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提拔万浩鹏〕〔诡三国〕〔姑娘美且甜〕〔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戏闹初唐〕〔系统种田:美人娘〕〔王爷的小妾总想干〕〔北唐风云〕〔盛世余生只为遇见〕〔无限娇〕〔快穿之妲己的任务〕〔快穿之女配功德无〕〔一品姑爷〕〔衣手遮天〕〔甜妻若水〕〔璀璨仙途〕〔重拾璀璨星光〕〔山海意难平〕〔九零奋斗甜军嫂〕〔农女有福之王爷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一二九:月半子
    本站:m..如此,唐世玉也就放弃了纠结算不算的出那个人是谁,他开始用别的办法锁定那人。

    比如,他开始提问十三班的所有人一些离奇问题,唐世玉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从这些人地回答中,找到最优秀的那人,再从他的回答中找寻一丝破晓,进行卜算。

    另外他还让十三班的人向他提问题,目的也是为了在十三班里,找一下那个人的蛛丝马迹,因为他想能够撼动华夏国运的人,即便还没有成长,也应该是不同于常人的纯在。

    但是事实证明唐世玉猜错了,即便他把十三班挨个问了个遍,也一个一个的算了命格,其中最好的那人,也依然没有达到能影响华夏国运的地步。

    那么那个人究竟在哪儿呢?

    唐世玉琢磨不出什么,但是他确始终相信那个人就在十三班里,只是他现在还算不出来罢了,既然如此唐世玉也就接下了历史老师这个角色,打算来一场持久战,他还不信这个人真要能影响华国国运的话,还一点马脚都不露。

    已经许久没有在十三班搞过事情的唐世玉,就当十三班的人认为这节课又会一如既往的平安过去的时候,讲台上的唐老爷突然起身了。

    “太久没玩游戏了,这次就趁着剩的时间来一把吧!”

    唐世玉的话听在下面的人耳中,宛若雷音将他们给雷了个通透。

    “不是吧,还有十多分钟就下课了,他又发的什么疯啊!”

    “对呀,现在要是被抽到了话,答不上,就要站到全班被抽完为止,老天保佑千万别扔到我这儿啊,你实在要找人,就找那个死耗子吧!千万别找我啊!”

    “死狗,你说什么呢?”

    ......

    安静的教室,在唐世玉一句话后立马喧哗了起来,下边的人一个个都像是待宰的羊羔子一样,都在渴望唐世玉别抽到自己。

    讲台上,唐老爷子转过身去面向黑板,手中又掂起了那根决定下边人生死的“死亡粉笔!”

    嗖......!

    唐世玉轻轻讲粉笔向后一抛,粉笔就带着一道长长的抛物线,向着十三班的学生们飞去。

    在学生时代,学生们最害怕的是什么,自然就是老师的提问,而十三班的这群学霸最不怕的就是这个,但是他们却怕唐世玉那变态的问法,因为那完全不是他们这群高中学生能回答的知识领域。

    被抽到就意味着丢人,这让一直都是别人眼中的学霸加天才的十三班学生实在是接受不了,因为唐世玉的问题,能毫不留情地摧毁他们这么些年建立起来的自信。

    啪......!

    唐世玉的粉笔不偏不移,正好掉到了他在十三班的本家唐宇桌上。

    被唐世玉粉笔选召的唐宇,看见粉笔掉在了自己面前,吓得三魂去了七魄,他那儿答得上来唐世玉的问题?

    而让唐世玉当着全班臭骂一顿,在唐少看来实在是太丢人了,但是家里人已经和他打了招呼,让他别在唐世玉的课堂胡闹,不然就没他好果子吃。

    所以唐宇在唐世玉的课上一直都很规矩,不过现在唐世玉选到了他,难道自己真的要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

    唐宇想着实在觉得有些做不到,不过就在这时他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人。

    说时迟那时快,唐宇捡起桌上刚刚落下的粉笔,用力向后一抛。

    那支决定生死的粉笔就,在所有人地注视下,落到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人面前。

    “左...严?”

