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十一:地球修士的气节
    本站:m..就当黑白无常感慨的时候,左严又说:“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绝境或者禁地,无人涉及过而且有天材地宝那种?”

    见自己小弟没说话,左严又提示道:“或者什么浑身是宝的凶兽,或者是神兽之类的存在”

    “这个嘛,有道是有,不过你找这个干嘛?”黑白无常摸了摸头疑惑道。

    “当然是杀了补身体呀,这还用问吗?”左严满不在乎地淡淡道

    “噗!补身体,你牛,你真是我大哥,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空前绝后的存在!”

    黑白无常突然双手抱拳施了一礼,继续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亏得大哥手下留情没给我当场打杀了,小弟再次谢谢!”

    “不过,大哥您找死也不带捎上我的呀?这么搞不是活腻歪了找地儿寻死吗?”

    左严刚要开口便被他打断道:“大哥呀!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奶娃,家中还有糟糠之妻卧病在床,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成不?”

    “小的,在这里给你磕头谢罪了!”说完他作势便要跪下,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跪不下去。

    却听见左严冷道:“地球的修士,都如你这般毫无气节与傲骨?将跪地求饶看做家常便饭?”

    见黑白无常陷入沉思,左严又讥道:“难道你们为了小命,妻儿都能拱手让人?”

    说完左严便冲黑白无常好似打发乞儿一般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走。

    左严嗤笑道:“见你如此,我也实在提不起兴趣了解你们地球的什么绝境了,罢了哪滴血当我没给过,你走吧!”

    闻言,原本作势要跪的黑白无常突然暴起说道:“你他妈侮辱我可以,但不许你侮辱我地球修士!”

    “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地府勾魂小司,算不得什么有头有脸之人。”

    “刚刚我也忘了我还是修士,一心只想着求活。”他红着眼看着左严。

    “但现在,我黑白无常谢必安,斗胆姑且代表地球这个修真界,向你这个外来户发出挑战,无论生死。请给我记住地球修士的气节不是你个外来户能侮辱的!”

    左严望着眼前这个突然暴起的家伙,勾了勾手笑道:“来吧!”

    “索魂摄魂钩!”

    谢必安轻声唤了一声,一把通体漆黑似剑剑尖处却是弯钩的兵器应声而出。

    谢必安轻轻持钩一挥,一道灵力洪流便自其中涌现而出,轻轻落在地上后

    ,病房的地板便好似被炸弹袭击了一般,猛然炸裂开来。

    左严见状,心想这是灵器还是道器,似乎只感受到了灵力波动,这个样子应该是灵器无误了。

    就在左严思考谢必安拿出的是灵器还是道器的时候,谢必安将索魂勾一横,掠出一道残影,杀向了思虑中的左严直指脖颈,出手便是夺命之举。

    思虑中的左严见状,身体略微一侧,躲过了谢必安直指自己要害的一击。

    交错之间,电光火石里他右手食指和无名指轻轻一弯,在钩上轻微一弹,便将谢必安震得身形一滞。

    错身过后,谢必安感到自己的双手竟是快要握不住自己的索魂钩了。

    凝视着刚才错身过后,便飞出病房的左严,目光一扬跟了出去。

    看着落于地上的左严,他轻轻呼了口气,将索魂钩悬浮于身前,正对着在他眼中面带带不屑的左严。

    索魂钩好似个黑洞一般,将周边的灵力吸收一空,然后似乎像是吃饱了的样子,发出“嗡!”的一声。谢必安轻声喝道

    “索”

    “魂”

    “夺”

    “命”

    “钩!”

    随后他以手化剑之一指左严,索魂钩便如离弦的箭一般,向左严射去,连带着途径的空气都撕裂出了像是水面般的波纹。

    看着飞向自己的索魂钩,左严并未有何闪避的想法,因索魂钩飞到他的跟前,便再不能进分毫。

    等到灵力耗尽,它便再次飞回到了谢必安的面前。

    谢必安见状,未语。

    半响才道:“刚刚那招,是代表被你侮辱的我自己给你得,而这一招是代表所有被你侮辱的地球修士给你的,你给我接好了!”

    说完,谢必安,再次将索魂钩放在自己的胸前,从自己的口中吐出了一口心头血,滴在了索魂勾上。

    索魂钩便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这还不算完,片刻之后,他又吐出了两口心头之血滴了上去,原本通体漆黑的索魂钩,骤然间变得猩红无比,将谢必安的脸庞印的阴森无比。

    看着谢比安这明显取死的做法,左严无奈地说道:“你不等你一直在等的那个人了吗?这样做你可就等不到她了!”

    谢必安闻言身体一颤,随即又平静道:“她会明白的,不需要阁下操心,您还是多费心接下我这一招吧!”

    左严没有说话,只是又像谢

    必安勾了勾手,示意他尽管放马过来,自己接着便是。

    谢必安看着天空中左严的动作,心中一怒,一发狠,向索魂钩吐出了最后一口心头血,不仅如此他还燃烧了自己剩余的精血。

    冲着左严吼道:

    “怨!”

    “灵!”

    “血!”

    “修……罗!”

    “你他妈给老子死下来!”

    随着他喊出了最后这句话,索魂钩就带着无尽的血海,冲向了负手立于天际的左严。

    无数的怨灵在血海中嘶吼着,好像要把左严生吞活剥一般。

    轰隆……!一声,四周的大楼,包括之前的那栋医院大楼应声而碎,化作一片废墟,灰尘满天。

    血灵在冲到左严身前一米左右处,便又似之前一般不得分毫寸进,直至最后一丝血灵被消耗殆尽,也没有冲破左严的结界。

    谢必安发出最后一击后,便像死猪一样,直直倒在了地上。

    此刻的谢必安如同被他之前勾走魂魄的阳寿耗尽的凡人一般,衰老到了随时都有可能离开人世的地步。

    谢必安,感受着自己体内每分每秒都在流逝的生命力,惨然道:“饭饭,对不起,我不能再等你了,也没机会寻你了......”说着便合上了眼睛。

    空中的左严缓缓降到了他的身旁,看了黑白无常谢必安一眼。

    左严举起了自己的手,从自己的指尖逼出了一滴稀释了百倍的帝血,滴在了躺在地上的谢必安的额头处。

    就在帝血进入谢必安额头处之际,在他身上光华骤然大盛,虚龙幻凤的虚影环绕在他的身体四周,好似举世唯他独尊一般。

    几个呼吸间,谢必安就从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变成了之前那个身着黑白色西装的帅气青年。

    躺在地上的谢必安,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感受着自己的身体,不解的看着左严,一脸的茫然。

    左严见状冲他说道:“地球的修士有没有傲骨我不知道,反正本帝觉得你还不错,算是我来到地球后,第二个让我比较满意的人。”

    谢必安哑然,他又继续道:“记住,之前的谢必安已经死了,现在的你命是我的,是我的魔帝无名的小弟,明白了吗?”

    左严静静地凝视着地上的谢必安,谢必安原本还想拒绝,但不知为何见着左严的眼神,竟是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