边发送过来的实时影像,现场力量混杂。即便情报局调动了天眼系统,再加上众多虚灵服务器支持,画质也没办法拉到1024k级别。

    刚刚转发过去,大奇丽、欧萝拉、凯瑟琳和蕾娅四人就同时看到又一个惊悚画面。

    会场中塔伦斯松了口气,手里的木槌刚要放下,四个异声又同时响起。

    “啊——!”

    “不——!”

    “噗——!”

    “卧槽——!”

    塔伦斯手上一抖,小木槌喀嚓折断。

    这特么还开什么会啊!

    “抱歉,临时发生了非常紧急的事情,需要马上处理。”

    欧萝拉赶紧补救,略略一想,觉得这是加深中央与基层关联的机会,就不再隐瞒:“曙光帝国爆发内乱,皇帝刚刚被他的保姆……呃,监护人砍掉了脑袋。”

    现场以及远程出席会议的接近两千名代表,以及十多万正通过保密网络收看会议直播的列席代表同时惊住,曙光帝国要完蛋了么?

    欧萝拉动了动眼神,那是在视野里重放刚才看到的最新情况。

    她怜悯的叹道:“然后,那颗脑袋还被……踩爆了。”

    ………………

    曙光穿透高塔的破洞,投射到已经变成屠宰场的大厅,又不时被遮断。有时候是急掠而过的飞舟,有时候是迟缓笨拙的浮空舰。

    若干人在碎裂的血肉中忙碌,一些看起来像是巫师,一些是赤联的短装打扮。巫师不时施法,拉出隐约的透明绿光,赤联这边则都戴着眼睛,手持闪烁着玫瑰金和丁香金的仪器,都在搜寻着什么。

    大厅角落里立着四个人,最左侧是曙光帝国的大元帅,当然现在也是救世同盟的大元帅瑞玛科-萨其顿,他身边是金纱紫袍、黑发银瞳的海瑟薇-泰德。

    海瑟薇身边是高出她两个脑袋,身材完美至极的尖耳朵精灵大奇丽,两腿大张,叉腰站着,引得海瑟薇不时投去鄙夷中混杂着痛惜的目光。

    大奇丽旁边是卡琳,虽然努力收束着力量波动,但呼吸间散发出的力量波动,仍然让大厅整个空间似乎跟着一起在收缩扩张。

    卡琳嘀咕着:“5012-1897位置还有一片,活性还没完全消失,我给外层的灵子染了色,你们小心提取。”

    见赤联这边又有进展,海瑟薇恼怒的道:“出去!你们都出去!没用的家伙!”

    巫师们如蒙大赦,赶紧退出大厅,瑞玛科虽然知道不是在说自己,还是羞愧的道:“是我没有重视,才搞成这个样子。”

    他其实很重视了,昨晚派弗洛多为先锋,带着一艘浮空舰和若干精锐战士赶过来,就算接不走皇帝,至少也能稳定下局面。而他本人在圣阶城组织了一支精干舰队,准备率领这支舰队赶往唐古斯,保护皇帝,震慑宵小。

    没想到弗洛多刚赶过来,就发生了完全预料不到的变化。琼恩曾经的监护人奥弗琳居然勾结秩序教廷残党,要把皇帝劫持到北方去。

    因为弗洛多和波迪娜公主的干扰,最主要的还是赤联冒险家的出现,秩序教廷没有得逞。可奥弗琳却砍掉了皇帝的脑袋,扬长而去。

    得知此事,瑞玛科也顾不上舰队里,通过传送网络赶到唐古斯,没多久海瑟薇也来了。两人对着行宫大厅里一片碎尸,尤其是琼恩的无头尸身和破碎头颅,欲哭无泪。

    海瑟薇找来了巫师,想找到琼恩的所有血肉保存起来,再作打算,这时候大奇丽……不,李奇也主动提议帮忙。

    有赤联这边的生命女神卡琳坐镇,从上百具破碎尸体里找齐皇帝的血肉冻结保鲜并不困难,不过要让皇帝囫囵重生,恐怕是很难了。

    瑞玛科虽然对灵魂了解不多,也明白皇帝现在的灵魂即便没有消散,或者下到冥界和地狱,也已经完全破碎了。

    海瑟薇深深叹息:“这不是你的错,元帅,谁知道皇帝身边那位亦母亦妻的特蕾希娅圣女,居然会发疯呢。”

