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提拔万浩鹏〕〔诡三国〕〔姑娘美且甜〕〔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戏闹初唐〕〔系统种田:美人娘〕〔王爷的小妾总想干〕〔北唐风云〕〔盛世余生只为遇见〕〔无限娇〕〔快穿之妲己的任务〕〔快穿之女配功德无〕〔一品姑爷〕〔衣手遮天〕〔甜妻若水〕〔璀璨仙途〕〔重拾璀璨星光〕〔山海意难平〕〔九零奋斗甜军嫂〕〔农女有福之王爷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一亿年 卷一:异乡人归乡,都市风云起! 章二二:蒙娜丽莎
    本站:m..就在外界都在四处搜寻谢必安的下落的时候,这个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声名远播的家伙,正躺在钟馗的床上打滚,拿着帷帐擦着自己身上的血污,而左严依旧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玛德,你给老子来那么一下,老子不糟蹋你点东西偷点宝贝,那不亏死了!”谢必安想着,便从床上爬另外起来,打量起了钟馗的房间。

    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达芬奇《蒙娜丽莎的微笑》,左右挂着一副对联。

    上联:看山非山,似笑非笑。下联:似妇非妇,妇上夫上?横批:毒妇毒夫?

    谢必安将对联念了出来,感慨道“看不出来呀,钟馗这大老粗还真是粗中有细勒!”他拿起案头上的毛笔挥了挥,发现并没有像钟馗手中的朱砂笔般变成一件厉害的法宝,便兴致缺缺地扔到一旁。

    突然,谢必安的视线被眼前巨大的《蒙娜丽莎》吸引了,因为刚刚他将画中人当做靶子,以笔为箭冲着画中蒙娜丽莎的眼睛掷去,那支毛笔却斌没有如想象中那般掉在地上,而是就那么直直地透画而出,将蒙娜丽莎的眼睛捅出了个黑黝黝的破洞。

    谢必安拿着手中的砚台小心翼翼地走到了画面前,冲着那个窟窿大眼瞪小眼起来。过了一会儿,实在没发现什么阵法和结界,他才下定决心将《蒙娜丽莎》取了下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长款一尺有余的凹陷,之前那支毛笔正躺在地上,再里面是一道小门。

    “这门里有什么?钟馗这个大香肠莫不是在这里边金屋藏娇?”他摇了摇头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抛之脑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由内而外拉开了里边这道小门,里边是一道只能容纳之人进入的小门。

    进了小门,里面就别一番天地了。摆在谢必安面前的是一条一眼望不到头不知道通向哪儿的石梯,谢必安运转目力,似乎看着尽头处有座模糊的宫殿,但即便是他也看不真切,你就知道隔得有多远了。

    石梯的两旁都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悬崖之下是地狱之炎。看见这玩意儿,即便是如今的谢必安也是感到心神摇曳,通体生寒。

    要知道这东西可是号称无论鬼神触之皆是非死即伤的玩意儿,更别说是他了,从这里掉下去了想想他都腿脚发麻。

    就当谢必安想要继续探寻下去的时候,他突然收到了留在钟馗房间内的灵识的反馈,惊道“有人来了!”便赶忙向着出口走去。

    当谢必安从小门走出,却是见到了一个他此时此刻万万不想见着的人“屋子的主人-钟馗!”。他进来的时候看见他正拿着被自己摔坏的松花石砚低头把玩,看着自己造的满地的狼藉,谢必安尴尬的摸了摸头,看向了椅子上的钟馗,谢必安在钟馗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不过他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不会有喜。

    “呦,真巧,您怎么回来了?这是要休息了吧,不好意思,打扰了!打扰了!我们马上走,马上走!”谢必安说着就要扶起地上的左严转身离去,钟馗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拦住了他,

    “别急呀!你看看这满屋子你给我的厚礼,我还没给你还礼!这不是就怠慢了您这个贵客了吗?来而不往非礼也,人间不是经常有什么三亚双人游吗?不如送你一份豪华地狱双人三天三夜游,你看意下如何?”钟馗伸手拦住想溜的谢必安,咬牙切齿地冲他说道。

    谢必安正要说话,却见着空间一阵闪烁,随后赏罚司魏征走了出来。

    他笑道“诶呦,抓我这么个小人物,怎么还劳驾了魏征大人与钟馗大人一同出手呀!当真是受之有愧,受之有愧!”

    魏征看着油嘴滑舌的谢必安,出声说道“抓你自然不用,可加上你身后之人便不得不如此了!”魏征站至钟馗身旁,对谢必安对说道。

    一旁的钟馗笑而不语,空气便如同凝固了一般压抑。

    谢必安知道跑不掉了,慢慢将自己的西装外套缓缓脱下,将左严绑在了背上,凝视着眼前二人道:“来吧,你们俩一起上,小爷今天就一挑你们俩,让地府之人好好看看我们两大首席判官的丑恶嘴脸!”

    钟馗与魏征看了看对方,摇了摇头没有理他,联手攻向了当下豪气万丈的谢必安。

    在钟馗和魏征的联手下,谢必安还背着昏迷的左严。没多久在二人配合默契的攻势下,便被二人没费什么劲儿的拿下,躺在地上被禁锢的气海,什么浪花也倒腾不起来了。他若是一人逃走的话还有希望,可背着左严就想都别想了。

    在谢必安二人被拿下后,钟馗突然对魏征说道:“牛头马面来了,暂且先把二人打入我们控制的幽冥地狱,待会儿再来审讯他们!我先出去应付他,莫让他发现王上闭关之处!”

    魏征郑重地点点了点头示意他尽管放心,钟馗见状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卧房。

    在钟馗离开卧房后,魏征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谢必安思索道“虽然受伤导致实力有所下降,但他的确同自己大哥一般,是大乘期巅峰大圆满修士无疑。”

    想到这里他不由苦笑“若是他完好的话,自己碰到他恐怕倒在这里的就是自己了,可这小子哪来的奇遇,连破两个天堑一般的修真大境界?”他不由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了一旁昏迷不醒左严,心想“不出意外的话这就是谢必安的大哥吧!”

    “可无论他用何种方式探查,得到的结果都是眼前之人只是一个凡人,而且体内还有严重至极的伤势。唯一怪的奇特之处,就是这么重的伤势要换在他身上他都得死,可眼前之人除了陷入昏迷外竟然还没死!”

    魏征的进一步探查发现,“除此之外,这个凡人身上的伤势还很奇特,五脏六腑皆是破损,而且上边还有一很重恐怖至极的东西在吞噬着他的生气,可即便那东西在魏征看来恐怖至极,但吞噬起这个凡人的生气起来却是慢的出奇。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感觉恐怖至极的东西,吞噬这个凡人的生气甚至比不上它为了吞噬这点生气消耗的自身能量。”

    之后得,无论他怎么探测,也弄不出什么所以然了。见没什么效果,魏征便停下了对左严的探查,将房间恢复了原样后,带着谢必安和左严消失在了原地。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星际绿化大师〕〔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农民工传记〕〔重生成祁王的作精〕〔隋唐大猛士〕〔编篡诸天〕〔郎骑木马来女郎不〕〔紫阳小师叔
  sitemap