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小霸王〕〔军少夜宠:小甜妻〕〔hello,我的喵系甜〕〔轮回永叹〕〔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穿越六十年代农家〕〔舌尖上的神豪〕〔明日之劫〕〔灵气通天〕〔四味鲜妻〕〔都市之大仙尊〕〔综漫之警官桑的位〕〔带刀禁卫〕〔不死武皇〕〔问道章〕〔掌家小农女〕〔开启一九九五〕〔末流之威〕〔皇帝培养手册〕〔种田刷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 【0140】,这个身影有点眼熟(一更)
    ,最快更新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最新章节!

    “头儿,你说我说得对吗?”

    有些小忐忑。

    龙傲天微微一笑,倒是也没有立刻回答这小子的问题,伸手拉刚才小刺猬用来记车牌号的笔记本,拿起笔,飞快地在上面圈出了三个车牌号。“我刚才看了一下,这三辆出租车是分属于三家出租公司的,先把这三个司机找来,我有话要问。”

    “哦,好,好,我知道了。”

    任务啊,这可是龙组第一次如此郑重地给自己下达任务,而且这才是自己来实习的第二天啊。

    不得不说,方剑此时此刻可着实有些小兴奋呢。

    所以这一激动,一时之间这声音可就有点大喽。

    猴子被这声音一吵,当下身子顺着椅子便直接滑到了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哎哟!”猴子的脑袋正好磕到了椅面上,丫的,他们重案组的椅子可是实木的好不,这一脑袋磕下去,可是生疼生疼的啊。

    可是把猴子磕了一个呲牙咧嘴。

    疼的。

    而其他几个人一个个也都抬起了头,目光有些茫茫然。

    不过很快的,一个个便清醒了过来。

    “头儿,不好意思,睡着了。”于小波第一个承认错误。

    其他人也想要说点什么,不过却被龙傲天摆了摆手,给打断了:“行了,没事儿,那个,等会儿过了早高峰,严铭,你带着小方去查些东西,我都已经交待清楚了。”

    “是!”严铭应了一声。

    不过这个时候猴子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用力地吸着鼻子:“有味儿,咱们办公室里有味。”

    邵方没好气儿地看他:“什么味?”

    “臭味,尸臭味。”

    猴子一边说着,一边吸着鼻子循着味儿一路追踪到了方剑的身边,然后便围着方剑闻了一圈,最后抬手指着方剑的肩膀还有脑袋道:“没错,味儿就是从这里传过来的,我说新人,你不是洗澡了吗……这是没洗干净?”

    方剑有些将信将疑。

    自己扭头,用力地扯着肩膀上的衣服往自己的鼻子上送,然后用力地吸气吸气再吸气。

    呃,好吧,果然是有臭味。

    于是乎,方剑茫然了。

    他可是在浴室里自己将自己反反复复地洗了不下八遍好不。

    直到确定自己的身上没有味儿了,这才出来的。

    还有,还有,他的衣服可都是换了的。

    对啊,他的衣服都是干净的,怎么可能会有味儿呢。

    等等。

    方剑似乎想起来了。

    于是方剑扭头去看龙傲天。

    “那个龙组,之前蓝法医拿我做示范的时候,有没有摘手套啊?”

    他记得蓝法医拿自己做示范之前,那双手可是刚刚抓完腐尸的。

    龙傲天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也不太确定了:“呃,这个,好像是没有吧。”

    方剑哭了。

    所以这根源是出在蓝大法医那里啊。

    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了,一定是蓝大法医,刚才拿自己做示范的时候,没摘手套。

    呜鸣,蓝法医啊,你,你这是专业坑队友哟。

    方剑只觉得自己现在有种想哭的感觉。

    “蓝法……”刚悲呼出声,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接着便看到蓝法医像是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

    于是方剑那已经到了嘴边的最后一个字便就这样生生地吞回到了肚子里。

    不过蓝可盈却眨巴着眼睛,视角转向方剑:“小刺猬,我刚才好像听到你在召唤我哟?”

