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小霸王〕〔军少夜宠:小甜妻〕〔hello,我的喵系甜〕〔轮回永叹〕〔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穿越六十年代农家〕〔舌尖上的神豪〕〔明日之劫〕〔灵气通天〕〔四味鲜妻〕〔都市之大仙尊〕〔综漫之警官桑的位〕〔带刀禁卫〕〔不死武皇〕〔问道章〕〔掌家小农女〕〔开启一九九五〕〔末流之威〕〔皇帝培养手册〕〔种田刷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 【0117】,汪敏家的租客与邻居(一更)
    ,最快更新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最新章节!

    汪敏在市区有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不过,在蓝可盈,龙傲天他们过来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房门不但开着呢,而且其中还有人声传了出来。

    当下蓝可盈,龙傲天两个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而白鸽的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却是瞪得溜圆:“汪敏居然在家?”

    蓝可盈已经抬手轻轻在门上敲了三下。

    “谁啊?”随着一个女声的响起,接着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女孩子便走了过来,待看清楚蓝可盈,龙傲天,白鸽三个人后,女孩子的眼里闪过了一抹茫然:“你们是……”

    蓝可盈微微一笑:“请问这是汪敏家吗?”

    女孩子一听到这话,立刻笑了起来:“哦,你们是找敏姐的啊,她不是出差了吗,还没有回来呢。”

    蓝可盈点了点头:“所以,这就是汪敏的家?”

    女孩子点了点头:“是啊。”

    正说着呢,又一个同样是二十三四岁的大男孩也走了过来,男孩子长得白白净净的,看了一眼蓝可盈三个人,然后问道:“他们是谁?”

    女孩子冲着男孩子一笑:“是敏姐的朋友呢。”

    男孩子皱了皱眉:“敏姐不在家,你们如果是她的朋友,打她手机不就行了。”

    “她的手机打不通!”蓝可盈说着,看看两个人:“那你们是……”

    女孩子看了一眼楼道里,然后索性让开半边身子:“既然是敏姐的朋友,你们便进来坐吧。”

    这么站在楼道里聊天,也不好。

    而且以敏姐的性子,如果等到她回来了知道她的朋友居然被他们两个人拒之门外了,还不知道要怎么闹腾呢。

    蓝可盈倒是也没有推辞,当下便点了点头:“那好,谢谢了。”

    汪敏的家,应该有九十几平米,客厅带着飘窗,只是这色调竟然都是以红色为主,一进来便让人感觉自己是进了谁家的新房。

    白鸽一抽嘴角,低声嘀咕:“天啊,这汪敏到底有多恨嫁啊。”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这个时候房间里正好没有人说话,所以白鸽的声音倒是被几个人听了一个清清楚楚。

    当下蓝可盈与龙傲天两个人立刻都扭头看向白鸽。

    白鸽这妞也立刻明白自己这可真的是失言了。

    当下忙对着蓝可盈吐了吐舌头,然后又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那个,话说这事儿她可真真不是故意的哟。

    倒是没有想到,那个大男孩却是直接哼了一声:“哼,那个女人可不是恨嫁嘛。”

    女孩子忙扯了扯男孩的袖子不让他乱说。

    “三位坐吧!”女孩子扭头看向蓝可盈三个人,笑容里带着几分尴尬:“三位别介意啊,他这人说话就是这样。”

    蓝可盈,龙傲天,白鸽三个人在沙发上落座。

    女孩子又忙拿了三瓶可乐放在三个人的面前:“家里现在只有这个。”

    “谢谢!”蓝可盈三个人道了一声谢。

    这一次是由龙傲天开口的,他直接掏出了自己的警证:“两位,我们是警察,我是市公安局重案组的龙傲天,这两位都是我的同事儿。”

    女孩子和男孩子两个人一听这三位居然是警察,当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表情,很明显现在这两位都有些懵逼中。

    不过还是男孩子率先反应了过来。

    于是他忙道:“是不是汪敏那个女人犯了什么事儿了,那可与我们无关,我们两个人只是租住了她的一居室而已。”

