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八零 我们之间完了,李奇你这个X娘养的混蛋!
    奇丽很惊讶,罗姆罗斯这是怎么了?

    的确,他个人以及意志帝国这个政权,都在赤联的清单上。

    就像海瑟薇个人,还有她所关联的原曙光帝国之下一大堆新生政权一样。

    至于谁先谁后,个人是从精神到*消灭,还是从感化教育到劳动改造。政权是从改造变革到彻底推翻,这都得看历史进程和力量对比。

    但这终究是在遥远的将来才会考虑的事情,而且对罗姆罗斯,不管是小红和奇丽个人,还是赤联整体,仍然不愿意彻底放弃。

    就算不能拉入统一战线阵营,也要延缓他和这个帝国堕落为反动势力的进度,更不希望把他完全推到海瑟薇那个阵营里。

    “你有些反应过度了,罗罗……”

    奇丽叹气:“我带的舰队只是向意志帝国的军民展示盟友的强大力量,加强他们保卫世界的决心,可不是用来对付你的。”

    她矜持的说:“对付你也没必要用上舰队,我一个人就够了。”

    “别忘了,我本人并不愿意来,是你强烈要求的。”

    小红晋升到强大神祇,奇丽的力量自然也获得了提升。现在她隐隐感觉到,跨越在半神与传奇之间的隔阂已经在松动。

    这还只是作为正义魔女的奇丽,如果是李奇的话,老实说她现在越来越习惯以奇丽的身份在主位面活动,就是因为李奇这个九传奇,受到的主位面束缚比奇丽还要强,距离半神只有半步之遥。

    再加上空前强大的红网,就算不召唤女神,奇丽也有信心在一对一的决斗中干掉罗姆罗斯。根据康斯坦丁和圆钩的报告,罗姆罗斯的力量状态正好跟奇丽差不多,都是传奇巅峰之上,半神之下。

    不过带舰队来的原因,可不是她刚才的随口胡诌,她就是来示威的。用意是告诉罗姆罗斯,他本人和意志帝国可以去抱海瑟薇的大腿,但休想借助蓝约的力量或者利用现在的大局,损害赤联的利益。比如说拒绝冒险家昂莱在意志帝国境内活动,或者威胁高联酋的安全。

    “当初你在黄金橡树下教导我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大的口气啊。”

    罗姆罗斯语气稍稍缓和,但仍然含着明显的愤懑:“所以,对我还是很不满?”

    “我感觉得到,这跟曙光之星的事情无关。”

    “不,在曙光之星上的时候,就已经是结果了。”

    “当时我也不是特别坚决,如果你真心劝说的话,我不一定会选择留在曙光之星。”

    “融合神械的事情,我终究还是让了步的。”

    “那时候我还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是说帝国和赤联的关系,是不同的。”

    你转投海瑟薇,还是我们的错喽?

    奇丽扬起眉梢说:“不要像女人一样满肚子哀怨,说话遮遮掩掩,直接说清楚,到底是什么让你有了这种想法,觉得我们会对你不利?”

    罗姆罗斯的眼神更哀怨了:“你不就是女人吗?这么说自己真的好吗?”

    奇丽噎住,罗姆罗斯继续说:“李奇也在听是吧,一身双魂,是不是让你开始迷失自我了?”

    奇丽有些狼狈的反击:“李奇是在,我正在努力阻止他跳出来。我希望你找我不只是为了抱怨和嘲笑,而是真心想解决问题!”

    罗姆罗斯沉默,奇丽喘了口气,温言道:“说吧,怎么回事。”

    “大帝的遗体……”

    看来刚才罗姆罗斯也只是发泄情绪,甚至可能只是在奇丽面前,才会这么失态。

    他低沉的道:“你们是在用它研究活魂技术吧?”

    是啊,这有什么问题?

    海瑟薇跟那帮游荡者有关联,但又不敢公开,赤联想找她分享这方面的技术,连名义都找不到。

    毕竟那帮游荡者之前就是忠诚神廷的幕后黑手,暗中扭曲操纵凯拉斯卓和凯姆意志,统治了主位面上千年。费恩世界走到今天这步,他们还是肇始者。

    说起游荡者,小红从老母亲那得到的记忆显示,曙光女神也是知道的。包括在冰封峡湾的那艘星海飞船,以及搞出来的廷尼威位面,曙光之星都看在眼里。

    即便他们抹灭了之前抓来的图铎所做出的成就,那时候曙光女神已经顾不得他们了。在祂眼里,那不过是癣疥之疾,跟那个李奇一起颠覆炼狱和深渊,整个费恩世界不就彻底革新了何必管呢。

    小红的老母亲,果然跟最初小红表现出的品质一模一样,就是小资革命奇观主义者和左倾冒险主义和机会主义者。

    见奇丽点头,罗姆罗斯继续问:“那你们不该不知道,活魂技术,可以通过血脉的关联,把对方变成从灵魂到血肉,被完全控制的傀儡。”

    这可不是赤联想要的东西,相反,研究活魂技术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防止这种事情。游荡者来自费恩世界外,他们会,精灵海军必然也会。

    “是不是防止,终究是看需要的,对吧?”

