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补总裁要转正〕〔天网建筑师〕〔诸天万界红包系统〕〔天命为妃〕〔最牛兵王〕〔寒少的宠妻〕〔神帝归来〕〔科技传播系统〕〔傲世无双:绝色女〕〔商途〕〔我是半妖〕〔修二代的日常随笔〕〔火爆毒妃:君少,〕〔青眉煮酒〕〔毒妃权倾天下〕〔撩妻入怀:陆少很〕〔周天李若诗〕〔王爷站住,重生嫡〕〔掌欢〕〔不死仙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二八二 图铎的真相与尖耳朵的真正用途
    光辉与烟尘中的罗姆罗斯变成了之前向奇丽展示过的非人形态,但那张面孔却变得模糊不定。『→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很明显,他的意志被谁侵入了。

    “你们这些家伙得好好提升下觉悟了!”

    奇丽挥手展开晶格魔方,将伽鲁拉罩住,一个后踢踹得远远的。

    嘴里还在训斥:“对未知要保持敬畏,从西凡纳斯的德鲁伊到科学神教的教徒,这根本不是进步!”

    接着她展开第二个晶格魔方要朝忒温丝丢,皇后却尖叫着拒绝了:“我不能置身事外!”

    奇丽只好把晶格魔方丢到其他工作人员头上,将他们保护好。

    试验室大门开启,类似监督者的蛛腿机械涌进来,头顶和四周架梁上的机械臂也从末端弹出各类禁制武器,准备制服这个破坏了试验室的目标。

    “真是没想到,这个小家伙居然走到了这一步。”

    巨大身躯撞开烟尘,背后的肉翅震荡出团团爆鸣,将条条禁制机械臂震碎。

    “材料不是很好,思路也有些混杂,不过已经是最接近泰伦人,而且结构还很稳定的作品了。”

    “可惜,还差最后一步,才有进入永恒战场的资格。”

    “啊,看我发现了什么……”

    “我自己啊!”

    “那帮游荡者还算守信,没把我这具身体弄坏。”

    巨人的语气变得异常陌生,跟罗姆罗斯完全不是一个人了。

    听到最后一句,奇丽哪还不知道是图铎的意志降临。

    金光闪烁,魔女武装扩展出同等尺寸的虚影,奇丽高喊:“图铎陛下!别来无恙!?”

    这句话是用华夏语说的,巨人愣了愣,目光从冰晶上转开,落到虚影上。

    “是你啊,让帝奇都吃了瘪的小家伙,很不错。”

    “刚才他还在跟我抱怨,就是因为你,还有跟你搭档的……不知道多少版本号的曙光女神,他才没办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处理老家这里的事情。”

    “你有什么事?”

    奇丽确认,伽鲁拉成功了,他的构想没有问题,罗姆罗斯跟图铎的血脉关联和力量传承的确有更深层次的机制,非常值得分析。

    不过伽鲁拉也失败了,二者并非没有硬件连接,穿透他们身体的灵子流相互对冲,形成的链路,足以让图铎的意志降临下来,甚至附着到了罗姆罗斯身上。

    说不定游荡者就是用类似的技术,将图铎的意志召唤到原本那具身体里。游荡者飞船里没有相应的资料,现在算是补全了。

    当然这些技术问题不过是小节,重要的是,图铎要干什么?

    奇丽提醒说:“图铎陛下,我们之前应该见过面的,就在黑血神殿,那一次我还打伤过你。”

    跟那次战斗相比,印象更深的还是罗姆罗斯埋胸……

    “我跟帝奇在永恒战场里都有自己的摊子要照顾,除了跟敌人战斗之外,其他事情都是过眼云烟……”

    巨人的面目渐渐清晰,不再是罗姆罗斯,正是图铎。

    “费恩世界就是个试验所,对永恒之战有什么助益,根本看不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也不值得我们在意。”

    “帝奇倒还把这里看成老家,谁让他把自己的本心锁定在阿罗曼身上,总是念念不忘的要把阿罗慢变回他的女神呢。”

    “你跟你的女神粉碎了他的执迷,他轻松多了,回来见到我居然说起了笑话。”

    “至于我,不过是跟那几个游荡者有点交情,让他们收点魂税,才答应他们保留我的身体,有空的时候回这里帮点小忙。”

    “对我来说,回到费恩做过什么,不过是时刻都在运转的无数念头里的一个,渺小得不值一提。”

    “我是认得你,奇丽,哦,还有李奇,你现在的情况我就不多说了。帝奇也提到过,你果然不愧是他在另一个世界的投影,癖好都是一样的。”

    “嗯……也跟我一样,我们都是同好者啊。”

    图铎说到了游荡者和魂税,这还真是出乎奇丽预料。

    即便有更重要的事情,她仍然忍不住问:“我一直以为,您跟游荡者是敌对关系。不是他们瓦解了您的帝国,再通过忠诚神廷,控制了费恩凡人上千年吗?”

