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恃宠不骄枉为妃〕〔神魔笑球道〕〔穿越之毒妃嫁到〕〔异界种植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地狱归来当保镖〕〔神器大道〕〔末世林蛮〕〔九宫皇妃〕〔谋天医凰〕〔龙象帝尊〕〔田园喜嫁:小妻太〕〔天唐锦绣〕〔蜀山剑宗系统〕〔灰烬之燃〕〔扶摇而上婉君心〕〔这个世界很武者〕〔仙帝归来混都市〕〔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重生之末世:救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十六:崔府君的忧伤(四更)
    本站:m..vip001号病房内

    “额……!”病房里的程峰尴尬的笑了笑。

    一边的夏诗筠,看到程峰那仿佛真吃了翔的表情,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小脸,偷笑起来。

    左严见程峰的样子,用手指了指一旁柜子上的榴莲道“这样吧!这附近也根本找不出什么翔,你把这个榴莲吃了这事儿就过去了,你看成不?”

    程峰听见左严这么说,如蒙大赦赶忙跑过去拿起水果刀便向榴莲动起了手,好像生怕左严后悔一样。三下两除二,一顿操作就把榴莲剥成了两半,动作流利的就像专业开榴莲的一样。

    夏诗筠看着那对半分开的榴莲,心想“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榴莲?”

    那股属于榴莲独有的味道弥漫整个病房,其他人还好,问到的还是正常的榴莲味。

    程峰闻到的味道却好像真正的翔一般,臭气熏天。

    程峰看了看眼前这个榴莲,心想也没有坏呀!可他妈怎么那么臭啊!捧着它就好像抓了翔一样,衣服上,手上全是这股翔味。

    他咬了咬牙,想到“玛德!吃个榴莲还能比吃翔惨不成?”说着便直接拿手抓着吃了起来。

    越吃他越怀疑自己是在吃翔,因为他妈实在是太臭了,而且味道还特别大,特别足!

    好不容易他终于吃完了,期间他去洗手间吐了三次,不过奇怪的是他胆水都快吐出来了,刚刚吃进去的榴莲却一点没吐出来。

    搞得他要不是身上一股翔味,都要怀疑自己吃没吃那个榴莲了。

    在程峰吃完他的“翔”带着一脸的怨恨离开后,不错就是“翔!”,我们魔帝将洗手间里的“翔!”幻化成了那个榴莲,让程峰吃了下去。

    不然以他的个性,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几次三番挑衅自己的人。

    夏诗筠也陪同的父母离开了医院,临走的时候跑到他面前,贴着他的耳多对他说,让他好好休息,自己明天再来看他。

    左严才回到了自己的vip099号病房,躺在床上看着头顶天花板。

    心中想道,“不知道仙武世界那边如何了。

    算算时间自己在地球消失了两年,在那边却过了两万年。

    整整是一比一万的比例!在这边待一天,便相当于在仙武世界待了约莫二十七年,这时间流速也

    太恐怖了吧!”

    那边的人,不知道如何了。不过应该都过得不错吧!诺大一个魔域都唯我魔国独尊,其中强者无数,还有变异的自己坐镇,还能有什么问题?

    但自己为什么会如此莫名的不安呢?回到地球后自己与变异体的联系便断了,总让他有种有事儿要发生的直觉。

    但现在的自己的状态压根别想尝试建立联系,看来现下的当务之急,还是赶快恢复伤势呀!

    突然躺下的左严突然坐了起来,“诶!这小家伙怎么弄成这样,小命都快没了!”左严嘀咕道,因为他突然感受到了自己留在谢必安体内的帝血的异样。

    “罢了,去看看吧!”

