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六四 哈德朗变革的意义与初代普雷尔出土
    几口就把“王冠”吃完,蕾娅摸出又一顶王冠,这时候艾莉尔终于回过神了,嗖的一下闪回父亲身边,在父亲身上撞出淡金光辉的罩子。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艾莉尔很严肃的说:“蕾娅……呃,女王陛下,王冠不是可以用来开玩笑的东西,王位也不是这么随便让的,它关系到几百万哈德朗人的福祉啊。”

    “而且刚才国王陛下不是说了吗?哈德朗家族该摆脱自己既定的命运了,你怎么又把王冠丢回我们家族呢?”

    “至于哈德朗人的命运,到底是不是让大家自己承担起来,这个选择得由你,普雷尔家的人做出决定。”

    特拉格迪王……其实是赤红安息之神的存在,蕾娅的秘密,艾莉尔都是清楚的。她在赤联跟着芮罗尔混过一段时间爱情公社,因为不满自己被大家说成是“公主杀手”萨达尔的战绩,又跑去文艺公社当了一段时间万萌圣女。直到当面见到蕾娅,对神祇特蕾希娅的感应才完全消散,灵魂回归清澈,接受了痛苦神力。

    之后她又转职进了教育公社,现在在贝塔区联合中学当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教育公社的名誉社长正是蕾娅,她的希望神术并不适合战斗,但对身体和灵魂都还在成长的小孩非常有益处,被很多出身牧师的教育工作者用在工作中,最终创建了这个公社。

    “那不是王冠,是香脆史莱姆啊,海鲜味的,不喜欢这个味道的吗?”

    蕾娅叹气:“好吧,那我发布第二道王令……”

    她又戴上王冠,板着小脸说:“我宣布,我把王位收回来了!”

    从王厅到大道,从哈德朗到特罗斯,再到曙光之星上,人人都被口水呛得咳嗽,所以说还是当自己在玩过家家的游戏呢?

    蕾娅托着下巴,继续表演:“我想想,第三道王令是什么……”

    她一拍巴掌:“哈,要不规定一下每天的食谱!今天是猪肘日,明天是龙虾日,哈德朗人必须按照我安排好的食谱吃!”

    别说艾莉尔,王厅里其他人都明白了,这小祖宗真的在演戏。

    观众们却是笑声连连,不少人还在呼喊着蕾娅女王万岁,我们永远忠诚于女王之类的口号,能天天吃大餐呢。

    见其他人都在憋笑,凯瑟琳和奇丽都没动静,艾莉尔只好站出来当托:“那个,蕾娅陛下,贵族和有钱人应该吃得起您规定的食物,一般人吃不起啊,难道是要给大家免费发放吗?”

    蕾娅讶然:“免费发放?你看我像猪肘还是像龙虾啊?”

    “我又不是术士,可以用虫子变美食。”

    “一般人吃不起?别跟我讲困难啊,有困难就克服困难嘛。”

    “王令不就是克服任何困难,哪怕是死也要去努力完成的东西吗?”

    大道上的口号低沉下来,很快消失,屏幕前的观众们也收起了笑容。

    艾莉尔叹气:“就算是您的母亲,也做不到发布一项皇令,就让亿万凡人获得幸福啊。”

    “我不管!”

    蕾娅蹬腿:“我又不在乎大家是不是获得了幸福,我只在乎大家照着我的话去做!”

    “大家都听话,都是好孩子,我就开心!”

    “开心就是幸福吧,所以我幸福就好了。”

    艾莉尔苦笑:“戴上王冠,就得承受它的重量,不能任性啊。”

    蕾娅又摘下王冠:“重?一点也不重啊!”

    她凑到嘴边,喀嚓喀嚓,又吃了……吃了……

    到了这会,观众们哪还不明白小女王是在开玩笑,可不知怎么的,没多少人能笑得出来。

    “好啦,不开玩笑了……”

    蕾娅又摸出一顶王冠,没人敢赌那到底是顶用香脆史莱姆做的假王冠,还是特拉格迪王交给她的真王冠。

    她老气横秋的说:“老头子让我当女王,让我决定哈德朗人的命运,这也是强加给我的命运啊,一点也不考虑我的个人意愿。”

    “没办法,谁让我是特蕾希娅的女儿呢?”

    “母债女还,妈妈对你们还有责任,我得替妈妈担下来。”

    接着的话让人们愕然:“可我不喜欢你们……”

    “任何把命运交给其他人,不管是国王还是神祇的人,我都不喜欢。”

    “我喜欢和我一样的小孩子,觉得自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未来有无限可能性。”

    “所以,哈德朗王国里,所有十八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全归我管啦!”

