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冒险战纪〕〔诛仙之虚伪之物〕〔地球超能〕〔宠妻101,pick百亿〕〔一梦天下〕〔乡村小邪医〕〔农门贵女:夫君有〕〔妙手香医〕〔妙手小野医〕〔重生嫡女要逆袭〕〔网游之血海霸主〕〔阴阳界〕〔警魂〕〔始于1979〕〔迷途寻凶〕〔医道生香:鬼手毒〕〔盛宠嚣张妃:国师〕〔婚久情深:总裁的〕〔天才娇妻:总裁大〕〔草芥江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 【0160】,江美人的分析(三更)
    ,最快更新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最新章节!

    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他们将汪珍的尸体自雪柜里搬出来的那一幕。

    江月白一看蓝可盈的神色,心中便有所了然,于是他微笑着道:“想到什么了,说来听听。”

    蓝可盈直接站了起来。

    甚至还挪开椅子,往空地走了几步。

    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蓝可盈双臂呈一种僵直状态往前略伸了几分。

    “是这样的,我们将汪珍的尸体搬出来的时候,她的手臂是这样僵直的。”

    江月白的眼睛微眯了眯,然后大家便看到江月白竟然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男人几步便走到了蓝可盈的面前站定。

    此时此刻,江月白与蓝可盈两个面对面而站,虽然两个人间还有两三步的距离,可是大家却看得出来,如果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再近一步的话,那么蓝可盈的双手应该会正好放在江月白腰间的位置。

    很明显蓝可盈也发现了这一点。

    当下她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江月白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在那雪柜里,其实是女尸抱着男尸的。”

    “对!”江月白点头,旋即又问:“你们看到的时候,可有注意过男尸与女尸的脸,是不是对着的?”

    问到这里,江月白也想起了刚才蓝可盈的话,当下他的脸上又露出了那般如月朗风清样的笑容。

    “是了,你们到的时候,尸体已经不复最初的位置了。”

    但是话音落下,江月白却发现,面前的女子明显是正在很认真地回忆的。

    清朗的目光在女子那张精致的巴掌大小的小脸上落了落。

    不过江月白却并没有说话,只是耐心地静静等待着。

    而小公鸡却着急地对方剑使眼色。

    你不也是重案组的一员吗,你倒是说说啊。

    方剑直接将这货递过来的小眼神给无视掉了。

    他那天可是连太平间都没有进好不,所以小公鸡就算是把那一双眼珠子瞪出来,也没有什么毛儿用。

    而蓝可盈这个时候也想起来了。

    “我们看到的时候,雪柜里,女尸是这样僵硬地歪倒在一边。”

    一边说着,蓝可盈还很是形象地做了一个歪倒在一边的动作。

    江月白的眼底里在这一刻都染上了笑意。

    “好,我知道了。”

    “很明显,你们看到时候的尸体状态是被太平间工作人员动过的。”

    “那么现在你可以试着想想看,将尸体的位置还原又会是什么样子?”

    还原吗?

    蓝可盈的脸上带上了一抹深思。

    而这个时候江月白已经伸手拉住了她的一双手腕,然后踏前一步,将女子的一双小手放在自己的腰间。

    “现在可以试想一下,我是男尸,你是女尸,那么我们在雪柜里是什么状态的,就是凶手将我们放在雪柜里的时候,她所刻意地将我们摆出来的样子。”

    小手落男人腰间。

    虽然隔着薄薄的衣料,可是却还是可以清档可以清楚地感到男人的腰虽然窄,可是却弹性十足。

    不过,现在某妞的脑子却完空去想这些。

    只是微抬着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盛世美颜,小丫头的小脑袋里想着的却是那老头满是皱纹的老脸……

    呃,话说自家美人房东就算是到了那老头儿的年纪,也不会老得那么丑巴巴的吧。

    江月白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的小丫头,那双忽闪的大眼睛转啊转啊的。

    就知道这丫头的神思不知道又飞到哪里去了。

    当下强忍住笑意问道:“蓝法医,你在想什么?”

    “呃!”蓝可盈回神过来,接着便忙摇着小脑袋:“呵呵,没事儿,没事儿,我什么也没有想。”

    咳咳,正事要紧,正事必须要紧。

    于是蓝可盈迅速地回复状态。

    “所以美……江博士,按着你的说法,那么在冰柜里,两具尸体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

    说着蓝可盈置于江月白腰间的双手微微一紧,小丫头又向前微挪了一小步。

    这下子两个人倒是越发的贴近了。

    江月白微微一怔。

    习惯性的便想要往后退。

    不过对上蓝可盈那双明亮乌黑的眸子,他竟生生地强忍住了。

    而蓝可盈还是在一边思考着一边道:“如此说来,那岂不是说按着当时的尸位,应该是……”