    图铎呵呵笑道:“你可能只是看到了我留在主位面的一些痕迹,才会这么想。”

    “费恩世界内部的事情,凡人的事情,格局太小了。”

    “我刚崛起的时候,就被传光者带去过曙光之星。”

    “那时候我觉得曙光英灵说的事情,不过是想阻止我建立帝国,改变世界的托辞。”

    “当时我假装信了,实力太弱,不得不妥协嘛。”

    “他们很天真,居然就相信了,还很大方的让我挑选了几件神器。”

    “回来后我没理会他们,搞定了黯精灵后,就开始东征西讨,为统一世界而努力。”

    “那时候我也跟夜女士有一些接触,应该是顾忌夜女士,曙光没有再找我。”

    “之后几个游荡者也找到了我,总之包括夜女士在内,各方都各有心思,把我当棋子用。”

    “我倒没什么怨言,不管哪个世界都是这样,力量不足的话连当棋子的价值都没有。”

    图铎接下来没有再用言语讲述,而是将一股股类似神念的波动传递到奇丽的灵魂屏障外,靠着红网的支撑,奇丽勉强消化了波动中的信息。

    这时候不仅一大堆守卫机械向图铎发起了进攻,蕾塔娜、嘉拉希恩和萨达尔这些人也冲了进来,被罗姆罗斯的变化惊住。

    真没想到,图铎大帝在这千年来的历史里,扮演的并不仅仅只是彗星一样的英雄人物呢。

    图铎虽然在早期就跟曙光之星有过联系,还得到了不少帮助,但那时候除开明面上的黯精灵之灾,暗地里还有曙光、夜女士和游荡者这三方的博弈。

    图铎虽然最终建立了统一的大帝国,但对曙光的怀疑也渐渐加深,直至发展为憎恶。

    让图铎产生这种变化的关键人物,是凯姆教会的一位圣女。

    那时候的凯姆凯拉斯卓跟曙光是同一阵营,不过祂们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不知道曙光的存在,意志也没被曙光控制。但凡人自发组织和传承的凯姆教会,却已经在扭曲祂们的意志。

    这位圣女在这场世界至高存在的博弈中魂飞身灭,痛失挚爱的图铎认为曙光控制了凯姆意志,将其当作反动势力,甚至立下了彻底打倒的决心。

    为此他做了一系列准备,包括在迩香建造地下基地,去找暴政之神遗留的神器等等。

    当然他明面上还是笼络着凯姆教会,将自己的准备包装为应对曙光提到的外敌入侵,不让凯姆意志和曙光起疑。

    就在他犹豫着是先解决凯姆意志,还是直接找曙光的麻烦时,夜女士找到了他,带他跳出费恩世界,看到了更大的格局,那就是永恒之战。

    图铎转变了想法,不仅放弃了这段恩怨,还放弃了自己创建的偌大帝国。

    当然为了提供最初进入战场的资源,图铎还是需要帝国能继续维持下去。即便不能,也通过游荡者的关系,以忠诚神廷的身份,通过控制凯姆意志,继续输送资源。

    游荡者是通过夜女士的介绍间接联系上的,他们其实是为图铎服务的代理人。

    图铎给的这些信息,跟奇丽之前在凯拉斯卓、梅迪和相关人那知道的事情有太多矛盾,根本拼凑不出一个完整并且正确的背景。

    奇丽觉得,这未必是图铎在说谎,或者凯拉斯卓和梅迪他们给的信息有误。

    因为在这段时间里,不仅有夜女士这个存在穿插着,还有小红的老母亲带着上一个李奇回到费恩,她们之间还在更高的层次上进行着博弈,黯精灵之灾不正是曙光女神跟夜女士的对决吗?

    所以各方所知的真相,都只是最终真相的一角,还因为维度不同产生了扭曲和偏差。

    而所谓的“最终真相”,恐怕得让无所不知的神上神出来,才能彻底揭示了。

    比如说游荡者,在图铎看来,他们不过是自己的代理人,可对游荡者来说,又何尝不是在利用图铎。

    不过这些也无损于图铎的地位,这家伙才是躲在忠诚神廷背后,影响了第四纪元上千年历史,真正的幕后黑手!

    “我来过,我战过,我不在乎结局……”

    记起莎佳妮转述过的图铎名言,奇丽暗暗叹气。即便道路不同,之前仍然觉得图铎是个英雄,那也是因为图铎已经成为过去。

    结果图铎不仅一直都在,还超越了凡人的尺度,由此带给费恩世界的影响,就跟英雄这个概念完全背道而驰了。

    “这个小家伙我就带走了……”

    图铎只靠肉翅扇动的力量,就将一部部足以围杀若干传奇的守卫机械震成漫天散落的零件。

    他朝试验室中心的冰晶挥手,冰晶悄然碎裂,变成一颗颗晶莹剔透,极为细小的玻璃珠,图铎遗体在玻璃珠汇成的激流中急速变得清晰。

    “既然帝奇放弃了,那帮游荡者也跑掉了,我也懒得管这里的事情了。”

    眼见他遗体就要破晶而出,奇丽的虚影劈下一道暗金光束,截断了图铎的力量。

    光束在发散和扭曲,弥散出浓烈的光尘,跟图铎仅仅只是随手挥出,就如奔流般冲击的无形之力相比,明显处于劣势。

    奇丽这一击竭尽了全力,但在这个图铎面前,就像是小儿在关公面前耍大刀。

    奇丽喊道:“图铎陛下,这具身体是您的,既然您来了,我们当然无权再自行处置。”

    “但您现在附身的人是我的朋友,跟您相比他很渺小,但在费恩世界这个小小的格局里,他也是很重要的人物。”

    “您不能,也无权带走他!”

