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提拔万浩鹏〕〔诡三国〕〔姑娘美且甜〕〔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戏闹初唐〕〔系统种田:美人娘〕〔王爷的小妾总想干〕〔北唐风云〕〔盛世余生只为遇见〕〔无限娇〕〔快穿之妲己的任务〕〔快穿之女配功德无〕〔一品姑爷〕〔衣手遮天〕〔甜妻若水〕〔璀璨仙途〕〔重拾璀璨星光〕〔山海意难平〕〔九零奋斗甜军嫂〕〔农女有福之王爷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一三零:望神
    “眼神、眼神,一眼出神!”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在唐世玉这些术士看来这句话说得不假,只不过在他们看来人的眼睛是一个人神之所表。

    世间人不知凡几,但每个人眼里所展露的神都不一样,正如天底下找不到两片相同的树叶一样,一个人的眼神,便是一个人精气神的外在表现。

    他们这些术士在替人卜算的时候,有一门叫“望神”的功夫,看的就是一个人的眼睛所透露出来的“神!”。

    左严的眼睛,唐世玉自然看过,但是上次看的时候,唐世玉看到的全然是一幅凡人之“神”,而且还是浑浊无神那种,比起一般人都要差上许多。

    但是这次唐世玉从左严的眼里,竟然看到了别的东西,那是一种就连唐世玉都说不上来的东西。

    “混沌如初开,浩瀚如大海,那是一种历经衮衮红尘的超然于外,更是一种独行万世我自为尊的意志!”

    就这一眼间,唐世玉那在龙虎山时,就闻名于世的“望神”功夫,已经在与左严对视的那一眼中看到了许多让他吃惊的东西。

    就当唐世玉想要继续挖掘更多的时候,却被左严的话打断了他的“望神”。

    “你有一个很深的心结,困扰了很久,并且现在你这个心结已经成为你的心魔,此外,它还在吞噬着你的寿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也就到今年了!”

    唐世玉闻言,如遭雷击。

    哗.......!

    左严的话听在十三班的学生耳里,只是觉得左严的话完全找不到头脑,就像是在说什么小说情节一样。

    “还心魔,你当你修真呢?”

    但是这些话听在讲台上的唐世玉耳里,就如同冬日惊雷,夏日雷鸣。

    “修真者?”

    唐世玉脑海里一下子就冒出了左严是一个修真者的年头,但是唐世玉却看不透左严。

    “这怎么可能?以自己的眼界竟然看不透一个半大小子?”

    “不用看了,你看不出什么来的,至于算我?”

    左严摇摇头笑道:“呵呵,你可以试试,我倒是希望你能看出什么!”

    左严和唐世玉的几句对话将十三班的学生听得云里雾里的,他们都在都在想左严和唐世玉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真是见了鬼了,怎么今天的唐老爷子这么反常?”

    十三班的学生都认为今天的唐老爷子和左严都有些不一样,左严还好说发神经呗,可是唐老爷子怎么还一副相信左严那些胡话的样子。

    “难道我在他眼里看见的那些是真的?可这怎么可能,这小子才多大?”

    纵使唐世玉心里有许多疑问,但是在教室里他也不好直接问出来,毕竟左严的话已经有些逾越了。

    “好了,左严你坐下吧!”

    见唐世玉不回答自己的话,左严也不在意,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拿起桌面上的书继续“翻书玩儿!”

    “怎么还让他做下了?”

    “谁知道老爷子这是怎么了?”

    唐宇见唐世玉竟然让左严坐了回去,他费了这

    么大劲儿冒风险给左严挖坑,这怎么还没坑上呢?

    不过唐宇虽然不服,但是他也不敢质疑唐世玉,因为他爸已经只差没揪着他耳朵,对他说不要找唐世玉麻烦了。

    “哼,算你走运!”唐宇冲左严啐了一口。

    讲台之上,唐世玉正如左严所说,开始利用手里的卦宝“时空杯”卜算起了左严的命理。

    时空杯在唐世玉的催动下散发出一阵阵乳|白色的氤氲之气,将整个杯身完全笼罩,不一会儿时空杯的上方就浮现出了一个八卦阵盘,流光溢彩之间,散发着一种神秘的力量,这股力量好似来自过去,又好像是来自未来.....

    不过这些异样,除了下边看似漫不经心的左严外,没一个人能见到。

    砰......!

    突然,唐世玉猛地向后退出了四五步,直至靠到他身后的黑板才停了下来,时空杯上的八卦阵盘与周遭的氤氲之气尽皆消失的一干二净,露出了时空杯的原貌。

    “虚无!”

    “空白!”

    “黑暗!”

    这就是唐世玉的卜算结果,唐世玉看向下方的左严,眼里满是惊愕。

    “不应该呀!”

    他之前明明已经将左严的过去和未来看的清清楚楚,怎么现在就看不到了?

