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一三七:全性!
    十分钟后,唐世玉脸上的挣扎之色尽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坚定之色。

    “要我帮你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能答应的话,我可以帮你!”

    “你有条件?...说说看吧!”

    唐世玉没有立即说出自己的条件,他直视着左严的眼睛,似乎他想再从中看出什么。不过显然他的“望神”本领,对左严似乎没什么用,因为这次唐世玉依旧什么也看不出来。

    尝试无果,唐世玉这才道:“我唐世玉此生不叛龙虎山与华夏,如果你让我做的事中,有违这一点,即便我不是你的对手,却要为了它们,与你死命搏上一搏!”

    不等左严回答,唐世玉突然看向山下笼罩于夜色之下的华旦中学,缓缓道:“不管你说我螳臂当车也好,不自量力也罢,但我唐世玉作为修士这辈子,总要有那么点执念,不然也就是一活的久些的走肉罢了!”

    唐世玉言毕,自他身侧突然吹起了一阵狂风,吹乱了唐世玉满头的银发,却为他凭空添了一丝气势,似乎像是这方天地都在回应他的话一样。

    “我答应你,如果你所守护的不冒犯我、不与我为敌的话,我不会动他们的,况且你放心在地球上找麻烦,也不是我的初衷!”

    听见左严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唐世玉心中绷着的弦总算是松了下来,因为他就如左严所说的那样渴望力量,而且他也确实是活不过今年,原本他也不在意自己活多久,但是就在刚才唐世玉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件事儿没做,还不能就这么死了。

    但是他因为当年的那件事儿,身受重伤,在那之后他为了保留实力,能为国家和龙虎山做点事儿,选择了一条不归路的唐世玉,能熬到现在已经是油尽灯枯了。

    原本之前他对死亡这件事儿没有丝毫的抵触,甚至他还希望那天早点到来,因为要不是为了赎罪他都不会活这么久,恐怕早选棵歪脖子树吊死了事儿了。

    但是现在唐世玉在三千繁华中找到了一个绝对不能死的理由,所以他想要再挣扎一下,虽然唐世玉现在绝计算不是她的对手的,但是左严说了能给他力量,所以唐世玉就像一个溺水者抓到了一棵稻草那样,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左严身上。

    但是唐世玉又怕左严会让他做一些违背他良心的事儿,譬如与国家或是龙虎山为敌,所以他才会硬着头皮说了之前那番话。哪怕那有可能让他失去达成所愿的机会。

    不过现在唐世玉心中那最后一丝顾虑,也在左严那句话后消失了。只要左严不是全性的人,不与国家和龙虎山为敌,那唐世玉即便是做他手中的刀那又如何?

    现在唐世玉的心中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谁敢挡在他和她面前,就得死!

    “好了,记住你今天的话,从今以后你唐世玉无论之前身份是什么,从现在开始你就只是我左严的仆人而已,我会给你力量,但是相应的你也要为我事儿,明白吗?”

    左严说完,没等唐世玉回答,屈指一弹间,一道金色光束就在唐世玉眼中,射向了他的眉心处。

    金光一入唐

    世玉脑海,还没等唐世玉问什么,他整个人就陷入到了《太衍天机术》带来的庞大信息中,在外人眼中,唐世玉在那刻就像变成了一个傻子一样愣在那儿。

    十分钟后,唐世玉才算勉强接纳了左严传给他的《太衍天机术》,当然这是简化版的一部分。要知道《太衍天机术》可是左严的最强神通之一,要是直接传给唐世玉的话,能直接把他给撑爆,所以左严只能一部分一部分地给。

    “简直不可思议,天机术竟然还可以是修炼之法!”

    在唐世玉的认知中,他们术士一脉的修真者,都是先选择一门功法修炼灵力,再用灵力来布阵、施法、挂算。

    对于术士来说,只有更适合他们修炼的功法,却没有类似《太衍天机术》这样的直接就包含一套修炼体系和修炼方法的功法大全。

    举个例子,唐世玉之前的修炼方式,是修炼《木灵法》修炼出木灵力后,再用其来施展《龙虎仙法》中记载的和他自创的术法来战斗和卜算。

    但是现在唐世玉可以直接通过修炼《太衍天机术》,获得一种唐世玉没见过的力量,这种可以使他力量不在基于木属性灵力作战和卜算。

    比如说唐世玉之前因为木属性灵力的限制,没法使用火属性术法,但是现在他可以,甚至其它属性的术法唐世玉都可以使用,只要他修炼出《太衍天机术》中的那种名叫“炁!”的神秘力量,他就能像一个全属性术士一样,使用所有已知的术法。

    这对术士来说,无疑是一件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因为就如修真者有属性之分那样,术士亦然,若去了这个限制,那唐世玉会变得多强,这就他自己本人都想象不到。

    突然,在唐世玉心中冒出了一个恐怖的念头,自己猜拥有《太衍天机术》便感觉到了它的可怕。

    那一直拥有这样的功法的左严又会强到什么地步,而且就连这样逆天的功法都能随意送人的家伙,自身底蕴又会是多么骇然?

