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狂暴火法〕〔女侠求放过〕〔硬核厨爸〕〔赘婿丹帝〕〔王妃很凶残〕〔柏舟不思今〕〔炮灰修仙有绝招〕〔易修之路〕〔他的小家伙甜度满〕〔末世之深海流浪舰〕〔失忆神探〕〔炮灰女主在线逆袭〕〔不朽女天尊〕〔筝爱一心人〕〔挂机死神就能变强〕〔我只想安心修仙〕〔贫道许仙道门至尊〕〔神医佳婿〕〔艾尚克〕〔最强赘婿-龙王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二一:地府的八卦
    本站:m..阴曹地府深处,一座不知名的宫殿内,坐着一个正在打坐的中年男子,身着古代华贵的藩王蟒袍,面色昏沉、双目紧闭却不怒自威。

    突然,只见原本双目紧闭的他,陡然睁了双眸,其中金光乍现,伴随着氤氲之气四散而出,将他印照的恍若仙人。

    却见仙人一般的的蟒袍男子,不知怎么似乎引发了身体内的伤势一般,一口黑血喷出,气息骤然暴跌,脸色更是苍白至极。

    “何人引发了灭世雷?该死!为何偏偏是在这个时候!”

    男子虚弱的说道,双手赶忙结印平复体内紊乱的气息,不一会儿又闭上了双眼陷入了沉睡。

    华丽的宫殿在他沉睡后,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除了那口黑血外,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卷宗室外,看着带着左严消失在自己眼前的谢必安,钟馗冷笑道:

    “呵呵,我倒是忘了你也是了大乘期修士,也是能瞬移了,想必之前那几句没由头的话也是激我的,让我没有禁空,一时大意竟是让你给逃了。”

    他捏了捏拳头继续道:“不过整个地府都是我掌控着,我倒要看看你们两只受伤的老鼠能躲到哪儿去!”

    这时一阵空间波纹在他面前闪过,闻声而来的赏罚司魏征出现在了他身前,见着眼前化作废墟的卷宗室和受伤似乎不轻的钟馗。

    问道:“这是发生了何事,怎么在卷宗室内发生了如此激烈的打斗?还将卷宗室毁成这样!”

    “两个大乘期巅峰强者全力出手,卷宗室的阵法自然护不住的。”钟馗回道。

    “大乘期?还在地府内,莫非.......?”

    “怎么可能,牛头马面再怎么与咱四兄弟不合,也不敢这般明目张胆的对我出手,王上可还没死!”他笑着对着一旁的魏征说道。

    “那这?”听钟馗这么说,魏征更加疑惑了。

    “谢必安!”钟馗无奈地冲魏征摊了摊手。

    “谢必安?怎么可能!他不过元婴期,竟能与你战至这般程度?”

    “元婴期自然不能,可大乘期巅峰而且还有越级而战的天赋呢?”见自己的二弟似乎不信,钟馗补充道。

    “你说谢必安?可我见过老四了,老四说他不过洞虚后期大圆满而已,怎么可能在这才不足两个时辰的功夫里又变成了大乘期巅峰了?”

    “不知道,只是谢必安突然多了个大哥,相必也是他邦谢必安升境的。不仅如此,他还为谢必安硬档劫雷,而且还毫发无伤。后来甚至将雷劫视作补品一口吞下。”

    钟馗指了指天上又道:“对了,最后他还引出了古籍中记载的灭世神雷!”

    “灭世-神雷?传说中寂灭世间万物的灭世之雷?”魏征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重复道。

    “没错,若是我没看错的话!”钟馗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回道。

    “那应该是你看错了,灭世神雷一出可不是什么吉兆!”魏征宽慰着自己说道

    。

    钟馗听他这么说,回道:“也是这玩意也是古籍中的存在,真还是假都有待考证,当务之急是赶紧抓住谢必安二人!”

    “我马上下去安排,集合四司的司兵在内外府之中搜寻。不过你的伤势?”

    “无妨!”钟馗冲他摆了摆手。

    听见钟馗回答无碍,魏征便要离去,却又被钟馗叫住。

    “等等,对外就说谢必安打伤了老四,我们要拿他问话,切记不要暴露他还有一个大哥,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二人抓在手里,千万不要惊动了牛头马面!”

    见魏征疑惑,他又说道:“我怀疑谢必安的大哥有助人提升境界且无副作用的方法,若我们能为我所用,那么......”他神秘一笑。

    “明白了,我这就吩咐下去!”魏征怪笑一声,似乎明白了他的话。

    钟馗见魏征离去,又在废墟前思索了片刻,才转身离去。

    罚罪司钟馗的府邸中他的的卧室内,原本空无一人的房间内,突然自虚空走出两个人,一个浑身染血,一个昏迷不醒。

    浑身染血那人骂道:“码的,该死的钟香肠把老子打成这样,等老子好了非把你吊起来,狠狠地打回来。”

    说着便将左严放在了地踢了他脚踝,骂了句“没见这么坑小弟的玩意儿”后坐到了地上恢复起了自己身上伤势。

    就在谢必安躲在钟馗房内恢复伤势的时候,外界却因他而闹翻了天。

    地府四大判官司下属四万司兵,除当值的外。

    都在外府各处搜寻谢必安的踪迹,四司这般大张旗鼓的动作下,整个外府都被闹得鸡犬不宁。

    与此同时一个消息也如同长了翅膀一般,传遍外府各处。

    “什么?勾魂小斯谢必安暴打了阴律司的崔府君大人,还抢了他的判官印!”