    转过身来的唐世玉看着自己抛出去的粉笔落到一个胖子面前,他楞了一下,这才想起了下边的胖子是谁,这才开口问道。

    要不是唐世玉第一天来的时候,见到这个大胖子被几个人围在中间,让人抓着衣领给摁在墙上,一副正在被校园欺凌的样子,而自己的出现又刚好救了他,唐世玉可能都记不住左严的名字。

    后来唐世玉为了寻找那个撼动华夏国运的人,讲十三班里的人的命格都挨个算了一遍,算到左严的时候,倒是让唐世玉也惊讶了一下。

    因为左严的命格竟然是传说中的“天煞孤星!”命格,注定一生漂泊,克己害人。不仅他自己的家人要遭其害,并且与之相关的人都将没有好下场。

    唐世玉算出左严命格的时候,自己也是让左严吓了一跳,因为这样的命格,前世必然是杀生无数以至于杀孽极重之人,并且还的是雄霸一方的无上霸主才有可能出现。

    所以当唐世玉认为左严就是那个撼动华夏国运之人时,他卦算了左严从出生后,所经历的每一件事,想从中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不过他越看下去,期间种种迹象都表明左严不是那个人,因为在唐世玉看来,左严这十八年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像是一个于国有利之人。

    “欺软怕硬、仗势欺人、胡作非为、窝囊无脑......!”

    开始的时候唐世玉还有些同情左严,因为站在他的角度,在左家确实有些难以自处,但是当唐世玉看到左严将自己当时才不过三岁的亲妹妹扔下,一个人跑了的时候,气的唐世玉差点没把手里的时空杯捏碎。

    唐世玉看到后来,又看到了那些被左严祸害的女孩儿,还有那些或直接或间接被左严弄的家破人亡的家庭。

    当唐世玉强忍着拍死左严的冲动,因为天煞孤星的命格与常人有些不一样,所以他又卦算了一下左严的未来后,发现左严到死也只是个不成器的小

    偷小摸。

    家道中落,母亲妹妹惨死,也并没有将左严改变什么,对于这样的人。唐世玉实在没了继续看下去的想法,他平复了一下自己因为左严而有些起伏的心境,停止了卜算左严,因为他彻底对左严失了兴趣。

    在唐世玉的心中,已经将左严打上了“垃圾”的标签。

    因为以唐世玉的性子,对抛弃妹妹的左严,自然是提不起丝毫的好感,“三岁看老!”抛弃至亲求活的家伙,唐世玉怎么可能看的上,相反他对左严的恶感倒是一点不少。没有一巴掌拍死这家伙,对脾气一向暴躁的唐世玉来说,就已经算是最大的仁慈了。

    于是,后来唐世玉对于左严这家伙,基本上也就是眼不见为净,而左严在只上了唐世玉两节课后,就被唐世玉赶出了教室,不许左严再来上他的历史课。

    这也是唐宇将粉笔扔给左严的原因,因为这家伙竟然没有向以往那样,在上课时离开教室。他把粉笔扔过去,就是要看左严接下来怎么死!

    不过在唐世玉印象中,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家伙上自己的课的时间只有两节,还基本上全都在睡觉。

    那次自己把他赶出教室后,倒也真没见过他出现在课堂上,怎么今天竟然反常的留在教室,而且还在那儿看书?

    哦,不对是翻书玩儿!

    在唐世玉眼中,左严那每秒一页的速度,实在怎么看也不像是在看书。

    唐世玉看了左严一会儿,见下边的左严似乎依旧沉迷在翻书的游戏中无法自拔,就连自己的粉笔落到他的面前都没发现。

    唐世玉捂着嘴,咳嗽道:“咳咳...咳!下边最后面那个,翻书玩的胖子,你站起来!”

    “噗呲......!”唐世玉的话,让十三班里的人都忍不住笑出声。

    所有人都将视线集中在了最后排的那个胖子身上,都在关心着左严会怎么出丑,却没一个人同情他。

    “是叫我吗?”

    正用神识刻录历史课本的左严听见似乎有人在叫自己,这才抬起头,看见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他指了指自己道。

    “不是你,这个班上难道还有一个“月半子?””

    “月半子?”唐世玉一句话,又让十三班的人有些忍俊不禁起来。

    左严听见是叫自己,这才缓缓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脑海里闪过上一次自己被抽到的记忆。

    左严看向讲台上的那个唐装老人,四目相对后,淡淡道:“把你问倒就行了是吧?”

    左严的话让唐世玉有些惊讶,因为左严这次竟然鼓起勇气说话了,而且在左严的眼神与他交汇的时候,左严那双眸子里那一闪而过的戏谑,让唐世玉心突然生出了一种左严是在扮猪吃老虎的感觉。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