    说着,蓝可盈的目光便落在了男人的唇上。

    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江月白的唇色竟是一种略淡的樱红色。

    他的唇微薄,看起来却是非常的柔软。

    呃……

    还有,似乎很可口的感觉。

    等等。

    如果将面前的这张脸,换上是那老头的那张皱纹叠皱纹的老脸的话……

    “董婉,这根本就是变态啊。”

    蓝可盈想明白了。

    江月白礼貌地后退了一步,男人的窄腰也在这个时候摆脱了女子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

    于是那两处温暖的感觉渐褪。

    江月白微皱了一下眉,为自己心头浮起的那抹若有所失的怅然。

    不过面前的小丫头却分明没有注意到这点。

    她正一脸好奇地眨巴着大眼睛直盯着江月白:“美……江博士,这说明什么,这是不是说明那个家伙就是一个心里变态。”

    江月白笑了笑,却并没有接蓝可盈这话,而是继续问道:“还有,你说她穿着一件红色的风衣,大晚上戴着墨镜,还画了很漂亮的妆?”

    “是,是,是!”蓝可盈点头。

    江月白已经走回到了自己之前的座位上,重新坐好了。

    而蓝可盈那只刚刚新鲜出炉的徒弟也是立刻便将自家师傅的椅子拉开,让蓝可盈也坐了下来。

    “这个董婉,之前去医院的时候,身上穿着的可是红色风衣?”

    “不是!”对此蓝可盈非常肯定:“她咬舌那天,我就在场,她那天穿的不是红色风衣。”

    江月白点头:“所以这个董婉应该是为一些,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的原因而对护士汪珍还有记者汪敏起了杀心。”

    “但是从她的行为来看,其实她这个人还是很矛盾的,你们看,她杀了汪珍,然后将尸体放在正中间的那个雪柜里,按着绝大多数的人习惯,在潜意识下,都会选择去拉开距离自己最近,自己拉起来最方便的雪柜。”

    “当然了,这当中并不排除,她也是自己图方便,图省事儿的原因。”

    “可是能做出一个如此缜密的杀人计划,而且到现在你们也没有找到她杀死汪珍的杀人现场,便足以看得出来,这个董婉不但是一个有计划的人,而且还非常心细,所以这杀人现场不但是在医院,而且还已经被她清理干净了,或者说,这杀人现场本来就是一个极为容易清理的地方。”

    蓝可盈的眼睛一亮,当下便直接脱口问道:“那应该是哪里?”

    江月白含笑看向蓝可盈:“按着你的说法来看,汪珍在死后,是被人直接放干了身体里的血,而且她的致命伤还是颈冲动脉!”

    “这里一旦被割破,那么喷溅出来的鲜血可不是会好清理的,而医院也只有一个地方最方便清理了。”

    蓝可盈眼巴巴地看着自家的美人房东。

    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里仿佛正在说着:快说,快说,快说啊,美人房东。

    “卫生间。”

    江月白很肯定地自唇里吐出了三个字。

    然后看了一眼还有些茫然不解的四个人,于是解释道:“市中心医院我去过,也去过卫生间,收拾得很干净,而且那里不管是墙壁还是地面上都是贴着一层瓷砖,所以如果是在那里杀人放血后,血水自然会直接流进下水管道。”

    “而地面上的残余血迹,还有墙壁上的喷溅血,只要使用清洁工平时冲洗卫生间地面的水管进行冲洗便可以很轻松地冲洗干净。”

    “到时候只要再打开卫生间的窗户,等到第二天就算是有人使用那个卫生间,也不会有人发现,其实在前一天晚上,那里刚刚发生了一起杀人放血事件。”

    江月白的声音落下了,蓝可盈却直接抬手在自己的脑袋上一拍:“哎呀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呵呵哒,美人房东果然最聪明了。

    所以智商也是和颜值成正比的吗?

    反正这一点放在美人房东的身上可是绝对成立的。

    “可是,美人……”一声美人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蓝可盈吸气,真的好想咬一下自己的舌头。

    而小公鸡却是一脸的好奇:“师傅,你在说什么美人啊?”

    蓝可盈瞪他:“怎么,你师傅我不是美人?”

