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晏少的第25根肋骨〕〔从看见寿命值开始〕〔闻君入梦来〕〔都市绝品狂尊〕〔向隔壁许先生撒个〕〔逆流惊涛〕〔农家娇女有点泉〕〔木叶寒风〕〔护妻夫君不迟到〕〔陆爷在八零又被欺〕〔见稽古的美食格斗〕〔姜医生每天都在艰〕〔她是翟爷掌中娇〕〔完美少女之魔都夜〕〔重生之我是天下第〕〔诸天福运〕〔宋疆〕〔我炸了游戏服务器〕〔星莲世界之本源梦〕〔拯救全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十八:大老粗?(六更)
    本站:m..阴律司,判官属卷宗室。灰暗的大理石地板上全是凌乱堆放的卷宗档案,显示出这里刚刚遭到了一番虐待。

    卷宗室最深处的桌案下,谢必安躺在哪里,不知是喜是悲。

    “来了?罪法司的钟馗大人,我等你很久了。”谢必安淡淡道。

    “你知道我会来?”

    “这是自然,打了小的,自然做好了被大的打的准备!”

    “没看出来呀,之前只知你谢必安是难得的痴情种子,可本座还是头一次知道你这么明事理。”不知何时坐于太师椅之上的钟馗,轻笑道。

    “这么说,您是真的要打我一顿,以报崔府君之仇,是吗?”

    钟馗笑而点头未语

    谢必安继续道:“很明显的试探的做法,您这么精明,莫不是还看不透?”

    “我知道!”

    谢必安闻言,更加不解地看着钟馗。

    钟馗淡淡道:“杀的了鸡才能儆的住猴!”

    “呵呵!那我可真倒霉,成了那只撞在枪口上的鸡了”谢必安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算是吧!”

    “没得商量了?”

    “没有!”

    谢必安躺在地上,钟馗坐在太师椅上。两人都没有说话,谢必安却是暗自运转起了周身气机,牵引着四周的灵力。

    钟馗自然察觉到了谢必安的小动作,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小小的洞虚后期,在他面前再蹦又能蹦到哪儿去。

    等谢必安蓄势的差不多的时候,他起身拿起了案前砚台上的毛颖把玩道

    “紫毫笔,尖如锥兮利如刀。

    江南石上有老兔,吃竹饮泉生毫。

    宣城之人采为笔,千万毛中拣毫。

    毫虽轻,功甚重。

    管勒工名充岁贡,君兮臣兮勿轻用。

    勿轻用,将何如?”

    谢必安缓缓地从地上站起身来,轻笑道:“想不到,地府公认的大老粗,竟然还有吟诗做赋的雅兴,让他们知道估计下巴都得惊掉!”

    “呵呵!准备好了?”钟馗没有接他的话,挥了挥手中的毛颖说道。

    “还差一点,不过也差不多了,来吧!”

    谢必安取出索魂钩,吐

    了口精血在上面,顿时猩红之光大振,将他的脸庞映照阴冷无比。

    “才开始便这般拼命了?”钟馗见状出声道。

    “拼命九死一生,不拼十死无生!你说呢?”谢必安持钩冲向钟馗道。

    钟馗见其冲来,并未闪避,持笔与之交锋起来。

    二人,一为攻,一为守。谢必安攻了数十息,看似占尽上风的凌厉攻势,甚至连钟馗手中的毛颖都未碰到。

    谢必安见自己的灵力不断地下降,却没有对钟馗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突然收招退于一侧。

    钟馗见状也没有乘胜追击,只是静静地看着正在大口换气的谢必安。

    谢必安看着眼前的钟馗,他知道自己如果在这么打下去,等到灵力耗尽后,只有死路一条。

    “他必须集中力量对钟馗造成伤害,再司机跑路,不然等候他的便只有死。”

    想到这里,谢必安便尝试摧动左严留在他体内的那滴血,可无论他怎么摧动,它都如同死物一般毫无波澜。

    “玛德!看来还得靠自己。”

    想着谢必安便运转灵力逼出了自己的心头血,滴在了索魂钩之上,刹那间殷红的血光便笼罩了整个卷宗室。

    谢必安见状心生骇然,这才多久自己的肉身便得到了如此提高,这滴心头血起码相当于之前的三滴,而且更加纯净。

    感受着自己心血散发出的恐怖气息,谢必安心中的对于自己这击建功的把握又增加了一成。

    本来对于钟馗这样的大乘期修士,谢必安根本提不出对抗的连头。要不是左严的那滴血,可能谢必安打都不会打,就会低头认错。

    因为谢必安对于自己的小命还是很在意的,因为他还有很重要的事儿还没做完,实在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也是因为这个,谢必安才会如此的惜命,甚至落了个窝囊废的名号也在所不惜。

    谢必安对面的钟馗见到眼前的异壮,一寸宽的双眉微蹙,却并未出手打断谢必安。

    因为他也想看看一向窝囊的谢必安,能在他面前翻出什么浪花来。

    谢必安见自己一滴心血便有如此威力,便又一口气逼出了两滴滴于其上。

    殷红之光便凝如实质,散发着好似要毁天灭

    地的气息。不过谢必安却此刻却是身形一晃,眼看便要驾驭不住,但在他一阵轻颤后,随即又突然稳定下来。

    其实刚逼出心血,谢必安便感到自己撑不住了,刚要昏睡过去,却自胸口传来了一股温和的灵力补充了他的损耗,他寻迹而去,正是左严留下的那滴血发出的灵力。

    见左严留下的那滴血又有反应了,谢必安心中的信心又增加了些许。

    等脑子彻底清醒了,谢必安便继续运转功法,将索魂钩浮于自己的胸前道:“这招还是我第一次尝试,判官大人你可接好了!”

    钟馗没答话,只是将放于身后的左手拿了出来。又做了一个招手的动作,示意谢必安尽管放马过来。

    谢必安见状,双手结出几个复杂的手印,在他胸前的索魂钩便开始颤抖起来,通体散发着骇人血芒的它,似乎等不及要见血了一样。

    待谢必安打完手印,索魂勾已经像是不受他控制了一样,剧烈晃动起来。

    当谢必安真的就要控制不住手中索魂钩时,他才轻声喝道:“血灵九闪一闪-鬼神惊!

    话还没说完,索魂钩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化作一道血虹飞向钟馗,所到之处空间塌陷,虚空震荡。

    面对好似要毁灭一切的索魂钩,钟馗似乎没有想到谢必安能对他产生这么大威胁,他突然睁大了眼睛怒道:“雕虫小技,休在本君面前卖弄!”此时一直握在钟馗手中的那支毛颖,在一阵光彩幻化之后变成了朱砂笔,笔又变成了一把通体通红的长剑。

    长剑一出,周遭的火灵力便疯狂地涌入其中,紫色和火焰环绕,惊雷咋起,钟馗持剑怒道:“代-天-罚-恶!”

    随后他大手持剑一挥,一道胳膊般粗细的紫火雷霆便向谢必安轰去,与索魂钩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整个卷宗室在余波中化作了飞灰。

    随着最后一丝余波散尽,废墟之中,谢必安躺着西装炸裂浑身是血,钟馗站着右手衣袖尽碎。

    正当钟馗准备一剑结果这个弄坏自己衣袖的家伙的时候,一道声音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好似九天之前飘荡而下的仙人之语一般,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搞我小弟,你-确定?”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噬神纵天〕〔大宇微尘〕〔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曜天之刃〕〔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以情为陷:总裁的〕〔误入歧途苏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大道纪〕〔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一世巅峰〕〔林辛言宗景灏免费〕〔江唯林南烟〕〔傅沉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