    说完便又撕裂空间消失在了原地……

    阴曹地府判官属内,昏暗的大殿中,明明一上一下立着两人,却沉寂的落针可闻,死气沉沉。

    大殿四周悬浮的鬼火倒是跳动着的,给给原本森然的大殿增添了些许生气。

    “你想好了?这次再对我出手可就犯了我的底线,我可不会再轻饶你了呦!”站于上方,身着墨袍头戴黑金束发冠的男子打破寂静道。

    “那是自然,你以为我在和你闹着玩不成?”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老子早就对我俩的工作安排有意见了!”

    “是吗?多久了?你这意见,怎么之前不说呢?”

    “之前打不过你,自然你是大爷,我只能夹着尾巴做事儿,如今不一样了嘛!”

    “呵呵!你口气不小呀,谢必安!你当真要同我来真的?我猜猜,洞虚初期?还是洞虚中期?否则你哪来的胆子?”崔府君挑眉道。

    “别猜了,洞虚后期大圆满,一句话,打不打?”

    “洞虚后期大圆满!行!你厉害,以后我去勾魂成了不?”崔府君自台阶上走了下来,将一枚印章扔给了谢必安。

    谢必安怪笑着看着飞过来的“印章”,以指化剑一横,大殿内顿时剑气激荡,将大殿内的桌案震的一晃。

    印章在其面前三尺有余的地方,化作碎片四散开来。

    崔府君突然喝道:“洞虚后期大圆满,我他妈怎么那么不信呢?”说完便自高台暴掠而出,掌气如虹,直攻谢必安腹部命门而去。

    谢必安略微侧身一个飘逸的前

    空翻,避开了这攻向命门的一掌,立于殿中,两旁大殿里的物件都在崔府君一掌的余波震为筛粉,可见崔府君这一掌之力何其惊人。

    见这蓄力一掌未能建功,崔府君缓缓取出了自己的三尺青锋,指着谢必安道:“你要战,玩真的,那我可不客气了!”剑身向前轻轻一挥,便在虚空中轻易划出了一道道如水波一般的浪纹。

    崔府君举剑一挑,一道剑气便带着撕裂一切的气势,冲向了大殿中央的谢必安。

    看着这来者不善的一剑,谢必安并没有闪避的动作,只是双拳紧握交叉放于胸口深深吸了一口气,运与双手之间,竟然是要硬生生地用手挡住这气势汹汹的一剑。

    接着在崔府君惊讶的目光中,谢必安在剑光中的冲击中退至了大殿门外的庭院之中,缓缓地放下了横于胸前的双手。

    面对自己的这一击,他似乎仅仅是右臂衣袖裂开了一丝肉眼可见的口子,他不由地感到一阵无语。

    突然谢必安身侧索魂钩浮现而出,谢必安持钩立于殿外,说不尽的飘逸风流。

    崔府君实在见不得他在自己面前耍帅,双手持剑一招“剑扣天门”,向他激射而去。

    谢必安笑了笑,左手于钩身一抹,索魂钩便如之前一般猩红一片。

    他冲冲杀过来的崔府君道:“你不是不信我是洞虚后期吗?我这就让你看看,现在你与我的差距!”

    他将索魂钩高举,一字一句道:“怨-灵-血-修-罗!”

    将索魂钩横空一挥,一道道血灵便自其中喷涌而出,嘶吼着冲向了转攻为守的崔府君。

    面对如同洪流一般倾泻而出的血灵,崔府君长剑一横,便同绞肉机一般舞动起来。

    刹那间剑罡大作,在他的身前形成一面牢不可破的剑盾,冲在前面的血灵被剑盾搅碎的四散开来,好似真的牢不可破一般。

    不过接下来事实证明,他的剑盾并不是牢不可破,这样的情况仅仅坚持了几息后,剑盾便化作流光消散。

    破盾的血灵自崔府君体内透体而出,发出了欢愉满足的笑声,仿佛吃了随后一顿丰盛的大餐一样。

    崔府君右手驻剑,单膝跪于寸寸龟裂的青石地板上。

    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脸色苍白,体气息更是时刻都在降低。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