    蓝可盈微微一笑,指了指旁边的双人沙发:“两位先坐,我们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你们。”

    男孩子一脸防备:“问什么问题,我们和那个女人又没有关系,连朋友都不是,她只是我们的房东罢了,而且我们也不打算再这里继续住了。”

    女孩子抬手扯了扯男孩子的衣摆,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男孩子不赞同地看了一眼女孩子,女孩子却是向着蓝可盈三个人一笑:“不好意思啊,三位你们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好了。”

    蓝可盈微微地挑了一下眉头:“看来你们与汪敏的关系似乎并不怎么好呢?”

    男孩子立刻便接话道:“当然不好了,怎么可能好呢,那样的房东,就换上你是租客,你也受不了。”

    “那不知道在三十号,三十一号这两天你们和她有没有联系?”

    蓝可盈又问。

    男孩子皱眉,眼里有些茫然,很明显这于他来说已经是好几天前的事儿了。

    “呃,三十号早上的时候,敏姐是从家里走的,不过我记得,那天晚上,大约是十点半左右的时候,我接到了敏姐的电话,她说她的钥匙落在家里了,让我们昨点睡,她和她妹妹见个面,吃个饭,会晚点回来,让我等着她。”

    “妹妹?”蓝可盈道。

    “嗯!”女孩子点了点头:“哦,不是亲姐姐了,是敏姐的一个堂妹吧,在医院做护士的,好像是叫做……汪……”

    男孩子在一边插嘴道:“管她叫汪什么呢,反正她们姓汪的女人,便没有几个让人省心的。”

    蓝可盈与龙傲天,白鸽三个人对视了一眼。

    三十号晚上十点左右吗?

    汪珍那个时间刚刚在医院接完班没有多久,而她死亡的具体时间也没有解剖呢,所以还无法确定。

    而且尸体在冷冻了这么久后,只怕就算是解剖了,也无法将死亡时间确定到时与分钟。

    当然了,以蓝可盈的手段来说,这一点自然是难不倒她的。

    可是有些时候,做人也是需要必得藏拙的。

    “那么你与汪敏那天晚上是怎么联系的,是打电话,发短信还是用微信或者qq?”龙傲天开口问道。

    “打电话,敏姐打电话给我的,哦,这个我手机上应该还能查到通话记录呢。”女孩子一边说着,一边就摸出手机在上面飞快地按了起来。

    蓝可盈却已经再次发问了:“你怎么会将那天的日子记得那么清楚呢,这可是都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了。”

    女孩子看了一眼男孩子柔柔的一笑:“因为那天是我生日,他还专门为我准备了一个生日蛋糕呢!”

    男孩子也看着女孩子一笑。

    不过当他转过来面对上蓝可盈,龙傲天,白鸽三个人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便立刻被冰雪覆盖了。

    “姓汪的那个女人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你们应该问她那个堂妹去,她不是和她那个堂妹的关系不错嘛。”

    “哦,你说的她堂妹是指汪珍吧?”龙傲天看了男孩子一眼。

    男孩子微微一怔,然后很快便点了点头:“是吧,应该好像是叫做汪珍的,我记不太清了,不过这个汪珍倒是与她那个姐姐是一样的素质,都讨厌的紧。”

    而这个时候女孩子也已经调出了自己那天的通话记录,将手机递给蓝可盈:“你看,这是那天汪敏给我打的电话。”

    蓝可盈接过了女孩子的手机,果然那上面显示有汪敏的电话呼入时间,二十二点四十七分的样子,而且还显示两个人的通话时间为一分三十八秒。

    “这个时间,已经很晚了,她让你给她留门,你怎么说?”蓝可盈一边说着,一边将女孩子的手机递给了正在一边飞快地做着记录的白鸽。

    白鸽会意,摸出自己的手机,将女孩子手机上的这条通话记录给拍了下来。

    听到了蓝可盈的问题,女孩子却是颇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这个,虽然我们是租客,可是既然住在这里,那么怎么能说不呢。”

    男孩子的脸上又有些忿忿然了起来。

    “那个汪敏,就是欺负她脾气好,性子软,而且这样的事儿她也不只干过两次三次了,这都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而且有的时候她明明就是带着钥匙的,却故意说自己没有带钥匙。”

    “然后回来还假模假样的说,哎呀,不好意思啊,我忘记了我的钥匙就在包里呢!”

