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商界大亨〕〔十亿网友闯大明〕〔生存之末世为王〕〔至尊毒医:倾城无〕〔圣武神尊〕〔仁心剑客〕〔虚拟游戏之路〕〔奇商乱游〕〔过龙门〕〔武帝归来〕〔七零炮灰娇宠记〕〔帝国第一宠婚:老〕〔麒麟出没,妖孽皇〕〔神坑系统会坑神〕〔我会被系统玩死的〕〔特种兵之王者争锋〕〔龙血皿〕〔俏总裁的超级男友〕〔修真万年归来〕〔世子追妻之痞妃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 【0205】,一条漏网之鱼也不会放过(四
    ,最快更新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最新章节!

    “我懂的,我还见过杀人犯,判了死缓,出狱的呢,所以你们不要以为只是一个死刑就能吓唬得住我!”

    “咔嚓”一声轻响,自白鸽的指间响起。

    看着这个女人一副她很懂很懂的模样,白鸽手里的笔也终于断成了两截。

    “方雪娇你莫不是还忘记了一点,还有一种可能,会被判死刑,但是不会有缓刑的。”

    白鸽现在真的恨不得自己可以做那审判者,直接一枪崩了这个女人算了。

    自己的亲生女儿,竟然也可以下得去那样的狠手。

    方雪娇看了一眼白鸽,竟然直接闭上了眼睛,一副根本不想和白鸽说话的模样。

    龙傲天看着方雪娇。

    “你是真的不打算说实话了?”

    方雪娇干脆侧过了脸去。

    面前的这两个,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她都不想和他们说话,更不想再听他们叽半声。

    龙傲天却是嗤的冷笑了一声。

    “嗤,方雪娇你知道吗,我看你,就像是再看一个傻蛋,一个笑话。”

    陡然地,方雪娇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便瞪大了眼睛,目光如同两道利剑一般,直盯着龙傲天:“你说什么,我哪里傻了,我哪里像是一个笑话了?”

    龙傲天摊了摊手,身子往后靠了靠,倒是让自己的坐姿更舒服了许多。

    他的脸上带着一抹嘲讽的笑。

    “难道你觉得自己不是吗?”

    方雪娇怒:“我当然不是了。”

    “你这种人,不过只是看着精明罢了,其实却不知道自己真的是很蠢很蠢呢,有个词怎么说来着,哦,想起来了,就叫做愚不可及。”

    方雪娇的眼里简直都要喷出火来了。

    而龙傲天的声音却依就是不紧不慢的。

    “呵呵,果然是一个自以为聪明的蠢女人,我想一定是邬杰早就为了以防万一,提前和你说好了吧。”

    方雪娇的眼底里有着什么东西闪了闪。

    龙傲天却是继续道。

    “虽然你不肯说,不过没有关系,让我来猜猜看好了,他是怎么和你说的呢,他一定是告诉你,如果我们警方抓到了你们,那么便由你先出头,将所有的罪名都揽到自己身上。”

    “然后他便可以无罪释放了是不是?”

    方雪娇抿了抿唇。

    “而且邬杰有钱啊,他可以出去用钱帮你运做,而你呢,又因为认罪态度良好,到时候再请个好律师,法庭上再求求情,就会被判个死缓。”

    方雪娇的双腿膝盖并得更紧了,脚尖不自觉地转向了门的方向。

    龙傲天还在继续往下说。

    “然后你们两个人一个在监狱里,一个在监狱外,共同使劲,那么你只不过是蹲几年就可以放出来了是吧?”

    方雪娇的十指纠缠在一起,眼底里却是一片愕然。

    很明显,她在吃惊,她在吃惊,龙傲天怎么会全都猜中的。

    龙傲天扯了扯嘴角,脸上的嘲讽不加掩饰:“看来我是说对了,他果然是这么对你说的。”

    “而你居然还天真地相信了,所以才说你傻呢,难道你就没有听说过,信男人的话,母猪都会上树上吗?”

    一边的白鸽嘴角一抽,头儿,你也是男人。

    “你还不知道吧,昨天,邬杰已经用手机银行操作,将他帐户里的钱,全都转到了一个新的帐户了,而开户人不是姓邬也不姓方,不过那个户名的主人,我们也查过了,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

    方雪娇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

    而龙傲天却还是一字一句地继续往下说道:“你也说了,邬杰有钱,所以他和你玩了这么久,可有说过会和你姐离婚娶你?”

    方雪娇的脸色僵住了。

    龙傲天接着道:“而且我们还查到,邬杰半年前可是给那个女孩子买了一套别墅,不过不在b市,哟,正好是你离婚的时候呢。”

    方雪娇的脸色铁青。

    “就算你真的判了死缓,想要出来怎么着也得十几年吧,到时候你觉得邬杰还会等你不成?哦,那个时候,又该怎么称呼你呢,是该叫你黄脸婆的时候了吧,到时候的你,可是连你姐姐现在都不如吧?”

    方雪娇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啪!”就在这个时候,龙傲天却是一拍桌子,声音也变得严厉了起来。

    男人的黑眸定定地锁定在了方雪娇的身上。

    “方雪娇,我告诉你,我龙傲天绝对不会放过一条漏网之鱼,就算是你顶下了所有的罪名,可是我也一定会将他钉死的,你姐姐身上的那些伤,是他造成的吧,就凭这一点,他就得坐牢。”

    “所以你真的以为,他有机会帮你运作吗?”

    而这句话成为了成功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方雪娇大哭了起来。

    “我说,我说,我都说,是邬杰,是他动的手,中间我求过他的,可是他不肯放弃,而且,而且,是他扯着媛媛的舌头,让我割下来的,说是,说是只有这样,才代表我是和他一条心的啊。”

    “提出这个主意的人,也是他啊,也是他啊,我,我虽然恨媛媛,但是,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杀了她啊,她是我的女儿啊,是我的亲生女儿啊……”

    “昨天晚上,她那一声妈妈我疼,叫得我心都碎了,可是,可是,昨天晚上的邬杰太吓人了,我,我不敢再替她求情了,更不敢拦着邬杰,如果我再拦着,邬杰会连我也一起杀掉的,而且而且,我在他逼迫下,也动手了,我们根本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除了听他的,我,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女教师的贴身高手〕〔颜夕江墨琛〕〔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盛世鲛妃〕〔捡到个女帝〕〔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秦先生,你的娇妻〕〔史上最强狂帝〕〔嫡女难逑〕〔甜蜜宠婚:老公,〕〔殇颂〕〔不正经修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