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提拔万浩鹏〕〔诡三国〕〔姑娘美且甜〕〔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戏闹初唐〕〔系统种田:美人娘〕〔王爷的小妾总想干〕〔北唐风云〕〔盛世余生只为遇见〕〔无限娇〕〔快穿之妲己的任务〕〔快穿之女配功德无〕〔一品姑爷〕〔衣手遮天〕〔甜妻若水〕〔璀璨仙途〕〔重拾璀璨星光〕〔山海意难平〕〔九零奋斗甜军嫂〕〔农女有福之王爷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十九:钟馗的愤懑(七更)
    本站:m..地府阴律司卷宗室,原本巍峨的楼阁伫立之地,只剩下了一片狼藉的废墟。

    废墟之中的空地上,钟馗眯了咪自己铜铃般的大眼睛,看着眼前出现的不速之客。

    “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就是那个帮谢必安连破六境的家伙吧?不知阁下这般助我府职人员,有何图谋呀?”

    看着面前这个身着朱袍,看似五大三粗的地府罚罪司钟馗,左严实在没想道传说中的大老粗,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答道“我想做什么需要理由吗?我做什么又为什么要告诉你?”

    钟馗愕然,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不过细想也是,他不是地府府职人员要做什么,确实不需要对自己说明什么。不过他也只是这么想想。

    遂即他笑道:“你不说,那我就自己要答案了,我自己寻便与你无关系了吧?”他的言下之意是你不说我管不着,但谢必安他管得着,他向自己手下要说法,也就轮不到左严这个外人来管了。

    说着钟馗便向躺在废墟之中的谢必安暴掠而去,快若惊雷的他只在原地留下个一道残影,便出现在了谢必安身前。

    正当钟馗要将地上谢必安带离之际,突然发现自己面前的谢必安竟然只是一道残影!

    钟馗急忙向后望去,却发现谢必安正坐于左严面前的废墟里,脸色虽然依旧苍白,却从之前的昏迷不醒中醒了过来,

    冲着他怪笑一声,指着旁边的左严道:“了解一下,这是我大哥!”满脸的小人得志之色,一览无余。

    钟馗嘴角微颤,香肠一样的嘴唇蠕动了几下,却是未出一言。

    “大哥?没听说这痴情种子有什么大哥呀!莫不是这小子诓我?”

    想着便用他那铜铃一般的卡姿兰黛大眼睛,盯着似笑非笑的左严。

    不知道的见了两人的外貌,估计会以为三人是红杏出墙的妇人与抓奸在手的丈夫。

    红杏自然便是相貌略微阴柔的左严,而出墙之人嘛,自然便是被正牌丈夫打倒在地明显受伤不轻的谢必安了。

    至于那个被绿了的丈夫,自然便是我们正怒目圆睁的钟馗了。

    不过我们的钟馗大人自然不会这么想,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思索左严的身份,还有对他实力境界的狐疑,因为他发现完全看不透左严。

    坐在地上的谢必安,在左严未出现之前。

    见自己的压箱底的武技都被钟馗轻易破除,便知道自己怕是凶多吉少了,所以他压根没想过自己能活下来。

    心想自己终归是寻不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心上人了,不过就这么解脱,也总比再

    千年万年的等待来的洒脱!

    不过似乎上天不愿意轻易放过他这么个痴情种子,见突然左严出现拦下了钟馗的绝杀。

    他那熄灭的求生欲又熊熊燃烧了起来,但钟馗的“代天罚罪”不愧是地阶武技,即便抵消了大半也是让他在见着左严后便彻底昏死了过去。

    待他再醒来之际,发现钟馗正瞪着左严,他便出声说了之前那句话。

    意思是你钟馗想杀我可以,不过得先问过自己的老大同不同意!

    左严看着眼前大名鼎鼎的地府判官钟馗,大乘期巅峰大圆满境界。

    是目前见到的地球修士中最强的灵修,难怪能把谢必安搞得毫无招架之力。

    不过就钟馗的实力,哪怕他如今不在状态,但仅靠着那恢复一点的肉体力量,便不是大乘期能比的。所以面对不过区区大乘期的钟馗,他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

    左严蹲下身子,冲着地上的谢必安的胸口几处大穴闪电般地点了几下,说道:“谁把你打趴下的,你就是抓着他的鞋带也要爬上去把他给我干趴娄,现在你被他打趴下了!”