    男孩子还特意捏着嗓子,拿腔拿调地学着汪敏说话。

    甚至就连那脸上的神色也学了一个五六分。

    说着男孩子还特意抬手指着主卧那紧闭着的房门道:“你们看,这是她的房间,这可是锁着的,她如果真的没有带钥匙的话,这门早就不知道得找开锁的撬多少次了。”

    龙傲天走过去,戴上手套,尝试着推了推门,果然推不开,而且门把也压不下去,很明显是锁着的。

    男孩子看着龙傲天的动作,又快速地补充了一句:“哎,我们两个可没有汪敏的房门钥匙,而且她也不会给我们的。”

    “你们很不喜欢汪敏呢?”男孩子表现得如此明显,就算是瞎眼的也能看得出来,更何况蓝可盈与龙傲天这可都是眼明心也明的主儿呢,于是蓝可盈开口问道。

    “怎么可能喜欢她,我们明明只是租客的,是,厨房,卫生间,客厅,我们两个也有用的,可是我们每一次用完了,她都会收拾整理好。”

    “可是那个汪敏居然连她自己搞乱搞脏了也要我女朋友来收拾,我们又不是她的佣人,还有汪敏的那个妹妹,也是和她一样的讨厌。”

    “每次一过来,便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让我女朋友干这,干那的。还是护士,就她那样的护士,能对病人好吗?呵呵,你们说现在医闹这么多,怎么就没有人将她给闹死呢?”

    蓝可盈乐了。

    男孩子一看明显有些炸毛:“喂,你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

    “我又没有骗人,那对姐妹都是烦人的紧,我们两个已经找好房子了,等汪敏回来就搬出去了,她那里还有我们三个月的房租押金呢。”

    蓝可盈看了一眼男孩子,然后目光又转到了女孩子的脸上,不过最后却还是停在了男孩子的脸上:“那个,你心想事成了。”

    “噶!”

    男孩子没明白蓝可盈这话是什么意思。

    蓝可盈脸上的笑意更盛了几分:“你心想事成了,汪珍死了!”

    男孩子:“……”

    女孩子:“……”

    两个人齐齐怔住了。

    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样的反应才好了。

    “不过看起来汪珍应该不是被医闹闹死的。”

    “咕噜!”男孩子的喉结明显地动了一下,再次开口时,声音明显没有之前那般利落了:“你,你,你说说的,是,是,是,真真真的……那,那个汪汪汪珍,竟然,真真真的,死,死了?”

    蓝可盈摊手:“这个,我应该貌似不会和你们开玩笑才对。”

    男孩子:“……”

    女孩子:“……”

    龙傲天颇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蓝可盈,他怎么不知道蓝法医什么时候居然变得这么皮了。

    不过他很快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后看着两个人道:“汪珍是被人杀死的,尸体今天才刚刚发现。”

    男孩子与女孩子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眼底里深处是明明白白的震惊与不可置信。

    而女孩子像是突然间想起来什么似的。

    于是她忙开口问道:“那,那,那敏姐呢?敏姐没事儿吧?”

    男孩子嘀咕道:“那个女人,不是出差了吗,怎么会有事儿,哼,那天还打电话让咱们给她留门,结果可倒好,等到了凌晨两三点了,也没有回来,打电话还关机……”

    说到这里,男孩子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一下。

    而女孩子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当下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转头看向蓝可盈,龙傲天,白鸽三个人。

    “咕噜!”男孩子再次吞了一口口水:“那个,那个,你们过来不会是因为汪敏,也,也也,那什么了吧……”

    “这个,这个,真的与我们无关啊,我们,我们和汪敏无怨无仇的……”

    女孩子也跟着关切地问道:“是啊,敏姐没事儿吧?”