    罗姆罗斯又忍不住泄出讥讽之意:“你们赤联并不排斥对灵魂的利用,否则虚灵技术又是从何而来呢?”

    “现在我们也都知道了,在你们赤联还存在着智灵技术,据说那种智灵是用祈并者的灵魂转化来的。”

    奇丽无法反驳,虽然本质不一样,但要罗姆罗斯相信那仍然符合灵魂自由的准则,难度就等于把他转化为大同主义者。

    “我跟大帝的血脉关联是最紧密的,曾经还借助这种技术,获得了大帝的力量。”

    “那时候是艾弗比埃……游荡者那些人把技术改头换面,企图暗中操纵我。”

    “现在我已经挣脱了这种关联,不过在……物质层面上,并没有根除那种联系。”

    罗姆罗斯的语气变冷:“之前不知道大帝的遗体真的保留了下来,赶走游荡者后,我也没在意。”

    “后来知道你们得到了,即便知道你们会用遗体研究活魂技术,我也没过问。”

    “因为那时候我相信已经彻底断绝了这样的关联,而且也相信你,相信赤联不会在大帝的遗体上寻找对付我的办法。”

    “但是前几天……我的奥术师告诉我,你们正在推进的源魔力场研究,还有在融合神械上获得的进展,足以从大帝的遗体上挖掘出更底层的关联。”

    听到这奇丽暗哼,什么奥术师,肯定是海瑟薇告诉你的。

    罗姆罗斯说:“这就意味着,对大帝遗体的研究,会直接威胁到我的自由。”

    “这意味着,不管是灵魂还是身体的自由,都会被你们随时夺走。”

    他眯起眼睛:“解放凡人,让凡人拥有彻底的自由,这不是你们赤联对外宣扬的至高准则吗?”

    奇丽一愣,下意识的就想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这样,罗姆罗斯冷笑道:“我不清楚细节,也不知道你们现在到底有没有研究到这一步了。”

    “但是我必然会有这样的忧虑,可赤联,甚至是你,都觉得我的忧虑无足轻重,甚至不值得花点时间和精力,来向我解释清楚吗?”

    “以前我还只是略微担心,现在……小红陛下晋升到强大神祇了吧,这会极大的推进你们在各方面的技术研究进度。”

    “我猜测,是不是你们已经掌握了一些……就算不是控制,也是制约我的技术。”

    奇丽深深叹气:“这的确是我们考虑不周,并不是故意忽略,更不是有意针对你。”

    “不过……”

    她气恼的敲桌子,懒得再保持优雅从容的形象了:“谁特么让你非要把自己视为图铎大帝的传承者!?”

    “很早就告诉你了力量必须来自自己,当初你好像还听进去了。”

    “现在你告诉我你要作死,我们这边在做的研究会让你真死,所以还是我们的罪过了?”

    “至于你跟图铎大帝的关联,曙光之星上发生的事情,听到的秘密,你难道全忘了?”

    “我们都是小白和小红……我是说最初那个小红的传承者,我们的血肉和灵魂,都来自他们。要说关联,我们还是兄弟姐妹呢,结果你就把自己绑定在了一个区区的图铎身上?”

    “这怪我们!?”

    罗姆罗斯偏开头,中气不足的道:“事实是,我跟大帝的关联,会影响到我的血肉和灵魂自由。”

    奇丽改敲为拍,不知道有多名贵的木桌子哗啦碎成渣渣:“那就彻底斩断这样的关联啊!这还要我教你!?”

    罗姆罗斯也恼了,转头跟奇丽怒目而对:“不可能了!我就是靠激发血脉力量,才走到了今天!”

    “我吸收了巨人、龙族、恶魔和魔鬼,还有……”

    “我的忒温丝也为我付出了她的纯洁,李奇还保证过要解决这个问题!”

    “我付出了这么多,才成长起来,可以在世界的舞台上跟李奇,跟你并肩站在一起。”

    “你要我毁掉这一切,从头再来!?”

    说话的时候,刚才那股本已消散的力量再度涌出他身体。

    光影迷离,空间扭曲,偏厅似乎被撑得暴涨了几倍,才容下了骤然出现的存在。

    十倍凡人身高的巨大怪物替代了罗姆罗斯,蹲在碎裂的桌子边,俯瞰奇丽。

    这是怎样一个怪物啊……

    奇丽仰头看着这只怪物,心中波澜翻滚。

    康斯坦丁和圆钩都提到过罗姆罗斯的生化改造,确认并没有大规模的生化灾难,罗姆罗斯平常的表现也毫无异常,没有看到意志乃至灵魂在改造中出现非人变异的迹象,奇丽这边就没太在意。

    不过现在看来,仅仅只是外表,就已完全非人了,距离灵魂也转化为非人意志那一步,又有多远呢?