    方剑黑线,立马矢口否认:“没有,绝对没有!”

    不过他的目光却落到了蓝可盈的手上,只见蓝大法医可是戴着一双橡胶手套,一只手里提出一缕碎肉,一只手里握着解剖刀。

    于是方剑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然后开口问道:“那个,蓝法医,你刚才拿我做示范给头儿看的时候,你摘手套了吗?”

    “没有啊!”蓝可盈回答得那叫一个干脆。

    方剑的嘴角一抽:“蓝法医你怎么不摘手套呢?”

    幽怨啊。

    蓝可盈的大眼睛一眨巴:“哦,不好意思,我忘记了。”

    好直白的理由啊。

    方剑立刻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现在这种情况下还让他再说什么呢。

    而这个时候龙傲天开口了。

    “蓝法医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嗯!”蓝可盈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那条烂肉:“你们猜这是什么?”

    这丫头居然还卖起了官司。

    猴子嘴快,立刻答道:“肉!”

    白鸽补充:“烂肉!”

    于小波继续:“人肉!”

    严铭再接再励:“烂人肉。”

    邵方做出总结:“是那个巨人观尸体上的烂肉。”

    看看,多么标准的答案哟。

    龙傲天这个时候却是淡定地从嘴里吐出来一个字:“肺!”

    “不错,就是肺!”蓝可盈为龙傲天点赞。

    “所以,你发现了什么?”龙傲天也来了兴致。

    “这肺里有污水,而且这不是人死后在那污水井里浸泡才有的,而是在死者未死前吸进去的,所以我可以确定死者在还没有彻底死亡前,便被凶手丢进了污水井里了。”

    龙傲天的眼睛亮了亮。

    他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不过现在他却并没有开口说话,他在等着蓝可盈继续往下说。

    “而之前我们在分析死者死因的时候,可以看得出凶手的手法很残忍,而且他并不想让死者痛快的死亡,他甚至有种病态的心里想要折磨死者。”

    “换言之,也就是说让死者死得越惨,他便会越开心。”

    “所以很有可能,在死者被推进污水井里的时候,那柄凶器还在她的脖子上插上。”

    重案组的众人一个个听得面面相觑。

    好吧,之前他们没有听到在法医室里,那段精彩的分析,所以这是硬伤,绝对的硬伤。

    于是方剑立刻自动请缨:“这个,我可以给大家演示一下。”

    结果这小子的话才刚刚说完,便看到蓝可盈已经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于是方剑立刻进入了防备状态:“蓝法医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想要给大家演示吗,我帮你啊。”蓝可盈道。

    说着,蓝可盈便已经在方剑的身后站定了。

    方剑刚想要回身对蓝法医说一声,不用了。

    可是蓝可盈却已经动了,于是方剑的双腿再次落在了地面上,头发再次被人抓住……

    方剑只觉得自己现在内流一脸啊。

    我去,蓝大法医又没有摘手套。

    呜呜呜。

    所以他这身臭味怪他吗,怪他吗,这真的能怪他吗?

    而蓝可盈将之前在法医室里的分析,一一为大家演示了一遍,于是重案组的众人也立刻明白了。

    “嗯,很明显,一切正如蓝法医所说的一样,这个凶手是真的不想要死者好过。”

    “嘿,这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怨啊,居然这么狠。”

    “所以,也就是说,凶器很有可能是一把解剖刀,而且现在凶器要么就在污水处理池,要么就在污水车里,要么就还在污水井里……”严铭一脸严肃地道。

    随着严铭的声音落下,重案组的众人又齐齐地没音儿了。

    而且他们一个个脸上的表情也绷紧了。

    所以……他们那身还没有来得及丢,也没有来得及洗的臭气熏天的衣服还能再派上用场喽。

    而这个时候方剑已经站起来了,一边闻着自己衣服上的味道一边道:“哎呀,要不我先去洗上澡再换身衣服吧。”

    他可没有忘记刚才龙傲天可是有任务交待给他和严铭呢。

    他总不好臭哄哄地出门吧。

    不过他的声音才刚刚落下,猴子却是已经晃了过来,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喂,我说新人,昨天的那套臭臭的衣服你洗了没?”