    她摇头苦笑:“不,在曙光帝国的存续这事上,她倒是清醒的。她把曙光的血脉带到了北方,秩序教廷又获得了曙光帝国的大义名分。”

    琼恩-曙光并不是特蕾希娅的血亲,但既是凡人特蕾希娅的义子,又获得了神祇特蕾希娅的认可,赐姓曙光,还把帝国交给了他。按照旧时代的贵族法则,他就是特蕾希娅的继承人,他的血脉自然拥有继承权。

    大奇丽说:“用融合神械的话,可能有一丝机会……”

    曙光帝国亡不亡,对此时的赤联来说并不重要,但如果曙光帝国的动荡影响了海瑟薇建设曙光之星的进程,费恩世界的形势就更加危急了。

    本着大局为重的原则,费共这边认为,曙光帝国这边能维持现状是最佳选择,为此赤联做一些努力也是值得的。

    海瑟薇哼道:“不要用奇丽的腔调说话!”

    她转开头尽量不看这个奇丽身李奇魂的家伙:“你该明白,我们不可能让你们掌握帝国的皇帝,虽然我知道你们不可能做那种违背你们道路的事情。”

    “我们会尽量努力的,身体方面,生命女神瑟贝妮陛下会帮助我们。”

    “至于灵魂,我们也有很权威的专家。”

    “真的搞不定的话,会考虑寻求你们的协助,最迟今天之内会给你消息。”

    大奇丽也不爽的哼道:“精通灵魂的权威?那个用旗舰堡炼魂的厄尔德希罗斯?他也投奔了你们?”

    海瑟薇转头,长发甩起一片黑亮雨瀑,银瞳熠熠生辉:“他在旗舰堡干掉的全是贵族和魔法师,没有找平民的麻烦。怎么,你想找他的麻烦?”

    “就算他手里有你们赤联人的血债,可他被我们接纳了,你们就不能动他,这就是大局。”

    “顾全大局哟,李……奇……”

    大奇丽叹气:“我知道你们只把曙光帝国看作工具,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会更不耐烦。但你要好好想想,丢掉这个工具的话意味着什么样的灾难,现在的凡人经不起折腾了。”

    海瑟薇用法杖指指地板上的一片狼藉:“你在同情他们吗?”

    大奇丽摇头:“当然不是,总之我们不希望凡人再遭受一次劫难。”

    接着是异常严肃和正式的警告:“如果有些事情过了界,我们不会坐视不理,这也是为了大局。”

    大奇丽带着卡琳和部下们离开,走的时候还跟瑞玛科打了个招呼,后者龇牙咧嘴不知该如何回应,海瑟薇冲着她嚷道:“我也警告你,不要再附在奇丽身上玷污她!”

    等赤联人离开,瑞玛科问:“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奇丽……咳咳,李奇说得对,我们还得维持帝国的存在,不然会发生很大的混乱。”

    海瑟薇看着部下抬着的水晶箱,里面装着琼恩的血肉,她烦躁的道:“还能怎么办,做两手准备吧。”

    一方面想办法让琼恩复生,这个可能性很小,但只要弄出个琼恩的血肉壳子,管他灵魂是不是原来那个,凑合一下也能用。

    另一方面……

    海瑟薇再看了看这座血肉大厅,翘起了嘴角:“看看这些家伙,死得一文不值,他们毫无力量,就像肥美的羔羊。”

    视线穿过高塔破口,看着被浮空舰占据大半视野的天空,曙光刚刚升起,染得战舰一片金黄。

    海瑟薇说:“真是可耻的落幕啊,因为这个帝国并没有获得曙光,曙光属于真正有资格拥有它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余生和你都很甜〕〔佛系反骨(快穿)〕〔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我有诸天万界图〕〔重回七零:军长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