    “至于你们大人,我一个小孩子怎么能管得了你们的命运呢?能不能吃饱穿暖过得幸福,得靠你们自己努力啊。”

    “我的最后一项王令,就是让你们对自己负起责任来,别再找贵族和国王了!”

    “当然你们肯定一下子习惯不了,千百年来你们都习惯了高兴的时候有国王陪着一起高兴,伤心的时候有国王来安慰你们,这种事情我还是可以做的。”

    “高兴了跟大家一起分享好吃的,伤心了大家一起吃好吃的互相安慰,完美!”

    蕾娅拍着巴掌,宣告了哈德朗王国的未来。

    小女王的侍从(就是奇丽只是一般人认不出来)掏出卷轴,发布了早就准备好的王令。

    哈德朗王国将改为君主立宪制,国家大权移交给国民大会,国王仅仅只是象征性的国家领袖,不再拥有管治国家的任何权力。

    国民大会由相应数量的议员组成,他们将推举出首相,再由首相确定诸位大臣,组建内阁,处理国家事务。

    考虑到目前的特殊状况,会先组建临时内阁,到有条件举行国民大会选举了,再进行换届。

    临时内阁的首任首相也当场宣布,人选并不令人意外,百万观众没多少人反对,都觉得名至实归。

    凯文-唐恩,曾经的特蕾希娅侍从,曙光帝国南方军团总长,现任王国元帅。不管是履历还是经验,以及跟各方势力的关系,都让人放心。

    当凯文-唐恩出列,单膝跪在王座前,接过小女王蕾娅递来的国王佩剑时,百万哈德朗人发出了海潮般的欢呼。

    他们还是有国王的,但他们不必被一道道随口就能决定自己命运的王令束缚了。

    他们获得了自由,哈德朗境内所有贵族的私人产业,包括城堡和封地都得到了保留,但不再拥有领民。从今天开始,贵族要驱使他们劳作和服务,都必须支付相应的报酬。

    少数人,主要是贵族和渴望成为贵族的人暗暗咬牙诅咒,可在这股欢呼大潮下,他们连说出心声的勇气都没有。

    “果然还是这个套路……”

    特罗斯的皇宫里,罗姆罗斯不以为然的耸肩,这样的结果早就在他预料之中。

    赤联不好明目张胆的吞并哈德朗,就搞了个什么君主立宪,实际上跟他北边的高地联合酋长国有什么区别?

    赤联必然会像控制高联酋那样控制哈德朗,掠夺人才和各项资源的同时,还不必像赤联本土那样,让哈德朗人享受那么好的福利待遇。而且蕾娅不必亲自主持国家,只是像高联酋的大酋长卡琳那样,顶着一个名头而已,真是一举……四得。

    正这么想着,侍从报告诸臣求见。

    他手下的文武官员都在皇宫偏厅看直播,皇帝要求他们在第一时间给出应对建议。毕竟哈德朗王国何去何从,影响的不只是哈德朗人。

    官员们涌进来,一个个都义愤填膺的说赤联居心叵测,让罗姆罗斯的脸色也渐渐阴沉下来。

    没错,赤联搞的什么君主立宪制,是个极为危险的示范。

    首先是直接攻击他这个帝国的统治体制,刚才蕾娅说什么命运该由自己掌握,不该依赖国王的时候,罗姆罗斯还没什么感觉,自己是皇帝不是国王嘛。

    现在一想,这有什么区别?

    “皇帝陛下,对帝国周边的王国来说,也是错误的示范啊。”

    第三财务大臣斯蒂夫加入罗姆罗斯麾下不久,他的提醒让罗姆罗斯更加凛然。

    从艾弗比埃暴露,罗姆罗斯差点被完全架空之后,神圣意志帝国就停止了向四周扩张,最终统治整个西费恩的步伐。

    等罗姆罗斯梳理好内部,秩序女神又开始灭世了,帝国忙于救灾,也没了力气扩张。到现在为止,仅仅只是把银月之心上升后成了空壳的白鸟王国纳入版图,这还是斯蒂夫带路得到的收获。

    现在帝国周边还存在着若干王国和独立势力,南面的圣伯隆王国已经被赤联吃掉就不说了,西南还有蜥蜴荒原和半人马沙漠,西面是圣罗兰和七符文两个王国,西北是碎星沼泽和飞马王国,北面是铁砧堡、赤联的马甲高联酋以及高地王国。

    最西北面的冰风王国也成了赤联的领地。格芮塔带回来年少的国王和一帮贵族,加上他们的几万家眷私属,成了帝国还得补贴的失地难民。罗姆罗斯只好把他们打发去到新大陆的帝国属地,替帝国开荒。

    除开高联酋、铁砧堡以及白马王国,剩下的王国或者势力,罗姆罗斯已经有了一揽子计划,要将其纳入版图。除了帝国自然就有的扩张天性以及重现图铎大帝事业的野心之外,还有为救世同盟提供相应资源的客观需求。