    这边忒温丝已经变化成高大的女战士,左手铁幕,右手永恒宁静,就朝图铎冲去,嘴里还喊着:“还我的罗罗!”

    还好蕾塔娜抱住了她,当然一旁变化成白龙也要冲上去的嘉拉希恩,又被萨达尔骑压在地。

    “我记起来了……”

    图铎答非所问:“之前我的确回来过一次,遇见了你和这个小家伙。”

    “现在的他跟那时候没多大变化啊,还是想借助我的力量,认为是我的后人,就应该与众不同,背负着伟大的宿命。”

    “他不是这么坚定的认为,又怎么能保有我的力量传承呢?”

    图铎收回冲击奇丽光束的力量,用覆盖龙鳞的手摩挲胸口。胸口上类似厚重金属片的骨板上,富有节奏的闪烁着各色交织的光辉,映出若干上古符文。

    图铎摇着头,不知道是遗憾还是嘲笑:“这种关联开始变弱了,他似乎也明白了得靠自己。”

    “不过他已经没有退路了,靠着这种这种关联,他才能融合九个传奇的血肉之力。”

    “现在,只要再融合一个半神存在的完整血肉,他就能获得晋升。”

    “他会成为只靠血肉力量,就能与半神甚至神祇抗衡的强大存在。”

    接着的语气确定是嘲笑:“他干得不错,但他注定不会成功。”

    “因为他是靠我的力量啊,没有我的力量,他怎么能压制住那些血肉中蕴含的灵魂残影呢?”

    “想要突破现在的主位面屏障,首先就得让灵魂有本质的突破,但他并没有。”

    “我留下的躯体是最后一步的绝佳材料,可这不是他的灵魂能匹配得上的。他只能引导我的意志灌注到新生的躯体里,成为我的傀儡战甲。”

    “这样的战甲不错,至少能让我多一个应付敌人的手段。”

    图铎好奇的看向奇丽:“怎么,你想阻拦我?”

    更浓稠的金光自奇丽体内涌出,她身影拔高,转换到了大奇丽的形态,沉声说:“不管是奇丽还是李奇,都不会允许你带走他。”

    “没错,我必然会阻止你!”

    图铎哦了一声,瞅瞅在大家眼里现在应该是李奇的绝美精灵,嘴角翘起奇异的弧度:“帝奇不好跟你动手,因为你跟他有着微妙的关联,毕竟是同一个存在投射到不同平行宇宙的关系。”

    “但我不一样,我跟你在血肉和灵魂上没有那么直接的关联。”

    “上一次你就是用这个形态给我制造了一点麻烦,让我开始怀疑游荡者的用心。”

    “不过那一次的确不够尽兴……”

    “我真的很喜欢精灵,半精灵也不错。”

    嘴角的弧度更大:“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有又尖又长的耳朵啊。”

    图铎的笑意更浓:“就算没有双马尾,一对尖耳朵也是不错的把手。”

    话音刚落,奇丽维持着的那道暗金光束就如水流般四下散射,无形之力将整块冰晶崩碎,图铎遗体像传送一样,闪现在巨人图铎的胸前。

    与此同时,整个试验室所在的空间猛烈震荡,粘稠而厚重的力量降下,将试验室与外界隔绝。

    “在我眼里,你和费恩世界的凡人,都只是荒无人烟的小渔村边上,沙滩里冒头的那些小小虾蟹。”

    “当然就算只是一丁点蛋白质,你们还是有价值的,永恒战场需要一切有价值的东西。”

    图铎的意念如神音破魂,震动得连奇丽的感知都在发飘。

    她还惊讶的发现,红网的链接变得异常微弱,几乎就跟当初将进入风暴群岛那会,自己跟小红的关联一样。

    “我并不是毫无原则的强盗,我对这座小渔村还是有感情的。”

    “所以,我只会好好的教育一下你们,尤其是你,奇丽……李奇……或者李奇丽?”

    “那会是令你印象无比深刻,让你真正成长起来的教训。”

    轰鸣声中,两个图铎融合在一起,变成如钢山铁岭的巍峨存在。

    如世界本质般无从抗拒的长刀劈下,没有什么震荡和冲击,就是不知道多少万吨的钢铁实体,即将落到奇丽的头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