    “这个汪敏现在有没有事儿,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汪敏失踪了。”龙傲天回答道。

    男孩子:“……”

    女孩子:“……”

    失踪了,居然失踪了。

    两个人同时沉默了起来,不过很快的男孩子便豁然抬头,看向了龙傲天。

    “你,你们不会是真的怀疑我们吧,我们真的不知道啊……”

    龙傲天的大手,向下微压了几下,然后笑着道:“你别激动,我们只是想要了解一些情况,我们不会随随便便怀疑人的。”

    说着龙傲天看向两个人:“能不能给我们说说,汪敏有没有什么仇人,或者与谁有很深的矛盾?”

    男孩子扯了扯嘴角:“这个,应该不少呢,那位大姐可是记者啊,而且她的很多报道都是虚假的!”

    “红口白牙,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之前有几次她都被人跟踪了,还有人堵在报社门口骂她呢,所以她的仇人可是真的很多,很多呢。”

    “不过你如果问我具体是谁,我就不知道了,这个你得去查她以前写的那些报道什么的,只要是虚假的,那肯定会结仇啊。”

    说到这里,男孩子突然间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只听他继续道:“对了,前段时间,她不是还写了一个有关你们公安局刑讯的报道嘛。”

    “所以这么说,她与你们公安局也是有仇的。”

    女孩子伸手忙又扯男孩子的衣摆,示意他,这话你怎么能说呢。

    男孩子反应了过来,当下抬手摸了摸鼻子,讪讪地笑了起来。

    龙傲天自然不会针对这个问题,真的为难这两位。

    “可还有其他的吗?”

    这一次开口的是女孩子。

    “没有了,其实我们对敏姐的了解也不是很多,而且她每天回来的都很晚,所以有的时候一天我们也碰不到的。”

    男孩子接口:“碰不到面才好呢,碰到了,就得生一肚子气!”

    看得出来,男孩子对于汪敏的怨念倒是颇深的。

    “这个,我们需要采集一下两位的指纹,还请两位配合一下!”看着问题已经问完了,蓝可盈拿出了印泥盒。

    “哦,好的!”女孩子痛快地点了点头。

    男孩子倒是扯了扯嘴角,没有说什么。

    采集指纹还是很顺利的,这两位也是非常配合。

    接着蓝可盈又采集了汪敏房门上的指纹,还有一些她平素里的用品。

    至于那道紧锁着的汪敏卧室的门……

    三个人这一次出来的可没有带搜查证,所以还是要等下次带着搜查证来才行。

    白鸽将自己做好的记录,摊开在男孩子与女孩子的面前。

    “你们两个看一看吧,如果没有什么问题,请在下面签上你们的名字。”

    两个人凑在一起,翻看了一遍,正是他们之前的与蓝可盈,龙傲天的问答记录。

    这里面记录的都是他们之前说过的话,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于是两个人很快便在下面签上了名字。

    男孩子的名字叫做李征。

    女孩子的名字叫做孙悦悦。

    蓝可盈看了一眼,然后道:“在名字后面,把你们的身份证号码,还有手机号码也都写下来吧,说不定后面还有一些工作需要你们的配合呢。”

    “好的!”孙悦悦很爽快地应了一声,然后便在自己的名字后面,飞快地写下了自己的身份证号,还有手机号码。

    而男孩子明显没有记自己身份证号的习惯,当下还特意进了他和孙悦悦居住的次卧,把身份证拿出来,一个个的把上面的号码写了下来,当然了,最后还有他的手机号码。

    “给,这回没有问题了吧!”将记录推还给了白鸽,李征还问了一句。

    “没问题了!”白鸽看了一眼,将记录收了起来。

    “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如果你们想起来什么,可以打我的电话,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龙傲天道。

    “好的!”孙悦悦双手接过了名片。

    于是龙傲天,蓝可盈,白鸽三个人站了起来,便往外走,而李征也孙悦悦两个人一直将三人送到了门外。

    蓝可盈的脚步却是微微一顿,然后回头看着两个人道:“那个不知道有没有汪敏的照片?”

