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者无眠〕〔甜蜜隐婚:老公大〕〔日娱名侦探〕〔我和超级大佬隐婚〕〔生而为王〕〔无敌神婿〕〔大魔王又出手了〕〔从秽土转生走出来〕〔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冷宫娘娘有喜啦〕〔奥特曼之我真没想〕〔上下杂货铺〕〔我渣了萧总后跑路〕〔寒门凤华〕〔我被五个反派爸爸〕〔掷剑歌〕〔最强特种兵之战狼〕〔瘟疫医生〕〔素描的热血青春〕〔凤花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七二 深入阿罗曼意志,面对正牌小红的藐视
    阿罗曼将力量提升到强大神祇之后,埃隆盖特要塞新换上的防护屏障并没有崩碎,但也没能将炼狱之力完全阻绝。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赤红诸神陷入漫长的两分钟苦战时,凄厉的警报声响彻要塞,每个赤联官兵的随身助手都在闪烁红光,提醒他们用上所有防护手段抵御炼狱之力。

    从重型突击到轻型软质,从战斗到辅助等各类魔导武装开启,圣水药剂磕起,低阶超凡者或者狗头人这样的魔敏种族,在指示下紧急前往有内层屏障的舱室躲避。

    不少人在半路就停下脚步,身上弥散出带着硫磺味的烟气,然后向附近的同伴袭击。

    这是灵魂被炼狱之力侵蚀的状况,人们并不因为震惊乃至慌乱。他们一拥而上拆掉魔导武装的电池,打入禁制钉,或者用吸能史莱姆冻结。有时候状况太严重难以压制,也只好用武器击倒,乃至动用割头器。

    短短一分钟内,要塞内就有上百人受创。他们的灵魂被灼烧得向恶魔转化,必须做精细的灵魂手术才能恢复如常。

    在这种状况下,梅希达丝和戈多克左这些曾经的魔王冲出要塞,投向阿罗曼,指挥所也难以顾及了。

    这倒不是尤赞、玛达拉、塔哈这帮“灵魂科学家”的错,他们虽然信誓旦旦的保证红网足以庇护投向赤联的魔王,但从没想过让魔王面对阿罗曼本尊,而且还是炼狱之力全开的阿罗曼。

    要追究过错的话,从奇丽到阿丽珊和骷髅王,再到芬恩都有错。奇丽是被埃斯摩帝奇带来的海量信息塞得注意不到这些细节,阿丽珊和骷髅王在外面干仗顾不上细节,芬恩是没把要塞现状里有一帮子前魔王当回事,他满脑子还是晶格炉、发生器和魔导炮之类的东西。

    当然,从炎魔之王变成阿罗曼也就几分钟时间,谁也反应不及。

    梅希达丝还在休息室里跟魔王们唏嘘着炎魔之王也是被要塞吊打的下场呢,等阿罗曼现身,她跟其他魔王全都变成了雕塑。

    红网足够坚韧,像水泥柱一样,让魔王们紧紧抱着,在炼狱之力掀起的灵魂狂风中苦苦支撑。

    这时候梅希达丝已经感觉不对劲了,赶紧通报指挥所,希望由传送门撤退。

    可惜传送门已经被炼狱之力干扰,只有到了情况特别紧急,必须全员撤退的时候,才会由那个谁亲自撑起传送通道。

    魔王们遵照指挥所的命令,踉踉跄跄的奔向内层监狱,可在半路上阿罗曼就提升了力量级别,狂风变成飓风。

    于是魔王们从水泥柱上吹飞到空中,变成还有一缕丝线相连的风筝,身不由己的冲出要塞,投向阿罗曼的怀抱。

    发现庇护消失,自己正投向如耀日般猛烈,又如黑洞般深邃的阿罗曼,魔王们肝胆皆裂,振作起所有力量,疯狂的向主人倾述忠诚,这是铭刻在他们灵魂深处的本能印记。

    本能发作只是一瞬间,紧接着所有魔王都生出浓烈的不甘。

    又要回到以前那种生活吗?

    那种灵魂时刻被炼狱之力灼烧着,再将痛苦施加给万千恶魔,驱策它们去毁灭一切可以毁灭的东西,通过品味弱小灵魂的痛苦,让自己觉得好过一些的生活?

    不甘只是片刻,随着炼狱之力的提升,魔王们的灵智渐渐消散,在赤联度过的那些时光也如梦境们越来越模糊。

    只有梅希达丝还在涕泪皆下,发自灵魂的呼喊:“我不甘心——!”

    “我已经是棋牌联合公会的九级会员了!”

    “我还是幻景公社的三级导演!作品都入选了欧提尼金像奖!”

    “我还是妇女权益保护公社的代表,明年说不定能当选公社联合委员会的委员!”

    “魅魔抢救公会更少不了我,我是副会长啊!”

    “上个月我在冒险家昂莱地狱副本里的兼职收入超过了十万冒险点,还打算开家地狱主题酒店……”

    “我想继续过这样的日子——!”