    一处外府的酒楼内,一个鬼修修士惊讶的冲着眼前的鬼修道。

    “那不然呢,你没见着,四司的人正到处寻人吗?”旁边人答道。

    外府朝阳街道上,某摊点前:

    “哇塞!谢必安这么钢吗?敢打他们三兄弟最疼爱的小四,不仅打了,还断了他的子孙根,让他成了第三性人?”

    街上一个小贩听着眼前的买主和他说的话,高声惊呼道。

    朝阳街某赌坊内:

    “你听说了吗?谢必安把崔府君打死了,还把人家脑袋挂在衙门大门之上?”

    “那不然,听说崔府君死不瞑目呢!他的几个哥哥发誓要把谢必安打入地狱,让给他永世不得超生呢!”一个赌徒附和道。

    随着外府的谣言四起,元帅府内的牛头马面自然也是收到了消息。

    地府十万府兵之首的兵马大元帅府邸

    诺大书房内坐着的一人冲站在书桌前的那人说道:“你去查一查,外界的传言是否属实,另外查一下崔府君的情况。”

    那人答道:“明白,属下这就去办!”

    端坐于桌案之后的那人便是兵马大元帅-牛头马面,不过他不是传言中的那般有两张脸,而且前为牛后为马。他只有一张平淡无奇的大众脸,光看脸的话,属于那种放人群中便找不带的那种。

    不过除开他的脸,估计任谁也无法忽视他身上的那股强烈的戾气,就好似杀了成千上万的人一般,让你不由觉得好似自己正浑身赤裸着站在寒冬腊月的空地里一般。

    坐在书案后的牛头马面待面前的下属离去后,对着前面的空气轻声道:“先生对此您怎么看?”

    “桀!桀!桀......!”

    自屏风后突然传出了几声怪笑,走出一个身着黑袍遮住脸庞之人。他对着牛头马面说道:“事情绝对不如表面上这般简单,元帅忘了?据阴律司谍子来报,崔府君与谢必安的交锋虽然落败,但伤势并非传言所言的伤重至死的地步。但钟馗几人却这般小题大做,其中必然有诈!”

    牛头马面不解,看着眼前这人出声问道:“哦?先生何出此言?”

    “呵呵,您想,谢必安此人之前不过是区区元婴境,为何在离去地府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内,回到地府便能将一直将他压在下边的崔府君反手镇压?而且我们的人前去罚罪司报信未归,显然便是遭到了钟馗的毒手。但即便如此,钟馗也没有不找谢必安麻烦的理由,竟他四弟伤在谢必安手中是事实。既然钟馗这么个大乘期巅峰都出手了,谢必安又怎么逃得掉?”说至此处,他突然停顿了一下。

    见状,牛头马面继续追问道:“照先生所言,钟馗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何?”

    黑袍人缓了缓又继续道:“元帅莫不是忘了,探子来报卷宗室遭到了不明身份之人的袭击,致使其毁于一旦的消息?”

    “当然没忘,可这二者间又有何联系?”

    “自然有联系,谢必安是出了名的痴情种子,他拿崔府君官印的目的只有一个,那边是寻他那小情人。那卷宗室是什么地方,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牛头马面惊呼道“原来如此,先生言下之意。是说钟馗在卷宗室寻到了正在其中查阅卷宗的谢必安,二人发生了激斗,并且二人还势均力敌!”

    “元帅正解!”

    “那如先生所言,不知当下应当做何为?”牛头马面,站起身来问道。

    “很简单!一、派人打着帮助四司捉拿要犯的旗号,搜寻谢必安的下落将其控制在我们手里。二、你亲自探查一下钟馗的状况,看他是否受伤,确定谢必安是否到达了大乘期。三、派人调查谢必安突然升境的原因。”

    “哈!哈!哈!”

    “先生真乃我的智珠,有你在我身旁出谋划策,我便如同智珠在手一般。我这就吩咐下去,全照先生所言安排。”说着他便向黑袍人行了一礼,向着门外走去。

    “桀!桀!桀......”

    在他走后书房内又传出一阵诡异至极的笑声,将这座偏远的院落显得阴冷无比。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阳林楚依〕〔不败战神杨辰〕〔误入歧途苏玥〕〔入赘的废物〕〔阶下臣〕〔齐昆仑〕〔极品老木匠〕〔一夜枭宠,老公太〕〔姜咻傅沉寒第一次〕〔苏沫沫厉司夜小说〕〔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秦偃月〕〔农门医女:三爷家〕〔一世巅峰〕〔娱乐之从吐槽大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