    “还没来得及洗呢!”方剑倒是很诚实:“但是我都泡上了,还倒了消毒液呢!”

    猴子点了点头:“好,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你就先省省吧,不要洗澡了,也不要换衣服了。”

    方剑不解:“为什么?”

    而这个时候严铭已经开口了:“污水处理厂那边便交给我和小方吧,我们要跑三家出租车公司,最后一家正好距离那边近。”

    “那白鸽和我就去找那辆排污车吧。”于小波道。

    白鸽没意见。

    邵方和猴子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那我们再去西家巷。”

    龙傲天点了点头,却是看向严铭:“既然如此,那出租车公司那边我去就好了。”

    “也好!”严铭点了点头。

    既然都已经分工完毕了,于是三组六个人,便全都离开了。

    现在外面的天已经亮了。

    蓝可盈看着龙傲天兴冲冲地问:“头儿,我可是和你一组的,咱们要去出租车公司是吧。”

    龙傲天看着女子问:“不累?”

    蓝可盈摇头:“不累,不累,一点也不累。”

    “你的验尸报告还没有给我呢!”龙傲天提醒她。

    “嘿嘿,dna结果需要时间,这不是我想快,想快就能快得了的。”蓝可盈可是有着相当充足的理由。

    龙傲天笑了:“好!”

    蓝可盈乐了。

    重案组的人全都出去了,只把她一个人留在法医室里,真的是好孤单啊。

    突然间又有些思念起小公鸡了,如果有那小子在就好了。

    至少每天的乐子都不会太少。

    不过龙傲天却指了指电脑显示器:“蓝法医来看看这三个人。”

    “咦!”蓝可盈跟着龙傲天走到了电脑旁,显示器上显示着的还是那三个人的截图。

    龙傲天抬手一指中间的那个穿着红色风衣,戴着墨镜的女人截图:“我总是觉得这个女人的身影有点眼熟,但是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说着龙傲天的眉头便又皱了起来。

    蓝可盈的目光也落在了中间那张穿着红色风衣的女人图像上。

    “咦,还别说,这个女人,我看着似乎也有那么一点眼熟呢。”

    听到蓝可盈如此说,龙傲天直接打了一记响指,然后手指在显示器上那个红色风衣的女人身上点了点:“所以这个女人,是我们两个人共同见过的人。”

    说着,他又陷入了思考中。

    “我们两个共同见过的女人……”

    这种事儿,一时半会儿哪想去。

    蓝可盈再次看了一眼显示器上那个身穿着红色风衣的女人,然后微微一笑。

    “这个,我们可以先找到拉她的出租车司机,说不定人家司机师傅还有印象呢。”

    一听到这话,龙傲天的眼睛又是一亮。

    “对啊,现在出租车上也都有摄像头,走,我们现在就出发。”

    “嘿嘿,稍等啊,稍等我片刻。”蓝可盈晃了晃自己的双手:“我先去换个衣服,洗洗手。”

    说着,蓝可盈便一阵小跑冲出了重案组办公室。

    结果才一出门,便正和一个人撞了一个满怀。

    “哎呀,我说你这丫头风风火火地搞什么,闯九州啊?”包局直接被撞得靠在了墙了,还好没摔着。

    “包局对不起啊,我还有事儿,先走了!”蓝可盈打了一声招呼就继续向着法医室冲去。

    “这丫头!”包局看着蓝可盈的背影,笑骂了一句。

    而龙傲天听到动静也走了出来。

    “包局你来这么早?”

    “怎么样,案子有线索了吗?”包局忙问。

    “有了点!”龙傲天说着便将包局让进了重案组办公室,将他们目前的发现与分析,飞快地和包局讲了一遍。

    而他的话音刚落,便听到蓝可盈脆生生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头儿,我们可以走了!”

    包局摆手:“行了,快去吧,正事要紧!”

    ------题外话------

    日常求票,日常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