    罗姆罗斯在蓝约这边承担的义务是提供大部分近战单位,他自己还在为组建人数多达百万的曙光近卫军团而愁眉不展。这支大军将部署在曙光之星上,由他亲自统领,在星海决战中担当突击精灵海军母舰的重任。

    赤联对哈德朗王国的处置,无疑为意志帝国吞并这些王国和势力制造了很大障碍。

    在过去,“没有贵族和国王,只有一个皇帝”的口号,是意志帝国面对旧时代王国,在武装力量之外的又一项巨大优势。这样的口号将泥腿子、商人、平民乃至贵族庶子都争取了过来,在共同反对贵族和国王的斗争中,渐渐融入帝国,成为“一个帝国,一个皇帝,一个意志”的一部分。

    可现在,这些王国有了哈德朗王国做示范,王室和贵族们学会推锅了,这个口号就失去了效力。

    不是说没了口号就吃不下这些王国了,而是必然会让当地人的反抗加剧,由此流更多的血。在救世同盟的大局之下,意志帝国的扩张行为自然格外刺眼,海瑟薇和李奇都会有话说。

    “恐怕是李奇不愿意让奇丽跟我谈笑风生,才故意制造出这样的障碍吧。”

    “等奇丽过来,说到这个话题,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我这个皇帝,在她眼里也是不该存在的腐朽统治者啊。”

    “我哪里是为个人的利益当这个皇帝呢?”

    “当初以为李奇才是图铎大帝的嫡系血脉,我还真心诚意的想把皇位让给他呢。”

    想起往事,罗姆罗斯渐渐愤懑:“那个虚伪的家伙!”

    即便心酸愤懑,他还是做出了静观周边各国形势,不要贸然动手,专注于军团建设和技术研究的指示。

    曙光之星上,另一个人也眉头深皱,为哈德朗之变忧心忡忡。

    自由女神辛西娅的虚影投射在海瑟薇身边,语气相当凝重:“注意到了吗?那个青少年联合学校才是赤联控制哈德朗的利器,那就是个公社。之前的冒险家公社奠定了基础,产生了冒险家昂莱,现在又有了这个。”

    海瑟薇点头:“是的,君主立宪什么的,只是个幌子,不让蕾娅被王权污染而已,真正的核心是那个学校。”

    在一般人眼里,蕾娅女王最后一道王令的核心是哈德朗王国的君主立宪制变革,可在海瑟薇和辛西娅眼里,王令里轻描淡写的“哈德朗青少年联合学校”,才是核心。

    由蕾娅担任代言者,赤联提供资源和运营支持的联合学校,将吸收哈德朗六岁以上,十八岁以下的青少年入学。用王令里的话说,是为哈德朗人提供包括超凡教育在内的各项教育,让他们成年后能有一技之长,可以自食其力。

    在人力资源如此欠缺的眼下,赤联还动用大批人手投身哈德朗王国的未成年人教育,只是让这些人成年后可以吃饱饭,谁信啊。

    而且这个联合学校不仅会设立遍及整个王国的分校,还会在赤联本土以及新大陆设立进修学校。女儿入学,父母可以陪读,赤联还提供收入足以养家的工作机会,这不就是拉人吗?

    这么一来,不仅哈德朗的上百万未成年人几乎被一网打尽,还连带着至少是同等数目的哈德朗人为赤联工作。哈德朗王国立宪什么的,根本就无足轻重。

    辛西娅幽幽叹道:“只能说,赤联对未来真是充满了信心啊。他们相信至少还有几年甚至十年的时间,可以指望这些小孩子成长起来,加入到消灭秩序女神的战斗中,为此不惜把本就匮乏的资源投入到这项事业里。”

    海瑟薇哼道:“我看他们指望的不是这些小孩子去对付秩序女神,而是对付我们,是让赤红烈焰烧遍整个费恩,把我们这些邪恶的异敌烧成飞灰。”

    辛西娅笑道:“别说人家了,我们不也是把赤联当作可以暂时团结,但危机一过,必然还是敌人的存在吗?”