    说着左严指了指对面的钟馗,“我给你鞋带,至于能不能抓着爬上去,把他打趴,就看你的自己的本事了!也算是你取得本帝在地球的首席小弟资格的考验!”

    说着左严在谢必安身上的气海穴点下,谢必安就感到体内哪滴血,就如烧开的水一样沸腾起来,连带着他的身体里伤势也在不断地恢复,几息间便恢复的完好如初,甚至还不断增强。

    谢必安感到自己体内的灵力更如同泄洪的大坝一般,奔流不息境界从洞虚后期大圆满洞虚巅峰的屏障便如窗户纸一般,轻轻一捅便破,

    接着便是晋升大乘期、大乘期初期、大乘期中期、大乘期后期、大乘期巅峰大圆满。

    等谢必安眼看便要历“四九天劫!”了,却见左严在他身前大手一挥,谢必安周遭到钟馗身后的废墟内,突然就浮现出了一道透明的结界,这方天地似乎在其中便被隐藏了起来一样。

    “好了,鞋带我也给你了,现在就看你能不能抓着它爬上去了!”

    谢必安重重地点了点头,取出了索魂夺魄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冲对面陷入震惊中的钟馗扬了扬,示意他再来比划比划。

    不过钟馗并未回应他的挑衅,因为他完全陷入了谢必安在自己面前连破五境,到达与他相同的大乘期巅峰大圆满境界的震惊中。

    钟馗现在内心特别不能平静,自己花了无数的岁月,历经千难万险才到了如今的大乘期巅峰,谢必安算什么?竟然眨眼间便与他站在

    了一条线上!

    “这叫他怎么能接受?不仅如此,如今这个借助外力的家伙,还敢冲自己扬起了兵器,谁给他的胆子?”

    片刻,钟馗终于把自己烦躁的心境调给整了过来,扬起一直握在手中的朱砂剑,一言不发地杀向谢必安,仿佛要迫不及待的宣泄心中的怒火。

    “钟馗要让谢必安明白,他靠着外力晋升的境界,在他罚罪司钟馗面前什么也不是!”

    面对冲杀而至的钟馗,谢必安提钩而上,二人在虚空中连连闪烁,你来我往,剑钩交错,打的难解难分。

    数百息后,二人交错而立。其身后的虚空,好似不堪重负一般似破碎的玻璃一样张裂开来,露出里面好似要吞噬一切胆敢靠近他的生物的里空间。

    再看向交错而立的谢必安和钟馗,二人皆是衣袖炸裂,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显然刚才一波激烈地交锋中,二人互有攻防,不相上下。

    休息了几息之后,谢必安与钟馗好似相交的老友一般默契转身,避开破裂的空间再次交锋了起来。

    索魂钩与朱砂剑在空气中绽放出了美丽的火花,刀枪剑鸣之声此起彼伏,谱写了一曲战斗的交响曲......

    在二人打出真火后的含怒一击后,都默契地停下了攻势,检视着对方带给自的伤势。

    钟馗的腹部与右手臂膀都有一道深可见骨的钩伤,而谢必安看着更惨,被一剑穿胸,鲜血正在缓缓地流淌,但凡钟馗的剑稍稍偏移一寸,便是他的心脏所在之地。

    谢必安用手快速地在胸口点了几下,止住了外流的鲜血。

    对面的感受着自己受伤的地方传来的撕心裂肺地痛楚,因为自己是鬼修没有血,但痛楚感却比人要一样的强烈的多。

    他抬头看向眼前这个与自己战的势均力敌家伙,“他惊的是谢必安的境界的提升,竟然丝毫没有水分。

    不明白的是,谢必安即便与自己境界相同,可他凭什么与自己这个可越级而战的斗?还打的这般的势均力敌!若他天赋超群,又怎在元婴期停留那么久?”

    钟馗实在是怎么想都想不出个什么,而他对面满身是血的谢必安想的则单纯多了。

    “自己这个便宜大哥真他么牛比!竟然让自己与平时只能仰望的罚罪司钟馗打的这般难舍难分”

    却丝毫没有想过自己能与钟馗战到这般境界,也有他自己的原因。

    随后,二人都没有继续出手,而是都选择了各自蓄力,准备一击便要分出胜负。

    不过就在此时,异变惊现!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