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商界大亨〕〔十亿网友闯大明〕〔生存之末世为王〕〔至尊毒医:倾城无〕〔圣武神尊〕〔仁心剑客〕〔虚拟游戏之路〕〔奇商乱游〕〔过龙门〕〔武帝归来〕〔七零炮灰娇宠记〕〔帝国第一宠婚:老〕〔麒麟出没,妖孽皇〕〔神坑系统会坑神〕〔我会被系统玩死的〕〔特种兵之王者争锋〕〔龙血皿〕〔俏总裁的超级男友〕〔修真万年归来〕〔世子追妻之痞妃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 【0168】,血浆下的三层油纸(五更)
    ,最快更新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最新章节!

    蓝可盈和小公鸡两个人倒果然是不负众望呢。

    很快的两个人便又寻到了几处滴落血。

    江月白看着蓝可盈蹲下身,仔细地看过了这些滴落血后,便果断地向着中间的位置走去。

    小公鸡眨巴着眼睛一脸不解。

    不过江月白却是轻扯着唇角,露出了一抹微笑,这丫头的观察力果然不赖。

    是的,江月白在发现那些滴落血的时候,便已经注意到了,不过他却没有说,因为她对蓝可盈有信心,一个在工作起来可以迅速进入到如此专注状态的姑娘,怎么会忽略这一点呢。

    果然,蓝可盈并没有让自己失望。

    江月白看着女子脚上的白鞋染上了血色,不禁皱了皱眉,抬脚也想要上前。

    “月白你别过来,小心弄脏你的衣服。”

    不过江月白才刚刚想要有所动作,便被蓝可盈出声阻止了。

    龙傲天的眉头又是一皱。

    之前那声可盈便已经让他觉得有些扎耳朵了。

    现在这声月白,更是扎心啊。

    这两个人不是今天上午才刚刚见面吗,这关系进展得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心里想着,龙傲天不由得又扫了一眼江月白。

    却发现,这个男人明明是站在满是凝固血迹的院子里,但是他的身上却依就是一尘不杂的雪白。

    而且,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站在那里就像是一个天生的发光体一般。

    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会在第一眼时就看到他。

    而就在这个时候,蓝可盈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头儿,过来帮忙。”

    龙傲天抬脚就想要过去,可是却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于是那脚步便生生地没有抬起来。

    “干嘛?”

    不过他没有动,却架不住有人会动啊。

    小公鸡多积极哪,当下便一阵风儿似地冲了过来。

    “师傅,师傅,我来,我来。”

    “嗯,来,把手伸进来摸摸,看看能不能摸到什么。”

    蓝可盈说着已经将自己的手伸到了院子里唯一一处没有凝固的血浆中。

    没有凝固的血液范围,也不过就是直径半米左右。

    这里应该是因为院子里地势的关系,有些低洼,所以才造成了血液在这里聚集。

    两个人的手在那血浆里摸索着。

    龙傲天看了一眼小公鸡。

    在h市的时候,他便觉得这小子各种的不顺眼,而现在他越发肯定了这种想法,这小子天生就是来给自己添堵滴。

    不过,现在很明显人家蓝可盈可是不再需要他帮忙了。

    嘶,自己刚才多那句嘴干嘛。

    江月白看着龙傲天脸上的神色变换,却是微垂了一下眼帘。

    呵呵哒。

    而此时此刻后院里落针可闻,大家全都静静地看着蓝可盈与小公鸡两个人的举动。

    甚至也没有人开口说话,生怕会打扰到这两个人一般。

    很快的小公鸡的声音便再次响了起来。

    “师傅,我摸到了什么东西。”

    蓝可盈忙道:“别乱动,我看看。”

    于是蓝可盈忙道,一边说着,一边双手便已经向着那个方向摸了过去。

    “这是……”

    江月白过来了,手上已经戴好了橡胶手套。

    蓝可盈看着江月白:“摸着感觉像是纸,又不似纸。”

    “我看看!”江月白说着便也伸出手来。

    “这里!”蓝可盈直接抓着江月白的手,将他的手按在了自己与小公鸡刚才有所发现的位置。

    龙傲天深呼吸。

    他发现自己现在不爽,很不爽,可是却又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自己心头堵着的那股不爽的感觉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难道是因为看到蓝可盈和江月白两个人手拉手了不成?

    怎么可能。

    一来,那实际上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手拉手。

    二来,蓝可盈又不是自己什么人。

    唔,应该是自己最近没有休息好,所以这是缺乏睡眠综合症了。

    而这个时候江月白却是微微眯起了眼睛:“这下面的东西好像是油纸。”

    “油纸?”蓝可盈不解。

    江月白用那只没有沾血的手拍了拍小公鸡的肩膀:“去找个东西,把这些血清理出来再说。”

    “我去找!”方剑说着人已经往前面跑去。

    既然是饭店,锅碗瓢舀必须不少啊。

    有了方剑的加入,很快的便将这处低洼处的鲜血清理了出来。

    下面也果然如江月白所说的那般铺着油纸,而且居然不是一层,竟然足足铺了三层之多。

    蓝可盈和江月白两个人小心地将油纸一层层地揭了起来。

    “小公鸡收到证物袋里。”

    蓝可盈将手里沾着血的油纸递给小公鸡。

    “哦!”这小子忙接过油纸塞进了证物袋。

    而当最后一层油纸揭下来。

    江月白抬头看向蓝可盈。

    正好蓝可盈也看向江月白。

    两个人相视而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女教师的贴身高手〕〔颜夕江墨琛〕〔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盛世鲛妃〕〔捡到个女帝〕〔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秦先生,你的娇妻〕〔史上最强狂帝〕〔嫡女难逑〕〔甜蜜宠婚:老公,〕〔殇颂〕〔不正经修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