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药王〕〔龙血神帝〕〔第一强者〕〔梅府有女初成妃〕〔医路逍遥〕〔妙手圣瞳叶天〕〔叶玄叶灵〕〔替嫁娇妻:冷情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摘仙令〕〔山海禹皇记〕〔慕医生,你老婆又〕〔抗日之暴力军团〕〔周晴〕〔蜀山魔门正宗〕〔奶爸戏精〕〔隐婚365天:江少,〕〔一胎两宝:萧少的〕〔我能看见经验值〕〔九龙圣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香惑天下Ⅰ残皇,妃要你不可 224.是我不好,让她生气了
    224.是我不好,让她生气了

    天大亮的时候,日头还躲在云层里,这天,看着像是要落雪。

    镇国将军府门前,拉着板车送来新鲜食蔬的农户忍不住搓了搓手。

    大门前出来一个管事,让农户将食材从侧门搬入院内,随手掀开看了一眼车上都有哪些。

    “总管,这些都是天没亮的时候小的跟家里的婆娘去地里摘的,保证新鲜。”农户主一边搬着菜,一边殷勤笑着说。

    “嗯。”

    总管极淡地应了声,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眼睛从板车上的一篮子时蔬扫过,比较满意。

    镇国将军府人多,需要的食材也定然不少,但是今日特意运来的这一些,是他们的将军夫人特意吩咐的,而那些,都是他们小姐没出嫁前喜欢吃的食材。

    “仔细弄好了。”总管又淡淡补了一句。

    天冷得像是要下雪,但是却一直没有下,从昨日开始便是这样的天,总管抬头看了看那被掩在云层中的日头,倒是宁愿这雪赶紧下起来,或许还没那么冻。

    农户家的小工将时蔬送入厨房中,转身迈出来的时候,差点撞上正要进来的人。

    抬头一看,只见自己面前的出现的女子妙龄年纪,一张脸蛋生得精致极美,只是……太过苍白,精神也不是很好。

    如音抬头的时候,看到面前一个年轻的男子正楞楞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粗布衣,并不像府中的人。

    那男子突然脸微微一红,觉察出来自己的冒失,连忙低下头,微微行了个礼,然后便赶紧快步走出了厨房去。

    如音转身看了一眼,看到了停在不远处的板车,之前她与御皇柒一起回来小住那一次,她曾经讲过这样的场景,应是农户送食材来将军府了。

    “咳、咳咳——”

    轻咳了两声,她转身进了厨房中,开始张罗着给自己煮了些姜茶。

    自从昨日回到将军府,她的母亲画夫人就一直很关切她,派了府中的侍女来照顾,可是入夜她还是将人遣走了。

    她承认,她是个比较妊娠的人,当初在七王府,雁还是与她一起经历多了,她才认可了雁还,而回来这里后,或许是因为心情不佳,以及她曾经在那个二十一世纪的习惯导致,特别不希望有不熟悉的人跟在身边。

    今天她醒的很早,那被派来服侍她的侍女都还没有过来,她就已经自己起身,来给自己煮姜茶。

    看着灶上的瓦罐开始冒着热气,她的眸光怔怔。

    或许,她只是想自己亲力亲为一些事情,这些脑子就没有太多空暇,去胡思乱想太多吧。

    今天,是他纳侧妃的日子。

    昨日病中浑浑噩噩,没想到今天睡醒的时候,这件事就那么清晰地第一个跳入她的脑袋中了。

    是因为天太冷了吗,裹紧了身上的披风,仍是觉得胸膛一片凉飕飕,伸手摸胸口那儿,空荡荡。

    姜茶几乎要溢出的时候她才惊觉,回神,把瓦罐从灶上移开,却忘了要裹着布,直接伸手就去碰,被烫到缩回手的时候,莫名心里升起一股烦躁。

    再次用布巾抱着瓦罐,才从灶上移开,往碗里倒了冒着腾腾热气的姜茶,那微微辛辣的味儿直冲鼻端。

    就这样端着个碗,从厨房回到了自己的厢房,在门口遇到刚过来要服侍她的侍女,呆愣愣地看着她自己端着盛满姜汤的碗从自己面前经过,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道:“小姐,让奴婢来端吧。”

    “不用,咳……已经到这里了,不差这几步。”

    因为还在生病,如音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沙哑,自己端着碗进了房中,然后又把门合上。

    杵在门外的侍女不知如何是好,心想是不是因为自己来晚了让小姐不高兴了,可是,谁也想不到,病中的小姐会那么早的起身,还去了厨房呀。

    身后有脚步声,侍女转身一看,忙行礼道:“三少爷——”

    此刻风度翩翩而来的,正是如音的三哥画玄朗。

    “怎么回事?”