    壮硕而修长的躯体遍布龙鳞,要害部位又覆盖着大块甲片,甲片上雕刻着类似天使印记的神纹符号。

    背后有三对像是魔君才有的那种肉翅,无发的头顶两列长长的尖刺斜向伸展,泛着古铜色泽。

    如果不是面目依旧,感应到的力量不只是生命神力,还有暴政和战神之力,以及依稀的星海之力,奇丽真以为是新的生命女神搞出来的生命奇观,就像廷尼威位面的那只怪物一样。

    “我仍然是自由的,我没有因为这样的形态,灵魂就被扭曲。”

    怪物罗姆罗斯即便把嗓音压到最低,依旧震得地上的木块跳动不停。

    “我现在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完成进化。”

    “是的,进化,这其实也符合卡琳陛下,就是你们的赤红进化女神的信条。”

    “这是我寻找的道路,完全依赖凡人的灵魂,凡人的*,凡人的力量。”

    “不靠国王和神祇,不是吗?”

    “也不需要把灵魂献给什么道路,这就是属于我自己的道路。”

    “看起来很丑,是个怪物,非人的怪物。”

    “你其实知道的,康斯坦丁那家伙,什么都知道。”

    “所以,我猜想在你们,尤其是你眼里,我,罗姆罗斯-希瑟-图铎,已经不能归类为人了。”

    “这就是你们坚持研究大帝遗体的原因,至少是其中之一。可以在需要的时候,解决我这个非人的怪物。”

    奇丽愣愣的仰视了好一会,终于吐出口长气。

    “如果你说话的时候口水总是这么滴滴嗒嗒的,我真的接受不了你还是人这个事实。”

    罗姆罗斯转头咳嗽了几声,空间摇曳,光影变幻,回复了原本的形态。

    奇丽继续说:“至于解决你,不是谁个体大造型酷谁的力量就大。”

    “刚才我说了,解决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我们的研究员可没闲到针对你开一个新课题,专门研究解决你的办法和技术,他们要忙的事情还多着呢。”

    罗姆罗斯很认真的说:“大帝遗体,必须归还给我,现在。”

    “你们的研究资料,也必须抄送我一份,毫无保留。”

    “我不会说满足不了这点小小的要求,我就要做什么,但是……”

    “扪心自问一下,这难道不是意味着,你们并不愿意理会我出于自身安全提出的合理要求,执意要掌握我的弱点?”

    奇丽沉吟了片刻,点头说:“关于你的顾虑,我很理解。”

    “现在要归还是不可能的,大帝遗体的保存环境很特别,我们还没有转移出来依旧不损坏的能力。”

    “当然你如果是想让我们摧毁遗体,这个可以考虑。”

    “技术资料也可以给你,你会明白,我们研究大帝遗体,跟你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罗姆罗斯纠正:“那只是主观上的……”

    他提了另一个要求:“但我现在就想看到,这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吧?”

    当然不过分,事实上奇丽来的时候,就想过要把罗姆罗斯拉到研究基地里,就在大帝遗体面前谈。

    既然奇丽让步,谈判就成功了。

    准备开启偏厅的门,让门外因为力量波动而无比惶恐,恨不得马上冲进来的部下安定下来。

    这时候奇丽说:“我们之间的问题,就是道路的问题,罗姆罗斯。”

    “你好好想想,真的确定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吗?”

    “这种只吸收物质力量,只发展自身躯体的道路,跟灵魂产生力量的世界本质是有冲突的。”

    直到奇丽走到门边了,罗姆罗斯才说:“有没有冲突,等到我完成了最后的进化再说吧。”

    “现在的大局难道不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保卫费恩世界吗?”

    “你们赤联似乎跟恶魔和魔鬼都在谈判啊,我仅仅只是道路跟你们不同而已。”

    最后一句语气很飘浮:“而且,你怎么知道我只吸收物质力量,只发展自身躯体呢?”

    奇丽头也不回的说:“道路如何,我不知道细节无法评判,不过我感觉你正立在一扇极为危险的大门前面。”

    罗姆罗斯的声音变得高亢:“那就来教导我啊!来约束我啊!”

    “把你用在李奇身上的心思,都用在我身上啊!”

    “李奇是你的哥哥,你还沉迷在错误的伦理里难以自拔吗?”

    “李奇——!”

    罗姆罗斯气急败坏的叫道:“你这个苟娘养的混蛋!”

    “你连妹妹都不放过!”

    “当初在迩香我就不该照顾你,你早该横死在迩香的街头,一百次!”

    “我们之间完了!”

    “以后别在我面前出现!”

    “哪怕是奇丽以前用过的形象,只要想到是你,我就恶心得作呕!”

    奇丽差点一个踉跄撞在门上,强自镇定着说:“现在我们之间,是个人的问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