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十二:独在异乡为异客
    本站:m..谢必安和左严打斗的现场,四周大楼的残垣断壁,正无声地控诉着这场战斗的残暴,惊慌失措的人们四处逃散着......

    废墟之中左严依旧负手而立,谢必安则瘫坐在地上。

    左严见他点了点头,才笑道:“放心跟着老大我,亏不了你,我们那儿,别人求着认我做大哥,我还不一定要。”

    谢必安尴尬地笑了笑。

    见他似乎不信,左严又道:“不信,好好感受你体内的帝血!它可不是一般的天材地宝能媲美得。”

    谢必安问言一愣,左严便在他的眼中,直接撕裂空间消失了。

    谢必安在他走后,感受着自己体内那滴仿佛天地间唯我独尊的鲜血,还有自己那无时无刻不在增强的肉身力量和灵力。他没由的感到一阵莫名的激动,他觉得自己要在地府中崛起了。

    谢必安捏了捏拳头,空气中便发出一阵爆豆子般的声响,感受着这恐怖的肉体力量,他笑道“这下,终于不用看崔府君的那张臭脸了。”

    这时,之前被他击碎的大楼和龟裂的街道开始了重塑,不一会儿,就恢复了之前打斗没开始的样子。这场战斗中死亡的人和逃离的人,也重新回到了原位,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谢必安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因为这就是地球的规则。修士是无法直接伤害普通人,因为压根没用。

    在天道法则的约束下,只要你对凡人出手便会招来雷劫,但如果是你无心之举。

    如现在左严和谢必安发生的修士与修士之间的战斗,待时间一到,在余波中损毁的东西和死亡的凡人,在天道法则的保护下都会全部复原,只不过这部分记忆会全部清除。

    除了那万分之一的人会有出现既视感的可能,就是觉得眼前的事儿或是地方自己来过,但别的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但今天这件事儿是个意外,原本谢必安处在元婴期是没有这么大的破坏力的。而洞虚境后的修士之间的战斗,都会产生巨大的破坏力。所以洞虚期之上的战斗都是在虚境中进行的。

    而虚境便是洞虚境界的强者才能进入的一处里空间,如同地府一般是与地球平行的次空间。

    当修真者修行至洞虚境后,就能感受到除了五行灵力之外的虚空灵力,之后就能打开虚境之门进入传说中的虚境,而打开虚境之门也成洞虚强者的标志。

    境界暴涨后的谢必安便和左严打了起来,自然没空感悟传说中的虚境之门,自然也就造成了这个下场。不过那时候谢必安受了刺激,那还管这些。

    这下回去不好交差了,谢必安看着周围完好如初丝毫看不出大战了一场的凡界。

    “嘿嘿!”

    谢必安突然笑了,不过却笑的诡异至极……

    回到金碧辉煌国际酒店,在左严去了十多分钟的厕所都还未回来之后。

    夏卫国终于在夏诗筠的强烈要求下,唤来了保镖来到包间的洗手间寻左严。

    就当保镖搜索了整个男士洗手间,都没发现左严就要出去向夏卫国复命的时候。

    他刚走,左严便从撕裂的空间中走了出来,还没站稳便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他擦了擦嘴,苦笑道:“果然装逼是要招雷劈得!”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想撕个空间而已,有必要运气那么好,还让我碰见了虚兽这玩意儿?这下伤势又加重了,真是得不偿失。

    虚兽,乃只生存于无尽虚空之中的强大荒兽,每一只成年的虚兽都相当于仙主级的绝世强者,这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玩意没有肉体。完全是由最为纯粹的虚空法则之力构成,现在的左严除了肉身力量,法则大道之力全无,更别说神通了。见着虚兽不说小命不保,可也得脚底抹油,能溜就溜。不过看样子,似乎他没跑成。

    “玛德!亏到姥姥家了!”

    左严笑骂道,洗了洗手便向门外走去,心想这虚兽什么时候鼻子这么灵敏了,竟然还嗅到我身上的帝源,把他魔大爷当成了“法果”,死追着不放。

    包厢内餐桌上,正听了保镖的汇报,而陷入困惑的夏家人,见到左严出现,顿时愕然。

    夏诗筠立马起身小跑过来,冲着左严焦急问道:“左严你去哪儿了呀?”

    没等左严回答,又坏笑着说“上个洗手间去那么久,不是掉洗手间了吧!”说着,便用眼睛上下打量着左严的衣服,拉着他转身翻找,似乎不找到左严掉坑里的证据就不罢休一样。

    左严见她还动上手了,赶忙说道:“哪能呀!我是去的外边的洗手间,没看见包间里的洗手间而已,怎么你还急上了?”

