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极品灯神〕〔重生盛宠:总裁的〕〔荒野幸运神〕〔进化之眼〕〔总裁老公太凶猛〕〔许你一世深情〕〔帝少的燃情宠妻〕〔烈焰兵魂〕〔萌宝冲上门:妈咪〕〔超级制造商〕〔终极小村医〕〔尚不知他名姓〕〔齐欢〕〔我的空姐老婆〕〔妙手狂兵〕〔头狼〕〔虞兮虞兮奈若何〕〔泰坦与龙之王〕〔温情一生只为你〕〔顾念帝长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香惑天下Ⅰ残皇,妃要你不可 169.请不要在我面前,诅咒我的夫君
    “皇祖母,您向来说殿中清冷,今天有如音陪着你,你可开心?”

    御翎皓站在床榻边,给老人请安后笑道。

    皇太后嘴角也浮起笑意:“自然是开心的,你们都在,皇祖母更开心。”

    她的声音苍老而有些虚弱,但听起来心情还不错添。

    如音大概听说过一些关于御翎皓跟皇太后的关系,御翎皓的生母惠妃,是太后的亲侄女,她对这个皇子是更多了些疼爱的吧。

    御翎皓说落了东西在殿中,皇太后道:“如音,皇祖母这里现在没什么事,你便出去给晧儿找找吧,他总是那么粗心大意。”

    皇太后的吩咐,如音应了,御翎皓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曾进过寝室,她便在这寝室里找了一遍,什么都没有发现,又到外面去。

    御翎皓那时候正立在殿门边,负手而立面向殿外,似乎在看着天空,他的身影颀长,背影看着跟御景煊有些相似,但比御景煊要瘦一些屋。

    皇太后殿中的宫女也在帮忙找,如音也跟着找,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御翎皓转了头,看到如音出来。

    他朝她走来,脸上带上浅浅的笑,道:“这事情不必麻烦你,让她们来找就好。”

    如音也笑道:“没事儿,皇祖母此刻正在休息,我也没什么事情忙的,丢了东西四皇子你一定着急,我替你看看。”

    她说着又继续去看殿中的地面还有角落,听说他丢的是一块玉佩,却真是一点发现都没有,宫女们也来禀告什么都没有找到。

    “那便算了,说不定是落在别的地方我自己不知晓也说不定。身边的东西都是缘分,或许,缘分到了,便失去了。”御翎皓轻叹,想法倒是开阔。

    宫女们福身退下,如音说:“难得四皇子有如此心量,但那玉佩应该对四皇子很重要?我再看看吧。”

    她又去将外殿仔细寻了一遍,刚才好些宫女在,她倒有点人多眼晕,现在清净了倒好,可以慢慢找不被打扰。

    突然视线一扫,看到门边角落里地上似乎有什么物什,她走过去捡起来看,是一枚羊脂白玉佩,转头对御翎皓:“四皇子落下的,可是此物?”

    御翎皓跟过来,看到她手里的东西时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正是,竟然还找回来了。”

    “那就好,四皇子可以好好收着,别在弄丢了。”

    她将玉佩给他。

    只要是落在皇太后的寝宫里,就一定能找着,那些宫人应该不会大胆到偷偷私藏皇子的东西,被查出来可是要受很大责罚的。而刚刚那么多人找都没有找到,竟然就在这么个角落,她记得她自己也看了一回的,这种感觉,就好像被什么东西迷了眼,当时没发现,猛然才看到。

    御翎皓伸手接玉佩的时候,手指触到了如音的手,他的手掌握着她的手,连同她手里捏着的玉佩一起,包在掌心。

    他的神色温和,望着她的眸,那双眸似御景煊又有些似御皇柒,道:“在七弟身边照顾,辛苦你了。”

    如音一愣,反应过来便要抽开,却完全抽不掉。

    “四皇子——”

    她没有明说,但是神色已经不太好看,示意他放手。

    御翎皓却并没有放,只是更上前一步,也还握着她的手,距离更近,他的声音更低沉温和:“我关注了你很久,即使你在人前总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但我知道……在七弟身边,你一定过得不好,过得很辛苦。”

    他这温柔的关心的神色,却让如音觉得头皮发麻,他这算是什么?

    在表达他对她的暗恋?还是只是拿她开玩笑。

    “我关注了你很久——”

    “四皇子!”