    海瑟薇再忿忿的道:“这的确不是新鲜招数了,冒险家公社是这样,地狱公社是这样,现在正四处挖坟的那两个公社也是这样。你看我们这边也有大把的吟游诗人、术士甚至魔法师跑过去了,虽然说成果是共享的,可这些人也都是资源,现在却被赤联掌握在手里。”

    辛西娅安慰道:“赤联在个人自由这方面的信仰的确很有迷惑性,很多人的确不关心力量和利益,只关心那些小小的兴趣爱好,他们不清楚没有力量和利益保障,这种自由是非常脆弱的。”

    海瑟薇眉头皱得更深:“但我们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扩张啊,这种没有国界的扩张太难控制了。”

    辛西娅淡淡笑了:“以海瑟薇你的智慧,怎么会想不到该怎么应对呢?现在只是觉得事情的发展出乎你预料,有点乱了阵脚而已。”

    海瑟薇撇嘴默认,辛西娅继续说:“赤联可以这么做,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做?个人的真正自由,跟力量和利益是紧紧结合的,这也是根本的人性。”

    “海瑟薇,我主张的自由里,善良那一面并不是脱离了力量和利益,希望不劳而获的软弱人性,而是积极进取的人性。”

    “你想想看,这应该是比赤联主张的必须团结起来,牺牲个人自由才能实现的自由,更符合人性。”

    “我们是有盟友的,还很多很强大,这是赤联远远不能比的。”

    说到这,海瑟薇的眉头终于舒展开。

    “是啊,我们是有盟友的!”

    海瑟薇拍掌道:“李奇不是搞君主立宪制吗?我听冉娜说过这个,这个的核心是什么……宪政,是律法!”

    “没有律法之神的主持,哈德朗的君主立宪能有神圣性吗?能让所有人都信服和遵从吗?显然不能!”

    “让娜玛派人去哈德朗吧,去见证他们的宪政,去组建律法教会……当然不必叫教会,叫什么律师联合会也行啊。”

    “还有,君主立宪就得有议会,得从基层开始推选议员啊。”

    “只有那些能号召到更多人的议员才能当选,这不就是信风之神和传媒之神的舞台吗?”

    “而这一切的背后,终究是利益的呈现,商业女神的活动空间也更广阔了。”

    “这不必我提醒,相信洛希弗斯已经开始行动了。”

    “这些盟友们涌进哈德朗,自由信仰也就生根发芽了,不是赤联那种螺丝钉一样的自由,而是个人的真正自由。”

    银瞳里闪烁着得意的光彩,海瑟薇说:“李奇不好在明面上吞并哈德朗,搞了这么一出,也给我们提供了发挥的空间。哈德朗王国,就是自由信仰的战场啊。”

    辛西娅欣慰的道:“正是这样,我想小红她们也是考虑到这点,才采取这样的措施,这既能让我们不产生内耗,影响大局,又是场公平的对决。”

    “不仅是这样!”

    海瑟薇举一反三:“西费恩还有一些王国和势力游离不定,趁着罗姆罗斯还没足够的胆量下手,赶紧用这种手段去控制他们!”

    辛西娅也醒悟过来:“我马上调整众神网络,同时派宣导人员过去,用救世同盟的名义推动他们进行立宪改革。”

    此时光幕中的哈德朗庆典才真正开始,来自赤联和哈德朗本地的演艺人员们在大道上载歌载舞,王厅里小女王蕾娅也兴奋的主持了宴会,以专业美食家的口吻,介绍一道道食材和调料都来自各个位面的珍奇佳肴。

    她还是拿出了年度食谱,不过这不是王令食谱,而是“青少年联合学校”的健康食谱,引得观众们纷纷回家,去领孩子们报名了。

    本该震动全国,引发数百万人动荡的政治变动,在小女王的“胡作非为”、美妙的歌声舞姿、美酒佳肴以及对未来的无限憧憬中消饵,哈德朗王国的未来就这么被不正经的庆典决定了。

    总导演奇丽功成身退,带着凯瑟琳偷溜到王宫地下,再一次巡视七年前充满了悲伤和诀别气息的地方。

    凯瑟琳说:“叮当、德尔丽妲、达妮娅……”

    奇丽自然知道她是说妹妹们也在多好,安慰道:“她们很好,说不定正陪陛下喝酒聊天呢,不必非得到这个地方来缅怀。”

    凯瑟琳柔柔的嗯了一声,从背后抱住奇丽,低声呢喃:“李奇……”

    奇丽呼吸急促起来,凯瑟琳什么都好,就是在那种事情上似乎有点癖好,总喜欢找奇怪的地方……咳咳。

    当然啦,只要不是光天化日下的公众场合,这也说不上什么不对,女神喜欢,自然奉陪。

    正要变回李奇,灵魂链接中,小红咋呼起来:“哎呀,瞧瞧我们挖到谁了?”

    奇丽心说你不喜欢就关信号嘛,非得这么拙劣的打扰,很low知道不?

    “我才懒得管你跟凯瑟琳在哪干什么呢!”

    小红气鼓鼓的说:“你们就是全世界直播我也不关心!诶诶我只是打个比方啊!”

    然后她甩了一幕画面给奇丽,让奇丽当场愣住。

    “我们在地狱最深处挖到了你的老祖宗呢!”

    “初代普雷尔!”

    “赶紧过来瞅瞅,不然卡琳那家伙要啃尸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