    “有的,有的!”孙悦悦忙道,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客厅,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两个相框又走了出来。

    “这个是汪敏自己的,这张是汪敏和汪珍的合影。”

    白鸽立刻机灵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相机,对着两张照片,便咔咔地连按了两下,拍了下来。

    看看自己拍出来的效果,白鸽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向着孙悦悦示意地点了点头:“谢谢了!”

    “不客气!”孙悦悦道。

    于是三个人向李征与孙悦悦两个人告别,便向着电梯间的方向走去!

    走进了电梯。

    里面倒是有一个老大爷,手里还牵着一只黄色的小宠物狗,看不出是什么品种,不过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名种狗。

    或者应该说是串儿更为合适。

    小狗一看到进来三个陌生人,当下竖着小尾巴便“汪汪汪”……地叫了起来。

    “波仔别叫!”大爷呵斥了一下。

    小狗倒是听话得很,一听到这话,当下便闭嘴不再叫了,不过一双圆鼓鼓的狗眼,却还是不怎么友好地盯着蓝可盈三个人。

    “呵呵,三位,不是我们这楼里的住户吧?”大爷笑着问道。

    龙傲天按了一下电梯的关闭按钮。

    蓝可盈已经笑着回答了大爷的问题:“是啊,我们不是,大爷你的小狗很乖呢!”

    一听到这个漂亮的女孩夸奖自己的小狗,大爷当下笑得只见眉毛不见眼。

    “是啊,是啊,我家波仔可乖了,而且它也只是瞎叫几声,不会真的咬你们的。”

    蓝可盈点了点头:“嗯,看出来了。”

    大爷看了一眼楼层数,然后又开口了:“刚才你们是在十八层上的楼吧,哎呀,我和你们说啊,十八层有个记者,可凶了,上次我家波仔就是冲着她叫了一声,然后她穿着高跟鞋便直接踢在我家波仔的嘴上了。”

    “把我家波仔踢得都流鼻血了,心疼死我了,我和那个恶女人讲理,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她居然说我,不该养狗,还说不要让她再看到我家波仔,要不然,她会直接将我家波仔从十八楼丢下去。”

    这事儿明显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可是老头儿直到现在提起来还是气呼呼的。

    蓝可盈,龙傲天,白鸽三个人对视了一眼,他们自然听得出来了,这位大爷嘴里所说的恶女人,应该就是汪敏了。

    龙傲天看了一眼白鸽。

    白鸽立刻会意,于是忙拿出手机,调出了刚刚拍完的那张汪敏的照片,将手机送到了大爷的面前:“大爷,您看看,这个人是不是就是踢你狗的那个恶女人?”

    蓝可盈的嘴角一抽,这丫头,还真是……

    大爷眯起了眼睛,很认真地看了看白鸽手机里的照片,然后眼睛瞪了起来,指着那照片上的人道:“没错,没错,就是这个女人,就是这个女人,就是她踢伤了我的波仔,可把我心疼死了。”

    “对了,对了,我还记得,有一次那个女人回来了,发现小区里没有停车位了,还冲到物业那里,差点没把人家物业办公室给砸了。”

    白鸽好奇了:“咦,是她的停车位被占了吗?”

    大爷叹气:“我们小区就没有固定停车位,人家物业也没有卖过停车位,所以大家的车都是想停哪里就停哪里,那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有外面的车停了进来吧,就把我们本小区的停车位给占了。”

    “然后她就去物业办公室大闹了,说什么特物业不给她看着停车位。”

    “就这还记者,其实要我说啊,这样的记者才更应该好好地曝光一下呢,天天就知道拿双眼睛盯着别人,就不知道好好地盯盯自己,真以为她自己是什么好东西不成。”

    ------题外话------

    一会儿还有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