    “简直可怕!”

    唐世玉在完全了解了左严给他的东西的意义后,他的心神不受控制地震荡不已。

    “好了,东西我给你了,你就按照上面的修炼,后续的功法等你诞生“炁源!”后,我再给你,这之前你就安心修炼吧!”

    “对了......!”

    “呦,这不是唐老师吗?这么晚怎么还在这里,是在赏月吗?”

    唰...唰...唰!

    左严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给打断了,他寻声望去,视线中,秋名山顶又出现了三道人影。

    左边那人一头金发,身上的穿的也是一身金色的运动衫,有点像李小龙的那身,要是再有一身的腱子肉的话,远远望去就有点李小龙的样子了。不过再他脸上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离近了看起来反而有些斯文。刚才开口说话的就是他。

    “全性--下鬼米龙!”

    右边那人则一身黑袍遮身,那宽松的有些不像话的帽檐,将他整个头都给挡的一干二净,一般人看了可能都会问一句,这人穿成这样还能见路?不过答案显然

    是他看得清,甚至还看得很清楚,因为他完美的避开了秋名山山顶地上的石硕。

    “全性--黑袍麓山!”

    至于走在米龙和麓山中间的那人则是一名女人,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女孩儿,不足一米五的个头,仨人远远望去就像是一个“凹”。

    “全性--鬼泣...樱落!”

    唐世玉在念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明显语气一凝,比起之前的两个人,他言语中的忌惮之意更甚。

    “全性?”

    左严笑道:“就是你们正派一直围剿的那个?主张的是什么来着,我想想,哦,一毛不拔、一毫不取!”

    唐世玉对左严点了点头,回答道:“一群主张顺应自己的欲望,断绝知虑,按照天赋的真性来生活的家伙。”

    “自认为情欲乃人类的本性,所有的人都当如他们那样舍弃人间底名利,放纵自己的本能情欲!”

    “不错,我也这么认为!”

    “什么?”

    左严说出这句话后,唐世玉立马看向了说出这话的左严,在他的眼中充满了震惊之色。

    因为唐世玉没想到左严竟然可能会是全性的人。接下来米龙的话,让唐世玉一下子就如坐针毡起来。

    米龙听见左严的话后,笑道:“小子不错嘛,要不要考虑加入我们全性,为自己而活?”

    所与人包括那个中间的女孩和唐世玉,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左严这个胖子身上。

    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左严突然有些追忆道:“不过,那是很久以前了!”

    左严的让一直绷着的唐世玉松了一口气,要是左严是全性的,那他唐世玉就要陷入一个艰难的选择题了。而无论他选着那个,都意味着他要失去一件东西。

    不过现在好了,左严不是全性的人,并且似乎也没加入全性的想法。

    “很久以前的想法,但你现在也可以加入我们,不然的话,姐姐可要打你的屁屁了呦!”

    此刻中间的那个名叫“樱落”的女孩儿开口了,樱落的身体在外人看来,不折不扣地是萝莉模样,但她的声音却有些出人意料,不是想象中甜美的萝莉音,而是与她身体有些不符的御姐音。

    你可以想象一下,萝莉的外表御姐的声音集合到一起,却没有一丝违和是什么样的风景。总之绝对是迷死人不偿命感觉。

    “呵呵,打屁屁?这应该是我对你说的吧,小朋友?”

    左严打趣地说道,但是现场的气氛却没有因为他的打趣,而又一丝缓和的样子,反而一下子就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就连身处对面阵营的米龙和麓山都变得一脸严肃,但是他们瞒不了左严的是,是他们都在刻意压抑着自己幸灾乐祸的笑意,不让自己有一丝流露。

    而唐世玉的表情则更加凝重了,似乎是做好了随时就要开战的准备。

    “哗啦......!”

    在唐世玉的手心处,白色的雷霆若隐若现,熟悉唐世玉的人就会明白,他已经准备好要开大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