    感觉他接下来还要说出什么她无法想象的话,她赶紧低斥制止。

    她的脸色难看,瞪着他:“这里是皇祖母的寝宫,请你自重。”

    刚刚帮忙寻玉佩的宫女都已经退出了殿外,这里此刻除了他们两,竟然一个侍从都没有。

    她再次挣开他的手,这一次,他没有强求,松开了。

    如音退后一步,他的神色依然温和:“你别怕。我不像二哥,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心疼你。”

    心魂未定的如音听到这句更是一怔,蓦地睁望着他,他话里的意思——

    御翎皓看她神色戒备,道:“是,我是知道了,你无需问我如何知道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二哥他实在不该。即使是心中属意——”

    他认真看着她:“对于心中属意之人,更该小心呵护不是吗?翎皓便与二哥想法不同,我,只希望自己心上人能过得更好。”

    心上人……

    难道他在说的是她?

    如音的心跳得厉害,却不是高兴的喜悦的,而是因为她害怕,她真的觉得头皮发麻,之前已经有一个御景煊让她避之唯恐不及,现在还要来个御翎皓?!

    “四皇子,别开玩笑。

    tg”她冷冷道。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七弟一定还不知道二哥对你——”

    “不要告诉他!”

    如音着急道。

    御翎皓看着她,那眸中有脉脉温情:“你真的很善良,只为了不让七弟难过么?”

    “你这样美好的女子,值得人更好地疼惜与对待,可七弟很多东西都给不了你。”

    “你怎么知道他给不了我?”这样的情况下,如音努力稳住心神。

    御翎皓轻笑,看向她的手腕,“你与七弟成亲数月,却仍未圆房,我说的可对?”

    如音脸色一白。

    御翎皓又道:“最近张榜寻名医的事,我一路看下来,七弟的病情没有那么简单,听说或许是个不治之症——”

    “四皇子!”如音打断:“请不要在我面前诅咒我的夫君,他还是你的兄弟。”

    “如音,你误会了,我并非诅咒他,我只是想你知道,如果你需要,我……我会在你身后,支持你,保护你。”

    “我知道我突然这么说你难以接受,可我不着急,我可以等。”他淡笑着望着她,那眉眼间与御皇柒几分相似,他温和道:“我总说凡事都不可强求,只有缘分牵引,在外游历寻寻觅觅那么久,却没想,我的劫,却还是与这皇宫有关……”

    他深深地看她一眼:“东西找着了,我先走了,皇祖母那儿,便劳你转告一声,翎皓希望她老人家好好休息。”

    那个人已经从她身边迈过出了殿门,如音仍呆愣着,深呼吸再深呼吸,让自己情绪平复,她才朝内殿走进去。

    皇太后那时候躺在床上紧密双目,她在旁边看了一会,像是睡着了。

    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心里觉得有些烦躁跟压抑,就想到外面去走走,吩咐了宫女守在皇太后身边,只要她老人家醒了就去唤她。

    她出了那座宫殿,在附近转转,心里烦躁得不行,这一趟入宫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从来都不曾想自己与这四皇子御翎皓之间会发生些什么。

    沿着花圃走,无意识地越走越远,前面不远便是侧门了。

    一抬头,看到一个侍女模样的人身后跟着一名侍从,一前一后的走,本来是极平常的事情,只是她认出那个侍女正是施玉莹身边的贴身丫鬟,便多看了两眼。

    两人过来遇上了如音,春芙脸色微微一怔,向她行礼:“奴婢给七王妃请安。”

    她身后跟着的侍从也赶紧跟着请安,“奴、奴才给七王妃请安。”

    “免了。”如音语气淡淡,目光越过春芙,看向那站在后面的侍从。

    侍从低着头垂着眸,面容看不太清楚。

    春芙便赶紧道说是太子妃那边有事要他们马上过去,这边不敢耽搁,如音便让他们过去。

    那两人起身朝前走,步伐比之前更快,如音转身看,觉得有点像是要尽快远离她这里的感觉。

    她看着那侍从的身影,刚才他起身的时候抬头她看了一眼,心中隐隐有些什么印象……

    那两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梅树后的转角,她心中却顿然清晰起来。

    刚才春芙身后那个侍从,明明是她第一次偷溜出七王府时,在张贴皇榜那儿见到的,散布不实谣言的那个青衫男子!

    她的眸光变冷,那件事情她一直觉得莫名其妙,现在终于是能将前后联系了起来,原来那个人,是施玉莹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午夜布拉格〕〔大将军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大汉帝祚〕〔财运天降〕〔清浊向恶而战〕〔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困情〕〔武道佛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