    唐世玉看着左严心中满是疑惑,而左严就似乎猜到了唐世玉会忍不住要算他异样,抬头望了唐世玉一眼。

    唐世玉在算他,左严自然感受的到,不过凭借唐世玉那点微末的“天机术”,要是能勘测他的命理轨迹,那才是真的怪了。

    要知道唐世玉之所以没有收到反噬,都是因为左严屏蔽了自己的天机,不然以唐世玉的本事,揣度他的过去和未来,当场暴毙已经是最好的下场了。

    左严举起右手,向着讲台上的唐世玉做了一个手势,他将右手食指举起对唐世玉晃了晃。

    唐世玉见状身子猛地一僵,在他的视野中四周一下变成了漆黑之色,无尽的黑暗与恐怖似乎就要将他毫不留情的吞噬。

    他现在才感受到那股能轻易要了他命的天道反噬,这来自天地的威压,一下子就让唐世玉后心冷汗直冒,这种被天道警告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今天他只是算了一个之前卜算过的人,一个在唐世玉看来不过下三等中最不入流的庸人命格的左严,怎么会让他遭受如此可怕的天道反噬?

    “除非,他就是那个人!”

    当唐世玉想到这种可能后,猛地看向下方的左严。这种生死一刻的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汗水自唐世玉的眉梢滴落。

    “可...为什么在我卜算的那刻,天道反噬没有降临?”

    正当唐世玉心中疑惑不解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毫无任何征兆地在他的脑海中响起,将讲台上眉梢紧锁的唐老爷子给吓了个激灵。

    “不用猜了,是我救得你!”

    “神识传音!这家伙是个地品修士?”

    “这怎么可能,他才多大?”

    “难道他是谁的二世身?”

    唐世

    玉的心里一下子就闪出了无数个念头和可能,不过无论是哪个年头,都让唐世玉觉得不可思议。

    即便是以唐世玉的眼界,也是实在想不出哪家门派或者那个家族能培养出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地品大宗师!”

    那个地品宗师不是闻名于天下的存在,要知道即便是当年哪个号称“武道奇迹!”的家伙,踏入地品也是在二十五岁。

    “十八岁的武道奇迹?”

    唐世玉都不知道这要是真的,再让其他人知道的话,估计都会欷吁他一句“疯子!”

    左严不知道的是自己无意间的一句话,就让唐世玉陷入了对自己的各种猜测中。他之所以保下唐世玉,有两个原因。

    其一,现在唐世玉和他都在教室,周围都是一群普通人,要是讲台上的唐世玉突然暴毙的话,对谁都不好

    其二,左严看出了唐世玉有点本事,比之前的按个扫地阿姨强了不只是一星半点,并且在左严看来唐世玉的天机术还不赖,只是因为受他的境界局限了而已,可以好好挖掘一下,可堪大用。

    其三,则是左严起了惜才之心,虽然在旁人看来唐世玉已经年纪一大把了,但是对于左严而言,七十有五的年纪,与稚童无异。

    而收服唐世玉,还有利于左严更好的了解和融入地球修真界,于是左严才会屏蔽自己的天机保下唐世玉。

    叮铃......!

    下课铃声如约而至,唐世玉临走的时候若有所思地看了下方依旧在翻书的左严一眼。

    唐世玉脸上那古怪的表情,令十三班里的学生都看向了最后排的左严,当然也有一些人是在看左严边上的狄妮尚。

    当然大多还是在看左严,其中也不乏一些对明显不怀好意的眼神,比如唐宇张猛,不过无论这些人的眼神如何不善,左严依旧是那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就好像被所有人盯着看的那人不是他一样。

    “不想死的话,下午五点来九龙潭找我!”

    唐世玉直到离开十三班的教室,脑海里依然在回响着左严的这句话。

    “不足十八岁的地品大宗师,这可能吗?”

    无论如何,唐世玉已经打定主意下午再见左严的时候,要好好摸一下左严的底。除此之外,他已经准备让人好好调查一下左严的身份背景。

    因为倘若左严真是一个地品宗师的话,就不可能凭空出现,在他的背后一定会有许多的蛛丝马迹,唐世玉相信等到下午再见的时候,一切就会有结论了。

    ......

    这边狄妮尚一下课,就在追问左严他说的唐世玉快死了的话是不是真的。

    而左严直接趴到了桌面上妆睡觉,一幅你别和我说话,我只想睡觉的样子。

    左严不肯说,狄妮尚再好奇也没用,她嗔骂了一句:“不说就不说有什么大不了的!”

    狄妮尚说着就起身离开了教室,一直到上课才回到了位置上。而左严依旧趴在桌子上,大梦春秋。

    就这样一直到了最后一节语文课,左严才从桌上怕了起来,因为他饿了,而且还是很饿的那种!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