    手上还提着剑,刚晨练回来的画玄朗刚才远远看到了些这边的情景,过来便问。

    侍女只能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很是小心翼翼,担心会被三少爷责罚,这个将军府里谁不知道,他们的小姐不止是得到老将军跟夫人的疼爱,更有两位哥哥的宠爱。

    画玄朗听罢,抬头看向那扇紧闭的房门,微微蹙眉,但只是道:“你便在这里候着,若是小姐再吩咐你何事,赶紧照办。”

    这个妹妹的脾性,跟以前有了区别,可依然是他疼爱的妹妹,想到母亲说的话,如音应是跟御皇柒之间出了什么情况,这世间,唯独男女之间的感情,说不清。

    他能做的,就是让这个妹妹在家里待得尽量舒心,好让她开心起来,至于她喜欢如何,便都由着她吧。

    跟前的侍女点头应了,突然身后又有了脚步声,还有些急。

    “少爷——”

    总管的脚步匆匆而来,轻声恭敬唤。

    画玄朗转回头,看到总管脸上的神色似乎不大对。

    “怎么?”

    总管上前低声道:“启禀少爷,门外突然来了一队人马,为首的……正是七王爷。”

    画玄朗一惊,这——

    “你可有认错?”

    虽是这么问着,画玄朗的脚步已经快步穿过回廊,往府门外的方向走去。

    总管疾步跟在身边,道:“小的没有认错,确实是当今的七王爷,咱们的姑爷。”

    出了门外,果真看到一小队人马,而刚从马上下来的,也果然正是御皇柒。

    一身月白的他披着鹤毫大氅,俊颜依旧,只是看着,气色不是很好。

    “……王爷?”

    画玄朗迎上去,语气中不掩惊讶。

    此刻才是天才大亮,御皇柒能出现在此,那么,他是半夜赶的路来此?

    随着一起来的还有陶衍,画玄朗转头一个示意,即刻有侍从过来将他们的马牵走了。

    “三哥。”

    御皇柒微微颌首,看着画玄朗,道:“音儿,是不是回来这里了?”

    不止是面容,那清越的声音中都透着几许疲倦,画玄朗刚要张嘴,却又没说什么。

    他想起来母亲吩咐的,音儿回来娘家的事,不要传回皇都去。

    只这几个神色变化中,御皇柒便知道,自己没有猜错。

    “三哥,我来接她。”

    依然是淡淡的语气,可其中,却有毋庸置疑的肯定。

    罢了,说是说了不将消息传回皇都,可是,人都自己找上门来了,再骗也骗不了。

    画玄朗道:“王爷,请先进去吧。”

    -

    七王爷御皇柒突然出现在镇国将军府,很快,整个将军府便都知道了。

    除了如音那个厢房,因为她不出来,也没有人敢去打扰。

    两人在正堂之中坐下不久,刚好遇上晨练回来的画言成,同样也是惊讶。

    “你们两之间到底怎么了,昨天音儿回来那模样,吓了我们一跳。”

    刚才已经听画玄朗大致讲述了昨日如音回来的情景,现在再听到她大哥的这一句,御皇柒只觉得自己的心一再紧着,暗暗地心疼。

    “是我不好,让她生气了。”

    也没有细说原因,但他的语气,让两个想要护着妹妹的哥哥也无从去责怪了。

    画言成轻叹口气,也坐下,喝着侍女奉上的茶。

    “我想见见她。”御皇柒看向画玄朗。

    大哥画言成为人刚正正直,相比来说,画玄朗或许更好说话。

    “大哥,你看——”画玄朗却还是看向自己大哥。

    “去吧。”

    毕竟是夫妻,总是要见面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面对面解决,总比这样避开好。

    画言成是这么想。

    然后又派了侍女去跟画夫人禀告此事。

    “待音儿气消,我一定好好谢谢两位兄长。”

    御皇柒微微颌首,起身,拄着他的虎头手杖直接就往如音的厢房去了,前段时间,他曾经跟如音一起在那儿小住过几日,对那儿并不陌生。

    看着他走出正堂,画言成画玄朗脸色却又微微惊讶,因为大家都道七王爷性情淡漠,可是他刚刚的表现——可见真的很在乎他们的妹妹。

    -

    彼时,厢房中,桌上搁着一只空碗,而桌边,如音正枕着手臂对着茶壶发呆。

    叩叩叩——

    敲门声不轻不重,还是将出神的她微微吓到,回神,下意识起身,要过去开门。

    手抚上门把的时候,不知道为何突然一顿。

    一种奇怪的感觉传过心中,她隔着门轻声问:“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快穿,男神大人乖〕〔农民工传记〕〔三国之九原虓虎〕〔隐仙〕〔灵明石猿〕〔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安之若素叶澜成〕〔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两界布道〕〔神话之我有几亿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