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商界大亨〕〔十亿网友闯大明〕〔生存之末世为王〕〔至尊毒医:倾城无〕〔圣武神尊〕〔仁心剑客〕〔虚拟游戏之路〕〔奇商乱游〕〔过龙门〕〔武帝归来〕〔七零炮灰娇宠记〕〔帝国第一宠婚:老〕〔麒麟出没,妖孽皇〕〔神坑系统会坑神〕〔我会被系统玩死的〕〔特种兵之王者争锋〕〔龙血皿〕〔俏总裁的超级男友〕〔修真万年归来〕〔世子追妻之痞妃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 【0353】,漂亮的蝴蝶结有点刺眼
    ,最快更新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最新章节!

    最后还是小公鸡被小剑剑叫得耳膜都疼了。

    当下小公鸡直接伸手在小剑剑的屁股上一抬爪子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拍了下去。

    “喂,你叫得那么大声干嘛,不知道的人听到了你这么叫,指不定会想到什么呢。”

    只是小公鸡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呢,小剑剑的叫声便越发的大了起来。

    本来坐在外间的江月白是真的没有打算进来看蓝可盈给龙傲天涂药的。

    可是听着那貌似很有些惨绝人寰的叫声,也忍不住走了进来。

    然后便看到龙傲天的双手紧紧地握着解剖床的两边,手背上,还有手臂上都有青筋隆起。

    脸上的表情也是痛苦的隐忍,额头上汗水涔涔。

    看来这是真的很疼。

    而再看小剑剑,只要小公鸡的爪子在他的腰上碰一下子,那么小剑剑便立刻发出一声如同杀猪一般的大叫声。

    而蓝可盈一看到江月白走了进来,当下抬头便看着他一笑。

    而从女子的眼底里江月白可是敏锐地捕捉到了一抹戏谑之意。

    当下江月白的心底里直接掠过了一抹了然。

    明白了这一切,只怕根本就是蓝可盈故意的。

    这丫头啊,果然是调皮的紧呢。

    而不得不说,因为小公鸡的叫声实在是太大了,可是直接将重案组的大家,甚至就连包大局长也全都吸引过来了。

    包局也是跟着大家一样,全都一脸八卦地推开法医室的门走了进来。

    等到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后,包局的嘴角也是狠狠地抽了抽。

    “喂,小方啊,你,你嗓子疼不?”

    方剑内流,实话实说道:“疼。”

    何只是疼啊,简直就是非常疼,很疼,真疼,特别疼啊好不好。

    包局点了点头:“嗯,那也忍着点,别叫,影响不好。”

    重案组的大家齐齐点头。

    是啊,这种事儿的影响还真是不好呢。

    方剑咬牙。

    不是他想叫啊,而是这尼玛简直就是太疼了。

    他也是真的没有忍住好不。

    可是现在包局都来了,而且这命令还是包局亲自下的,他不想忍也得忍啊。

    但是……

    呜呜,真的好疼啊。

    方剑涕泪流了一脸。

    而这个时候他终于听到了,自家头终于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了。

    “好了吧?”

    龙傲天也是真的有些受不了。

    他就奇了怪了,自己明明并没有受伤啊,怎么会这么疼呢。

    蓝可盈嘿嘿一笑,然后抬手在龙傲天的腰间就是一拍:“哈哈,好了,可以起来了。”

    一拍之间,那一丝丝阴煞之气便重新回到了她的手心里。

    而只是一掌,龙傲天便觉得自己身上的疼痛尽消,那种感觉当真是如同冰雪初融一般。、

    而蓝可盈自然也不会厚此薄彼,于是她也顺便拍了小剑剑一掌。

    好了,现在两个人体内的阴煞之气便已经全都收回来了。

    龙傲天和小剑剑两个人小心地下了床,然后龙傲天将手背到身后按了按自己背上的肌肉,咦,不疼啊。

    别说不疼了根本就是连那么一丝丝的疼痛都感觉不到。

    所以刚才那种尖锐的疼痛又是怎么回事儿。

    而小剑剑也正在做着如此这般的试探。

    一下,不疼。

    两下,不疼。

    三下,四十,第五下,还是不疼啊不疼。

    小剑剑有些迷糊,莫非之前的那种疼痛还是自己的错觉不成?

    操,那种实实在在的疼痛怎么可能会是错觉呢?

    小剑剑黑线中,他敢肯定自己绝对没有错觉。

    包局看了一眼龙傲天和小剑剑,然后语带关心地问道:“怎么了,腰伤到了不成?”

    龙傲天此时已经穿上了上衣,正在系扣子,然后包局便过来掀他的衣摆了。

    龙傲天忙闪身躲开:“包局我没事儿,是江博士受伤了。”

    “什么?”一听到这个消息,包局的嗓门立刻就提高了八度半。

    然后忙过去看江月白。

    脸上的关切此时此刻那才是真心实意。

    “江博士,你的伤要不要紧啊,怎么样,快给我看看,这是伤到哪里了?”

    江月白微微一笑,抬了抬自己的手腕,露出了那个小巧的蝴蝶结:“没什么,只是点轻伤罢了,可盈已经帮我包扎好了。”

    包局看着那被包得整整齐齐的伤口,也是终于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而这个时候,龙傲天已经穿好了衣服,目光也在江月白的手腕上落了落,然后他的唇不禁微微一抿。

    蝴蝶结吗。

    真的是很有些刺眼呢。

    而龙傲天的目光很快又落在了放在一边的那盒药膏上了。

    耳边似乎又响起了蓝可盈的话,他记得这丫头似乎是有说过,她明天还要再继续为江月白涂药的。

    唔。

    涂一次还不够,居然还要涂第二次的。

    心里想着,手却已经拿起那盒药膏随手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嗯,他的腰也没有好呢,所以明天也需要涂药。

    嗯,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抬手看了看时间。

    猴子和于小波两个人现在正看着王全生呢。

    只怕现在这个时候那个家伙也差不多该醒了吧。

    这一次……

    虽然有些不爽,可是龙傲天却知道只怕他还需要江月白的帮忙。

    “江博士,那个人现在差不多也该醒了,不知道江博士是不是可以和我一起过去看看,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忙。”

    江月白含笑点头:“好。”

    包局一看大家还有事儿要忙,当下便问了一句:“是高速路上推尸案吗?”

    龙傲天点头:“是”

    包局忙道:“行行,那你们快点去忙,还有别墅案,你们现在重案组忙得过来吗,要不要把这桩高速路推尸案……”

    龙傲天一听便知道包局想要说什么,于是龙傲天忙道:“不行,明天我会向您提交一份并案申请,将这两案并案调查。”

    “呃!”包局一怔,话说这两两起案子有什么相同处吗,还是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不过就在他怔愣的时候,龙傲天却是已经和江月白两个人一前一后地从他的面前走过,直接行出了法医室。

    而重案组的众人,还有蓝可盈与小公鸡这两个法医也都跟在后面一起离开了。

    所以不过眨眼的功夫,法医室里便只剩下了包局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女教师的贴身高手〕〔颜夕江墨琛〕〔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盛世鲛妃〕〔捡到个女帝〕〔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秦先生,你的娇妻〕〔史上最强狂帝〕〔嫡女难逑〕〔甜蜜宠婚:老公,〕〔殇颂〕〔不正经修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