    拖着长长的尾音,她跟其他魔王一同没入阿罗曼的身体。

    “啊哈——!”

    正被奇丽骂得想钻地洞的芝丽小红意气风发:“这不就是接口吗!天助我也!”

    在整个空间弥散的暗金光尘汇聚起来,沿着若有若无的关联,透入阿罗曼身体。

    梅希达丝的灵魂刚刚被纯粹的炼狱之力灌入,意识飘摇着正要消散时,那缕还勾连着灵魂的红网关联骤然传输来怪异力量,如寒冰激流,将她的意识凝聚起来。

    这股力量注入灵魂,与阿罗曼的炼狱之力冲撞交织,又顺着炼狱之力的来处,穿透灵魂,渗进阿罗曼体内。

    梅希达丝觉得自己成了一根管子,两头灌进来源源不绝的烈焰与寒冰,撑得灵魂片片崩裂。

    真是熟悉的感觉啊……

    她记起身为魅魔女王时,曾经有过的遭遇,意识再度模糊。

    这种被两边撕扯的感觉太痛苦了,她下意识的要倒向一边,无比强大也无比熟悉的熔岩是最自然的选择。

    可灵魂中残留的一缕杂质,让她又拽住了寒冰之力,并从中获得了更多力量,让她能够继续支撑下去。

    寒冰之中混杂着凌乱的记忆,正是她的种种不甘心。当这些也被熔岩之力融解时,只剩下一首歌,一首“灵魂巫师”教会她,让她深刻理解,在做灵魂手术时,用足以让灵魂燃烧起来的力气唱的歌。

    “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

    种种不甘心,都是因为她拥有了既不做别人的奴隶,也不奴役别人,由此自由快乐的生活啊。

    她鼓足灵魂中的余力,唱起了这首歌。

    一团团金光自阿罗曼体内溢出,急速扩展,染得恶魔之王斑驳不定。

    金光还如涡流一般转动,吸聚着芝丽小红用键盘挥洒出的暗金光尘。小红的魔导金属键盘没了,只好把四千米长刀,也就是尤赞拉了出来,捏成键盘用。

    “黑进去了!”

    “程序有效!”

    小红的神念猛烈震荡着红网之上的超神频道:“进攻!继续压制祂!”

    “只要破开防护,我就能接触到炼狱意志之下那个小红!”

    “那是我的老母亲,其实就是我!”

    “我们里应外合,就能干掉阿罗曼!”

    凯瑟琳、卡琳、欧萝拉、缇娜、阿丽珊闻言振作神力,避开那些金光区域,再度向阿罗曼发起攻击。骷髅王也从要塞外壳里爬了出来,驱策战马,再度进攻。

    阿罗曼咆哮着,身躯急速拔高,重新变作最初那个顶天立地,几乎撑裂了整个空间的巨大存在。在这个过程中,团团金光有如太阳表面的耀斑,不断从祂身体内挤出,化作喷溅的烈焰。

    阿罗曼即便狂躁无智,也明白这些回收的魔王灵魂有毒,下意识的排斥出去。

    然而这些耀斑并不仅仅只是表面的运动,股股烈焰前半截还是暗金光流,后半截却是急速降温的熔岩激流,将源源不断的炼狱之力从阿罗曼身上分离出来。

    机会!

    赤红诸神们纷纷施展各自的神力领域,在各个方向上压制阿罗曼的力量,让祂难以抑制这种力量流失的状况。

    暗金光流之后,条条烈焰扭曲成不同的身影,其中就有接近梅希达丝的火爆身材。

    这些身影又牵出难以计数的丝缕焰流,每一条也扭曲出各种恶魔的外形,那是魔王之下,各类恶魔之魂因为炼狱意志的减弱,正在努力挣脱阿罗曼的奴役。

    阿罗曼愤怒得每一个像素的躯体都在沸腾,然而这更加剧了力量的流失。小红用神力语言写出的程序正从力量底层瓦解炼狱之力,同时也在消解炼狱之力对亿万灵魂的控制。

    这依旧是个感觉相当漫长,实际却很短暂的过程,阿罗曼很快被伸展出的亿万焰流包裹,像是被拉成了一颗熔岩星球。

    当奇丽看到那颗星球中心闪起一点极为微弱的清冷白光时,小红忽然在心底急呼:“我要李奇!”

    这是干什么?

