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七:起死回生
    本站:m..但当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左严身上时,左严却只是盯着门口笑而不语。

    为什么呢?

    因为在左严的眼中自门外走入了一个男子,正是先前被左严反手灭掉的地府使者“黑白无常君!”

    见左严未说话,更加证实了程峰心中所想。

    那就是左严这个家伙在打肿脸充胖子,虽然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

    “夏诗筠的爷爷死了是事实,难不成他还能起死回生不成!”

    一念至此,程峰又开口道:“怎么滴,我们的大天才所出的话不算话是屁吗?”

    左严还是不说话,程峰更得寸进尺了,他讥道:“不然怎么只管放不敢收呀?诗筠,你让他救夏老就是对夏老的不敬!”

    当事人左严还没说话,夏诗筠却对程峰十分的不耐烦了。

    夏诗筠出声道:“够了,程峰你给我闭嘴!我爷爷给谁治,怎么治是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教我!”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混厚男声打断了夏诗筠的话。

    “筠儿,怎么了?老远就听见你在发脾气,还让不让你爷爷好好休息了?”

    接着病房门就被人推开了,病房内走进了一群人。

    领头的是一男一女,男的气度不凡一看便是常年身居高位之人。

    而他身旁女人,已至中年,却好似二十七八岁的少女女性一般驻颜有术,一点也没有徐娘半老的感觉,与夏诗筠有着七分相似,一身黑色蕾丝长裙让她显得十分的雍容华贵。

    至于他们身后的人,看样子似乎是随行的秘书和保镖。

    ”夏诗筠见着眼前二人,刚刚压下的眼泪,又如洪水决堤般涌了出来,扑入女人的怀中哽咽着说“爸,妈!爷爷他.....呜呜.....呜!走了!

    夏诗筠的妈妈闻言一怔,随后轻轻地拍了拍夏诗筠的后背,柔声道:“筠儿,你爷爷没死,他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你要祝福他,知道吗?听妈吗的话别哭了”

    “什么,你爷爷他.....走了?”夏诗筠的爸爸夏卫国闻言一惊,大步窜到了自己父亲的病床前。

    看着眼前变成一条线的心率仪,夏卫国鼻子一酸。

    夏卫国对这个自己小时候熟悉,长大后渐渐陌生的父亲颤声道:“爸,儿子不孝,没能送您最后一程,您一路走……好!”

    这时候,刚收拾完黑白无常的左严,才回过神来看着病房发生的一切。

    刚刚之所以

    ,没有言语。是因为他正在问不速之客黑白无常一些问题,不过显然黑白无常似乎什么也没对我们的魔帝大人透露。

    不然他也不会是满脸别人欠了他钱似的表情了,见着夏诗筠一家似乎哭的差不多了。

    左严才慢吞吞的说:“哭什么,我说过不能救吗?”

    闻言夏诗筠一家皆是停止了悲戚,抬起头看着放此出言的左严。

    夏卫国望着眼前这个过分阴柔的年轻人,出声问道:“年轻人,你真能有办法救治家父?”

    左严反问道“我说能,就是有办法救你父亲,区别在于你信不信?”

    夏卫国沉思了片刻,朝身后招了招手,上来了一个保镖,夏卫国轻声给他说了什么,这个保镖便将除了左严的所有人都带了出去。

    程峰想说什么,却被后面的一个医生阻止了,跟着离开了病房。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夏卫国才笑道:

    “呵呵,先生若真能将家父起死回生,那你就是我夏卫国的救命恩人,以后有需要在下帮助的地方,在下绝无半分推辞!”

    夏卫国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心想“此人莫不是他们里的人?否则父亲已然离世,他又何出能就父亲的言语。”

    想到这里,夏卫国才一改之前的语气,恭敬地说了上面这番与他身份不符的话。

    左严即是猜到了夏卫国心中所想,既然他这么认为也好。免得还得自浪己费口舌,给他们解释一番。

    果然,夏诗筠刚想发问,便被夏卫国给用眼神瞪了回去。

    “先生请吧!”夏卫国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左严闻言,走到了老人床头手中凭空出现了一颗玻璃球状的物体。

    在常人眼中自然只能看玻璃球,而左严这类人眼中,里面还有一个灰色的小人,细看之下就是床上夏诗筠的爷爷夏正国无疑。

    只见左严将手中的玻璃球塞进了夏诗筠爷爷的嘴里,也就在玻璃球被服下的时候。

    滴!

    滴!滴……

    属于心率仪那独有的声音打破了沉寂道压抑的病房。

    原本已经呈一条直线的心率仪,又再次上升了起来。

    夏卫国见状,一个虎步迈到了老爷子跟前,伸出自己因激动而颤抖的右手放到了老爷子鼻前。

    当感受到了属于人才有的呼吸时,即便听闻父亲离世也未曾落泪的他,那一刻却是虎目含泪了。

    夏诗筠的妈妈贺芳华安慰好了怀里的女儿,冲

    着自己的丈夫夏卫国说:“卫国,咱爸已经没事了,你要放宽心呀!”

    “芳华我明白的,只是一想到自己都一把年纪了,之前还和自己的父亲那般怄气......”

    夏卫国苦笑着,叹气道“现在想想那些曾经放不下的事儿,真是讽刺!”

    贺芳华安慰道:“对呀,生命面前无大事儿!等爸醒了,咱们一家好好陪陪他老人家吧!”

    “嗯......!夏卫国抹了一把眼角重重的点头道。

    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事儿,整理下自己的衣角后,对着一旁嘴角含笑的左严严肃地说:“对了,还未正式请教先生尊姓大名呢?”

    边上的夏诗筠突然插嘴道:“什么先生呀?”

    夏诗筠挽起自己父亲的手臂,出声说:“爸,他是我的大学同学叫左严”

    “筠儿!怎么可以对先生这般没大没小,爸爸平时怎么教你的?”

    夏卫国听见夏诗筠这般言语无礼,赶忙出生制止道。

    “哼!本来就是,我又没说错,不信你问他!”夏诗筠有些不服,努了努嘴指着左严说。

    左严见状,接过了夏诗筠的话,看着夏诗筠嘟着的双唇淡道:“叔叔,不必多礼,诗筠说的都是实话,我是她的大学同学,她还救了我一命呢!”

    “哦!是吗?”夏卫国看着自己的女儿惊讶道。

    “爸,你还不相信筠儿吗?”说到这里夏诗筠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画面,双颊绯红,那娇羞的模样美不胜收。

    这时夏诗筠的妈妈贺芳华才打趣地说:“老夏呀!你怎么连自己女儿都不信呀!何况人家小严都说话了,你还不信呐?”

    “还是老妈对我好,相信我,不像某人!”说道某人时,夏诗筠还俏皮地瞪了一下自己的父亲。

    见状夏卫国尽管心中疑虑颇多,暂时却也生不出继续询问女儿的想法了。

    他朝着左严笑道:“先生想还未用晚膳吧?”,说完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

    夏诗筠的妈妈见状冲左严和夏诗筠说:“对呀这天都黑了,小严你和筠儿都还没吃饭呢吧?不如我们一同去附近吃顿晚饭吧?”

    “好呀,好呀!我的肚子早饿了,左严我们一起走吧!”夏诗筠闻言走到左严跟前,挽着他的手臂笑咪咪地说道。

    左严看着这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心中想到“多久没人邀请自己吃饭了,自己也多久没陪人也一同吃饭了。想想这也是自己不惜一切代价回来的原因吧。”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