    这小子根本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小公鸡立马点头,直接将自己的脑袋点得就跟小鸡啄米似的:“是,是,是,我家师傅那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大美人呢。”

    江月白的眉眼弯了弯。

    蓝可盈桌下的脚抬了抬,不着痕迹地挪到了小公鸡的脚上,用力向下踩。

    我踩,我踩,我再踩。

    小公鸡咧嘴。

    完全没搞懂,自己到底是哪里碍了自家师傅的眼了。

    人家明明都承认你是美女了,所以师傅,你干嘛踩我。

    好吧,师傅踩徒弟也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

    只是师傅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用力啊。

    好疼,真的是好疼。

    史厅长自然没有看到,蓝可盈踩自己家外甥,倒是看到自家外甥在那里呲牙咧嘴地扮鬼脸。

    于是史厅长立刻便有眼刀两枚飞了过来:“子安,你又在搞什么怪。”

    张子安欲哭无泪,尼玛,夹在师傅和舅舅中间……

    嘤嘤,他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呢。

    不过踩完了自家徒弟,某妞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美……江博士……”

    唉,美人房东多么的顺口啊,可是现在她却偏偏要叫一声江博士。

    “你继续说。”

    江月白便继续接着自己刚才的话往下道:“所以从凶手对雪柜的选择上来看,她其实并不想刻意隐藏汪珍的尸体,甚至还有几分迫不急待想要你们尽快发现汪珍尸体的意思。”

    “而且再从她刻意地将一男一女两具尸体摆放在一起,还有那刻意营造出来的尸位来看,这个人,对人或者是对于老男人与年轻女人一起,有种天然的厌恶感。”

    “也许平素里对于这一点她表现得还不太明显,但是那天,那个老人的死亡,如果是正常死亡的话,只能说是凑巧了,如果不是正常死亡的话,那么只怕这当中也有凶手做的手脚。”

    于这点上,蓝可盈却是可以肯定的:“是正常死亡。”

    闻言,江月白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凑巧了。”

    不过,他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再多说什么,他相信蓝可盈的专业与判断。

    这个丫头虽然平素里似乎总是有些不太靠谱,可是在这种事情上,这丫头应该还是很靠谱的。

    “而且再从她杀完汪珍,竟然还有心情换衣打扮,说明这个人的心理素质非常好,非常强大。”

    “而且她在杀死了汪珍之后,居然还会再约汪珍的堂姐出来,然后又从容不迫地赶往第二杀人现场,都可以证明她的心理素质,只怕比我们还要更强大几分。”

    “红色的风衣,精致的妆容,都可以证明她的心呢很好,而且更带着一种兴奋,甚至她还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警察可以尽快地注意到她。”

    蓝可盈不明白了:“可是在杀死汪珍的时候她却将人丢进了污水井里,这似乎与你的分析有出入吧?”

    对于蓝可盈的质疑,江月白却也不生气。

    他微微地摇了摇头:“不,污水井只是看起来是一个可以隐匿尸体的地方,但是实际上其不然,因为吸污车每隔几天都会过来进行吸污的,以她的冷静与缜密的心思来说,她不会没有想到这一点。”

    说到这里,江月白做出了总结:“所以,她并不是想要隐匿尸体,只是想要让你们晚几天发现罢了,而当时一定有什么原因让她做出的如此决定。”

    方剑忙问:“那是什么原因呢?”

    江月白摊手:“这个,我并不是凶手肚子里的蛔虫,所以这个问题,你们可以在抓住凶手后,去问问她,看看她怎么回答吧。”

    方剑抬手抓头,有些讪讪地笑了。

    他问的这个问题,貌似好像是真的是一个蠢问题。

    “那么这个人现在还在不在b市?”蓝可盈忙问道。

    江月白微垂着眼帘看着自己手里的茶杯。

    清碧色的茶水间,浮着几枚舒展开的茶叶,正缓缓地向下沉去。

    “你们只看到了她去西家巷的监控视频,可有找到她离开西家巷的监控视频。”

    说着,江月白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刚才在你说起西家巷的时候,我百度了一下西家巷的地图。”

    说着江月白将手里的手机转过来,给大家看了看:“西家巷是一条死巷子,所以不管是想要进入西家巷的,还是想要离开西家巷的,都只能从这里出入。”

    “所以你们看到了凶手和汪敏两个人一前一后进入了西家巷,汪敏被杀死在西家巷里,她自然是不可能再走出西家巷了,那么凶手呢?”

    听到这个问题,蓝可盈呆了。

    不只是蓝可盈,就连方剑也呆了。

    两个人不由自主地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底里看到了一抹震惊之色。

    他们重案组上下所有人忙了这几天,居然没有人想到要去看看董婉有没有离开西家巷,如果离开的话,又是何时离开的。

    只是这样的错误,怎么会发生在他们重案组的身上。

    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一个不该出现的疏忽。

    而且居然还是重案组上上下下好几个人,居然统统全都犯了这样的错误。

    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现在蓝可盈来不及去想。

    “我打个电话!”

    蓝可盈拿起电话,直接走去雅间的一角,拔了一个电话出去。

    手机很快便接通了。

    众人只听到蓝可盈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头儿,我是蓝可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解忧医馆〕〔毒戮天下〕〔为妃两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