    奇丽不解,但还是变回李奇。这时候身体被重型魔导武装包裹着,偷偷变化倒没谁知道。

    除了蕾塔娜和奥雷莎,她们也只是递来疑惑的目光,并没深究。

    下一刻,意识闪烁,灵体飞升,奇丽……不,李奇与另一个灵体相拥。

    温热柔软的触感异常熟悉,这种状况也很熟悉,是跟小红合体了。只是不像之前,是由小红附体他,而是他被小红拉到了芝丽小红这具分身里。

    “我害怕……”

    小红的意念显得很紧张:“得你陪着才敢进去。”

    进去……

    果然,小红丢开键盘,钻入无数金光符文汇聚成的光流,如流星般射向阿罗曼,目标正是阿罗曼身上露出的那一点冷光。

    意识猛烈震动,像是穿透了一道烈焰之门,再坠入无比宁静,似乎时光凝固了的奇异空间中。

    以烈焰为基调的色斑围绕着四周,不断变换,但被一层淡白冷光屏蔽,看起来只像是神殿里正被朝霞或者夕阳投射的玫瑰窗。

    李奇抱着小红,在仿佛永无止尽的深井中缓缓下坠。

    “你还抱上瘾了哪!”

    小红忽然说:“而且手搁哪呢心里没数吗?”

    李奇哦哦着放开她,他还下意识的当作跟凯瑟琳、菲妮或者欧萝拉合体,手上没一点顾忌。

    不过这只是灵体接触,跟真实身体的碰触完全不同,其实也没什么好忌讳的。小红只是紧张,借着找茬放松,李奇明白。

    现在应该是进入了阿罗曼意志之中,如此平静的意志空间,必然属于上一个小红,而且还处于清醒状态。

    很快落到像是井底的地方,周围的环境骤然变化,烈焰玫瑰窗上的每块玻璃都变作了一个人,而且还是地球世界现代人穿着。这些人走着说着,传流不息,俨然像是什么大公司办公室的热闹景象。

    井底空间异常狭小,连十平米都不到,就一张办公桌,一把高背转椅,还有一张行军床。

    床上躺着一个白衫红裙的女子,用文件夹遮住了脸,只看得到一头黑亮长发,以及白皙如玉的肌肤,小腿自裙下露出,不雅的交叠着。

    不必看脸,只是看到小腿,李奇就确认了这是小红。

    意念被小红感应到,她憎恶的哼道:“恶心的腿控!”

    行军床后面的转椅忽然动了,吓得小红紧紧抓住了李奇的手。

    转椅上又是一个小红,衣着跟床上的小红一模一样。剪了个极为干练的短发,戴着无框眼镜。从未有过的知性气质让她显得柔美大气,逗比小红跟她一比,就像是博士和村姑的区别。

    “过去多久了……”

    这个小红摘下眼镜,看着逗比小红,淡然的说:“算了,多久都无所谓,总之还是来了。”

    她又看看李奇,露出让李奇摸不着头脑的怪异笑容:“我就知道,你……好吧也是我,只能抓着这个男人。”

    逗比小红结巴起来:“你、你、你真、真是、是……”

    李奇叹气,果然是关键时刻就掉链子的家伙。

    他替小红问:“你真的是上一个小红,我是说,曙光女神意外分裂出的那缕意志残影吗?”

    眼镜小红从胸口的衣袋里掏出绒布擦拭眼镜,翘着的腿上,高跟鞋只有前半截套在脚上,随着晃动的腿悠悠荡着。

    “我现在是阿罗曼,虽然被这股怪异的力量穿透了意志核心,跟我还保有的一丝意志接触上了,但这种状况不能持续太久,就不要问毫无意义的问题了。”

    “不是我自己的话,我这丝意志根本不可能被激活。”

    “跟你们接触也不是玩真心话大冒险,而是趁这个机会,尽快搞定该做的事情。”

    眼镜小红重新戴上眼镜,这让她看起来比逗比小红要成熟很多,当然这番话本身就比后者成熟稳重得多。

    “当然有些事情也必须让你们知道,否则没头没脑的,你们也不懂该做什么。”

    眼镜小红矜持的点头:“是的,我是你们认为的那个小红。现在这个小红相当于我的分身,而你这个李奇,也不是正牌的李奇,不过是李奇的分身。”

    “既然知道我出自曙光女神,你们应该去过曙光之星了。不过你可能不知道,真正的李奇就是……”

    李奇皱着眉头打断她:“我知道,埃斯摩帝奇是另一个李奇。”

    他心中略微不快,同时也略微奇怪。

    不只是因为眼镜小红把他和逗比小红说成“分身”,而且始终在跟自己说话,从最初看了眼逗比小红后,就再没理会。

    眼镜小红居然感应到了他的想法,耸肩说:“既然我是真正的小红,又何必跟自己的分身说话。”

    “她不过是我分裂出的一缕意志,羸弱得连正常的智力都不具备。只是靠着我的位格超脱出费恩世界的力量循环,成了相当于神祇的存在。”

    逗比小红瞪大了眼睛,因为是灵魂直接对应的灵体,情绪也难以遮掩,眼里顿时泛红,还蒙上了一层雾气。

    她指着自己的鼻子,难以置信的说:“我……没有正常的智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噬神纵天〕〔大宇微尘〕〔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道纪〕〔甜妻买一送二苏沐〕〔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娇妻似火:帝国老〕〔净渊〕〔掌上春〕〔凌依然易谨离小说〕〔许若晴陆久琛〕〔玉人来〕〔林江顾心雨小说〕〔一秒沦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