    夏诗筠闻言吐了吐自己的丁香小舌娇嗔道:“胡说,人家才不急呢!不过你迟迟不回来,老爸不让上甜品,我才着急的好吧!”

    左严见到眼前女子的娇羞姿态,似乎想起了之前的什么人,神色黯然,摸了摸夏诗筠的头发,出声道:“走吧!你这个贪吃兽,不是等不及了吗?还愣着干嘛?”

    夏诗筠听左严这么说才想起了“甜品”这回事儿,赶忙拉着左严跑到了位置上,冲着自己的父亲撒娇道:“爸爸,这下可以上甜品了吧?”

    夏卫国见女儿这幅神态,心中一喜。心想果然和我猜的一样。

    他打量了一下左严,似乎再寻找什么。心想“让一个人起死回生,可不是什么芝麻小事儿,不付出点代价怎么可能。他消失这段时间,可能便是在稳固伤势。可怎么脸色相见之前,反而更加苍白了呢?”

    想着,夏卫国出声问道:“小严,你没事儿吧?”

    左严听见夏诗筠父亲的问话,笑着回道:“我很好呀,叔叔不用担心我。”

    “没事儿就好!”

    夏卫国说着,向一旁的小姐招了招手。

    见状,旗袍小姐走到他的面前恭敬地说道:“先生,您有什么吩咐吗?”

    “可以上菜了!”夏卫国冲她说道。

    “好的,请稍等!”她施了个万福,便退了下去。

    不一会儿又如开头那般,一群身着厨师装,姿容各有特色女厨师,推着餐车向左严他们介绍甜品的信息。

    夜影西垂,

    一场宾主尽欢的晚餐,就在夏诗筠一家的欢声笑语中过去了。

    左严是真的许久没有活的这么像人一样了,有人关心,能与人交流日子,果真比在仙武世界中都不张嘴的神识交流要有趣多了。

    饭后,左严随着夏家人回到了顶楼停机坪。途中夏诗筠笑嘻嘻的跑上来挽着左严的手,左严看着她笑了笑,也没有拒绝。

    后面的夏卫国夫妇俩,笑了笑先一步上了飞机。

    左严现在停机坪边缘,静静地望着自己脚下,“华海!”这座华夏一流城市,灯火辉煌之中纸醉金迷的生活是仙武必不了的。

    夏诗筠看着他的侧脸,她注意到了他没有焦距的眼神中仿佛蕴含着抹不尽的孤独一样,她不由有些心疼他。轻轻地挽起他的手,告诉他自己在他身旁,他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孤单。

    思索中的左严似乎感受到夏诗筠轻微的动作,低头望了她一眼。

    在那短暂一眼中,夏诗筠似乎感受到了左严那历经了万世沧桑一般孤寂。

    在左严深邃的眼中似乎有这样一幅画面。他在一条路上不停地走着,已经一个人走了很久很久,身边的人不断离去,不断地挽留他,他都没有停下他的脚步,他就像是一个异客一样,似乎就要那么一直亘古地走下去,直到世界毁灭或是走到尽头。

    夏诗筠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幻觉,只是抱着左严的手愈发紧了起来。

    左严看着脚下的城市,若有所思。

    比之仙武大世界那纯粹落后几千年的娱乐方式与压根就没有的科学技术,二者各有特色,左严也不好评判那个世界更适合人类生存。

    仙武世界的生存法则比地球残酷千倍万倍,强者主导一切。他们制定法则秩序,弱者生来只能逆来顺从。

    相对而言,地球便要好上太多了。虽然生活在上位者制定的规则之中,但生活无虞。不用像仙武之人一般朝不保夕。

    虽然不会像仙武之人一般,经常便会有有什么奇遇落在头上,“朝是菜市卖菜翁,暮为府中权倾客。”可起码衣食无忧,娶妻生子安享天伦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仙武世界里的人,动戈便是屠人满门,斩草除根之举。按理来说修炼之人的寿命一般都不算短,但整个仙武大世界的人均寿命,却同地球人一般只有八十来岁。

    要知道仙武世界的人口基数是地球的千万倍之巨,其中修士占了近7成,可人均寿命却同地球人一样。你就能想到每天有多少人在仙武世界默默无闻的死去。在那个世界,死亡真的就如同地球人吃饭一般,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在那边可没人会管他们是死是活,更不会像地球一样,,杀个人还要犯法判刑。

    左严低下头看着就要将头放在他肩膀上的夏诗筠,轻轻将手臂抽离。

    对她说道:“走吧,咱们回医院,别让叔叔阿姨等急了。”

    夏诗筠顺从地点点头,和左严一起走上了飞机。

    不一会儿,在螺旋桨特有的声音中,飞机向着医院飞去......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